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728|回复: 0

[散文随笔] 把酒话桑麻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12-24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把酒话桑麻

       今年的春节,虽然不是什么“革命化”的春节,但是村村落落、家家户户、人人心里都飘拂着一股醉人的喜气。
       过了正月初二,人们就开始串亲戚。田间的大小土路上,红红绿绿的人流不断头地闪动着。我爱人把两个孩子打扮得像两朵春花,也逼着我换上新衣服,她当然也不例外,一切收拾停当,一家四口走出家门,加入田野的人流,向孩子的舅家走去。
       主人已作好了待客的准备,这是一年一度的隆重典礼。客人到齐后,就摆上筵席。平时灰尘仆仆的庄稼人,在这一天都穿得整整齐齐,按照长幼次序坐下,静静地看着主人把丰盛的菜肴搬上来。一切就绪之后,主人端起酒壶在小酒盅里倒上酒,朝外一泼,算是对祖先们的怀念与敬意。再倒上一盅酒,双手递给坐在上席的长辈,长辈恭敬地站起来双手去接,由于酒盅太小,四只庄稼人粗壮的手互相谦让的时候都颤微微的。客人接到酒后,同时左右谦让一番,然后抬起头来,只听“吱”地一声,盅底朝天了。主人接过酒盅,准备给第二个人敬酒时,第二个人客气地夺过酒盅说:“自己来,自己来!”于是酒壶就在席上转起来,酒过一巡之后,主人虔诚地说一声:
      “请!”
      “请!”在长辈客人的带领下,其他人也同口说一声,就各自拿起筷子,用筷子尖夹一点肉或菜,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一阵,然后放下筷子,夸赞主妇的烹饪技艺。这时长辈就像开讨论会的组长一样,提出问题,大家边吃边议,显得十分融洽。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里想:庄稼人平时难免有粗鲁莽撞之处,但在一年一度的筵席上却如此彬彬有礼,这是我们这个民族传统的文明。此刻,他们见面一不说是非,二不发牢骚,像陶渊明的诗句所写:“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今天充当“组长”的长辈是主人的老泰山。他吃了一口放下筷子,把修剪得很整齐的胡子捋了一下,点着我大姐夫的名字说:
       “建民,你队上今年钱粮分得咋个相?”
      “好!”憨厚的大姐夫,赶紧把塞在嘴里的条子肉咽下去,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说:“每人分口粮530斤,油8斤,劳动日价值一块四,队长还得了个双份!”
      “队长怎么还得了个双份?”
      “说来话长。前年选队长,一次选了二十多个,队大,人心不齐,谁也不敢揽这个摊子,大队书记也没办法。还是公社书记能,他说:‘你们队没人当队长的话,就给你们雇个队长,你们队每月给人家开五十块钱的工资。’”
      “你们就没有人说话?”
      “没有。公社就从北山下面的后沟大队给我们雇了个队长,每月给五十块钱的工资,家家给轮着管饭。“
      “这就能行吗?”主人的老泰山睁大惊愕的眼睛,满席的人都放下筷子,丰盛的筵席,可口的菜肴,对人们没有一点吸引力。大家都为这个队操心,为这个队的几百口老小担忧。
      “后来,雇的那个队长看到咱们这儿是平川,比他们那半山区好,还要把家搬来,在我们队落户。这一下,干柴堆里落了火星,烧炒起来了。我二爸、我三爷联合了几个白胡子老汉,在村子骂了个二抹子,说村上出的后人都是些贼搭綹娃子,没一个成器的,连个队长都寻不下。我二爸说:‘没人当队长我当,朝廷没将,佘太君八十岁还挂帅出征,我就不信队长这么难当。’老年人一骂,年轻人坐不住了,东家串西家,西家串东家,人都像电窜一样。最后老年人摆下擂台:谁当队长,只要能把队一年搞上去,给他双工分,不蒸包子要蒸(争)气!都是共产党领导,难道柳家湾真的没人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主人的老泰山又点头又捋胡子。
      “不在重赏,而在气难平,我的堂兄弟出马了。”
      “谁呀?”
      “我二爸的大后人,建中。刚从部队复员回来,先闹吵着要出去工作,一看队里这架势,把人气得不走了。他跑到大队来个自我报名!”
      “这就叫‘毛遂自荐’!”
     “大队书记给公社打了个电话,两个书记笑嘻嘻地来了,连夜把社员召集起来开会,大家一声儿响,拥护建中当队长。建中站起来,新军装,仪表堂堂,大家望着他,心里说:‘谁说柳家湾没人才!’建中当下立了军令状:‘年终分配时,每人的口粮分不到五百,劳动日价值上不了一块二,一年的工分我不要!’‘你能给大家分那么多,大伙儿就给你个双工分。’原来那个爱行情钻眼的队长不服气,把头一扭说。他打憋气,大伙儿也打憋气说:‘给个双工分!’主持会的支部书记一看,火候到了!就把烟锅一磕说:‘就这么定了。我只说一句话,要听队长指挥。大伙儿有意见没?’‘没有!只要能分那么多,庄稼人就是干活的,有什么意见?’”
      “队长上任做了三件事:先在上年每个劳动日中抽了三分钱,共抽一千多块钱,买了些肥料;再把全队分了三个组,指定了组长,提明叫响:超产奖励,减产要罚;第三件事是组织了副业组,编席。队长自己黑明不停,小伙子有办法,说到做到,没放空炮,年终分配时,支书亲自压阵,给了个双份,谁也没意见。”
       大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重新拿了筷子。主人的妻子,我叫嫂子,不知什么时候领着两个姐姐和我的妻子进来,站在那儿用惊奇的眼光看着大姐夫,这个平时不爱说话的老实疙瘩,今天竟如此流利地说了这么多,这大概就叫“人逢喜事精神爽”吧!
       我一向爱跟这位嫂子开玩笑。她高大结实,圆敦敦地红脸蛋,细眯眯的长眼睛,上下嘴唇经常包着,像憋气,又像鼓劲。的确,她干什么都劲头十足,做活麻利,心直口快,只是说话有点咬舌。除了我这个妹夫跟她捣蛋之外,别人都很尊敬她。我朝墙上一看,有话了:
       “嫂子,你今年还得了个奖状!”
       “哼!今年扬眉吐气了,还能不得奖。”她说的话里有话呢!我岳丈家原来是个中农,不知怎么搞的,后来划成地主。这位嫂子出身贫农,刚结婚胸膛上佩带着团徽,可是人家不把她当贫下中农对待,她憋着一肚子的气,无处诉说。今年落实政策后,成份又降为中农,的确叫人心里畅快!
        “人家干得好!”我妻兄说话了,“当初成立务棉组,没人当组长就叫她当,队长说,棉花亩产一百,超了奖,减了罚,后来人家每亩棉花拾了117斤皮棉!”
        “还有个半斤呢!”嫂子补充说。
        “对,对,全队棉花共收入14700多元,比去年多收入8000元。超产的17斤半,拿出来奖励,给每人奖了15元,一个脸盆,一条围巾,还有一张纸纸(奖状)。”
        “咋么,你还不服气!”
        “我还能不服气,只是你过几天去县上开务棉积极分子会时,把娃背上,我管不了。”
        “把娃给他外婆抱来!”他外爷赶忙救了女儿的驾。
       “嘿,还准备让她当妇女队长呢!”
       “好!这个队长一定要当!”我插了一句嘴。
       “就是要当,还要当好。那几年,你背了个‘可教子女’的名,放个气(屁)都不响!”
       妻兄突然开心地笑了:“说起这一点,确实要当,我决不拉你后腿。”
       我悄悄扒在有点咬舌的嫂子肩上,小声说:“县委书记和你握手时,千万不能把‘书记’叫成‘希记’!”
       我的话未落,背上就招来了捣蒜般的拳头,我赶紧笑着跑开,她追出来说:“我非把你的嘴希(撕)烂不可!”我又跑回房子,她也就势下台,进了厨房。
       这时我妻子开口了:“二姐夫,你把你队里说说。”
       二姐夫脸红得像个紫茄子。
       “当了个不要脸队长!”二姐首先开炮,“年终给每个人奖了十五个洋糖,我一家人臊得就没去领。”
       “你们没领,我一个人领了,嘴还能多甜一会儿。”
       “不害臊!”二姐堵气走了。我妻子还狠狠地挖苦了二姐夫一番。
       “千人百众的,不好办呀!”我妻兄的老泰山出面收拾残局了。
       “今年,队长说话算话了。”
       “上边支持哩!”
       “对着呢!我公社书记在会上说今年年终奖罚一定要分明,说话要算数,队长好当,社员积极性也高。”
       “快期,快期(吃)!”嫂子又端上来几盘子好吃的,把放冷的盘子全撤走了。
       主人又忙起来,招呼大家吃着。我忽然想起唐朝孟浩然“开轩面场圃,把洒话桑麻”的诗句来。
       嗯,这才是真正的农家乐!
       春节过后,我回单位上班,有一天接到二姐夫的来信,他说他回去召开了社员会,也立了军令状,让我等候好消息。
       我在等着,等到明年待客时,再和乡亲们“把酒话桑麻”吧!
     (原载《延河》1980年第七期)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