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82|回复: 0

[散文随笔] 甘棠 文/马婷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3-6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信息发布 于 2019-3-6 22:34 编辑

甘棠

文/马婷

(本文刊登于3月4日《西安日报》)

223201k9fwampjtwt0tmkt.jpg

  喜读《诗经》,闲暇时必抱书于怀中,一日,念到《甘棠》,知其为怀缅召伯所作,不由忻悦,心下生出寻访古甘棠的念想来,那是第一次,觉得离古人那般近。
  因他是召伯吗?周原生人,当然是近。但也知晓,要觅得他的气息,须得寻到那棵甘棠,轻轻触摸那厚重的树干,最好是伏于树身上闭目聆听,或能感应出些许故事。
  定是有一些气息残存的,那株甘棠,他曾设案其下,处理政务,为避免烦扰百姓,不肯于他们家中休憩,便只与这老树为伴。他议政,它为他庇荫,他休憩,它为他挡风。如此情感,难怪,人们会为了感念他的德政,爱其树,不忍砍伐,难怪,有了这诗。
  那么这树,可还在世,又立身于何处?我想,或已被那段故事牵引,不一睹古树的风采,定是要坐立不安了。还好,一番查询后,终于在召伯采邑之地——岐山的召亭村寻到了一些印记。
223155s7kxiuudo7uu7kbe.jpg

  召亭,只一眼,几乎就认定它了,尽管全国各地关于召公之甘棠的传说之地众多,生在周原,我还是宁愿相信,最近的这一处。于是在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喜悦中时,急急忙拉着友人就去寻访了。
  当年的召亭村如今已改作了刘家塬,村名虽变,百姓的淳朴善良却依旧,一入村,就见到三三两两的妇人,于街道拉着家常,得知我们此行的目的后,她们热情的指引着方向,所以很顺利,我们就寻到了召亭文化广场。
223200b0e2i2hjinip35pv.jpg

  一座刻有“甘棠遗爱”的古碑楼立在广场的入口处,仿佛在对前来探寻的人们说:对了,就是这儿了。而那座召公雕像,便更是昭示着此地就是当年他采邑的召地。当然,召公本名姬奭,是文王庶子,武王之弟,辅佐武王灭商后采邑于此,才有了召公之称。武王崩后,他在成王期间担任太保,因执政政通人和,深受贵族和平民爱戴,后来,又继续辅佐了周康王,开创“四十年刑措不用”的“成康之治”,为周朝延续八百多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传说他曾于此地的一株甘棠树下办公,后人们为纪念他,不忍砍伐此树,才有了《诗经》中的这首怀缅之诗。只是,那座清朝年间建立的祠堂却未寻见,据说祠堂内有慈禧太后题,光绪皇帝御赐的“甘棠遗爱”匾额一块,如今或存于岐山博物馆内。
223158z1t86ziikc3uh1ii.jpg

  未见祠堂,着实遗憾,但想着甘棠树就在旁边的学校内,欣喜之情尤甚,于是,匆匆忙将这广场周围的文化墙阅览一遍,这里如今被打造成了廉政教育基地,墙上的浮雕自然是召公德政的故事。目光却被广场一隅的村史馆吸引,只可惜正值春节,馆内无人值守,遂错过了学习之机,而后,便往甘棠树而去。
  终于,看到了它的身影……
  是怎样一种心情呢,在瑟瑟的寒风中仰望着这棵《诗经》中描绘的树,仿佛看到了当年召公在树下处理公务的身影,还有千百年来,那些同我一样于此树下抬头仰望的人。尽管那一刻,心里已有些疑惑:它看上去,并没有那么老。但还是安慰着自己,许是甘棠跟冷杉一般,不见长的,所以不像古槐那般粗壮,又或者,我猜想,它虽不是诗中描绘的那棵,但也有可能是它的果子落下来,或是枝芽生了根,总之,是它的血脉。
223156cuze7uci7iv6c3g7.jpg

  这么想着,心便安了,它就如此静谧的立在那儿,仿佛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懂得它的人来聆听,那寒风中树枝碰撞的声音,会否就是对我的欢迎呢,我又怎能忍心,让它觉出一丝失望。况且,它像当年它的父亲一样,为这里的特殊儿童们遮荫蔽日。虽然此行,我未能看到它春日繁删的样貌,未能看到它漫树纯白的仙姿,也不曾目睹它夏日结果的丰硕,这冬日沧桑中的枯容却更显厚重,当然,它本就不是靠花枝招展的外貌吃饭的,作为一株有文化底蕴的树,吸引人的,还是在于那有趣的灵魂。
223204myzjessyqfjq6y6a.jpg

  其实冬天的植物大抵都相似,黑色的枝丫纵横交错,在寒风中互相依偎取暖,通直圆满的树干,也是皱纹横生,只是,不能知晓它的年岁,树下的三个石碑,却替它诉说着。那是一个“重刻召伯甘棠图碑记”撰文和刻有“召伯甘堂图”的石碑,另外,还有一通碑,上面刻的,便是那首《甘棠》,那定是没错了。
223206ur996l99e6xlwr6x.jpg

  原来,正如我所料,此树,就是在之前的老树被大风刮倒后新发出的,据当地百姓说,最早的古树,可是三人都环抱不住的,1936年的一场大风,却无情的带走了它。或许这便是传承,新旧交替总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所谓“病树前头万木春”还好,有了这株甘棠接班,继续彰显召伯的德政。
223203xpypo9uuftu1f017.jpg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茏。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这株甘棠,终将被人们长久守候,几百年后,它依然会变得粗壮,召伯的精神,也依然会被人们传承。

  作者简介:马婷,1990年生于陕西扶风。暨中共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府名人》杂志主编。初中开始发表文章,高中入“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小作家委员会”,大二出版散文合集《忆梦昔年》。作品多发于《中国文化报》《延河》《小作家天地》《奥秘·方向》《西安晚报》《西安日报》《文化艺术报》等。获西安晚报“第四届全国青年散文大赛”银奖,另有五十余篇报告文学见刊。有作品收录于《长安风 丝路情》《青春放歌》《扶风作家散文选》等书籍。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