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438|回复: 3

[地名史料] 灵魂深处的坚持 文/雨夜风铃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33.1%

发表于 2012-10-20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灵魂深处的坚持

——读景斌先生的诗歌《火与白薯》


文/雨夜风铃


  夜已深,轻轻合上景斌先生的诗集《呼吸之间》,一种无法诉说的感觉却在心里悄然蔓延,它们纠结着,撕扯着,说不清是苦涩还是疼痛,让我转辗反侧,彻夜难眠,欲哭无泪,欲诉无声,我仿佛听到无数朵浪花拍打着海岸;无数只海燕在大海上鸣叫;无数只马蹄踏过岁月的尘埃;无数个声音在拷问着自己的灵魂……
  我在心里反反复复的画着问号,忽然,一种灼热的疼痛瞬间钻进我的胸口,我找遍四周都没找到火源,更没有发现我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着火,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这样想时,又一阵刺痛传遍全身,我的眼前闪现出碗口大的伤口,我猛然醒悟,那股大火来此景斌先生的诗集《呼吸之间》中的《火与白薯》:“那天,我点起了大火/烘烤/硬着心儿的白薯……”
  我仿佛看见一个男人,在自己的胸口,堆满了柴火,打火机就那么“啪”的一下,熊熊烈火就在他的胸口瞬间燃烧,而仅仅是为了烘烤,那只硬着心儿的白薯,我吓了一跳,白薯不是放在炉子里烤吗?这是我们经常在街角或者马路边都可以看到的呀!卖白薯的人往往用一个大油桶做火炉,在里间生着大炭火,四周考上白薯,然后带上大手套,用火钳不停地翻转,就那样卖白薯的人都怕烫着手呢,可那个男人却在胸口燃起了大火,何况还要一边又一遍旋转,一遍又一遍,这是何等的煎熬,又是怎样的残忍与惨烈,真想伸出手,从那个熊熊燃烧着大火的胸口,拿走那只白薯,远远地扔出去,不管她的心儿是硬还是软,不管烤熟后的她是否甘甜;真想贴紧那个燃烧的胸口,让那种煎熬流向我的身体,为他分担一点,哪怕一点;抑或一盆冷水什么的扑灭那场大火,然后轻轻的包扎伤口,小心翼翼的呵护,绝不容半点马虎……
  而他却没有一点动摇,如此坚韧,如此的专治,如此的勇敢,仅仅只是为了弄清“火与白薯/哪个更坚强/哪个更真诚/
  我竟忍不住猜想,他们是什么关系?是一对相爱多年的情侣,因为某种原因擦肩而过,再相见时已是人事全非,而他却还想回到从前?于是就那么苦苦煎熬;还是他仅仅只是单相思,想用一腔热血赢得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最终金石为开;或者他们是朋友,因为某种误会闹矛盾了,一方为了化解矛盾,才一次又一次那么专注,那么诚恳的烘烤这块“白薯”;或者对方是自己的上级,为了在工作上取得成绩,为了被重视,抑或是为了名利,而一次次屈就自己,忍辱负重,把那块硬着心儿的“白薯”放在胸口烘烤?或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这样想时,我不由得面红耳赤,感觉自己竟是那么渺小,那么鄙俗,其实,他与这块“白薯”是什么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明知道那是一块硬着心儿的白薯,却依然在胸口燃起熊熊烈火,而且是一遍又一遍的旋转,一遍又一遍烘烤,让“无辜和守候相濡以沫”,想到这我不觉肃然起敬,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我们往往无法战胜自己,而一旦战胜自我、走出自我,超越自我,那眼前定是一片艳阳天,比如我们明知道旅游很累,很辛苦,却又一次次面对外面世界的诱惑,而整装待发,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明知道要干成一件事很难,要面对种种挫折,却毅然而然的去坚持,去拼搏.去奋斗,哪怕是狠心的自虐,我们也无怨无悔,这也许就是人生的追求,是人生的意义。
  面对困难时,经常有两种声音在内心打架,一个说,太难了,算了吧;一个说,不,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于是我们就不知不觉在胸口燃起了大火,用自己那颗真诚的心去面对一切困难,去坚强,去勇敢,为的就是去烤软那个硬着心儿的“白薯”,哪怕是自虐、是一场折磨也在所不惜,而这块“白薯”,不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吗?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不正是这种精神的写照吗?
  也许你会说,这是一种自虐,我不否认,这是一种自虐,但更是一种精神,一种真诚,一种水滴石穿,金石为开的精神,一种满腔热血的的真诚。刘备为请诸葛亮只不过三顾茅庐,就被世人传为佳话,而诗人这种勇敢与坚强谁人又能比呢?
  一个字能体现一个人的风骨,那么一首诗就能体现一个人的品格,只有那种虚怀若谷,满腔热血的男儿,才能在自己的胸口点燃漆黑的夜,才能融化世间一切硬着心儿的白薯,那是灵魂深处的坚持,那是力量与真情的抗衡,那是诗歌版的《呐喊》,催人自省,发人深思……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9.82%

发表于 2012-10-21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楼主转帖下《火与白薯》的原文,让我等也体会下您的意境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33.1%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1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景斌先生系宝鸡作协主席。雨夜风铃系宝鸡一位年轻的女作家,她点评的是景斌先生的诗集《呼吸之间》中的《火与白薯》
那天,我点起了大火/
烘烤/
硬着心儿的白薯……”
火与白薯/
哪个更坚强/
哪个更真诚/

点评

原文有待随后发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0-21 14:37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33.1%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1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景斌先生系宝鸡作协主席。雨夜风铃系宝鸡一位年轻的女作家,她点评的是景斌先生的诗集《呼吸之间》中的《火 ...[/quote]
原文有待随后发上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