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7748|回复: 7

[散文随笔] 旧岁新年阑珊情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2-28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岁新年阑珊情

文/陕西.张静

      已是立春。
      几日前落了一场雪,总算把整个冬天以来死死缠绕在小城上空的那份冰凉和阴霾彻底扫去了。抬眼看,近处的北坡,远处的秦岭,被一层淡青色的云烟轻轻罩着,连空气里也多了一份清透和熏暖。
      送走一屋子的客人后,稍稍有些空闲,我坐在靠北的小屋窗前,摊开笔墨,缓缓说与你听,那些留在旧历年里杂沓而纷繁的脚步声,声声入耳。
      1、雪落时,我在归途
      这个冬天,一直在听,一直在看,一场场雪落在你的天之涯,他的海之角。而我所在的小城,仅有的一次,也是轻轻薄薄的转瞬即逝,总是有些缺憾。
      所幸的是,即将踏上归家的前夜,小城落了入冬以来真正的一场雪。早上起来,漫天的雪花细细簌簌纷纷扬扬的飘洒着。只是那些雪花,随着风儿一路飘摇后,落在车水马龙的街面上,化作一片浑浊的水花在车轮的飞碾下四处飞溅。偶有旮旯一角或僻静一处,浅浅的雪花,安安静静地平摊在那里,匆匆路过的人,总会顺着那一摊子洁白的雪窝窝,深深看上几眼后,又匆匆离开。
      可不是?对于小城的市民来说,在萧瑟清寒的冬天里落一场雪,终是很多人一份由来已久的向往。至少可以让空气湿润一些,让病毒远离一些,甚至让僵硬的身体舒展一些。你瞧,大雪也好,小雪也罢,那一张张或陌生或熟悉的脸上,陶陶然。我也如此。
      我们的车在过了一座又一座的高楼大厦之后,渐渐驶入一马平川的乡野之中。视野宽阔了,心情豁然了,连呼吸也畅快起来。顺着车窗望出去,这如鹅毛般的朵朵雪花,遮蔽成铺天盖地的水墨画,把一片连着一片的田野和村落妆点得银装素裹,怎么看都让人心生几分安详和宁静来。
      雪本是干净素白的。它长着似母亲一双灵巧的手,似父亲一颗豁达的心。雪落时,世间所有的生命和景物,被一寸一寸的抚摸后,只留下一抹洁白和清亮。就像此时,我的眼眸间,远处的垄上、沟壑,近处的村落、渠坝、错落有致的掩在这一片苍茫之中,所有沟沟坎坎,棱棱角角,枝枝蔓蔓,都在它的覆盖下,变得异常的光滑而圆润,如一条条绵延不绝的天鹅绒毯子。
      正兀自沉思中,车窗外的雪渐渐大起来,像极了漫天飞舞的蒲公英,又像是轻轻飘摇的柳絮扬花,给有着树木林立、飞檐瓦屋和泥土清芬的乡野,挂上一道道天幕雪帘。我喜欢。
   
      2、除夕夜,不眠夜。
      回老公家过年,这是每年必须的。这么多年来,无论风雪,无论冻雨,我们都会在除夕之夜前赶回那个小村庄。
      20年了,从小城到老家这一路,承载过多少挤车和等车的焦灼和无奈,至今难忘。
      曾经,被夫搀着肩膀,挤在小城唯一一趟直达长途车的过道里或坐在行李上困顿打哈欠样子;
      曾经,三岁大的小子,从车窗里被塞进去再掏出来,哇哇大哭的样子;
      曾经,一家三口提着大包小包蹒跚在大雪弥散中,深一脚浅一脚地靠近村子,老远看见路边来接应的小叔子和侄子,小子飞也似的狂奔过去的惊喜......
      如今,总算不用遭受颠婆旅途的劳顿和疲惫了,但那些留在记忆里旧历年的滋味,欲说还休!
      蛇年的除夕,我依然在公婆家度过。九旬的老太爷和年仅三十多岁的小叔子过世不足三年,按照习俗不能贴红对联,不能放鞭炮,孩子们只能看着别人家院子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和烟花。除夕之夜,再也不见老太爷高堂上座,后辈们磕头像捣米鸡讨要压岁钱欢腾热闹的场面。不过,我依然想念那个非常可爱的、知道孙中山革命和开国大典,经历过分田土改的喜悦以及生产大跃进的热潮,以及邓小平的春天的故事,甚至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安国富民的老太爷,带着对儿孙四代的无限留恋走了。想起他老人家曾经一门心思等我这个孙媳妇回去,亲自吃我做的饭,穿我补的袜子,接我给零花钱时的眉开眼笑,真是感慨哦。
      如今,灵堂前的老太爷和小叔子用两张微微笑的黑白相片注视着我们。桌子上,红烛燃烧,香火缭绕。
      孩子们、老公和我,长跪在地,一张一张一沓一沓的焚烧着从人间到天堂这一路的祝福和怀念。
      祭拜完毕,回到年夜饭的桌上来,你一杯我一杯,杯杯传深情,句句达爱意。觥筹交错中,老的身体安康,小的学习进步。伴着央视春晚节目里一阵又一阵的掌声雷动,公婆这所简陋的农家小院,塞满了平日里难以听到的欢声和笑语。
      不觉间,午夜的钟声徐徐敲响。左邻右舍一盏盏映着灯火的庭院里,爆竹噼里啪啦响。顿时,整个村子里,炮声,笑声、狗叫声,络绎不绝!
      毋庸置疑,乡村的除夕夜,注定是不眠夜。我相信,天南海北的人都和我一样,守着父辈,守着爱人,守着后辈,也守着此生不会轻易丢弃的温暖和幸福。
      3、年初一,新岁灿然
      是在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中醒来的。
      抬头一看,墙上那口挂了很多年的老钟指针刚刚过六点,赶紧起来。婆婆早已把院子清扫完,洗漱的热水也烧好了。
      早饭当然是百吃不厌的礼泉烙面。尤其是婆婆做的手工烙面更是叫绝,下到汤里柔软劲道,绵长蹿香。
      做烙面很麻烦的。近几年,很多乡里人为了省事买机器烙面,可婆婆一直坚持用早年的土办法手工做,调面、烤摊、切面都是自己手工完成的。为了给我们做好烙面,她通常要围着锅台忙活整整一天的。尤其是切面,很费事的。我拿起刀没切几下,胳膊就酸了,手也被磨出泡来,可婆婆手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她老人家切得又快又细有匀称呢!
      饭后,婆婆收拾好房间,盘子里摆满了核桃、大枣、花生、瓜子、清茶和香烟,只待来拜年的相邻和亲朋。
      这是八百里关中道上流传下来的风俗习惯,亘古如此。似乎在这一天,走走街坊,串串乡邻,你一声“大伯新年好”,他一声“她二婶,您过年吉祥”。然后,在张三家添杯茶,李四家点根烟,王五家喝两杯,互道一声“拜年了,好好活,好日子在后头呢!”瞬然间,这些催人心窝暖的话语,就能把农家人一年来堆积在琐碎生活中的不快、误会、甚至怨恨一扫而去,诸多况味在其中呢!
      老公拉着我也出门拜年去。
      婆家的村子,一个有着1000多口人的大村落,几条街道纵横交错在一片缓缓延伸下去的坡地两旁。尽管我来来去去快20年了,但我依然感觉,这所村子对我既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一些村里的老人见了我和老公,喊着老公的乳名,问厂里效益咋样,收入是否见长,顺道夸赞一下我的贤慧和能干。这种感觉有点像小学得了奖状般的自豪和欣慰。
      当走到一条巷子的拐角处,远远看见老公的六婆了。老人家八旬已过,却耳不背眼不花,走起路来稳稳当当,还会打麻将和玩纸牌。走近了才看到,那满头的银发,黝黑的皮肤,诉说着沧桑岁月镂刻在她身上的印痕。六婆接过老公给点的烟,裂开嘴巴眉开眼笑,还用她那双粗糙的手,不停抚摸我的脸蛋,说着还是城里媳妇长得乖巧,细皮嫩肉的,真好看。我微微一笑,任由她老人家摸着,心里反而很平静。
      这一天,但凡你行走在村子每一处角落,都会看到一摊又一摊的人们聚在一起,拉不完的家常,诉不完的衷肠。我在他们的脸上读出了年的丰盈和动人。
      是哦,这一天的你来我往中,旧年的足迹渐渐淡去,新岁的希望渐渐升腾,这些朴素率真的情怀,和着那一缕缕炊烟,弥散在村子的上空,久久不散。
   
      4、回故乡,我是他乡客。
      候鸟般迁徙的人潮,漫过城郭和乡村,各有各的方向,各有各的故乡。我在哪里看到这句话的,早已不记得了。但我知道,这句话告诉我:时光可以老去,心境也有阑珊时,总有一些特别的地方让人难忘。譬如故乡。
      这些年来,在无数次不停的团聚和离别中,我终于懂了,只有在故乡陪着母亲和父亲坐一坐,靠一靠,才能让人内心安宁,才能洗却满身风尘和疲惫。
      我是初三携老公和小子回到我的故乡的。
      记忆里的老房子早已不再。曾经给我无限宠爱和娇惯的爷爷奶奶早已入土为安。如今的故乡,坐落整齐的红砖瓦屋,修葺一新的水泥路面,高大气派的大红铁门,无一不在诉说着和谐社会的美好。
      只是,我眼底的怅然还是多了一些。儿时一起掏鸟窝,偷豆角,打猪草,摸螃蟹,打雪仗,追野兔,挖蛐蛐的伙伴们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女的远嫁,男的娶妻,各自奔忙各自散落天涯,自然很难见到。只有在这万家团聚的旧历年,才会在匆匆来去中偶尔遇见,曾经的天真和无邪,化作彼此淡淡一笑,浅浅问候,然后,各自又忙做起来。仅此而已。
      比如此时,我缓缓走在街道上,身边穿新衣裳,溜着滑板,骑着彩车的孩童,我竟然一个都不认识,他们也用一双大眼睛瞪着我,似乎在探询,你是谁,从哪里来?
      继续往前走,碰到一对新人。看面相,应该是街道西头五哥家的老四臭蛋,那个当年跟在我后面讨要水果糖吃的小屁孩,恍然间已长成英俊小伙。瞧那新娶的媳妇跟在后面,俊俏的脸蛋,婀娜的身材,说不出的风韵。
      他们迎面而来。新娘子看看迈着不急不缓步子的我,猜出我肯定不是外村人,却不知道怎么称呼,只顾羞怯一笑,兀自红着脸低下头。
      臭蛋也盯着似曾相识的我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喊了声:红姑姑回来了。打完招呼,歪着头轻轻责备新娘子:怎么不叫红姑呢,真是的!
      我微笑点头以示礼貌之后,听到新媳妇悄悄反驳说,我怎么认识呢,你又不早说?
      再往前走,那一扇扇紧闭的大门里,曾经的五婆六爷,七婆八爷,早已不在人世,老辈如灯灭,后生又似雨后春笋,对于好几个月甚至半年才回来一次的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陌生呢?
      和父母在一起过年无疑是最开心的,不过,总有一丝丝的怅然从我的眉间悄悄滑落至心上。是哦!离开父母20多年了,每一个旧历年对我都有一种向而往之却又难以诠释的情怀掩在其中。如今,看着一年老似一年的双亲,心中不免生生疼惜。许是人到中年品尝了父母当年的欢笑泪水和苦乐人生吧,愈发读懂了父母当初为我们付出的宽厚与仁爱。与我而言,围着父亲承欢膝下的快乐和温暖,多么幸福又多么珍贵,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弥足珍惜呢?
   
      写到这里,上元夜的烟火即将绽开,金蛇翩跹舞动中,我和你们一样,守着一份幸福和温暖,想着一份安定和从容,让连日以来挂在眼底挥之不去的心绪,随着俗世的清宁,郁郁生香。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47%

发表于 2013-2-28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浓的亲情乡情,读来总是让人感动。岁月蹉跎,那份记忆、那份幸福、那份真情总是温暖每一个人。拜读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2-28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浓浓年味,郁郁乡情,尽流露于细碎的文字之中,给人以温暖和感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9.82%

发表于 2013-2-28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楼主的文章,使人立马就想起了一个知书达理的陕西媳妇形象,楼主传播了一种很正的能量,值得许多做晚辈的人思考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3-1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过了,亲戚串了,朋友拜访了,却没有好好思考和反思,看到楼主的文章,就是对现在过年的最好总结和回味,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3-1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无私的分享与奉献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43.5%

发表于 2015-3-30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不老人易老,你有一年老似一年的父母。年永远在故乡父母的屋檐下。充满欢乐。我只能在回忆里缅怀父母在承包地里用锄头和镰刀伴着汗水圆了我的大学梦。贫穷而快乐的日子,留给我们太多的思念与遐想。愿你的父母健康长寿。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