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78|回复: 0

[散文随笔] 隔壁有家米皮店 文/杨进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4-15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隔壁有家米皮店


  隔壁有家汉中热米皮店,专营汉中热米皮。我对吃的东西一向不太上心,所以对汉中热米皮也了解不多。就觉得它吧,虽然算不得异域风味,但毕竟不是扶风土生土长的食物,对于它在扶风的出现,往小里说,也能算得上是各地饮食的融合,往大里点说,那就应该是各地文化的相互融合与渗透。
  扶风地处关中腹地,文化厚重,小吃种类也很多,各有各的特色,在整个人类漫长的饮食文化历史中,绝对能独占一席之地。在扶风小吃中,和汉中米皮比较接近的是面皮。
  汉辊米皮店的店主是一对很年青的夫妻,男的是扶风人,女店主是地地道道的汉中人,所以这家米皮店中所供应的,当然是很地道的正宗汉中米皮了。店里也收拾的很整洁干净,小两口人也和气,上门吃饭,虽然消费的钱不多,但却能让人感觉舒坦,所以常去。俗常人过日子,就是要这么平淡安静的感觉,能舒舒服服地吃一餐饭,心情当然是愉快的。
  米皮这种小吃食,据说有很悠久的历史,汉中人骄傲地说,他们的祖先从秦汉时期就开始吃米皮了。我想,这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民以食为天,大米在中国的种植史可远溯万年之远。“黍稷稻粱,农夫之庆”,扶风的七星河流域,先民也曾傍水广种水稻,年年丰庆,只是随着时光的推逝,气候的变迁,现在的七星河,青山绿水依旧,我们却看不到“稻花香里说丰年”的景象了。而被称为小江南的汉中,自然自古就盛产优质水稻。有了大米,出现米皮这种食品,肯定是分分钟的事情了。人类在吃这件事情上,从来最不缺乏智慧。
  米皮店在南二路,不大,六张餐桌,布置很简单,但清清亮亮,一尘不染,给人的感觉就两字:舒坦。进店,男店主客气地打招呼,递根烟过来,女店主笑笑的,询问了吃辣椒的多少,就进里面的操作间去了。隔不多久,一碗热气腾腾的热米皮端上了桌。还是笑笑地说:味道啥的不合适了说一声。
  碗是白瓷的,洁白的釉面上,一圈淡雅的青蓝图案,朴素的美就自然而然地泛出来了。记得周杰伦有一首歌叫《青花瓷》,配的图片就类似于这种,给人的感觉就是雅致,雅致到了极致。碗里盛着的米皮,洁白如软玉,有一些嫩生生的豆牙在上面,还有一束绿茵茵的菠菜的叶子衬着。辣椒也不是关中人当菜吃的那种油旺旺的辣椒油,辣椒不碎,完整的形状还在,炒成焦香,色泽却油旺旺地泛着红艳艳的光。看着一碗米皮,就像看着一幅极淡雅极漂亮的图画,红色、绿色、白色相互映衬,颜色鲜艳而明丽。秦人嗜辣,我吃饭虽然粗糙,却很好地继承了祖辈的这个嗜好,经常在吃饭时会特别交待多放辣椒。于是先夹了片辣椒入口,香脆,再挑起一条米皮,米皮白生生地在筷尖上颤颤地动着,绵软而精道。送进嘴里,米皮和舌头之间的交流,没有丝毫阻障,那种糯软爽滑的感觉,让人齿颊生香,果然一碗好饮食。
  汉中米皮的做法和关中的面皮在做法上应该是有些类似的吧!都是把大米或面粉加工成米浆或面浆,上屉蒸成薄饼状,所以米皮在汉中也被称为面皮或蒸饼。当然,此面皮非彼面皮,还是有区别的,而且因为所用原料不同,风味自然迥异。但汉中的米皮自刘邦大帝命名后,千百年来,变化好似不大,一直以这种形态呈人。只是后来汉中人再佐以一种菜豆腐,搭配成早餐模式,让人久食不厌,非常经典。关中的面皮在发展的过程中,就多了很多变化,蒸面皮、烙面皮、擀面皮,名目较多,而且就算同一种类,只要因为地域不同,也会变化出不同的味道来。
  不管是汉中的热米皮还是关中的面皮,其味道的精华所在,据说都在辣椒上。辣椒中的调味料变化繁复,各不相同,形成了很多传家秘方,秘而不宣,从不外传。记得九十年代初在宝鸡卖面皮时,为了得到一家店的辣椒调料配方,派了一个精明的小伙伴,不惜以打工的身份,在人家店里卧底数月,偷师学艺,才得到了一份写在烟盒上的配方,如获至宝,工资都没要就跑回来了。也可能因为个原因,就算同一条街上的面皮店,也是各具特色,形成了很多风味,出现了很多名店。米皮据说也有辣椒配方决定其风格风味的说法,但扶风大街上的汉中米皮店并不多,所以无法有更多的比较。
  在南方呆过的人会发现,不管是汉中的热米皮还是关中的面皮,都和南方的一种叫肠粉的饮食有相似之处。叫我看来,肠粉的做法以及风味应该和米皮更接近一些。肠粉也是大米磨成的米浆做成的,不同的是肠粉上蒸屉时,会打一只鸡蛋进去,同时放进去的还有一些碧绿的生菜,一起蒸,蒸好后用刮板刮成一团,品相样子和米皮相比就差多了,和面皮就更不能比了,但拌上鲜辣的辣椒酱,吃起来却很过瘾。肠粉在南方也是一种早餐食品,扶风新区的益元市场去年开了一家,吃过一回,味道和感觉居然和南方的那种相差无几,有些讶异。和店主聊天,得知他在广东打过工,因为也喜欢吃肠粉,对肠粉感兴趣,就引进到到了扶风,开了这家小店,生意还不错。肠粉估计扶风就此一家,另无分号。
  不管是隔壁的这家米皮店,还是遍布扶风大街的面皮店,或者是益元市场那家别无分号的肠粉店,都是我们庸常平淡生活中一道道靓丽的色彩,让我们在疲累的工作之余,多了一份口腹之福,多了一份朝向快乐的悠长滋味。
  2019年4月13日于扶风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