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082|回复: 0

[散文随笔] 看婆记——回忆六十年前探望婆婆的经历 文/周浩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8-16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婆记
  
——回忆六十年前探望婆婆的经历

文/周浩

  关中人把“奶奶”叫“婆”。
  人常说“隔代亲,辈辈亲,打断胳膊连着筋,”这虽是俗话,但包含很实在的人伦人情。我每当看到孙儿瑞华围在爷爷婆婆膝下尽情的耍娇,勾起了我无尽的思念。我虽然已经是“风烛残年瓦上霜”的年轮,但对婆婆的思念仍怀有很深的眷恋。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上溯一代是一个殷实家庭。祖父家大人多,排行老四,耕种着农田,兼作砖瓦泥塑生意。爷爷我虽未见过面,听村里老人说,爷爷名叫周治和,性急命刚,说话有点口吃。比如有的卖主弹嫌脊兽捏得不怎么像,他就说:“你看像兽就把钱给够,不像兽你转身就走。”这口吃风趣的语言,使我想到爷爷的尊容。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爷爷活在三十五岁那年,患病身亡。留下了十三岁的父亲和八岁的姑姑,从此家道衰败,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婆婆万般无奈,将姑姑给了众和周家一户人家。后来这户人家有了男孩,又将姑姑给了扶风教养院,姑姑从此留落在扶风教养院,直到一九五八年姑姑才寻到了娘家。
  婆婆出生在大户人家,性情刚烈,性格豁达,爱说爱笑,很有骨气婆婆出生在大户人家,性情刚烈,性格豁达,爱说爱笑,很有骨气婆婆出生在大户人家,性情刚烈,性格豁达,爱说爱笑,很有骨气。虽是一个妇道人家,胸怀宽广,有大家闺秀的气质。自从爷爷走后,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她的肩上,耕种着十几亩地,住着一个半截院子,厦房两间,那种艰难的岁月不堪回首,待爷爷三周年后,婆婆在外实在难以生存,经人说和,改嫁与白龙史家。到史家后,村子里的孩童常欺负父亲是“拖油瓶”,婆婆本来生性刚烈,哪受得这种窝囊气,一气之下,便引着父亲沿门乞讨,从扶风来到董子塬边,一晃就是三年,这三年经受了苦与难,生与死的磨难。母子们差点被泾河水冲走,悲惨的命运接二连三的打击着逃难的亲人,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求生的希望,婆婆和父亲白天窜村走户乞讨生活,夜宿庙店,过着非人的生活。记得父亲生前对我说:他在董子塬边讨过饭、放过羊。吃尽了人间的苦,受尽了人世间的难,在陇东高塬的山山卯卯沟沟岔岔留下了父亲的脚印。
  人常说:“八百里平川难抵董子塬边。”甘肃西峰地区是个好地方,当时属于陕甘宁边区,婆婆在陕甘边境流浪了几年,后来经人介绍在长武县屈家涝池落了脚,和一户姓屈的继爷成家。从此便有了新家,婆婆到屈家后,生了一个叔父和姑姑,叔父不到3岁时得病夭折,死后撂到地里,婆婆仍每天送水送饭直到第三天,小叔父尸诈起来,婆婆从此断了思念,可见婆婆是一个多么重情之人。小姑长到18岁,嫁给一大户人家不堪受辱,吃鸦片烟,自寻短见,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父亲就离开了婆婆,独自一人就来到了汉中留坝县。这时正是关中平原民国十八年年馑,三年六料无收获,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父亲能死里逃生,实属不易。婆婆在长武县屈家住的是地坑窑洞,家庭虽是农民,但在当时属中等家庭。婆婆是一个善于交际的女人,很会处理邻里关系,曾和和盛镇名门望族李友庭的母亲结为金兰,加之,当时的继孙屈秀儒参加革命工作,在屈家街道也称英雄。年馑过后,父亲从留坝山区回到家乡,为人拉长工、打短工、支撑起了这支离破碎的家庭,从此,家庭人丁兴旺,解放后家庭定为贫农,政治上彻底翻了身,父辈结束了流浪无所定居的生活。
  公元一九五九年正月,我和父亲及召公作里姨婆的孙儿重掬哥一同去公元一九五九年正月,我和父亲及召公作里姨婆的孙儿重掬哥一同去长武看望婆婆。记得我那时只有十多岁,第一次出远门看望未见面的婆婆,内心十分高兴,一路上兴高采烈,不知疲倦,那时还没通汽车、没有乡路沿着乡间小道,走天度、过店头、过王十万沟、渡漆水河到庙湾,夜宿崔木,一路上跋山涉水,看着山头上的美景,听着父亲讲的古经和民间传说,一路上不知饥饿和乏困,饿了吃几口带的硬面馍馍,渴了在河边掬一把水喝。这天走了一百里山路,夜晚宿在崔木镇一个农家小店,进得店满屋烟味很重,主人看到我们不十分富裕,态度冷漠,走了一天的路,人饿腿困,栽头便睡,黎明五点起床,又走路寒风袭人,至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但走了一段路。身上暖和了,沿山巅走,翻过了一道道山梁,趟过了一道道河溪小流,中午来到麟游县王烙铁家中(春掬哥姨婆家)。王烙铁是麟游地下党员、革命烈士家庭,家庭成份是地主,在麟游县很有名气,在王家受到王烙铁他哥的盛情款待,给我们吃的是猪肉火锅。在王家我是第一次吃火锅的,火锅是铜火锅,烧的是木炭,肉放在汤里,香味四溢,很好吃。这是我第一次吃的美味佳肴。在王家吃罢早饭,我和父亲去屈家婆家,路过离婆家不远处的一个村庄,父亲对我说,小姑嫁在这个村里,姑家是一个财东家庭,由于家务纠纷,小姑逼喝了鸦片,寻了短见,英年早逝,令人心酸。
  记得我小时候穿过小姑做的鞋,今天看到小姑坟墓,我的眼里闪动着泪花。上午来到婆婆家。婆婆一见到我父子俩,心里很高兴,忙给我们做血面条(用猪血拌的面条)。当时见到继祖父、天恩嫂子和小明侄儿,晚上我和小明侄儿在沟塬边的村里看长武地台社火,扮演的戏装煞是好看,地台社火一家一家上门表演,主人很热情,摆设了香案,燃起了鞭炮,一家人端来糖果烟茶,尽情招待演职人员。山里人很淳朴、善良、厚道,一直演到深夜,锣鼓震天,炮声不断,笑声不断,回荡在山间沟岔。夜深了。锣鼓不敲了,鞭炮不放了,演员装卸了,各回各家,人们沉浸在快乐的梦乡。第二天,我帮助嫂嫂碾米推磨,嫂嫂对我说:“你天恩哥在外边工作要和我离婚,我现在在家里很苦恼,小明也这么大了,婆婆爷爷年纪大了,我放心不下这个家”。她对我诉说着她的痛苦遭遇,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诉说着她的内心痛苦。虽然那时我才十一、二岁,也不懂的大人们之间的感情纠纷,但我从小心灵中就感到嫂嫂对我说的她心里话,至于我听懂与否,作为她对我一吐为快,也算精神的排遣和对亲人的倾诉。
  我一直没有见过的天恩哥,想起他应该快九十岁了。
  在婆婆家,婆婆对我很好,婆婆是个刚强的人,在我面前从未提出过去她所受的苦、遇到过的难,她端出梨、冬柿、核桃枣儿、柿饼、点心。那个年代生活十分艰苦,这充分说明婆婆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宁可自己受苦受难,也不愿将自己的苦水吐露给别人。我一生只见过婆婆两次,只知道她很乐观、爱说爱笑,重男轻女,只给我留下坚强的一面。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仅记得她来家里,在永祥他妈家,我妈让我叫婆婆吃饭,她说你们在家吃,你妈做的饭不好吃。她和永祥她妈抽着旱烟,谝着闲传,两人志趣相同。婆婆重男轻女表现突出,记得有一次,她买回麻花,只让我吃,我大妹新娥拿在手里,被她夺回,这足以说明她很守旧,爱儿不爱女在她思想深处根深蒂固。那个年代正是国家经济困难时期,物质相当聩乏,我当时在屈家街道买柿子吃,一角钱买二十个柿子,五分钱的课本我买了十本,当时我正在上小学四年级,扶风商店没有课本,念书时只能买白纸自己裁装订本子。那时正值少年,精力充沛,好奇心重,和小明侄儿共同玩耍,不觉得乏,父亲睡在婆婆的窑洞炕上,叙述着分离后的思念之情,那时家里经济十分困难,父亲没什么好东西孝敬婆婆。回想起来,甚觉惭愧。
  我这个家,从我出生以来就处在困难之中,全靠父母在生产队劳动,日子过得很寒酸,我从小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立志要改变家庭贫穷面貌,因此,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知道父母的难处,从没有花过多余的钱,过着粗米淡饭的生活。那时上学每学期学费五角钱家里都缴不起,村上写证明,学校免收。
  在婆婆家里停留了两天,我和父亲便沿原路返回。在回家的路上,父亲在崔木用一块钱买了一页核桃木板背回了家,后来用于炕边,至今仍在家里,看来人不如物,人去逝如水,物留千年在。看望婆婆虽然过了五十五年,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对婆婆的美好印象。婆婆一生虽命运多舛,令人心酸,曲折艰难,我知之甚少,但伟大的精神和慈祥的面容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2019年8月13日写于扶风县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