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315|回复: 0

[散文随笔] 夜宿西江 文/马婷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6-18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宿西江

文/马婷


  到达西江的时候,恰是晚上,灯火,月光,音乐,交织在苗寨的流水与游人的漫步声中……正好给这期待之地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有人说,好事总是多磨的,一如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如新娘子娶回家是盖着盖头的。
  我倒也不急着想要看清楚它,已然置身其中,便安静的做个画中人,在这苗寨,游着,晃着,听这一个个小馆子,传出的美妙歌声,看这吊脚楼下潺潺的流水,在夜色中,波光粼粼。我是极喜欢水的,可能跟南方孩子喜欢雪一样,见到了,总是开心的。
  就这么慢悠悠的徜徉着,于我而言,能宿在这里当然是极好的,早晚,要将这儿的美景尽收眼底,那么,何不慢慢的去靠近,了解它呢。
231911qtnliq1lb0fu3uli.jpg

  来西江,最先体会的,应该就是长桌宴上的“高山流水”之乐了,所谓入乡随俗,更何况,同行的男士们,都期待已久呢,很快,我们便到了预定的馆子。这里常年接待旅游团,一进去,就有穿着精美服饰的苗族姑娘在门口迎着,地板旁边渗着的流水,倒是让我欣喜,表演节目的舞者们正跳着起劲儿。待找好了座位,摆好了菜品,姑娘们便也端着自家酿的米酒,来到了桌前。
  我素来不喜喧哗,但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对这姑娘们的美貌,和那漂亮的苗族服饰,以及热情的歌谣,还是饶有兴趣的,我想,那时不时由衷的笑声,已然替我表达了心中之乐。
  姑娘们按照“高山流水”的传统给桌上的男士倒着酒,周围人看的欣喜,吃的开心,与苗寨的故事便也拉开了序幕。
231912pa49ua5lz2um49ay.jpg

  吃罢饭,我便迫不及待的乘上了观光车,来到了苗寨的制高点。据说,这里能够看到整个寨子的夜景,不能一一触摸,我想,先做个局外人,远远的观望也是好的,正如对喜欢的姑娘一般,起先,总是要先默默的关注的。
  但却是有些失望了,这儿早已聚集了来来往往的游人,虽说已是夜里十点,大家的热情高涨,时不时有租赁苗族服饰的姑娘们,变换身姿拍着照片,而他们身后,即使是处于整个寨子的最高处,也不过是斑驳的光点,与想象中的错落有致,灯火辉煌的样貌,并不一样。
  倒是那入住的民宿令我惊喜,虽说找的时候是费了些心思,因为门口正处于正街的背后,进去的路口恰又挡着一辆车,好不容易从旁边挤进了巷子,走几步路又得向左边上一个台阶拐进去,这才看到一家店,进去后确是别有一番风味。
  准确的说,是对我的胃口。
231913garrr9zxi9a4zzzi.jpg

  乍一看,外面依旧是苗家的吊脚楼,里面却是欧式简约风格的装修,淡蓝色的沙发背后,挂着各式各样有民族特色的装饰品,旁边两三个台阶上去,就是横竖几排书架,倒是像个精致的小书屋。我和同屋的姑娘欣喜地在这书架中间穿梭着,翻翻这个,拿拿那个,最后,她挑选了本小说,我拿了本徐志摩的诗集,这才回了房间。
  就这样,我在西江的民宿,下着小雨的夜晚,趴在洁白的床上,读着徐志摩,而后被那一篇《难得》吸引。“难得,夜这般清净,难得,炉火这般的温,更是难得无言的相对,一双寂寞的灵魂……”。
231913lrlfc89jiwg40wf8.jpg

  时间恰到了深夜,窗外小雨正绵绵落下,手持书本,在这西江,在这民宿,不正是难得,夜这般清净么。
  抬起头,却恰好看到床头的墙壁上,有苗家特色的刺绣,一边绣的是仰头思索的苗族姑娘,另一边则是一只叫不上名字的鸟,底色都是深蓝色的,这鸟儿嘴巴尖长,羽翼丰满,尾巴似半张开的扇子一般,通体淡蓝,我思索了半天,觉得这或许是守护他们的神鸟吧,便在屋内悉心观察起来。这屋内的窗帘,以及墙上的装饰图案,大都是以深蓝色为底色,再在其上绣制些苗人的生活场景、动物或者花鸟之类的图案……我是不懂对于颜色的选择有何讲究,只是觉得,这苗家人的勤劳与慧心,倒真让人汗颜。
  不知不觉便入了梦,在这千户苗寨,窗外一排排立在水中的吊脚楼高低起伏,一座座古老的风雨桥窃窃私语,一阵阵悠扬的歌声让人沉醉,夜宿西江,多想,就这么一直住下去。


  晨起喝茶,同住的姑娘烧水的间隙,我趴在窗户上看起远处的风景来,雨似乎是落了一夜,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却是淅沥淅沥,丝丝飘下,恰好起了些水雾。苗寨是依山而建的,远处的吊脚楼,在水雾中,若隐若现,恍然间以为到了仙境。
  这时,姑娘叫住了我,说烧开了水,让我拿来杯子,她则提着壶去倒,不知是否是苗寨太冷,还是姑娘为马上要出去畅游而心情激动,总之,她的手一抖,开水便倒在了我的手上,瞬间,火辣辣的疼。
  我却觉得奇妙,一切故事,自有天意,我在水龙头下一遍遍冲刷着烫伤的手,心里却想着,总算和这苗寨,有了牵染。姑娘内疚,待我冲刷了半天后,撕开民宿的牙膏,全涂抹到了我的手上,而后用随身携带的纱布,帮我包扎了下。
  我虽疼的厉害,却依旧是笑着,只是不知不觉间,耽误了早餐,只好托着这受伤的手,去寨子里找吃的。这其实是期待的,总算不用吃安排好的食物。
  民宿出去,走到正街,对面恰是一家米粉店,要了一碗,嗞啦嗞啦,吃下去,身子暖了起来,便起身,撑着伞,准备在这苗寨好好走一走。
  先是去了博物馆,跟了个讲解员,将这苗族的历史文化、管理体制、遗产名录、婚丧嫁娶,农忙耕种等习俗统统了解了一遍,这才离去。
231913qm01800epqu9tfbh.jpg

  心里有了底儿,对这地儿便不再觉得陌生。博物馆对面不远处,恰是一个文化广场,依旧有一些男男女女的游客,租来苗族的服饰,拍着照,其中的一位姑娘似乎会些舞蹈,衣服穿在身上,瞬间姿势就摆开了,样子极美,再瞅瞅我,长裙外套着皮衣,还撑着伞,立马相形见绌。
  同住的姑娘一直陪着我,因我不喜喧闹,所以特意选了几条偏僻的巷子,走进去,渐渐地融入了这苗寨。不得不说吊脚楼真的很美,踩着青石板,听着雨声,看着依山而建的屋子拾级而上,这些屋子,多是客栈,小商品店,只有远处的山上,还住着苗寨的百姓们。
  我们顺着这寨子,一会儿左拐,一会儿右转,不知不觉间就远离了繁华,走进了偏僻的巷道,却是不经意间到了西江中学的门口。几个少年正在校园里打着篮球,我惊异于学校教学楼的建筑竟也是木质结构,一层一层,教学楼背靠着山,与山上的吊脚楼融为一体,诗意盎然,撑着伞,在校门口驻足了半天,却不料这背影正好被同行的姑娘无意间拍了下来,回来一看,竟然很美,有种恬淡、安静、向往学堂的感觉。
231914b73ngfndn4qgg4rl.jpg

  这一上午的游荡倒是自由,时间够宽松,我们便也越惬意,竟又走到了苗寨的水田来。水田边,一侧是低矮缓行的山坡,山很低,坡度又缓,只看到绿油油的一片草地,另一侧又是连绵起伏的吊脚楼。从风雨桥边的石台阶上下去,就来到了水田中间,中间也就是一条仅能容两人通过的石板路,蜿蜒着在水田中央向远处延伸而去,路两边的田地里都插着秧,还有一对夫妻,正挽着裤腿在水田里劳作。女人的粉色拖鞋摆放在田地旁,人则弯着身子,一根一根插着秧苗,我本欲开口询问这水田里冷不,想了想,还是没能张开口,旁边的水田里突然放开了一群鸭子,在这泥水中游的欢快,此外还有很多小鱼游弋在其中。“水至清则无鱼”,原是真的,它们在这泥水中游得那般欢快,那般惬意。
231915uluoooif1ioqzlb2.jpg

  穿过一块水田中间窄小的青石板,便来到了一条河边,河是在底下,需下几个台阶,才能到河边,河的中间是一个由一块块木头拼接成的小桥,同行的姑娘率先过了桥,去对面河边捡拾起石头来,我在其后慢悠悠地走着,到最中间时,停下来,拍了一张自己的脚踩在桥上,两侧都是湍急的水流的照片。
  玩了一会儿,便觉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往入住的民宿而去。
231916p91dx99ygrwzd1d0.jpg


  不得不说西江苗寨的空气是真的极好,倘若不是随团,我想,我可能会住下来,就在这民宿,呆一个月,日日去那水田畔,那风雨桥游荡,哪怕是静静地坐在桥上聆听水流声,也觉是一件幸事。
  人在心情愉悦的时候可能会忘记一些疼痛吧,我的手,在这转悠中,不知何时起竟不觉得疼了,只有那包着的纱布还提醒着我,早上是被烫过了的。
  收拾了行李,同行的男士说旁边有演出,我们便匆匆赶了去,原是苗寨的一个漏天演出场,周围一圈的台阶上,早就坐满了人,我们也四散而开,分别找了位子坐了下来。
  我向来是喜欢看这些民族特色浓郁的演出的,只有从这些节目中,才能够更好的去了解他们,走进他们。
231917f34k5k16u5ccn5t5.jpg

  他们将苗家的农耕、节日、婚嫁、祭祀等用舞蹈的形式表现出来,既直观,又充满美感,即使你是一个对苗家一无所知的人,也能很快的融入进去,融入他们的历史,融入他们的文化,也遥想起他们的蚩尤大帝来。
  据说,苗族以战神蚩尤为先祖,而蚩尤面如牛首,背生双翅,英勇无双,刀枪不入,为了纪念他,苗家将牛和鸟视为图腾,进行祭祀。此外,这苗家姑娘们的优美舞姿和如花容颜,更是吸引了一众看客。不一会儿,同行的男士们就都显现出了一副沉溺其中,乐不思蜀的样貌。
  但总要告别的,随着演出的结束,我们和西江的缘,便已接近尾声,午饭过后,就要彻底离开,此后,它或许,便只成为一生的记忆。
  午饭倒是没什么新意,依旧是寨子里的酸菜鱼以及“高山流水”之乐,男士们玩的开心,我略微吃了几口,便悄然离去,踩着木制的楼梯,咯吱咯吱,走出了饭庄。
231917daf64h5o85uik6z4.jpg

  屋外的走廊上恰有两个七十多岁的苗家老奶奶,穿着黑色且袖口、领口、胸前各绣有不同图案的民族服饰,正拿着一块布,戴着眼镜,专心致志地绣着什么。上前询问了下,原来是在给小孩子绣制衣服,在这苗寨,也可能只有她们,和那插秧的夫妻,能静下心来,忽略这些慕名而来的游人散客,做着自己最原始的事情。
  偷偷地给她们拍了张照片,回过头去望了望吃饭的吊脚楼,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别了,西江。
231918s1xpodnxkdb1nb8y.jpg

  许久了,我只有在路上时,似乎才能找到自己,而西江的柔情,湿润,安逸,恰如一首沁人心脾的曲子,一个撩动心弦的女子,一段刻骨铭心的约会,一场匆匆而逝的梦,而今,梦醒了,就该挥手告别了。下一站,或许会有更美的景,更好的人,更动情的故事,但西江,已随着那潺潺流水,缓缓地落入心底,这就够了。
  夜宿西江,我做了一场梦,梦中,我也换上了苗家女儿美丽的服饰,在那风雨桥边,极目远眺,眼含柔情,齿如瓠犀,笑着,看着,期待着……
231918fnx66nmm3gf1luub.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