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253|回复: 0

[散文随笔] 新的征程 文/郭方正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1-15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的征程

文/郭方正

  人到中年永远以工作为主,在新年来临之际,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坐火车从外地回到家中,见到了父亲,父亲身板硬朗,只是补了牙,说话不紧不慢,有些老了的迹象。过了今晚,我这个鼠年出生的人,已经历了四轮属相交替的年华,都四十八岁了,老大不小的了,自己的父亲哪有不老的呢?其实父亲的身体素质要优于我的。我问父亲“我妈呢?”我父亲说,“邻里有事我们帮忙,我先行下来,你妈明天才能回到县上。”哎,邻家我乔巴婆中午安埋了,哦,我乔巴婆,一个爱吃洋相,说话幽默风趣的长辈走了,八十岁,也是高寿了,我心里感觉凉凉的,生命就戛然而止。愿乔巴婆一路走好。
  陪父母是好事,和父亲说了几句,我们就沉默了,这是世间父子在一起的常态。平时总是母亲在说话,在叨叨,跟《常回家看看》歌词不一样,工作的事儿跟妈妈说说,母亲不仅吃穿住行,各个方面都要关心,例如吃饱,穿暖,按时吃药,少喝酒,注意安全等等。
  父亲借口出去转了,我把手机放到一边,业务电话随时响起,快到年底了,业务到了旺季,可是在市场转型的当代,快销品生意已日落西山,没有十年前的劲爆红火。我顺手从床边的抽屉拿出作家刘小川著的一套《品中国文人》的书其中一本,从苏东坡,柳永,欧阳修,王安石等一系列看了下去,直到房间灯光暗淡了,外面华灯初上,父亲开门进来了,对我说,他晚上不吃饭了,我也附和着说,晚上忌口,也不吃了。父亲就坐在沙发玩手机,我说出去转转,向西府古镇走了去,一年一度的扶风腊八会都预热了好几天啦,下午回来路过时,虽说天气很冷,但腊八会上人还不少。
  夜幕降临,寒风刺骨,我走过西府古镇,穿过电影院,走向鼓楼,两边店铺都关门了,黑影绰绰的,有彩旗在高处猎猎飘扬,赵公明庙前香火渐熄,正对面剧场在咿呀咿呀唱着秦腔戏,台下只有零星一两个人,我慢慢走到跟前,又慢慢离开了剧场,原路返回到家中。
  父亲还窝在沙发看手机,没开灯。我打开灯。对父亲说,看会儿电视,今晚有跨年晚会,我从上海,江苏,湖南,浙江等台不停调台,荧屏都是歌星在歌唱。平时我也喜欢音乐,对各种音乐流派都有研究,也有崇拜的歌星。每代人都会有自己喜爱的主打歌。父亲抬起头,对我说把节目调到中央十三台吧,此时正在现场直播习近平主席的元旦贺词,习主席字正腔圆,在我们为国人总结过去,希冀未来。父亲听的很认真,连连赞叹。
  今晚是跨年夜,我们父子没有吃晚饭,互相沉默着,跨年晚会由于父亲不喜欢看,我们就听习主席的新年贺词,刚过九点父亲就睡了。我就准备关电视,这时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说她明天坐早班车下来,给我们做年饭。
  大清早,我还在睡梦中,母亲就回来了,元旦佳节我们吃了早饭,聊了聊,我说我下午要去宝鸡,去公司开销售例会,然后就坐绿皮火车去远方,新的征程又要开始。母亲听说我要走,就急着说“我去买菜,中午做米饭”。我随口说“妈,我想吃麻食。”我妈说“行,吃麻食热火,多下点蔬菜有营养”。菜买回来,我择菜,洗菜,红黄绿白的归置好,我妈就活面。待面行好后,我们在案板上搓好麻食,很快一锅热气腾腾,口感浓郁的烩麻食就起锅了。呵呵,这滋味嘹咋咧。
  我抹了嘴,就起身要走。我没有座驾,平时嗜好坐绿皮火车的哪种,那是我童年最向往的梦想,只要绿皮火车一开,就顺着前方我们不知道的地方飞速驰去,一站一站的,那油亮的钢轨,向远方无限延伸,越过平原,涉过河流,驶过城市、村庄、荒漠、隧道……那绿皮火车就是心魔,带着光明和憧憬,一路召唤着虔诚的我们,在生命的大地上各自庄严地、缓缓地展开。
  昔年的旅程留下浅浅的,漂亮的,难忘的梦,那纯纯的,热烈地小小心愿,如春花夏雨秋月冬雪般呈现。新年伊始,暂短的停留,就又要出发了。时间是我们无声的录音,联接着过去和未来,旧的悠悠去,新的滋滋生长。
  让我们在新的日子里祈祷新愿景!迈开新步子奔赴新的征程,砥砺前行,不负韶华。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