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7125|回复: 0

[散文随笔] 非常的日子里想起了北山 文/白东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2-11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非常的日子里想起了北山

文/白东生

  闲得无聊,莫名的想起了山。
  想起了北山,南山。说北山,不是扶风岐山一带人肯定不知道;南山呢,都知道就是秦岭。从小时候,就这么叫的,老人习惯叫法,传下来的。
  北山,也叫野河山,官名“乔山”①,其实就是横在渭北平原西部最北边旱塬上的一道山丘山岭,绵延几十里。登山,老人习惯叫上山。我想叫上山,大概一是南低北高,缓坡而上;二是北山不像秦岭那样巍峨,不像华山那样陡峭,用不着登,走着走着就上去了。
  头一回上山,记得是在初二。学校组织的,让同学们开阔眼界,丰富见闻,回来写一篇“登山游记”的作文。
  确实是这样!对于我们这群出生于六五前后,并且是在那样一个既不挨山,又不临水的渭北平原上的孩子们来说,山,是陌生的、遥远的、未知的。初进山里,新鲜而好奇。茂密的树林,潺潺的泉水,空旷的山谷,崎崎岖岖的林间小道……让从未进过山的我们觉得:这就是人间仙境啊!鸟儿扑楞楞穿梭于林间,我们也像鸟儿一样,扑楞楞飞向四面八方去了,任凭平日里威严的老师勒驴一样的撕叫而不管不顾了,去看山里人司空见惯的一切的一切。
  北山离我们齐横学校少说也有十四五里。也不记得是怎样结队成群上去的,我想反正得一整天时间吧。就是觉得好玩,觉不到累。
  现在的北山都被开发成国家级旅游景区了,据说发掘了“贵妃故里”、“封神台”等诸多景点,叫“野河山生态旅游景区”,非常洋气的名字。野河山曾是北山的一个国有林场――扶风县野河林场,也是原野河人民公社所在地,82年去人民公社化,野河公社撤并到南阳、天度两乡镇了。如今县城的城里人闲来无事,就开车上去游玩,还有来法门寺的游客也顺道去看看贵妃尿尿的地方,在贵妃还当村姑时尿过的那块青石前,心潮起伏浮想联翩一番……呵呵。听说好玩的地方还真不少呢,只可惜至今再莫去过。
  一晃,离那次爬北山有四十年了,当时的祖国花朵都成了花朵他爷他婆了。人,生而在世,有几个四十年呢,不敢想。
  在山前,极目南望,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幅员辽阔,最远处的秦岭绵延起伏数百里,像一道屏横亘在苍茫天地之间。北山南山之间,大路横竖交错,田块鳞次栉比,村落星罗棋布,蓝天白云炊烟袅袅……好壮观啊!谁不是这样呢?人生的第一次所见所闻好生新鲜呀,尤其是小孩子,大脑就像一张白纸,最先印在上面的东西最清楚而且永远抹不去。
  就像我们这次登山一样,当然,记忆犹新的还有回来后在老师组织的年级作文比赛中,我仅获得了第二名。说“仅获得”,是自以为平时作文还不错,这次一定拿第一呢!然名次出来,并没有特别高兴,反而还有点懊恼、不服气呢。虽然第一、第二名的两张作文卷子都被老师张贴在了校门内最显眼的黑板报上让全校师生围观。得第二倒还罢了,得第一的那个家伙竟然还是一位女生。你说糟糕不,男孩子还是很要强啊!
  从此以后,我就和这位女同学在作文上暗自较劲,当然,是我自己这么认为的,人家未必这么想。后来,也不知道谁输谁赢,反正都是争取往最好上写,争取让自己的作文在下一次作文课上被老师当做范文给全班同学讲读,那一刻是最荣光的、得意的。再后来,我上了高中她嫁了人。再后来就没有联系了,虽然我们两个村子相距并不远。及至前年,初中同学群里,她被拉进来,自然,聊了几次。知道她闲时学佛,我看她学得有点走火入魔,整天神神叨叨地在微信里发佛说、佛语、佛动态。她看到我写文章并在一些平台上发表,就提起初中作文比赛的事情,虽不是明说,但清楚地传达给我,那次比赛,她第一我第二……问我还记得不?
  能不记得吗?我就想你都学佛呢,都不知道谦虚一下下给人一点面子,非要说得那么明白?哈哈,也是玩笑,但愿这位韩同学看见我这样说她不生气,我想也不会生气,毕竟学佛的人心宽。佛也说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那篇叫《登乔山游记》(所谓的游记,呵呵)的作文就让它成为永远的记忆吧。
  成为记忆的东西太多,就如这山一样。过去那个年代,农民缺吃少穿,生活捉襟见肘。每当这个时候,我们的祖辈就向它要吃的。解放前后,我们家大人多、地少粮不够吃,就去北山包山庄,开荒种粮,贴补口粮。六七十年代,受“三年自然灾害”影响,粮食减产,家家没柴烧,大人们就拉上架子车,上山割柴(正式话叫砍柴)。
  割柴一般是在秋后开始,万物萧瑟,柴草也干枯了,正好也该给家里准备过冬的柴禾了。
  那时小,没经过“三年自然灾害”,没饿过肚子,不知道大人的作难②。假如明儿要上山割柴,后晌就收拾架子车,打气、检查车况,攀绳、弹[dān]绳③等准备好,母亲提早准备了干粮。第二天大概三四点钟吧,父亲就催促哥哥起来,吃了母亲做的珍子面④,馍袋袋给架子车上一挂,黑乎乎上山了,经过一个时辰左右,麻明之前就到了北山上。不像现在,山上到处都是树枝、柴草,前山的柴草早叫跟前的人割完了,得隔山驾岭往后山去找。
  现在的八零九零后娃娃伙想不明白这些,试想,吃的都没有,哪有烧的柴禾呢!山坡上的柴草也是年年割家家割,荒草⑤多,真正枝干粗壮硬成,称得上“柴”的几乎没有,得拉上架子车,像寻矿一样上梁下洼的去搜寻。树不敢砍是公家的,那时纪律严,山口也有护林员把守。
  扶风北三乡的人还好,离山近,基本上提起⑥出发,赶天黑下山,最晚也就前半夜到家了。若要是往南,县城附近甚至县南的人家,要割一次柴,遭大罪了,光是来回三四十里四五十里的路程也够一个壮年男子拉上架子车哐啷大半天了,甭说还常饥着肚子又没水喝。上山上坡,吃力。山里颠簸了一天,回来时又饥又饿又乏,更兼重车、下坡,得肩膀死扛、头死顶车辕,车后尾摩擦路面而下,等于一车子柴、千十斤重量整个压在人身上,不鼓森劲⑦根本下不来,车子连人早就滚沟了。所以割柴也常常是父子、兄弟或叔侄搭帮。
  曾经有人家上山割柴,柴还没割够,脚上鞋子就磨烂了,光脚一路扛车下山,还没到家呢,十个脚趾甲硬生生给磨掉了,惨状无法言说……
  哎!凌晨了,怎么想着想着,想起这么多呢。疫情当前,不能出门,人闲着,头脑却没消停。立春了,该到春暖花开的时候了,北山上也开始泛绿了吧。
  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日子,又身在异乡,不由得让人想起家乡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北山呢,虽然算不上真正的大山,也不是名山,但在我心里,它是巍峨的、宽广的、有温度的,它滋养了那片土上的人们,那里有我童年的足迹。
  2020年2月5日凌晨,西安

  注:①乔山,古名美山,俗称北山,亦称野河山。位于陕西省扶风县县境最北部,东西长13.7公里,南北最宽处6公里。北与麟游县以四嘴山为界,南至乔山南麓的天度、南阳、黄堆3个乡镇沿山地区,东邻永寿县店头镇地界,西连岐山县京当乡北部。面积约149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19.8%。 乔山主峰瓦罐岭。海拔1579.8米。
  ②作难:这里意思,日子拮据窘迫,生活艰难。
  ③攀绳:系于架子车前档上,拉车时挂在肩膀上的绳子或者皮带。弹[dān]绳,用于捆绑扎系大物件的麻绳,较长,一头系有用树杈做成的√形状的勾子(我们叫弹勾搭)。
  ④珍子面:关中地区一种玉米糁子和面条同煮的食物。当时,由于细粮不够吃,便发明了这种粗细粮同煮的饭食。
  ⑤荒草,也叫毛草,当年生的干枯掉的细杆树苗小草,不耐烧,不是要割的柴禾。
  ⑥提起:扶风方言,凌晨的意思。
  ⑦森劲:扶风方言,洪荒之力,也是扶风人说的百八大的劲。

  作者简介:白东生,扶风人,居宝鸡。宝鸡市金台区作协理事。以我笔写我心,以我足度风尘。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