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659|回复: 0

[散文随笔] 不思八九,常想一二 文/郭梓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8-16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思八九,常想一二

陕西省扶风县统计局 郭梓娟

  今夏家乡的气候,我觉得用一个词来形容最为贴切,那就是“舒适惬意”:高温炙烤几日,降雨准会适时而至。这夏日的雨,既没有绵绵春雨的温柔缱绻,也没有潇潇秋雨的凄凉感伤,它如同北方的男人,雷厉风行、随性张扬。
  就像昨天傍晚骤降的那场,硬生生地把我们仨堵在了回家的路上。闪电了,响雷了,起风了,女儿拉着我和老公,一路狂奔,说是要和雷雨公公赛跑。身着连衣裙的我紧紧拽着裙角,不爱运动的老公喘着粗气,连蹦带跳的女儿咯咯笑个不停。
  离家近了,近了!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却不由分说地落了下来,就像一群顽皮可爱的孩童在高空玩水枪,先是挑着地儿向地面点射,接着就变成万箭齐发式的扫射。空中立刻冒出一股股水流,像从天际奔来的飞瀑流泉,似如来佛投下的万千巨柱。骄横跋扈的南风不懂怜香惜玉,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将路旁繁花压枝的紫薇、月季、国槐等向北极速推倒。地上眨眼间就出现了无数个冒着水花的小潭……
  “不躲不行了!”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向老公大喊。
  “去前面!”
  终于,我们冲进一处商业用房的入口处。
  “哎呀,我们输了!”还来不及定下神来,女儿就嘟着嘴嚷嚷。
  “只是游戏而已嘛——”, 我看出了她的不高兴,劝慰道。
  “轰隆隆”,一阵震耳欲聋的雷鸣,瞬间将我柔弱的声音淹没。片刻的宁静中,无比清晰地传来“甜桃甜桃,一斤五毛”的叫卖声。我转身,向厚重的雨幕中投去搜寻的目光。是谁,还在大雨中坚守?
  可是雨实在太大了,能见度不足50米。当我失望地回过头的时候,却看见那些同在一片屋檐下躲雨的人,目光依旧牢牢地锁定在手中充满魔力的手机上。此时此刻此地,网络世界营造的虚无与现实生活呈现的真实是那样地格格不入。我呆呆地望着地面上一朵朵跳跃飞溅的水花,却无心欣赏。
  “‘谁知盘中餐’的下一句是什么?”老公或有同感,在一旁借题发挥,似在问女儿,又似在问自己,问身旁的每一个人。
  “‘粒粒皆辛苦’,这么简单!”女儿转眼就忘记了刚才比赛结果带来的不快,一边就地转圈玩裙摆,一边飞快地抢答。
  孩子的世界,多么纯粹,多么美好!
  20分钟过去了,大雨仍然没有停止的征兆。我躲开人群,无聊地向门口挪了挪。目光所及,茫茫一片。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广场,此时空无一人,世界因为这场雨突然间安静了许多。偶有身着雨披,骑着摩托车疾驰而去的背影,那又会是谁,如此风雨兼程?
  突然,一辆枣红色的三轮摩托车不惧风雨,向着我们站立的方向疾驰而来。开车的人很快就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他没有穿戴任何雨具,只是头上套着一个白色的透明塑料袋。看见他的衣服湿淋淋地贴在身上,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给他腾出了一些空间。谁知他将车停好之后,没有像其他躲雨的人那样径直跑过来,而是再次冲进了雨中。
  明亮刺眼的闪电像巨人手中的一把利剑,顷刻就将黑沉沉的天幕划得支离玻碎。我不解的目光追随着那个瘦小单薄的背影,那背影却大步流星地淡出了我的视野。大概5、6分钟之后,只见他两只手各提一个撑得圆鼓鼓的编织袋,朝着三轮车走来。我想,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不能等雨停了再去取呢?
  他好不容易走近了,把左手提的袋子靠着三轮车车厢立到了地上,我这才看清,那只是一大袋子的空瓶而已,矿泉水瓶、饮料瓶、啤酒瓶、酸奶瓶——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他专注地干着自己的事情——将编织袋袋口扎紧,扔进车厢,丝毫没有顾及背后一双双或鄙夷、或同情、或视而不见、或含糊不清的目光。成股的雨水顺着他头上的塑料袋淌下来,灌进领口,顺着裤腿流进一双破旧的胶鞋里……
  我的眼眶有些酸涩。想起每当自己工作生活中碰到不如意之事、不对付之人,就常常抱怨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最倒霉的那个人。而今天偶遇的这场大雨,终于冲洗干净了我深陷世俗泥潭中的那颗初心。大雨中耳闻目睹的一幕幕,也终于让我浮躁不安的心静若止水:人生犹如花开花落、月圆月缺,不如意之事、不称心之人总有十之八九,唯有不思索那不如意的十之八九,常想那称心的十之一二,平凡的我们才能体会到生的意义、活的美好。
  (本文刊发于2019年8月16日《中国信息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