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081|回复: 0

[散文随笔] 母亲的遗憾 文/边丽萍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5-12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的遗憾

文/边丽萍

  在人的一生中,许多憾事常让我们无法释怀,记忆犹新。但岁月匆匆,让我们再也无法弥补这种遗憾,以至于成为一种心病,内心时时倍受煎熬。已是耄耋之年的母亲被老年病折磨着,视力和记忆力严重减退。外公去世时母亲没哭,这件事在母亲的记忆里却非常清晰。她每每见到我,总要详细地讲述给我听。看到母亲伤心地讲述,我很心疼,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母亲,唯有默默陪她垂泪。
  母亲出生在鲁家村的一个大户人家。解放前,曾祖外公鲁华勋是名振西府的大阴阳先生,就连省界甘肃一带的大财主也常常慕名前来邀请。外公兄弟六人,还有一个姑婆。外公在兄弟中排行为四,大外公是家里的掌柜,二外公早逝,三外公是国民党的某军营长,五外公经常出外经商,六外公也在国民党部队当兵,家境非常殷实。连年的战争和匪患,曾祖外公被人暗害;三外公在一次军队的内斗中被人枪杀;六外公战死在中条山,一个偌大的家很快地衰败了下来。
  那时候,已经快解放了,但匪患四起,土匪的经常骚扰让这个家更加的支离破碎!家大人多,大外公偷食鸦片,生活更加困难。外婆的舅舅(龙里大财主四老爷)听到消息后,把外公和外婆叫到他们家。送给外公一匹马,并鼓励外公好好地过日子。有了这匹马,外公和外婆受到很大鼓舞。把韩垚王善人家的野河山庄租了下来,带着二个舅舅和母亲在野河的南坡做起了山庄。
  好在外公和外婆勤劳吃苦,把地精做细务,几年下来,粮食除了缴租子外,剩余的也够一家人生活。唯一担心的就是经常晚上有国民党散兵来抢粮食。外公和外婆带上孩子们悄悄地溜到崖畔的草丛中去。粮食当然也藏起来了。也有时会把来不及带走的面或馍及外婆养的几只鸡被掠夺走,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一家人能在一起,其乐融融,也是最大的幸福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母亲六岁那年。外公竟一病不起,吃了几个月中药仍不见好转。而且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外婆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捎话,让山下的大外公把外公接到山下去治疗。并让两个舅舅一同跟着下去照顾。
  当外公被抬走的那天早上,他流着泪问外婆“我把这么岁的娃娃给你扔下,看这咋大呀”外婆安慰外公“你到屋了,请上个好代夫看一下,就好了么,甭胡想了”。外公抚摸着母亲头,让母亲多叫声几声“爹爹“,母亲爬在外公耳边,一边叫着外公,一边问“爹爹,你啥时回来,让大哥早上来说一下,我在担水路个坡上等你。”外公流泪点头答应;这一走,竟成永别。
  当山下的人赶着马车带着孝布上山时,外婆哭成了泪人,她匆匆收拾了家里,抱着母亲随来人一同下山。车子停在山下门口,门外站着大外公的两个女儿大姨和二姨,还有姑婆等人在迎接。山下的家特别大,坐东向西,宽十八米,长六十米,头门进去是一溜偏房,大概长有三十多米,院子的中间翠竹和各种花草,接下来是二门连着客房,从客房大厅穿过,才进到正式住的院子,院子四方四正,上房和偏房都是一色的青瓦房,和客房连在一起,外公就停放在自己住的偏房中。刚进头门,外婆只是抽抽嗒嗒的哭泣,姑婆抱着母亲,两个姨妈掺扶着外婆,等穿过客房的大厅,外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扯着嗓子叫着舅舅和母亲的名字哭起来“慧咱,我娃到底不当的,我娃到底短精神的么……科咱,我娃到底咱大呀……哎”随着外婆的哭声姑婆也悲声大放,两个姨妈更没有往日鲁家大小姐的矜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的花枝乱颤。进了房间,外婆一屁股的坐在草垫上,两个舅舅看到外婆,像两只受惊的小鸡,扑进外婆怀里,母子三人抱头痛哭。亲戚看到如此凄惨的景像,也都纷纷垂泪。母亲吓得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撒脚就往二门外跑。几个堂外公挡住了母亲,把母亲抱到头门口的房子中,拍打母亲后背,哄到”慧,不怕,不怕”。在众人的劝说下,外婆止住哭声,被人掺进别的房间,姑婆把母亲抱进停放外公的房间,穿上孝衫。让母亲烧纸。母亲看到外公也在房间,也不害怕了。她尊照姑婆的话烧了纸,上了香。但就是不哭。姑婆哭着哄道“慧,你爹就你一个女儿,把你爱的,你把你爹叫上几声吧”。可母亲倔强地就是不哭。气得大舅扬起手,几次要打母亲。
  中午吃饭,房间里只剩下母亲,她个子太小,不能上床。她踮起脚尖,伸出手把外公脸上的纸取掉,然后爬在外公耳边悄悄地问到“爹爹,你睡醒了没有,快起来,一会饭让人吃完了,你起来就没啥吃了”。正在往房间端献饭的二舅听到这话,冲进房间,扑到床前呺啕大哭。母亲不解地望着二舅,给二舅擦眼泪。
  接下来几天,每每看到人哭。母亲都要用竹竿去打那些人。在安葬完外公回家时,母亲从姑婆怀里挣脱出来,不许两个舅舅回家,她说一会外公醒了想出来,没人刨土怎么办。当听到母亲的这些混话,两个舅舅抱着母亲泣不成声。
  我曾经问过母亲。为什么不哭。母亲说,她那时候小,不懂事,以为人死了就是睡着了。可能有人听到这话会笑。但我能理解这话,一个六岁的孩子她怎么会想到死会是天人永隔呢。后来,大外公,大外婆,外婆,舅妈去世。母亲都有在外公的坟前痛哭过,让我不能忘记的是母亲一句哭词,而且无数遍重复着“爹爹,你把我姊妹扔得太岁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