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526|回复: 0

[散文随笔] 城门前 文/乔山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0-20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城门前

文/乔山

timg.jpg

  我们村子的正南口,据说是过去一大户人家的南城门口,而周围与之相连的地方或场所,先辈们都习惯性地叫做城门前。
  听老人门讲,城门前最早是村子的古庙和戏楼,每到正月和“忙毕”(七月份)的时候,这里都会举行庙会,有时是我们村一家承办,有时是周边几个村里联合起来一块承办,会上,四周八临的香客们凑到一起,组织善男信女诵经拜佛,各类杂耍,秦腔自乐班也纷纷赶来竞相献艺,人头攒动拥挤,香烟缭绕扑鼻,乐器声、叫卖声、诵经声、嘈杂声混在一起,好不热闹。而在我们的记忆里,这儿已不见了古庙、戏楼,但每隔几年还是在正月或忙毕,就会唱一次大戏,一唱就是三天三夜,每家每户都把自家的亲戚邀来看戏。村里有时放电影也在这里,每当放电影时,我们下午放学顾不上回家,直奔城门前,最关心的就是晚上放几场,都是啥片子,然后才急急忙忙回家,草草吃上几口晚饭,手提一个小板凳,三五成群的早早到城门前去给家人占地方。但结果往往不是第二天上学迟到,就是在课堂上打瞌睡,虽忍痛挨了先生的教鞭,但回味着昨晚的电影,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后来,古庙和戏楼的地方改建成了村里的学堂,也就是一个教学点(我们上学的地方),只设了一二年级,一座土坯人字梁大房便是教室,教室里八竖排土墩,每两排上搭一块洋灰板(混凝土板),便是“课桌”,坐的都是从自家带的小凳子,一半是一年级,一半是二年级,先生给一年级上一堂课,然后给二年级上一堂课。先生有一间土偏厦,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一日三餐由村里有孩子上学的家庭轮流管待。村里六七十年代的大部分人就是这样知道了“1、2、3…”,学会了“a、o、e…”。而到后期的我们,已很幸运了,配上了木制的桌凳,也有了篮球、铁环等玩具,教室的黑板也翻新了,但室内室外却还是土地面,下雨天,先生总是嘴里边叼着烟锅,威严的站在教室门口,让我们把鞋子上的泥在房台的砖楞上刮净后才进教室。最值得我骄傲的还是,在这里,我曾接受过全乡小学二年级数学竞赛一等奖的颁奖,奖品是一本《有趣的数学》,一支二毛八分钱的黄色圆珠笔和一张奖状。
  在教室的东西两边,各有一颗碾盘粗的皂角树,树身高大苍劲,根部盘错扭曲,突兀起伏,裸露于地表,春天,新枝嫩芽,竞相绽放,淡淡的绿透着一片嫩嫩的黄;夏天,一树浓绿,铺天盖地,将整个教室遮了个严严实实;秋天,树叶泛黄飘落,满树皂角现露,一对对,一层层,在秋风中摇曳,发出哗哗的碰撞声;冬天,成熟的皂角在寒风中摇落,散满一地,而一簇簇皂刺锋芒毕露,使人望而生畏,不敢逐及。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每每下课后,我们争先恐后,跑到树下捡拾地上的皂角,带回家捣碎,供家里人洗头洗衣服,不但可去污杀菌,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味儿。
  西边皂角树的旁边,便是生产队的仓库和和磨坊,仓库同样也是土坯人字梁大房,但高度和跨度都要大于学堂的教室,南北屋檐下分别有两扇大天窗,各系着一根草绳牵到地面用于开闭。每到年关,生产队分油、分肉、分豆腐的时候,村民们拿着盆盆罐罐,在仓库门前排队领取,已领过的人家总是不急着回家,而是围坐在皂角树下,议论谁家今年挣了多少工分,分了几斤油,几斤肉…,而紧挨着仓库便是磨坊,隔三差五的发出“磕鎕磕鎕”的磨面声,经常会有邻村的几家人和在一块,拉上满满一架子车粮食,满村子找开磨机的人。
  在仓库和磨坊的南边是村里的涝池,南岸一排高大的白杨树,东西两岸则是弯弯的柳树,北岸连接仓库的地方是一大片斜坡地,长着野花野草和一些楸树,梧桐、柏树,树与树之间是村里的勤快人家积攒的柴火。这里是我们儿时的乐园,记忆中每到夏天,涝池的水总是满满的,柳条垂吊在水中,微风一吹,波光粼粼,村里的妇女总是来这里洗衣服,一边洗,一边有说有笑,拉着家常,而涝池中间,我们这一帮臭小子,不顾害羞光着屁股浮水(游泳),一头扎进水里,在池底摸几把青泥,偷偷游到同伴身边,在光身子上抹一把,相互哄闹对骂着转身游散,往往还未尽兴时,“二狗”(村里一儿时伙伴)他妈手提一根藤条,气势汹汹的骂着“我把你这个狗东西…”,我们便扑上岸,抱着衣服提着鞋赶快跑,躲在麦场麦草垛里,才穿上衣服,探头探脑的回各自家中……
  在仓库的北边,是“请示台”,文化大革命中,村民们在这里早请示晚汇报,而且经常开批斗会,凡村里社员会等一些重大活动都在这里进行。儿时的我们对这个地方总是敬而远之,不敢逗留,唯恐被抓住“批斗”。
  关于城门前,实在有太多的场景,难以叙尽,实在有太多的记忆难以释怀,如今,那些“古庙的香烟缭绕、戏楼的锣鼓喧天、教室的书声琅琅已被历史的云烟带走,那些破瓦土墙的仓库、钻风漏雨的磨坊、宣泄一时的请示台已不复存在,那低洼处的一池清水也融入了天地,那飞扬的柳絮,高大的白杨、苍翠的松柏,清香的梧桐花,早已成为心中的风景,唯有那两棵苍老的百年古树(皂角树),四百多年来像村子的门神一样静静的守护在城门前,被岁月凝固成一道永远的风景。
  尽管,现在很少有人提及“城门前”这个名词,但它却承载着几代人的记忆,在方圆几十里人们的心中,定格成一个显亮的地标。在那个物质和精神都很匮乏的年代,它不光是一个地方或场所,它更是村民们对物质的期盼和对精神的寄托,那香烟、那唱腔、那书声是多么的令人留恋,那皂角、那油、那肉是多么的稀罕,那一棵棵树,一株株花,一丛丛草是那么的恰美,就连那池清水也透彻的令人难忘。
  穿透历史的云雾,当年那群游玩于城门前的那帮臭小子,已步入不惑,近知天命,若干回年后,也会像城门前一样,从这个村子消失,融入苍茫的自然大地,不知有哪位过客,又将为曾经的哪些人,哪些事篆刻一段幽深的记忆?
  城门前,我人生的起点,城门前,我童年的摇篮。
  2019年10月19日于陈仓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