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690|回复: 0

[散文随笔] 稻秫 文/丛林猫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8-25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稻秫

文/丛林猫

  我也不知道标题这字对不对,但在我们这,发音叫tao shu,稻秫就是高粱。
  莫言的文字,张艺谋的电影,一部《红高粱》让我震撼,生命原始野性的张力在浓密的青纱帐中飘扬,诗意,神秘,又豪迈,灵魂归于乡野。那说的是东北高密,我故乡的高粱再平凡普通不过。
  稻秫在故乡算不得高贵的作物,书本上说它也算五谷之一,但现实里它只是一种补充。
  据老人讲,以往灾荒年,稻秫曾大面积补种,以充当救命粮。可实际它的产量并不高,选择它是因为它耐旱耐涝,经风经霜,易种易活,不择地,不娇气,糙作物,十分好生长。救命粮么,收成有保证才最重要。
  稻秫救过百姓的命,但稻秫米的红米饭并不好吃,稻秫面口感也差,通常同其他粮食掺合食用。所以情况稍好转,稻秫的种植面积就直线下降,但从未被淘汰。
  乡里保留种稻秫的原因已经不是用做粮食了,而是别有其他用途。稻秫结穗的稍头,从没节的地方起,我们这叫稻秫甸甸,是拂笤帚(fo tiao zhou)的好材料,用铁锨刮去稻秫籽直接撒后院喂鸡,留下的芒用来扎拂笤帚。扫院的,扫炕的,刷锅的。农家一样都缺不了。
  至于怎么一紧一蹬的拂笤帚,过程我就免了,因小时太过顽劣,母亲总用笤帚疙瘩伺候我,形同家法,有心里阴影。
  拂笤帚才是留种稻秫的主要原因!另外,仍由于稻秫好生长,所以很多家在村里人在外的乡亲,既没时间务做庄稼,又不肯地闲荒着,所以胡乱撒种些稻秫占地呢,不需要像其他作物一样又是沟又是陇的,浇水施肥打药也是怂管娃,有一项没一项的,任其自生自灭,靠天生长。能收就收,不能收也没指望着。
  村里的稻秫从来没有像《红高粱》一样起纱成帐,成片成林的。总是这一簇,那三五支。我母亲就是典型的代表。勤俭的她不肯任一寸土地荒着。大田的庄稼种上了,她总要拿个锄,把地头上,塄坎上,犁沟上,水渠边边,土壕岸岸,沙土窝窝,路沿沿,崖坡坡,所有能种的边角地都种上稻秫。
  收秋了,甸甸收了很多,拂笤帚的手艺人师傅在我家住了两天,为我家拂笤帚也为乡亲们服务,可见产量之大。父亲籍此偷师学艺,第二年,连这加工费也省了。亲戚朋友们来了,母亲总送些带回去,虽不值钱,但实用,情意重。
  由于主要用作做工具用,所以乡亲们对改换新品种一点也不上心,今年产的稻秫留着明年继续当种子。一直种的是长芒高杆不太红歪头的老品种。
  矮杆高产的品种是有的,稻穗是挺直生的,芒短而簇生,果实艳红,像一支支冲天的火把,个头不高,大约和成人一样高,据说是种来酿酒的。
  村里有人试种了一片,稻秫杆很甜,我们叫它“甜稻秫”或“甜蜜”。尚未成熟就被我们这些顽童今儿折几根,明儿砍几条的偷食。因为稀奇,这波人走了,另一伙又来,一茬接一茬的祸害。好不容易成熟了,收做酒原料的客商没来,新品种红稻秫一样逃脱不了喂鸡的命。
  稻秫做酒不是虚言,且不说《红高粱》里能杀麻疯病,喝了后见了皇帝都不磕头的“十八里红”,现实里茅台酒五粮液等名贵好酒也用稻秫籽做原料,可家乡没有成名的主用稻秫酿的好酒,当地小作坊自产的高梁酒是便宜劣质的代名词,包装也不吸引人,就那三五斤的塑料壶。或三五块一斤的零卖,口感刺舌而味冲,度数高,后劲极大。只在我有一次摔伤脚后,倒了点在碗里点燃了,泛幽幽蓝光,蘸来擦拭损伤处,很快就消肿了。
  家乡的稻秫长的比较高,大约两三米,小时候每次收割时,母亲总叫上我,先把稻秫穗从高处拉低再用镰割掉稍稍,收获喂鸡的稻秫籽和拂笤帚的芒。所以这个农事活动叫“牵稻秫或砍稻秫”。我家的稻秫种的十分散,母亲和我就这么蚂蚁搬家的一片一片地的分批收割,再一捆一捆地背回家。
  这不是个好活,谁再凭影视或文学作品所描述,而想当然地以为,钻稻秫林是件浪漫威武的事,像游击健儿逞英豪般,那么我家今年收稻秫的活全交给你了。稻秫那细叶锋利如刀,穿长袖都不免划伤皮肤,加之花粉或灰尘顺衣领钻进脖颈、脊背,混合了湿汗,那瘙痒,那酸爽,保证经历后不忘!
  牵过的稻秫就剩个光杆杆,笔直的竖那。稻秫杆通过隔壁二姨的巧手,能给我们做很多玩具,先取掉叶子的鞘皮,再剥了杆的外皮,撕细,配合白色的棒芯,做成眼镜、自行车、手枪、电视,我最喜欢的是会动的两小人打架,这些稻秫杆做的,通称“响棒槌”,娱乐了我们单调的童年。
  高高的稻秫,经历风雨不倒,比相像的玉米强很多,主要原因是基部长有支撑的根,深深扎进泥土里,一个成人的力量,无法把它拔出来。我们家砍过甸甸的光稻秫杆儿,父亲总是在吃罢晚饭后,拎个短镢头去挖杆,左手捉杆,右手挥镢,一下一个,带出不小的土球。
  我对这场景记忆深刻,夕阳已下,天却没黑,晚霞绚烂了天边,父亲挥汗如雨,干净利索地干活,融入这大背景,形象无限高大,体显力量的美和劳动的光荣。我把这写进作文里,说父亲像株稻秫,老师给的评语说,比喻不恰当,父亲应该像山一样伟大。我年纪小,没敢反驳,也没认可。如今我也作父亲了,觉得这比喻应该说的过去,谦虚低头的作派,笔直挺拔的身姿,深入泥土的朴实。有什么不恰当呢?
  说破大天去,不就还是稻秫么,就这么简单普通的物种,复杂的是人心。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