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973|回复: 0

[散文随笔] “社教”感慨! 文/王忠蒙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8-30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社教”感慨!

文/王忠蒙

  近日,在网络上看到一篇《回忆亲历的“社教”运动》的文章。反复品味,感同身受。这段历史虽如秋风扫落叶,已飘逝逾半个世纪。但对曾经触及人们灵魂的“社教”岁月,刻骨铭心,仍然留给我诸多回忆……

【一】

  一九六三年起,轰轰烈烈的“社教”运动,势如破竹,在全国广大农村迅猛展开。那是一场改变命运的政治运动。
  翌年春,“社教”工作队进驻扶风县天度人民公社天度生产大队。这一批“社教”,天度公社所辖10个大队,除天度大队外,其他皆未安排进行。“天度社教队”归属南阳人民公社“社教工作团”统一领导。
  至秋季,“社教”运动进入补定成分阶段。我家由原来的“中农”被补定为“地主”,堂伯父家由“中农”补定为“富农”。(我们两家仅一墙之隔,祖辈系亲兄弟,民国时期的三十年代初分家)。成分补定的同时,我的父亲及伯父伯母三人被宣布为“地主分子”;堂伯父家,伯父伯母及叔父三人宣布为“富农分子”。自此,父辈六人分别戴上了“地、富帽子”,亦称“四类分子”,(地、富、反、坏。)因此,我们家庭成员包括子女皆打上了反动阶级的“烙印”!
  当时,对“戴帽子”的亲人,我很不理解和难以接受的是,伯母张存英娘家出身贫苦,本人思想进步,是“土改”时期的共产党员,各项运动皆表现突出。叔父王立安戴帽子时年仅三十七岁,生于一九二七年,解放前三年,正值青年,上有三位兄长,他未涉家事,更无剥削行为。伯母与叔父受此厄运,成为无辜的“罪人”,多有委屈。我和家人为其遭遇深感同情和无奈!
  “地、富”分子属于敌我矛盾。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自然成为革命组织和贫下中农批斗的“活靶子”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
  “四类分子”平时必须佩带由生产大队贫协会统一制作的“白袖章”,书写:“地主分子”、“富农分子”……,每遇批斗或交待“罪行”,必须口中念念有词:“老老实实,规规矩矩,脱胎换骨,接受改造”。以此表示悔改的决心。他们常常听到的是:“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等革命口号。
  “四类分子”平时行动和日常生活受到严格限制和监督。“早请罪、晚汇报”雷打不散。家里来客要汇报,重大事情要汇报,因病不出工要请假,不允许跟集上会,不准走亲访友,等等。各种制度非常严厉。有几件事触目惊心,让我难以忘怀。六六年春节前,堂弟结婚的大喜日子,家庭中凡佩带“白袖章”的,经大队贫协批准,只允许停戴一天袖章。伯母隽氏因为穿了儿子孝敬老人买的“灯芯绒”裤子,就被视为“嚣张”、“复辟”等罪,古稀之年的小脚老太太,自己要敲着锣游街认“罪”。大伯父王立仁民国时期曾任民国政府“天安鲁联保处”主任,任期无恶迹,并在地方兴办学校,也曾保护过地下党员孙宪武。建国后因历史问题被人民政府管制,五五年取消管制,成为“公民”身份。后在乔山脚下的上寨沟塬租地耕种。“社教”中也未牵连。但“文革”时,上寨村的革命造反派却横加迫害。有年冬季一天,强行扭送天度街游街示众,途经东苏村涝池,将冰层破开后,把年已七旬的老人推入冰冷的水中约半小时之久,让其交待家中“金银财宝”藏在什么地方。因严重受冻让伯父落下终身残疾。竟如此惨无人道。
  “四类分子”要做“义务工”,即不记工分,无偿劳动。如清扫街道、修路、扫雪、打扫厕所,以及为公社大队修建房屋出工。我记得“文革”时,公社修建戏楼和宿舍办公楼,父亲和叔父等人无偿做工数十天,中午在工地稍事歇息,吃冷馍,喝开水。劳动中提心吊胆,稍有怠慢,就会受到由农村抽调来监督人员的吆喝和谩骂。以此显示他们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
  在长达十六年的辛酸岁月,我们的父辈受尽屈辱,饱经磨难。忍气吞声,委屈求全。忧患凄苦无宁日,含冤受屈不乐年!

【二】

  地、富成分的补定,根本改变了家庭阶级地位和政治面貌。受其“唯出身论”、“唯成分论”等极左路线的影响,其子女被称为“黑五类”、“可教子女”、“地富狗崽子”或“小四类分子”等。虽然不像“阶级敌人”那样被专政、被管制,但却享受不了常人应有的待遇。被剥夺的则是政治前途和做人的尊严。
  “地、富”子女,入团、入党、参军、招工、升学等一概禁绝。生产队的队长,会计、包括组长、记工员、保管员、饲养员、民兵等一律无权享受。更甚者,“文革”中兴起的各类“组织”也不准参加。生产队召开社员大会,“地富”家庭其他成员要与贫下中农分开,以示阶级阵线分明。地、富家庭,各方面受到严格限制。不给“返销粮”、不给批庄基、甚至,生产队定期统一发放“灭鼠药”也禁领。六十年代初,我的家庭因家大人多,分成七户,近三十口人拥集在一个院子。架子车等生产工具无地方放置。多次申请未批。
  身为“地富”子女,要无条件接受“贫下中农”和生产队贫协组织的再教育。也常常面临与“反动出身”、“地富分子”划清界限的考验,甚至要求与反动家庭决裂。批斗“四类分子”的现场,动员子女及族中亲人检举揭发和批判他们的“罪行”。
  地富子女大部分出生于建国前后。长在红旗下,从小到大未犯过任何错误与罪行,也从未享受父辈的“剥削”所得。即使年龄稍大些的,1949年前也只是未成年人,或是少不更事的孩童,并未参与父辈所谓的“剥削压迫”,个人历史清楚得像一张白纸。但因其家庭成分,而人格上受种种歧视,生活上处处限制和约束。饱经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
  无情的年代给一大批“可教子女”带来的最大“伤痛”是断送了人生美好的前途!我的胞兄五十年代入党,由“初级社”到“高级社”以至公社化的生产大队,皆担任会计,工作十分出色。家庭成分补定后即被撤职。在我以下的同辈包括堂弟妹十数人受其影响,学业未成,先后辍学,回乡务农,过早的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在阶级出身和政治背景下,娶媳妇难,婚姻大事费尽周折,多有困惑。

【三】

  十一届三中全会,党中央审时度势,拨乱反正。由一九七九年起,改变全国范围内的地主、富农成分,废除“成分论”,为“四类分子”摘掉帽子,一律给予人民公社社员待遇。从此结束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
  时光匆匆,岁月无情!“土改”、“社教”、“文革”过去已半个多世纪。随着当年运动的亲历者先后作古,无尽的忧伤,悲惨的记忆渐渐淡漠,最终将烟消云散而致湮灭。
  人类的良知呼唤正义,呼唤历史的真实!那个时代的亲历者和见证人,有责任把当时的真相告诉世人……
  岁月沧桑,几多感慨!
  人生的路,从来没有一帆风顺,总有泥泞曲折,总有艰辛坎坷!
  一起一落是人生,一朝一夕是日子,一喜一忧是心情,一苦一甜是滋味!
  人生如梦,清晰亦朦胧!一半现实,一半虚幻。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看淡一切,看淡曾经的伤痛……
  严冬过去是春天!
  20190830写于天度村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