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58|回复: 0

[散文随笔] 老蜂农 文/马婷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5-16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蜂农

文/马婷

  老蜂农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了,原本二十多箱蜜蜂,现在只剩下零星的两三箱,还蜷曲在房檐下的路台上。
  蜜蜂们并不知晓主人正悄然改变的身体,它们总是忙忙碌碌的,蜂箱口永远堵塞着它们进进出出的身影,也对,它们每隔一月就要更新换代一次,也少有几个能记住主人吧。
  老蜂农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蜜蜂,这可是他一辈子的钟爱,年轻时,他就养着那么几十只鸽子,几十箱蜜蜂,远近闻名。他爱这些蜜蜂,即使家里并不宽裕,到了冬天,还是要花几百块钱去给这些蜜蜂买花粉吃,当然,它们也不是一直这么有口福,偶尔,也是靠蔗糖过冬的。
  他总是赤手伸进蜂箱里,将蜂巢取出来,带着眼镜细细端详,看这些幼虫身上有没有生出螨来,密密麻麻的蜜蜂发出嗡嗡嗡的声响,周围观看的人都躲的远远的,他却一点儿也不怯懦,好像这蜂,真能对他温柔以待似的。
  我是被他那蜜蜂蜇过的,手指上钻心的疼痛感,还有那肿胀的样貌,着实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畏惧去老蜂农的家里。虽说蜜蜂都围绕在蜂箱周围,但总有那么几个淘气的,不知道是否迷了路,飞到屋子里,厨房里,客厅里……嗡嗡的声响总是让我心烦意乱,也是,人对畏惧的东西才会心生厌恶,可老蜂农好似习惯了他们的身影,并不知晓,我们这些孩子正暗暗盘算着如何将这误入的蜜蜂解决掉。
  老蜂农似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他的这些宝贝上,如果你在房间找寻不到他抽烟的身影,那么他定是在蜂箱前呆坐着,很久以前,我并不知晓,他总是花费半晌的时间盯着蜂箱究竟是在看什么。后来,当母亲告诉我,蜂箱内其实也有一个王国,工蜂、雄蜂以及蜂王都在其内,井然有序的守着自己的岗位,但稍有不慎,他们也会发生内乱时,我瞬间来了兴趣。
  原来,这个小小的蜂箱,对它们来说,就是一个城堡,门口进进出出的工蜂,便是拥护女王的守卫。蜜蜂是群居昆虫,它们需要抱团取暖,但群体又不能过于庞大,就像古时的帝王要分封很多诸侯一般,一旦蜂群达到一定数量,工蜂们就会建造新的王台,来培育新的蜂王。
  这正是老蜂农担心的地方,一旦工蜂们想要开始推举新的蜂王,拉起一帮朝臣自立门户时,老蜂王就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它们的规则和人类大抵相似,每当这时,老蜂王便极力的想要去破坏新蜂王的幼虫,一旦不成功,让新蜂王顺利诞生,它便只能带着一帮子体己的老臣逃出原巢,重新安家,这也就是所谓的蜜蜂分家。
  老蜂农的蜜蜂是逃过的,年轻时刚养蜂不久,那年清明前后,他眼看着自己的蜂群一阵旋风似的飞了出去,再未归来,着急的他跺脚骂娘的。此后,每到春天,他总要悉心的观察,一旦发现蜂箱内有分家的预兆时,便要做好准备,给逃出来的蜂群准备另外一个城堡。
  为了这蜂,老蜂农一辈子可没少与人发生口舌,那一年冬天,有养蜂的同行找到他,说是借几箱蜂,带到四川去。北方的蜜蜂冬天是不工作的,天气寒冷,它们需要早早的准备好过冬的食物,而后在大雪来临时,守在自己的城堡里,互相依偎取暖,这倒让我想起了北方人冬天围炉煮酒的景象。而南方的蜜蜂不同,在四川,即使是冬天,它们依旧会外出采蜜。老蜂农将自己的蜜蜂小心翼翼的给了同行,而后日日牵挂着,期待来年开了春,它们平安归来,这心情,与送走孩子的父亲无甚区别,可是,他却再未等到自己的蜜蜂。
  原本说好的借一个冬天,开春就归还蜜蜂的同行变了卦,想将这些蜜蜂据为己有,老蜂农这个一辈子温温和和的老实人,这下子却不允了,他追到同行养蜂的地方,愣是一通叫骂,那样子,像极了被抢了糖果的孩童。
  可是老蜂农的眼睛却越来越看不清了,他开始担心起这些蜜蜂来,日日不能安睡。白天,他戴着自己的老石头镜,在阳光下,打开蜂箱,努力的观察着,除了嗡嗡嗡的声响,却是一片模糊。晚上,他甚至看不清台阶,看不清路上的小石子儿。他来到了西安城,城里的大夫说,这是先天性的角膜内皮营养不良,需要做角膜移植手术。
  老蜂农懵了,在他们眼中,角膜移植,听着就够呛人的,可他的蜜蜂还需要他照管,他的子孙,还需要他拿事儿呢。今年七十六岁的他,身体还硬朗着,若非没有眼睛这毛病,他还能骑着电瓶车到处溜达呢,爱唱秦腔的他,也还能跟着自乐班吼上几嗓子呢。老蜂农不想因为眼睛的事成为家人的累赘,于是一番商议后,儿女们还是带着他,在今年的春节前夕,做了手术。
  老蜂农的手术很是成功,没有任何的排异反应,想来也是老天眷顾,加上他心态乐观,这一辈子,他总是将生死挂在嘴上,倒是宽慰了儿女些许。每次来西安城检查,我与母亲都会陪着他,作为外孙女,我自然期望他能在这城里多转悠转悠,可他每次都呆不住,从医院出来后,便急匆匆地想要回家,似乎这西安城的风景,美食,都不能入他的眼,我想,可能是他放心不下自己的蜜蜂。
  前几日去老蜂农家送药,看到房檐下的台阶上仅剩的两三箱蜜蜂,蜂箱口依旧堵塞着它们进进出出的身影,我不知道它们在忙碌些什么,却突然间感慨万千,老蜂农到底是老了,也只有这些蜜蜂能陪他说说话了。临走时,老蜂农又给我带了几瓶尚好的陈蜜,自幼时起,家中似乎便从不缺蜂蜜,如今思忖,有一天,老蜂农养不动蜂了,我岂不是再无这甜蜜的味道可享用了,不禁怅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