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844|回复: 0

[小说故事] 【短篇小说】出路 文/樊文博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3-5 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
出路

文/樊文博

2.jpg


  今年的冬天不同寻常,从入冬到年底了,渭北高原还没有真正飘落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庄户人心里疑惑,难道真像电视里说的由于温室效应的缘故气候变暖了?年长者回忆起他们小时候的隆冬时节,早晨起来厨房水瓮的水会结一层厚冰,用铁瓢使劲砸开冰,常常需要男人动手。
  那时雪止天晴后,关中农村偏厦房屋檐下会悬挂长长的冰棱子,小孩子折断一根冰棱含在嘴里,就像夏日里吃冰棍一样自豪。大人们给庄稼地里拉完土粪,终于可以闲歇了。
  午后,暖阳洒满大地。一伙男人聚集在人缘好的人家门口,穿着臃肿的棉衣、棉裤蹲在地上,有下象棋的,也有下军棋的,跟前都有自负的军师给参谋,往往观战的比参战的还要激动。更多的人则是围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有见识的善言者大概认为自己就是联合国秘书长,给村民们分析国际形势。有不服气的和他争执,讲解的人急了干脆站上闲置的碌碡,扯开嗓门抬高自己的声音,让大家相信自己的论据。
  妇女们端来小板凳坐成一圈,议论着各种闲话。张家今年娶了个俊媳妇,李家女人馍蒸的好,王家婆娘凶的婆婆不敢声张,女人们调侃着、嬉闹着,不时会有叫骂声,但很快就被哄笑声淹没。
  总之这个时候,乡村巷道里是热闹的,不像现在落寞寂静。通往各村组的几乎都是水泥路了,家家户户几乎都是红砖砌的小楼房,可是出门碰见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村里人少了,养的狗却多了。夜里,一旦有狗叫几声,好多狗跟着一起叫,让人听着心慌。
  没几天就要过年了,背着大包、小包回村的人,进出村里的车辆一下子多了起来。北山脚下小沟村五组,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开始嘈杂了。
  两个穿着鲜红外套的小男孩一路小跑着,互相叫喊。个头稍高一点的小孩大声说:“快跑,你妈又来找我们拍抖音了。我婆说你妈天天拿着手机乱转,叫我不要跟你玩了。”
  “不怪哥!我爸说我妈疯了,他也管不住,我有啥办法?给你婆说,我是我,我妈是我妈!”稍矮一点的男孩,喘着气尖声回应,感觉很委屈。
  刚还板着脸,被孙子狗娃称呼小老头的能人——王有财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听到这两个小娃的对话,“哈哈哈……”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两个孩子吓了一跳,脸蛋红彤彤的都快成灯笼色了,撒腿跑得更快了。看着他们消失在村头,王有财止住笑,瞬间变回哭丧脸。他的孙子,可爱调皮的狗娃离开他快十天了,王有财每天都希望奇迹出现,一向懂事的孙子能记得他的交代,跟儿子德成两口使劲闹腾,让一家人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王有财自认是思想开通的人。前几天女儿给他的手机也装了小孩口中说的抖音,教会他刷小视频。村里好多从外面回来的人都拍这个玩,有财也刷到过。村东头他张二叔,儿子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娶得地道的城里媳妇,最近被张家争气的儿子带回来了,明明是洋气时尚的城里人,看来也中了抖音的毒,昨天突然换上张老太的棉袄,穿个拖鞋,一边慢跑,一边抬腿跳起,竟然还做出甩鼻涕的动作,张家儿子拿手机跟拍着。张老汉一脸困惑,张老太翻着白眼。王有财早就见怪不怪了,她的女儿也玩这个。女儿告诉他万一哪天成了网红,就可以做广告代言,还是个挣钱的门路。
  想到女儿,王有财欣慰了好多。几天前,在浙江金华做工的女儿秀红和女婿军强回来了。女儿家和有财同村不同组离得不远,他们过来看望有财,秀红给父亲买了温暖的羽绒服,还有新皮鞋、新裤子。在女儿的督促下,王有财当时就换身上了。他心里叽咕现在的孩子真是不讲究了,以往都是大年初一早晨坐夜起来才换新衣的。不过这一身穿上很合身,在秀红他们走后,王有财特意在村里走了几个来回。有人老远看他,王有财就开口给人讲,这是女儿给他买的。
  女婿军强带来两条利群软红长嘴烟和两瓶好酒,让他很是心疼,听说烟一包零售就要二十二元。王有财平时只抽当地六元钱一盒的猴王烟,舍不得抽这么贵的。他打算过年家里招待客人时再拆开,在亲友面前长长脸,剩下还是给儿子和女婿抽。有人给有财发过这种烟,他感觉太绵了,还没有几块钱的烟抽得来劲。
  军强掏烟时,秀红满面笑容地对父亲说:“爸,以后尽量少抽烟,抽就抽好烟!”
  王有财瞪了秀红一眼,抱怨他们不会过日子,他明白女儿是为他身体好,怪不得现在人都说生女好。他和秀红拉家常时,让女儿务必劝儿媳妇考虑再生个女孩,这是他的一个心事,可是儿子、儿媳现在一心忙着挣钱,这个愿望恐怕一时无法实现。
  秀红兴奋的给父亲讲南方的见闻,他们做工的地方有多好,年后还要去的,以后要是能在那边安家立足就太好了。王有财很吃惊女儿心野了,这女子自小就比儿子胆大。


  儿子德成从小老实木讷。儿媳妇进门第一年,才四十五周岁的德成妈就因病早世了。身体硬朗的王有财那年为此大病一场,直到第二年宝贝孙子的出生,才让他重新焕发精气神。王有财是这个家的主心骨,他振作精神领着德成小两口种了两亩半苹果。在孙子四岁那年,儿媳提出把有财年轻时盖的四间大瓦房推到建新房,尽管他心里很不舍,但觉得儿媳说得在理就同意了,一座亮堂大气的二层楼房很快就起来了。这年村里盖楼的人家特别多,王有财和几个老伙计由衷感慨,大伙日子都会越来越好的。
  从盖新房那件事开始,王有财发现德成越来越依附媳妇的意见,这个家他开始领不住了。盖房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借了亲戚两万元。住进楼房后,儿子请家族的人喝酒,王有财的几个同辈兄弟喝得兴起后,明显话里带话让有财不要太操心劳累,让位于小辈。王有财红着脸笑着说自己也想清闲享福了。
  客人散后,儿子壮着酒劲,吞吞吐吐,说出了他意料中的话,以后家里收入交儿媳掌管,王有财黑沉着脸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过了一年儿媳就还清了借款。不得不承认儿媳当家有方,这些年德成告诉有财家里的存款数一直在增长,儿媳平时都会操心给他零花钱,王有财除了抽烟,钱都给孙子花身上了。孙子狗娃是他的心肝宝贝,每次去镇上的集市,给狗娃买零食和小玩具是他惦记的要紧事。
  不过,苹果的收购价格好像一年不如一年,王有财看到德成夫妻俩明显有点着急了。村里好多人家挖了苹果树,出去打工的人越来越多。不是农忙和过年时段,四十岁以下的人留在村里的很少,有不少老人也去城里帮儿女带小孩,这个以前很热闹的小山村越来越孤寂了,不少于十户人家的大铁门常年紧闭着。村里的小学在狗娃上学前就已经撤了,并到五里外的一个交通便利的村小学。
  孙子上学前,德成两口花了四千元买了一辆带小车厢的农用三轮电动车,让有财学会。除了拉东西方便,主要可以接送狗娃。王有财硬着头皮学会后,每天接送狗娃上下学就成了他的任务。尽管有忧虑,王有财一家四口过的很是和睦,他很知足。
  然而在狗娃一年级暑假,儿媳妇郑重地给公公提出,她和德成要去省城做生意,儿子也认为在农村种地是发不了家的。看着小两口主意已定,王有财只能同意了。儿媳提出把苹果地承包给别人,这个他坚决不答应。
  “你爸还不老,苹果务得过来。你们自己去闯,家里的地不能丢,有我呢,生意假如不成,咱还有退路不怕!”
  儿媳妇很感动!大事上公公向来是很明事理的。小两口放心地去了城里,在一个城中村里,接手一个十多平米大的小店,卖西府手工面,第一年光房租就要两万多。不过德成实诚,媳妇能干,小面馆生意很红火。王有财今年夏天带孙子去城里看过,德成夫妻俩加了炒面和凉面的外卖,好多时候都忙不过来。王有财心里感慨,不得不承认现在是小辈们的世事了,还是年轻人敢闯。
  也有让有财不快的事情,德成告诉他今年房东每个月又涨了三百元房租,还有女儿秀红告诉有财,听儿媳说德成因为每天擀面,经常喊腰疼。他急忙询问儿子,德成回答现在自己不擀面了,有人专门送擀好的手工面,虽然增加了成本,但是人不太累了,王有财这才放心说好。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去年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儿子、儿媳就回来了。王有财埋怨德成还可以再卖几天面,扫舍祭灶的事他会安排妥当的。可是今年孙子还没放寒假,德成就让有财提前收拾好,狗娃一放假,要带他和孙子去城里过年。
  “什么?不在家过年,绝对不行!”王有财急了,不管青红皂白,先严厉呵斥了儿子,告诉德成不能这样干,怎么能忘了年三十要给你爷你婆上香烧纸,再说正月也要待客,这小子太不像话了!骂完后,他又缓和语气给德成说,让儿子、儿媳腊月二十九回来都可以,年货他会置办好,让德成不用操心,正月初四待完客就可以走。王有财说这些话,是让儿子带话给儿媳,他知道儿媳妇拿事,不回家过年绝对是德成媳妇的主意,说什么过年别人都关门,他们开门生意会特别好,为了钱,儿媳妇不要老家的人情了。
  德成沉默半天,让他还是考虑准备城里过年,王有财实在止不住火了,吼了一句:“你个忘本的崽娃子,必须回来!”就挂了电话。
  王有财越想越气愤,不知道老实的德成能给媳妇说通不。
  孙子放寒假第二天,德成开着面包车停在家门口。儿子一再劝说,他坚决不同意跟去。今年苹果开花时节被霜打了,收成不好,卖了八千多元,王有财扔给了德成,扭头连儿子一眼都不想看了。德成见父亲执意不去,出院子和媳妇通了一会电话,又尴尬地走到父亲跟前,给有财留下两千元,拽着狗娃上车了。
  狗娃哭啼着要爷爷,但最后还是跟德成走了。王有财之前给孙子交代过,到了城里和儿媳闹腾,年跟前务必回来,要不,好多家族里爷爷、伯叔的压岁钱就领不到了,他用这个诱惑孙子。现在看来这小兔崽子也喜欢在城里过年,指望不上了。


  村里人以前叫他“二能”,他面上装着不高兴,内心还是很享受的。他们村组很小,只有五十多户人家,最有能耐的厉害人当属门楼盖得最高的大能人张明理。
  王有财今年五十七,张明理大他一岁。有财是初中毕业,他在内心瞧不上明理是有底气的,明理只有小学文化。张明理年轻时当过兵,为人精明,退伍后先是小组长,后来当选了小沟村主任。早些年两人关系不错,王有财是村里会计,小沟村其他组的人很不服气五组有两个强人管事。
  三年前明理却突然看不上有财了,换了高中毕业的年轻人。王有财受了很大的打击,几天都没有出家门。
  一个月后,明理提了一瓶酒来有财家里看他。王有财强打精神,冷笑着说他早就不想干了,明理不换他,他也会自己提的。明理希望有财大度谅解他,他拍着有财的肩膀,说他俩永远是一辈子的好伙计,以后有财随时有空找他喝酒聊天。
  王有财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是不平。张明理的两个儿子都在县城上班,大儿子听说是水利局的副局长。明理给有财讲,现在管得严了,他每天得去村委会坐班,不像原来自由了,再干两年他张明理到年龄退了,他就去县城住。前些年不需要坐班的时候,张明理没事就爱去县城两个儿子家,村里的公章他会锁在抽屉里,有村民办个事需要盖章,有时还得等张明理回来才能盖。
  村里有红白喜事的时候,明理一般都是大总管,这种场合大能人都要风光一番的。
  “这货拽得像个二五八万!明明一米六几的个子,见人说话声大,开口就是一米九几的调子!”村里有人叽咕。
  “什么以后住县城看病方便,还能去广场看漂亮老太太跳舞!就这德性?”王有财在内心咒骂着。
  他不禁有点嫉妒明理了。儿子、儿媳去省城做生意,这个路是走对了。这次德成回来给有财讲,再奋斗半年,暑假过后,狗娃要上四年级,必须要紧抓孩子学习了,准备花钱找人把狗娃转到城里上学。到时候,他们忙于生意,还希望父亲跟到城里继续接送娃。
  王有财知道这是儿媳坚定的想法。狗娃是个念书的料。开家长会的时候,学校老师一直夸孙子,很惊讶这孩子由爷爷带,学习成绩还是很优异。孙子和儿子不一样,从小聪明机灵,记东西很快。有时赶集他带着狗娃买东西,卖家在用计算器算账,孙子直接口算报数,计算器出来结果一点都不差,让有财很骄傲,头仰得很高。
  王有财不是守旧的人,狗娃能去城里读书,他这个当爷的肯定乐意。听说学的好,中学可以报考省城的五大名校,将来狗娃有可能考上清华或者北大,真那样他们王家祖坟可算是冒青烟了。想到这王有财又开始犯愁,城里的房价太贵了,儿媳铁了心要在城里安家的,一年到头不歇,小两口真是太辛苦了。
  王有财绝对不想去城里生活的。记得德成小姨家在城里,妻子在世时,他们去过城里的妻妹家,被盛情挽留呆过三天。妻子很兴奋,但对有财来说简直是受罪,抽烟必须去阳台或者楼道。晚上起夜蹲在马桶上,就是不解决问题,能把人急死。以后孙子去城里上学,王有财决心一人在村里生活了。猛然想到空巢老人这个词,他心里不由得伤感起来!
  王有财蹲不住了,起身向村口走去。抬头仰望,只看到北山岭上少许的白。以往冬日下雪后,这里的村庄、田地、山川都会变成银装素裹的白色世界,丰满白皙。这片生养他的土地,在冰天雪地的洗礼中,庄重大气。他想起上过私塾的祖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雪融化,山依旧!”
  德成还小的时候,雪花还在天上飞舞,王有财扛着铁锨,不在自家院子,也不在村庄巷道里,必须到北山下,带德成堆一个大雪人,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很像模像样的,德成高兴地开心蹦跳,向来以文化人自居的村会计有财,给儿子讲北山里关于三霄仙子的传说,讲山下村镇地名的来历。比如:西周时的皇家墓堆、鲁国太庙养马处、周天子去龙泉寺祭神渡河过地。看着儿子睁大眼睛入神地听他讲述,王有财很是得意。这片乡土是宝地呀!夏日里洋槐遍山,他还是毛头小伙的时候,经常进入深山里,打摘油乎乎的山核桃。
  当然,王有财不会讲因此认识山里面的一个美丽姑娘,第一次见面就让他心动的女人,他的敏捷健壮,也让那个女孩羞红脸偷瞄他,几次眉目传情,开始搭话,一段时间接触后,两人相拥在一起。他当时认为今世最美丽的,可以让他为之舍命的女人,最后还是留着泪和他告别,嫁到邻县县城了。现在恋人所在的乡早已不存在了,那个乡的人都被分流安置到山外的平原乡镇了。想到她,王有财蹲下来,傻傻地凝望深山沉默不语,他戴的厚暖帽上落满了白雪。
  直到德成娘赶来大声呼唤他们父子回家吃饭,王有财才回神抖落帽顶的雪,带小德成踏雪回家。
  腊月二十五晚上,儿媳妇打来电话,再次恳求有财来城里过年。王有财严肃拒绝了。儿媳妇告诉他,狗娃的寒假作业太简单,孩子早已写完了。她让城里辅导班的老师,找了几套城里学校的模拟题让狗娃做了,感觉还是和城里的好学生有差距,要早点把狗娃办到城里上学,要不考不上重点中学的,让有财必须做好心理准备,来城里陪孙子。王有财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说到时再看吧。


  大年三十早上,王有财假装悠闲出了村口,上公路溜达,还是没看到德成的面包车,中午十二点过后,他彻底死心了。
  午饭他没心思做了,好多人家已经贴好了春联。王有财从后院搬出木梯,先贴大门口的对联。
  “有财叔你下来,让我来!” 邻居小伙子看到过来要帮忙。
  “扶好梯子,你叔还欢实呢!掉不下来。”
  “哎呀!他有财叔有福。德成娃本事大,现在成了城里人,都不回来过年?看来有财也快要离开老窝了!”
  一个年龄和王有财相仿,平时和他不对付的家伙,正挨家挨户念着春联,走到有财门口了,见他就奚落。
  王有财没有理会,他今天不能和人计较,就叫人家笑话吧!
  贴好门口的对联,他回家把请来的神像敬上位,小对联也都一一贴好。取一沓早就准备好的黄纸、几支白蜡、一把香,王有财要去祖坟请先人回家过年。
  在德成爷爷坟碑前,给先人叩头的时候,王有财头都着地了。他在心里默念,请先人们不要责怪他的德成娃不孝,儿子在城里能立住脚,也是给先祖们争光。
  回来后,王有财进屋取出秦琼、敬德的神像,用胶带把威武的门神粘到大铁门上。
  尽管德成一家不在,王有财的年夜饭可一点都不含糊。他早早就炒了几盘肉菜,用微波炉热几个前些天蒸好的包子。中午没吃饭,忙碌一下午,王有财饿了,先快速大口填饱肚子,然后收拾停当,茶几上摆好瓜子、糖和其他水果。
  可能因为儿孙不在身边,感觉今年的春晚节目很无趣。他喜爱的演员岳云鹏和孙越合说的相声《妙言趣语》,也没让有财觉得有多好笑。晚上九点的时候,女婿军强进了房子,他知道肯定是女儿打发女婿过来的。他们这地方有个讲究,出嫁的闺女年三十晚上不能到娘家的。
  军强刚坐下,家族里的侄辈们也刚好给有财拜年来了。这些小辈长年都在外面谋生计,平日里也难见到的。
  一阵招呼忙乱,众人给有财叔祝福问好,王有财询问他们这一年的境况。有侄儿带着小孩的,他急忙从兜里掏出从银行早早换来的新十元钱,给每个小孩一张。侄儿们因为还有别的长辈要拜访,没有久留就告辞了。
  大家走后,军强告诉他一个消息,浙江金华年后不能去了。去年带领他们去的乡党,说金华那边的工厂计划减员,他和秀红打算去广东东莞找事干,这让有财眉头紧缩,可怜的孩子们又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头开始。
  军强本来要陪有财喝几口,王有财想到女婿骑摩托车过来,再说人家也有老人,他不能太自私。女儿、女婿的心意领了,他催着让女婿快回,军强不得已只能先回了。
  大概十点时,可能是因为大人们刚忙完,王有财最牵挂的孙子狗娃,用德成手机和爷爷视频。可爱的孙子仿佛背书一样用普通话对有财大声说道:“希望爷爷,在新的一年身体安康!从今以后,爷爷走路,天黑有灯,落雨有伞。爷爷会越活越年轻!”让王有财笑得合不拢嘴了。
  这晚王有财没有守夜到天亮,午夜一阵炮声响过后,他经不住犯困睡着了。
  初一那天有财感觉糊里糊涂,很快就过去了。他很困惑,现在人们日子好过多了,可年味越来越淡了。
  初二是去德成舅家走亲戚的日子,自德成结婚后,王有财就不去了,留守在家,今年只能他去。现在骑电动车方便,不用走路了,他八点多出发,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
  见了有财,德成的舅舅生气抱怨外甥,过年都不回来和老人团圆。王有财在娃他舅面前才不替儿子辩护呢!他倒希望德成舅给德成拨通电话,劈头盖脸骂一下儿子,给自己出出气。
  每年的初四固定是有财家待客。女儿、女婿清早天没亮就过来了,早上的臊子面是女儿、女婿一起在厨房里忙活的。
  吃罢早饭,亲友们坐在炕上聊天。德成的姑父提到现在年轻人都往城里奔生活,家里盖的房再气派,给成年的小伙子如果没有在城里,最起码是县城买套房,娃们连媳妇都很难定下。王有财的小外甥年前从苏州回来,最近忙着在相亲,这几天就安排见了三个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女娃。德成姑姑愁着脸说,如今娶个媳妇财礼都要十万了。
  年轻人眼睛都盯着手机玩,有人忽然提及这几天的火车票抢不到,飞机票也不打折了,准备出远门的人立即紧张查看。有财的女儿、女婿打算过了正月十五再走。有财明白,如今年轻人的心都在城里,他们的魂都已不在老家了。
  今天亲戚们都没责怪德成没有回来,反而夸赞德成小两口能吃苦,让有财放心,他的儿子、儿媳一定会在城里干出明堂的。
  中午的凉菜是提前就备好的,来的客人不多,一桌男客,女人、小孩再围坐一桌。天气很好,两桌客人坐在院子里,他和女婿陪酒,中午可是辛苦了女儿。女儿计划一桌炒八样热菜,结果炒了六个菜,有客人跑到厨房不让再炒了,正月里大家肚子里不缺油水。
  散席后,客人都要撤了。有财涨红着脸,送客出来,亲友们上车走了。他感觉头有点晕乎,背搭着手,沿着村路漫无目地继续走着。无意间,竟然走到了村子的坟地。下午的天气变阴冷了,王有财的额头却还在冒汗。他想到今天有亲戚笑着说估计要不了十年,他们这里可能就不允许土葬了,老人不在了都得火葬,骨灰盒要放到十里外的一个墓园。
  王有财转眼看了看那条通往远方的宽敞公路,又回头呆呆地注视着村里这片松柏满地的公坟,此刻他很想念自己逝去多年的爹娘和老伴,他想到自己万一哪天走了,不能和亲人们在一起,几滴大颗的眼泪霎那间流淌在脸颊。
  文博写于2019.3.2

  作者简介:樊文博,陕西扶风人。现居住在西安市长安区,从事软件开发,业余爱好写作。2017年开始在西安日报,西安晚报,陕西工人报刊发散文,在西安晚报发表小说【晒饭】。
  微信搜索作者微信公众号wenbo168878关注后可以看到此作者所有文章。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