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172|回复: 0

[散文随笔] 也说美食 文/丛林猫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8-17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也说美食

文/丛林猫

  朋友说,让我也写篇关于美食的文章,例如咱扶风的臊子面等,我思虑良久,不敢下笔,一来群里已有名家系统介绍咱关中美食,二来数位高手那臊子面文章写得让人拍案叫绝,隔着手机屏我都垂涎三尺,万不敢狗尾续貂,画虎类犬。
  只是有几样上不得台面的,我自认为是美食的小往事,想补充一下,充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先讲下限制条件,什么样的食物才算美食?肯定是见仁见智,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可见美食这个概念太大太宽泛,我喜欢的,别人未必喜欢,所以不喜的读者勿喷!
  再一个,享用美食也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和什么人吃,十分重要,同一食物在不同环境下享用,也有不同心情感受,饱了山珍无味,饿了白饭也香。
  勤劳简朴了一辈子的母亲很看不惯我家的作派,训我儿子说:“鸡呀,鱼呀的你都不好好吃?你想吃啥?嫌这不香,嫌那不好吃的,没饿过饭,没遭过年谨,把你娃饿上三天,吃屎都香!”
  我下班回家稍晚些,母亲又把儿子没吃完剩的那些高脂肪的菜给我端出来,我看了几眼,也没食欲动筷子(并非做的不好吃),母亲问我:“那你想吃个啥?”我回答:“要是有一碗稀糊汤或者稀稀地糁子就好了!”母亲又念叨,“你这一家子咋了?你生就是个贱命,放地好好地肉菜不吃,非要吃糁子,我小时候想吃这些还没有呢。”
  山里的核桃生就是砸着吃的,我发觉我年龄越大,就越发犯贱了,各种宴席,我早早就已经是能推就推能躲就躲了。中国的饭局早已经脱离吃和享用美食这个原始定义了,而是富蕴深厚地各种含义,渑池会,鸿门宴、青梅煮酒、杯酒释兵权、等历史上著名饭局已是耳熟能详、妇孺皆知。就在当下,同坐一桌的饭局,谁是主?谁是陪?谁吃请?谁请吃?谁坐哪?谁点菜?谁买单?谁动第一筷?酒怎么敬?很有梁山排坐次的味道,表面热闹和气,暗地里,秩序井然,复杂的如同中东形势一样,已沦陷为很不情愿的,无可奈何的应酬活动,这样的饭局,桌上便是摆满八大菜系,也无心享用,不纯粹的吃饭,还是最先排除出美食评论去吧。
  即便是日常的饭食,我也是渐渐返璞归真了,首先是量上,一餐少半碗饭就够了,像最近这样热的天气,就连这么少都早晚不思进了,真想研究下道家是怎么僻谷的?同我一百六七十的体重严重不匹配。进的这少半碗,也无所谓好吃不好吃,吃饭已成为按时按点的完成任务了,差不多罢了,食了,没觉得美味,整天愁的是下顿吃啥呀?去哪吃?哪又新开了家特色馆子。待吃腻了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土里长的,经历多了,嘴、胃、食欲便挑剔、刁钻、苛严起来,像看春晚一样越来越满足不了现代人的心理预期,只觉得初办时的几期好!也不想想当初的精神文化生活有什么?
  我大约也是这心态,最好的美食往往是在记忆里,曾经吃过的,非常让我满足的部分。那是特定环境下的特殊情况,换个环境或再重温一次,未必还有当初的感觉,好比现在人总觉得媳妇是别人家的好,娃是自家的乖。
  闲话这么久的前奏,也该高潮了,回归美食,我印像深刻的有这么几样。
  先是呱呱,或者瓜瓜,叫这个发音,估计没这个字,是老陕都懂,正经该叫锅巴。有两类,一是糁子瓜瓜,一是搅团瓜瓜,糁子,搅团也是我爱咥的美食,但今天却不是本文重点,主角是做它俩的副产品,锅底粘糊的那层薄薄的锅巴,现在娃娃可能体会不到那场景,非得老家那拉风箱烧柴火的大铁锅,面积大能做出来,现在那精致的不锈钢锅,烧电烧气的,做两三人饭的,广告还讲不粘锅,切,与美食无缘。
  糁子瓜瓜糯软,母亲总先给我涂好汁水调料,辣子放红,用锅铲一铲,就层层叠叠褶皱成小团块,十分入味,我总还要撒些许蒜苗丝,啊,流囗水了!
  搅团瓜瓜硬脆,搅团起锅了,锅眼塞一把软麦草把锅巴烤的焦黄酥脆,铲起来可直接食用,嘎嘣脆,不放调料,自带香味!偶有焦黑的,我婆说,吃了拾钱呢,我就信以为真。
  再一个是铁勺炒鸡蛋,一个平常的炒蛋,能让我如此掂念,肯定是彼时的炒鸡蛋非此时今日平常的炒鸡蛋。
  先是放油,父亲讲,他小时候奶奶炒菜,油瓶上栓着个细绳子,绳头绑着颗垂没在菜油瓶里的铁钉子,炒菜时,把钉子从油瓶里拎出来在锅里滴溜一下就算放油了;今时的炒蛋,或者其他炒菜,总是弄得油旺旺的,十分地油腻,弄不好还得担心用的是地沟油;我小时候吃的炒蛋放油,既没父亲那般寒酸,也不如如今这般奢华,能够保证是纯正小磨压榨的纯菜籽油,母亲只肯倒一点点油在炒菜的铁勺里。
  也再一个是蛋,不是如今专业饲养线上下来的,没添加各种药剂,也没人造红心,那鸡是可以自由在我家后院踱步刨食吃的,下蛋也看心情,指不定三五天才一颗,所以这蛋该是快乐无污染,绿色的蛋。
  最后是加工过程,还是那风箱大灶,锅眼门打开,用铁勺就灶眼里用筷子翻炒熟的,香,真香,油好,蛋好,手艺好,所以炒蛋好。十岁前,这是我每年的生日蛋糕,只有过生日才能吃一次,至今难忘,齿有余香。往后再也没有吃过比这更好吃的炒蛋了。
  瓜瓜是道副食,铁勺炒鸡蛋是过生日才有的美味,唯有这馒头大蒸馍才是主食,饿了来半个,来不及做饭来半个,出门干活上学装两个,居家旅行必备,放干了比砖头还硬,能防身!
  甜馍(什么都没加的馍)吃起来寡淡,所以总要佐以什么。我们村地多,农活忙时,父母中午来不及回家做饭,我们放学回来就以馍对付一顿。糖水泡馍算一种方便的吃法,但个人觉得算不上美味,辣子夹馍才是我的最爱!火辣辣滴刺激。
  这也有两种吃法,一是夹油泼辣子,把馍掰开,抹上厚厚一层油辣子,用指头捏少少一点点盐均匀撒上,边走边吃,美滴很!
  另一个是本地产的秦椒线线辣子,还是绿辣子时就摘下来炒了吃,那味道霸道,用我父亲的话说是“先辣嘴唇,后辣肛门”。辣得人嗨嘘不止,面红耳赤,汗泪挥撒如雨,伸舌瞪眼,如熊熊烈火直烧喉咙,就这么如受罪状,还张着几近麻木的嘴嗷嗷地叫:“嘹咋咧!再来一个!”
  若是冬天的话,馍还有另一种美妙的吃法,外边天冷,户内拥着火炉取暖,炉子上放个铁架架,上面烤个馍,不停翻转着,把硬冷馍烤的焦黄,就这么简单的一加热,风味就大变,边烤边等边吃,再配上一碗热油茶,唉,生活该多惬意呀!给个神仙也不换!
  主食吃了也得点缀点零食,可惜我们小时后物资没现在这么丰富,但家乡河滩的沙土地盛产红薯,秋浓时,约三五个伴,偷了火柴,钻进玉米的青沙帐里去,刨个坑,放火烧苞谷,烤红薯,嘿嘿,那外焦里嫩,那香甜软糯,那口齿流香,啧啧!非言语能形容,深谙此美食的人定然懂,货卖识家,自不必多说。另外重点还有个心情,独自吃不如抢着吃香,抢着吃不如偷着吃香!要的就是那份心惊胆战、小心翼翼,不被大人发现的刺激和兴奋。
  如今的生活习惯是一日三餐,其实我有过一段时间的一日两餐经历,也从内心深处认同这样才好。
  幼时一放暑假,我们反倒成了大人们的负担,我总被塞到外公那去,让老人帮带着。外公有他的正事要干,在滩地上有大片桃林和西瓜田,树荫下支个三角架的茅草庵棚,我通常一觉就睡到八九点才醒。外公看我醒了才开始做饭,很多人不信,但那渭河滩的地下水位真的很浅,用铁锨掏下去两三米就有水渗出,外公就接那个水沉淀后饮用。广袤的野河滩上,物产丰富,那各种野菜绿油油的旺盛,马齿苋,灰菜,汉菜,柳叶菜,沙荠菜,不计其数,外公只捡那鲜嫩的,掐尖来淘洗了食用,做野菜拌汤,面疙瘩少而菜多,稀稠合适,也没放什么佐料,就一味盐,十分美味,晾凉了,我一口气能喝几碗,也没筷子,桃枝剪了做筷子。下午三四点才吃午饭,又是野菜扯面,同样是菜多面少,我一个暑假吃遍各种野菜。我一直分析认为是那水好,做什么都香。再者,各种美味,应该是它自身原有的风味好,我们只是加工激发提纯了一下,还是原本的食材好才对!
  至于煮花生,烙锅盔,炒豆子,折个油菜杆,烧个麦穗,烤个知了肉等等等等,不计其数,桩桩件件美食无不是一种美好的回忆和经历。
  生活不缺少美,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同样,生活不缺少美食,缺少享用美食的心情,心若静了,不浮躁了,欲念若少了,不贪嗔痴了,关注起事物的本源来,吃饭回归到为裹腹的初衷,这世界,这生活,就简单快乐多了,吃什么不是甘之若饴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