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0959|回复: 0

[散文随笔] 永远怀念我们的恩师——鲍铁汉 文/ 罗宗烈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3.33%

发表于 2020-1-10 18: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们敬爱的班主任老师辞世百日之际,陕西宝鸡扶风中学初六六甲班同学,以此文表达悲痛的心情和无限的怀念。

我的老师鲍铁汉

文/ 罗宗烈

wechat_upload15786499865e184982aecfb

  丁酉年除夕,突然接到鲍老师的电话,他那清晰的磁音,底气十足。
  掐指老师已经89岁了,抢在年关给学生拜年,让我激动汗颜,一下想起他太多的往事。
  鲍老师是我初中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听他的课,从书版到念板,象听名角演出,一板一眼,字正腔圆。他引你入胜,不激不厉,峰回路转,深入浅出。师生之间如美酒对酌,交杯換盏,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鲍老师上课,只拿教案不带课本。他一手好字,粉笔字优佳。他把控每节课精准到秒。他留在黑板上的版书,主题突出,疏密有致,严谨工整,犹如美术编辑的精心作品。如果不是下节课要用黑板,值班的同学绝对不忍心擦拭。
  我留心过他的板书艺术。他讲课行云流水,边讲边写边擦,由上到下,由左至右,时而密集时而留白,看似漫不精心,其实胸有成竹。快下课时,就象一个高明的美编,版面的轮廓渐显出来。我对照过他的教案,功夫全在教案里。可谓:课堂十分钟,备课十年功,一片冰心在玉壶,一切都在不言中。
  下课时,他总是轻轻地弹一下双手和落在袖口上的粉笔沬,说"现在下课!"话音未落,教导处把控的下课电铃应声而响,分秒不差。他近乎表演的神情,让同学们目瞪口呆,忍俊不禁。精准把控课时是鮑老师教学法的一绝。45分钟,每次他都能“玩”到极致。
  当然,也有一次例外。按校规,上课迟到,须在教室后门喊报告,经老师同意入座就是了。那天老师刚开讲,后门喊“报告″,按他的习惯他不会即刻答复的,他会把一段话讲完,降一个音阶插一声"进来“。如果迟到的同学迟钝没有听到,那只好站在门外直到下课了。那节课迟到的同学是谁我忘了。只记得老师说“进来”后,突然不讲课了。间隔几秒钟,他淡淡地说:"站起来……站起来吧!″
  迟到的那个同学怯怯地站起来了。
  不料,鲍老师说:“不是你。……继续。”
wechat_upload15786500045e1849944f31d

  我是学习委员,最懂得鲍老师。课堂上,他最不容忍交头接耳的同学。今天,老师要求"站起来″的,不是迟到的同学,而是扭头向后门回望的同学。那天老师特别“乖张”,他既不点名也不点明, 全班“人人自危”,都以为自己犯了忌或错。我坐在课桌前排,揣摩着老师生气的缘由。后排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地站,一排接着一排地站,全班几乎多数同学起立的时候。老师终于说:  “就是你。全体坐下!”
  我侧身一瞅,最后站起来的是H同学。他窘的脸腮通红,显然是吓坏了。其实他不就是不由自主的回望一下嘛,这算什么错误呀?至于小题大作吗?
  这堂课耽误了8分钟,下课铃响了,他听而不见,坚持把内容讲完。上课铃响了,下节课的刘老师微笑着站在门口等他下课。他平静地说:“现在提前下课。”
  望着鲍老师严肃的表情,刘老师笑着走上讲台。她是一位像知心姐姐一样的女老师。说:“需要上厕所的同学现在可以去啦!”
  一度,这件事让好多同学悟不明白,有人背后说鲍铁汉“识不透”。我不那么认为。当我们因文革中断学业,当我们走上社会,当我们回望一生的时候……,更加体谅出老师当年,那看似偏激却颇具良苦的用心。作为班主任,鲍老师不怒而畏,庄重而幽默,班里的事务工作,他强调自省自觉自我管理,尽量发挥班干部的作用。他每周21节课,几个班缴来的作业本,像小山一样,摆满窗台,摆满桌面,是他那间办公室兼宿舍最大的风景。他经常彻夜的工作,把对学生如父子般的情感,聚焦到备课讲课辅导备考批改作业的各个环节。
  那次“迟到事件”后,班里很少有人再迟到了。上课时教室外面的任何声响,都不会转移同学们专注的目光。以后我走进社会,走上工作岗位,遇到同样的情景,我会马上条件反射的想起鲍老师,坚持不受外界任何负面事务的干扰,始终心无旁骛做好自己正在做的工作。——这就是授业解惑的师表,这就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老师。
  作为班主任,他很少厉声批评同学。越是这样,越是赢得同学们的敬重。他那乡贤文化人的气质和尊严,让农村既聪明又顽痞甚至带几份野性的学子有所收敛,让俗不可耐的同行感到发秫。他家在原下眉县齐镇官厅村,每月骑自行车回去一次,翻大沟过渭河,往返都要乘坐渡船。一次返校逢雨,土路泥泞。他让“自行车骑着铁汉”,赶在周日晚自习前回到扶中。
  我深深记得这样一件趣事,也许连老师自己也忘却了。
  那是夏末的一个傍晚,晚自习后,同学们回宿舍准备就寝。熄灯的铃声响了。我发现3个同学还没有回来。有人说,把嘛达捅下啦,3个午休偷偷下河,肯定是在班主任房子“反省”呢。我是班干部,和班主任好说,何况,鲍老师也得休息。
  顶着明媚的月光,我来到教工小院。老师宿舍的门虚掩着,我轻轻喊“报告”,他用鼻音“哼”了一下。我进屋,迎面与坐在老师床边的3个同学交换了一下鬼脸,表示我是来说情的意思。鲍老师面窗背床,俯身判作业,他头也不抬,看来,确实是生气了。
wechat_upload15786500075e18499745e86

  初二调整班主任,他执意要带甲班。他说甲班的学生有个性,集体荣誉感强,田径运动会、篮球赛敢争第一。他让我当学习委员,说他唯一的心愿是,甲班的学习也要在同级拿第一。我猜,违纪的同学,一定是撞在他心的痛处了。
  鲍老师批评同学,很少讲多的道理,甚至不说一句话。错没错?错在哪里?自己悟去。今晚老师明白我是来当说客的,一直不理视我。屋子很静,只有翻作业本的折叠音和日光灯镇流器的嗡嗡声。我屏气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专心致志的批作业。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在老师桌前的窗台上,搁一面很不为人注意的镜子里,清晰地晃动着对面同学的面孔,他们 “反省”的各种神态表情,通过镜子随时向老师告密。真是一物降一物,喇嘛降怪物。看来,学生真的不是老师的对手。我从镜子里瞅见,J同学正指着老师的脊背在出怪相。
  此刻,老师坐禅般地说道:“j同学继续,你俩可以回去了。”
  我憋不住差一点笑出声来 。我转身挡住j,用手示意那面镜子,j吓得抻长舌头,赶紧把头低了下去。
  我说:“鲍老师,允许我们一块回吧!一个同学不回去,全班的同学都睡不着啊。”
  这就是我们的鲍铁汉老师。他处世正直,不媚俗,至善、幽默、不跟风,无党派,丹心素裹,宠辱皆忘,最大官位坐到教研组长。可是,扶风县百里方圆,谁人不识君?一个普通的教书匠,妇孺皆知,可谓奇也!

注:文中照片是2018—2019,扶风中学初六六甲班的同学们探望恩师鲍铁汉时的合影,以此怀念我们当年的班主任老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