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075|回复: 0

[散文随笔] 回眸 文/边丽萍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3-6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眸

文/边丽萍

  下午,父亲打来电话,说村里一位姓张的二爷去世了,厨师开了菜单,几位总管商量了以后,决定把单子给我。他让我老公上来取单子。可老公人还远在眉县,我就锁了店门,在门口叫了辆出租车,急急的赶了过去。
  车停在二爷家门口,我下车走了进去。给老人焚香叩拜之后。就菜的档次以及主人和厨师的要求和几位总管商量了一番。我起身告辞。被主人家送到门口,我客气的让他们止步。转过身,我不由自主的朝娘家门口望去。两家相隔七八户人家,并不远。我看见父亲在门口朝这边张望。我又跟出租车司机客气了一番。我决定去看看父母亲。
  父亲见我从这边走来,他转身回去了。我知道他回去是告诉母亲我来了。走进头门,就见父母亲站在厨房门口等我。我急走两步,一个妈家还未喊出口,母亲就己经迫不急待地问我“娃娃,腰还疼不疼啊”。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焦虑,关爱,心疼。我鼻子微酸,但我笑了笑,摇了摇头。为了不让他们担心。然后故做轻松的转了两圈。看到这里,母亲似乎放心许多。她拉着我进了厨房,告诉我,她已经做好了晚饭在等我,还怕我担心孩子,直接坐车回去呢,然后问我孩子快放学怎么办。我告诉她,我不能久停。店门锁着。她又让我快吃,吃完快回。我再三的告诉她我不饿,可她还是硬把一个包子塞给了我。为了不拂她的心意,我把馍吃了。父亲在旁边默不作声。他目不转睛的望着我。他太了解我了。他知道我的轻松是做给母亲看的。
  看到我把馍吃了,母亲心里舒坦了许多。她笑着催我快回。然后和父亲一起把我往门口送。我不停的叮嘱他们保重的话。母亲根本不听,她只顾不停的唠叨着“娃娃,你以后干活千万甭心急,你看你经常把身上碰的青一块,紫一块。搬重东西,你让存仓搬,女的没劲,你把身体挣垮了,疼要你受呢”。我鼻子酸酸的,强忍着泪水。一边笑着,一边点头。
  在门口,我一再的让他们止步,不要再送。母亲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她拉着我的手。是那样的依依不舍,母亲年岁己高,加上多种老年疾病,她似乎很害怕和我的分别成为最后一次。怕出租车司机等的心急。我挣脱了母亲的手,然后我转身急急的跑向出租车。跑了十几米远,我不放心回头望去,只见母亲上身急急的向前倾来,手里的柺杖使劲的敲向前边的地面。她想借助上身的力量去拖动两条不太听使唤的腿。夕阳照在她的身上,满头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是那样清晰。我怕她摔倒忙喊“妈,你别走了。你撵不上我“,可她固执的说到“我就要把你撵上”,我一阵泪目,返身跑向了母亲,我张开双臂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用我的脸贴在她的脸上。母亲在我怀里,笑的象个孩子。但我从她的眼睛里明显看到有泪水渗出。“妈我爱你”。我一边吻抚摸着她的脸,一边说着。我知道和她那种无私的大爱相比,我的这一举动是如此,的渺小。但在当时,这是我唯一能安慰她的。母亲似乎得到很大的满足,她再也不追我了。我转身跑向了车子。
  回家的路上,我哽咽着。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我人生每每遇到伤害和挫折时,他们是第一个陪在我身边的人,父亲为了我曾经坐在爷爷的坟前呺啕大哭。母亲更是哭的彻夜难眠。他们有时为无力帮助到我而万分自责,痛苦。他们的爱是那么的无私。他们老了,我到底为他们做过什么呢?
  这两年,我腰有了问题。每次上去问母亲有没有要洗的衣服时,她总说父亲或嫂子早洗完了,加上我忙于店里的生意。经常是来去匆匆,以至于每次都不能陪她好好的说上一阵子话。有时她打电话说想我,我总以忙为理由往后推。父母是八十岁的高龄,试想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时日去等待我的空闲。
  想到这里,我一阵脸红,为我的自私而羞愧万分。我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吧。那么是微不足道地洗洗脚。梳梳头,说说话也好。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