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243|回复: 0

[散文随笔] 【小小说】我有多重 文/辛列奇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7-17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小说】
我有多重

文/辛列奇

  我见鬼了,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刚十六岁,初中毕业。
  爸爸当时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我跟毕业就进入村办企业当了会计,村里人都很羡慕地说;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因为我坐着就能挣到其他人或高于其他人每天累死累活挣来的工分(当时生产队是根据男女不同年龄、体质和劳动强度而确定每天的工分高低)。再说工作时间由我自己安排,不用每天听生产队的钟声按时上下班,且夏有电扇,冬有火炉。我真高兴,也为有一个支部书记的爸爸而自豪。
  不久,经爸爸提议我又兼任了村里的会计,进入了村委会的班子,同时我也递交了我梦寐以求的入党申请。这时,有风言风语传到到了我的耳朵,说爸爸有了病,准备退位让我接任书记。
  传言是否属实我不得而知,但让我兴奋和激动,兴奋和激动得我寝食不安又心花怒放。
  一晚,我代替爸爸值班,因为高兴,躺在村部宽大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我两眼对着灯泡痴痴地想,想我的今天、想我的明天和未来。
  突然,我感觉有人在叫,(叫什么我全然不知),可就是迷迷糊糊醒不过来。似乎有人推了我一把,我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墙上的挂钟告诉我已经凌晨一点多钟。我再看看屋内除过电灯高照,啥也没有,我知道我在做梦,拉了灯又合上了眼睛。
  朦朦胧胧好像又有人在叫,我揉了揉眼睛,穿好衣服,拿上手电筒、钥匙和顶门(为了安全,关门以后,再用一根木杠把门关抵住)的木杠,依次开门走出了村部院门。
  大门之外,一片漆黑,我不知道恍惚间把手电筒和顶门杠子放在了哪儿。只见一位穿着一身白衣服,有两丈多高,嘴外掉着一尺多长血红舌头的一个大汉男子站在我的面前,他青面獠牙,面目狰狞,蓄着一米多长的披肩红发。我一怔,急忙转身逃跑,只见他胳膊一抬,一把拤住我的脖子就把我高高地举了起来,我只知道我的两足在空中乱蹬,双手在空中乱抓,就是喊不出声来。他举着我向村外走了大约二百米以后把我放了下来,然后正告我老老实实,不然就有我的好受。
  我知道碰上了鬼,不得不听从他的调遣,看他能把我怎样。
  我们大约走了两公里的路,来到了村子南边的野外,他不知从哪拿出一个两米多长的杆秤,一手把秤,一手握着像蛇一样的弯钩朝我的下巴上挂,说把我称一下,让我知道自己有多重。我知道我体重不到五十公斤,他秤我干啥,为什么要把秤钩挂在我的下巴上,这不是拐弯抹角要我的命吗。因为猪就是人们用刀子从下巴下插进去杀死的。
  我很害怕,但又无能为力,我拿出我的本能与智慧,与他巧妙地周旋着绝不让他挂着我的下巴,也尽可能慢慢地向村子的方向移动着步子,我清楚只有回到村里或碰到村民的救助才能挽回自己的生命。
  他拿着秤钩的手一直胡乱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就是挂不到我,他突然把杆秤一收,恶狠狠地命令我跟他走,这我只得服从,要不他又要秤我或拤我脖子。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村部以北的土壕岸边,我知道这壕很深,下面树木、荆棘、垃圾纵横,险象环生。我失望地望了一眼远方,只见东方已显银灰,我估计天快亮了。他推我向前,我就不走,偏向左或向右挪动,绝不让他把我推下悬崖。我也想实在执拗不过就找个比较浅或者有树木和柴草的地方,不至于下去丧命。
  突然,他一用力我就糊里糊涂地掉下了悬崖,我感觉这土壕很深很深,犹如万丈深渊,不由我大喊“救命”、“救命”,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来以后,发现我躺在距那个土壕不到三十米,距村部不到二百米的豆腐坊里,医疗站的医生也在。只听做豆腐的三哥说:他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就要起床做豆腐,而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后(即大小便),因豆腐坊是生产队利用两只旧窑洞改造而成,一没院墙,二没厕所,所以要方便必须离开窑洞远一点,找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
  三哥说他解开裤子刚要蹲下的时候,只听一声救命,他就立即系好裤子,向喊声方向跑去,见我平平展展地睡在那里,他怎么叫都叫不醒,就急忙把我抱回豆腐坊,让其他人叫医生的叫医生,给我喂豆浆的喂豆浆。
  听到这里,我清醒了,原来我梦游了一夜。
  但我又想:这个梦是否在告诉我,自己要知道自己的轻重。
  2018年9月起草2019年 7月12日修定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