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044|回复: 0

[散文随笔] 我的老师 文/韩宏军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2-11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老师

文/韩宏军

  三十多年前9月,我离开家去距家20里的豆会上高中,当时此高中地处偏远的农村堡子里。通往学校四周的路没有一条是水泥马路,皆泥泞不堪的道路。逢下几天连阴雨,加之再有手扶拖拉机或50型的大型拖拉机以及大卡车经过,道路被负重的车轮砸成很多深深的沟槽,深度有五十公分,行走起来就更是步履蹒跚了,偶而在周日的下午、夜晚来校就更不用说有多艰难了。
  当时吃住在学校,睡的是大通铺,三十或二十个人住一个大教室,四周通风,冬天寒冷无比,早上六点起床,在冰冷的水龙头上把毛巾蘸湿擦把脸,刷牙也是用冰凉水,有些人干脆几天不刷牙也是常有的事。
  早上吃完早餐后,连上五节课,下午从两点休息到五点多。一天两顿饭,从五点多开始上晚自习到九点。对这种作息时间我极不习惯。从下午3点吃完饭,再不供应饭,到第二天早晨六点才吃饭。中途饿了就吃一些从家带来的馍馍夹上辣子酱。青年学生都是长身体的时候,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哪能行呢?早饭一般都是拌汤或玉米糁子,菜很少,以辣子酱或红萝卜丝凉拌为主菜。
  高中当时的学制是两年,我本人对环境的适应极不强,等到第二年适应了,也就该毕业了。适应不了环境,心就安不下来,安不下心就学不到东西。因为没有“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绪,所以高中两年什么也没有学下。
  但在这种境遇下,我却遇见了一位让我终身难忘的一位老师—吕宗儒老师。
  吕老师高一时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他五十多岁,面部清癯瘦弱,脸形四方四正,头发很短,但发直均匀有光泽,个头瘦高,人很精神。他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很负责任;讲课很有气势,风趣幽默,我们常常能在他的笑声中学到很多知识。至今我还记得他在给我们讲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时,从一个“我独自在外徘徊”中的“独”字讲起,讲起了作者当时内心的痛苦和对反动派的仇恨。这是我第一次听语文课,老师从细节处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和把握整篇文章的主旨大意。自从本节课后,我每每在读书中也注意到了从一个字来理解作者的心理或把握整篇文章的大意。
  吕老师文言文讲得很到位,绘声绘色,令人难忘。他讲过的《忌讽齐王纳谏》、《廉颇蔺相如列传》、《孔雀东南飞》等文言文,在课堂讲一遍我就能翻译出来,而且主要字词句我就能背过。课堂上他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我们当地的风俗把古文讲通俗化了,让人不感到晦涩和难懂,文言文是那么的亲切和通俗。黄化岗七十二烈士林觉民《与妻书》,吕老师讲得真是把我们带进了角色。好像我们是在给林觉民的妻子写信。我们深深地被林觉民夫妻的真挚感情所打动。
  我们爱上吕老师的课是因为吕老师的风趣幽默,不仅语言幽默而且列举的事列大都来自于我们现实生活中,让我们感觉到生活就是学习,学习就是生活。吕老师有时一整节课都在给我们表演举例,我们沉浸在快乐兴奋的语文知识海洋中,大笑不止,在不知不觉大笑中学到了我们要学的知识,快乐无比。我至今认为吕老师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令人难忘的老师。
  吕老师对学生的作文是全收全改,他带两个班的语文课,一班和三班。一班的学生学习基础好,习惯好,学习风气浓厚,学生普遍比较灵光懂事。三班的学生差点。而他在讲课和上批改作业方面,从未厚一班而薄三班,而是一碗水端平,公平公正。有时在上课和批改作业方面,给3班讲得更详细,作业批改得更认真,让人敬佩!
  记得当时全国上下正在学习张海迪的先进事迹,他让我们写一篇《给张海迪同志的一封信》的作文。由于当时可供我们学生阅读的书籍很少。我们了解外面世界基本上是从学校墙报上橱窗栏里的《中国青年报》、《陕西日报》和《人民日报》。星期五上语文课吕老师布置了作文题目,我从报栏中的《中国青年报》上了解了张海迪身残志坚的感人事迹后,晚上在吵闹的宿舍里把自己裹在被窝里,脑子里构思这篇作文。利用星期天在家写完了这篇文章,星期天下午到校后上交了这篇作文。在星期二上语文课时,吕老师表扬了我的作文,说我的文章构思好,并表扬我能写。正是由于吕老师当时表扬我构思好和能写。这一直鼓舞着我在写作时认真思考和打好腹稿。一句“能写”的表扬话让我一直坚持写作,由此可见,一个老师的一言一行对学生的影响是多么的重要和深远啊!
  吕老师高一两学期都教我们语文。自高中毕业后,我一直没见到吕老师。有时每当回忆起高中生活和学习或见到高中同学时总会想起吕老师和谈起吕老师。可见吕老师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生活中的吕老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们上学时吕老师有两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儿,大女儿比我们高一个年级,小女儿比我们低一个年级。他的两个女儿都上了大学,小女儿嫁给我们同年级一班的白洋平。2013年白洋平来宝鸡,我们同学聚会,席间,我还打问吕老师情况,他说:“吕老师身体很好,已经八十多岁了,只是去年摔伤了腿。”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高中毕业已三十多年了,吕老师已经到耄耋之年了。
  我祝敬爱的吕老师健康快乐,一切安好。
  2017年5月 孟夏于宝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