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325|回复: 0

[散文随笔] 父亲的烟袋 文/闰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1-11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的烟袋

文/闰土

  陕西农村过去把抽烟都叫吃烟;父亲一生爱吃烟,也就是村里老人们所说的老旱烟,他老人家烟瘾狠大,戒了又抽,抽了又戒,有时烟呛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面红脖子粗的,但过后又抽了起来。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抽起了烟,为此奶奶不知数说了父亲多少次,奶奶再絮叨,父亲照样抽,不理不睬;母亲也曾阻拦过数次,但奏效甚微。常常听到父亲回绝母亲的一句话是“饭后一锅烟,赛过活神仙。” 奶奶、母亲一看说了不顶用,也不再絮絮叨叨了。
  父亲在农业社这个行道,真是个行家里手, 用农村土话说:“扶犁撒籽垛垛子, 天下雨了搭磨子。” 乡亲们看到父亲啥事都能干就选举他当了生产队队长。
  当队长后,父亲似乎烟瘾更大了。那时候乡亲们日子都过得清贫,父亲也一样,买不起香烟,就在自家自留地栽植上二、三分旱烟苗,基本上就够一年吃了。
  在农村男人们一见面,就把烟袋递上,第一句话就说:“你尝我这烟劲大不,会说话人把没劲的烟都说劲的大很,讨对方欢心。
  父亲因为是队长,这个让品尝一下烟,那个让品尝一下烟,无形中在劳动空隙也比起了烟袋,比烟袋大、小,比烟袋绣的花形,从而体现内当家的手艺,看看谁家老婆心灵手巧、能干。
  一时间,烟袋就成了男人显摆媳妇的起点,有些男人,让你抽烟的同时,主要是让你看他的烟袋,如果你夸上几句,说上几句吹捧的话,他会心里乐滋滋的。
  母亲本身是个好强人,她样样事都不愿落在人后,特别是父亲当上队长后,她脸上好像有了光彩,她在干活的空间,细心观察人家的烟袋,看人家烟袋绣的什么花,用的是那一种线,有时去邻居家问问,再配配线,看看人家的图案。
  花了几个晚上,终于一个花样独特的烟袋在母亲手下绣出来了,那烟袋上两个鸟儿,立在一枝艳丽的梅花上,栩栩如生;另一面又是一对鸳鸯戏水,线色配得极好。母亲又东找西寻找来线绳,四股一合,做了烟袋收口绳,然后把父亲烟锅拿来,把原来的烟袋卸下来,换上绣花的新烟袋,并按长短均匀的绑在父亲的烟锅杆上。
  第二天,队上社员劳动歇息时,父亲从后梁腰带上取下烟锅,那烟袋一下吸引了人们,几个男人抢着围观,旁边几个妇女也投过来羡慕的眼神。有的男人喊叫着要用二斤旱烟叶换这个烟袋,父亲听后脸上神采飞扬乐呵呵的。
  不知停了几天,大队开会,有邻村的队长卸下了父亲的烟袋,把他烟袋给父亲绑在烟锅上,散会后,父亲费了好大劲才要了回来。
  自从父亲烟锅拴上了这个烟袋,父亲好像也来了精神,劲也好像大了,往往按排干完队里活路,又利用吃饭时间干自留地活,栽旱烟、打旱烟杈,把烟叶采下后又用从山后打下的綶条,每三、四页一夹,挂在干燥处风干后,又铺在有潮气的地里上色、上劲。
  父亲高兴了,母亲也心里乐开了花,自从母亲做的那个烟袋系在父亲的烟锅上,父亲走到哪里,烟袋就带到哪里。记得父亲曾经说过,那年县上开会,吃过午饭,他拿出烟锅抽烟,被几个人抢走了烟袋,等要回烟袋时,里面装的旱烟全没有了。
  父亲的烟袋,特别是两边两个花形,往往讨人喜爱,闲了父亲装上一锅烟,边吃烟边看烟袋上两边的花形,这烟袋,给父亲带来了愉悦,带来了快乐。
  在七十年代末,一次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平整土地,做为队长的父亲,为了抢救两名拉土的妇女,被崖上的土塌了,两天两夜昏迷不醒,第三天苏醒后,第一个就要吃烟,在遭到医生拒绝后,他让母亲拿来了烟锅,闻了闻烟味,细细看了看烟袋,他会心地笑了,似乎疼痛也减轻了一半,他对母亲说:“你这烟袋太好了,它是我的好伙伴,有了它,我浑身不疼了,也好像都有劲了。”
  记得父亲和母亲吵架最利害的一次,也就是为父亲抽烟的事。那次父亲感冒咳嗽,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没有好转,医生叮咛不要吃烟,但父亲憋不住,常偷偷在外面吃烟,时间长了,成了慢性气管炎加支气管哮喘,喉咙呼吸不舒,伴有咳嗽气短。母亲一气之下把长长的烟锅杆折成两截,把烟袋解下塞到炕眼内,并抓了半笼柴烧着,母亲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帮父亲戒掉烟瘾。
  父亲也生气了,把母亲大骂一顿,还伸出手掌在母亲脸上打了一掌,母亲气坏了,哭天喊地,多亏奶奶出面,用炕耙把父亲打了几下,又劝说母亲。
  父亲知道母亲的脾气,知道她常常是"刀子嘴,豆腐心,"也自知自己理亏,心想,这都是母亲关心他,他这样做是不对的,他向母亲赔了不是,也下决心以后再不吃烟了。
  母亲赌了几天气,也没下厨房做饭,也没有理睬父亲。后来,她真正看到父亲把烟戒了,她会心的笑了,这次母亲很自豪的说:“她赢了。”
  阳光明媚的春天过去了,忙碌的三夏不知不觉来临了。夏天,是考验农人的季节,丰收的果实等待农人的收获,那时还是人工割麦、拉麦、碾场、晒麦,往往一个夏季收割完就需要一个多月时间,那还需天气晴朗。
  父亲快五十了,终究扛不住繁重的体力劳动,背过母亲,又偷偷地吃上烟了,没有烟袋,父亲就用一个塑料纸袋袋代替,用纸把烟叶一卷,在用舌头舔湿封烟纸口,农人都叫纸纸拧,每次劳动回来,他就偷偷卷上烟叶,过一下烟瘾,母亲看到父亲实在劳累,也就没有阻挡,并把她过去做的烟袋,拿出来给了父亲。
  从那次夏收以后,父亲又吃上烟了,就我知道,父亲戒戒吃吃、吃吃戒戒,都十多次了,但他最终还是吃上旱烟了。
  父亲七十岁那年患病,医治无效,不久就离开我们,安葬父亲时,母亲吩咐我,把父亲的烟锅和她柜子里那唯一的一个烟袋放在棺材里面,让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带好那个烟袋和烟锅。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