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206|回复: 0

[散文随笔] 母亲的背影 文/成诺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5-12 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的背影

文/成诺

  母亲的腰板还很硬朗,但已经不比早年了。
  这种变化似乎是不经意间的。母亲走路很快,虽然矫健说不上,但那股精气神,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挺直的腰板里总有她勤快和直率的味儿。而我也已经习惯了她硬朗的身影和直率的性格!
  母亲是一个勤快的人。田间地头的活儿,缝缝补补的琐碎,虽不是行家里手,但总是忙个不停。可能与她的名字有关,单字一个琴。其实这是谐音,早年用的是“勤”字的。像同辈人一样,她们喜欢用一些所谓低贱的东西来称呼,比如村里我知道的就有“牛蛙”“黑狗”“猪蛋”一类,据老辈人讲,这样好养!小时候,我有时会疑惑母亲名字,否则母亲也可以稍稍休息一下的,不至于只顾忙碌的劳作……
  印象中,母亲的身影总是忙碌着。
  小时候,老家的农活是很多的。锄地、拔草、割麦、点种、浇地、耙地,很是费气力。父亲身体差,母亲就往往帮衬着干,有时就是纯粹的自己扛了。那时割麦靠人力。父亲小心的磨好镰刀,然后和母亲一块出工到北塬的麦地里。天气炎热,母亲一到地头就手脚并用的割开了。母亲中途绝不会停歇的。那时我会跟在母亲的身边,学着割麦和用麦秸捆绑麦子。艳阳下,我会时不时的停下来,试图找一处阴凉或借机休息一下的。父亲割得很快,但不比母亲的不停歇。母亲常常给我说,不要只顾着盼到了田头,埋头干不觉就会到的。但我始终难以坚持。有时候,母亲看我实在坚持不了,就让我到田头的树荫下喝口水,或者回一趟家提水,拿馒头一类的,好让我歇一会。热浪翻滚,炎阳下的麦田里母亲头也不回的猫着腰忙碌着……好多次,中午的太阳已经转晌,或已是黄昏的迷蒙中,父亲已经耐不住性子,早早催促着回家,但母亲总要压在最后,急急的加割几把麦子,收拾停当,才匆匆赶回家。
  每次的田间劳作,印象中,母亲总是要干到天黑,实在看不清楚了,才在父亲的吆喝声里赶回家。
  母亲身体硬朗,做活计又不拖泥带水,干净利索。有时急了,就会催促父亲。但父亲虽然有力气,手脚快,偏偏做活粗糙,又很执拗,于是田间屡屡传来母亲埋怨的声音,两个人自然少不了争吵。时间久了,母亲就会背过父亲,在我的面前数说。好多次就是她索性一个人干了。于是傍晚时分,最多的就只见她一个人在光线模糊的田间忙碌的身影了……
  傍晚,村落里吃罢晚饭的人们圪蹴在村口的碌碡上闲聊,炊烟已渐远渐淡,晚上的宁静开始弥漫在街头巷尾,母亲才赶回家,走进厨房。这是我童年最深刻的的印象。
  农闲,母亲总能找到忙碌的事。她自作主张到邻村的一家砖厂做工。把机制的泥坯砖用板车拿到晒场码整齐。活很简单,但毕竟是妇道人家,板车装载得满满的,很沉重。而砖厂晒场的地面又坑坑洼洼,但母亲总是赛着赶着拉,非要卖力的比一块来的几个妇女都要干得多。假日的时候,母亲就会让我和弟弟一起去砖厂。但也是她在前面拉,我和弟弟在后面推,或者简单的装车卸车罢了。这样的活她干了四五年的样子。早出晚归的身影我印象深刻,尤其是她走路很快,去砖厂的路上,我和弟弟要小跑着才能勉强赶上她匆匆健步行走的身影……
  那年暑假,我和弟弟还跟着母亲一起在炎热的晌午钻在玉米地拔过草。母亲非要攒些卖给临近的农场做饲料,于是那个暑假好多时间,似乎就是在玉米地拔草度过的。闷热不透气加上玉米叶子肆意地割在脸上,胳膊上,那难受劲就别提了。圪蹴的太久就头发涨腿发麻,但母亲会不做声的在前头。我和弟弟就只能紧跟在她的身后……
  后来,母亲在临近农场的酿醋场做工。那时,我和弟弟已经参加工作。怕她的身体吃不消,也怕别人的闲话丢人,就劝母亲放下手头的活,但母亲总有理由。比如我们刚工作没结婚要用钱,比如她的身体好着了现在不干等老了咋办,也就不了了之,我们也就任由她了。
  现在,母亲一有空还是会找活干。明知道她的身体硬朗,但她的执拗和她的勤劳一样是骨子里的。好多次,我和弟弟劝扔下手头的活,她总是不听。过年的时候,难得来我这儿团聚,但她似乎还是心神不静的惦念着她的活计。她的头发开始变得稀疏。记得那次她唠叨头发长了,不过还没等我带她理发,晚上回家,她已经自己理了发。她说,怕花钱。她自己照着镜子,用剪刀长长短短的剪了一下。她笑着给我说的,还转过身让我看她剪得样子。蓦地,有一种苦涩在心头掠过。我说不缺那几块钱的。省一点是一点,母亲说着就自顾自又忙别的了。也是在那时我才发觉母亲的背影已经没有先前的硬朗了……
  今天是母亲节,我打了电话。母亲乐呵呵的说弟弟和妹妹也打了。是弟弟告诉她是母亲节。没来得急我问候她,她倒是七七八八的问了一大堆我和孩子的事。放下电话,我又想起母亲已经稀疏花白自己又胡乱理的头发……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