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890|回复: 0

[散文随笔] 公来救人传美谈 文/闰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1-28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来救人传美谈

文/闰土

  近日,“公来勇救客商”的事,在扶风北乡的十里八村传为美谈。要问详情嘛,还得从一年一度的收苹果说起:
  深秋十月,凉风习习。山川沟峁的酸十了、柿子红了、苹果也红了。农民忙碌在收获的季节,趁墒好播种麦子,抢收田地里成熟了的玉米、豆子和蔬菜。各种鸟儿欢快的地鸣叫着,给美丽多姿的金秋平添了许多喜悦。
  扶风县天度镇晁留村苹果市场,经过两个多月的收果,己接近尾声。市场果所剩无几了,代办就领上客商们走村下地装货。晁留村代办杨公来,领着河南省驻马店的客商风尘仆仆地前往三十公里以外的永寿县店头镇好畤河村收苹果。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公来领着客商从好畤河装苹果的第一天,就发生了意外。
  傍晚,从好畤河刚刚回到晁留,公来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突然看到正在打电话的客商老尚栽倒,顺着沙发溜到地板上,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公来吓坏了,“救人要紧!”他抓起手机立即拨打“120”,呼叫县医院的救护车,一面查找老尚的老乡电话,想在第一时间告诉他的老乡。
  公来今年已是花甲之年的人了。晁留村十个村民小组几千口人都说:“公来是个刀子嘴、豆腐心。”这几年,他患腰椎盘突出和关节病,常常吃药。
  夜幕里,救护车一路鸣笛,风驰电掣般从20多公里之外的县医院驶来。
  病人还在昏迷中,随车医生说:“须上县医院检查抢救。”县医院离晁留村路远暂且不说,在医院检查楼上楼下“跑”的事,公来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他赶忙叫上一向热心肠的村民杨小军,两人合力把患者抬上救护车,一起前往县医院。
  坐在救护车上,公来守护着昏迷不醒的客商,他却忐忑不安。老尚突然昏倒到现在,四十多分钟了,他的电话一直没有停歇,装苹果奔波一天的疲劳和饥饿也抛在了脑后。
  黑夜,扶风县人民医院门诊大楼鸦雀无声。室外,杨公来坐在排椅上焦急地等候着急诊结果。很快,医生告诉他:“病人是脑部出血,必须马上手术,手术费用需要两万元。”
  拨打“120”时,杨公来就想到老尚可能需要住院的问题,住院费用呢?他思想上也有准备。二话没说,当机立断:“救人要紧,不管钱多少。”
  两万元!公来用自已手机的支付宝当即划给了医院。接着就是“手术前按规定亲戚填字”了。
  由于情况紧急,杨公来在救护车上就把客商得病及其相关信息告诉医生。可是,医生称:“这场手术可能凶多吉少,必须亲戚填字。”
  时间就是生命,万一人耽误了咋办?深秋的夜晚寒意袭人,杨公来却解开上衣,额头上一阵阵冒出汗珠。他心急如焚,反复向主管医生说明情况,多次苦苦求情:“我就是他的亲戚,我填字行啊。”但是,不是医生无情,医院的规章很明确。无奈,杨公来只好拨通客商尚合群家属的电话。经反复协商:医生同意杨公来代行填字。
  刚才,抬着病人楼上楼下忙碌,拍片、CT、各种化验,一刻都没闲着。医生给尚合群做手术走了,杨公来和杨小军才感到累了。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随即,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己经指向深夜十一点半了。他感觉肚子饿得慌,中午十二点在果农家吃的饭,已过十二个小时了。
  他和杨小军不时地盯着手术室大门,期望那一扇神秘的大门早一点打开,祈祷着尚合群逢凶化吉。
  时间在苦熬中一分一秒过去。为看时间,杨公来不知把手机打开了多少回。突然,他发现手机没电了。这才想起:傍晚客商老尚发病以来,手机己高频率使用几个小时了。还好,他出门常带着充电器,便急忙找个地方充充电。
  等候手术的时间最让人心焦了。一闲下来,杨公来浑身有些发冷,竟然疲惫地靠在楼道的排椅上睡着了,梦见他端着大老碗,狼吞虎咽地吃热面条呢……
  凌晨五点,整整五个小时的手术后,那一扇神秘的大门终于打开了。看着躺在床上、吸着氧气、身上插满针管和仪器的老尚,杨公来浑身的疲倦竟不翼而飞。
  早上七点多,客商尚合群的儿子、老婆从驻马店风尘仆仆开车赶过来了。看到劳累了一晚,双眼布满血丝的杨公来和杨小军,这娘儿俩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拉着公来和杨小军的手,老尚的儿子不停的说:“多亏你俩大好人啊,不然,我可能见不上我父亲了。”
  说话间,太阳已从东方冉冉升起。深秋早晨的阳光给县城的群楼披上彩霞,街边林带里的树叶五颜六色,十分迷人。杨公来却无心留恋县城的晨景,尽管腰椎盘又隐隐作疼,他要赶着去好畤河啊。
  拖着疲倦的身子,他和杨小军乘车回家了。这几天收苹果的事情正在紧要处,昨天在好畤河收苹果,箱子、苹果放在地里,那边的果农还在地里焦灼地等着客商装苹果呢!
  回到家,公来二话没说,急忙叫上村民杨乃应和还未进家门的杨小军,又在村上叫了四名妇女,他开上车,又奔向三十公里之外的好畤河。
  就这样,在公来带领下,他和七个村民花了四天时间,开车来回跑了九趟,收了二万多斤苹果。二万多斤,正好装一车运走。这一车苹果,除给四名妇女付工钱外,三人没有收一分钱工价,杨公来也没要一分钱代办费,反倒贴了二百多元油钱。
  俗话说:你有千只手,难堵众人口。有人知道这事后,背后骂公来“傻”,说他是“二杆子。”更有人说公来是“手背上蝎子,撒甩不离了,才这样做。”
  公来傻嘛?他就傻在这里:一车二万斤苹果,公来一分代办费没要,并在自己村找了几个装车的,随车把货装走,又用他的“拐的”车把装车人拉回村里。一边装苹果,他还掂记着住在医院里的老尚,每天都打几次电话询问病情。苹果刚装车发走,他急急忙忙带着礼品去看老尚。老尚刚脱离危险,人清醒了,一见公来看他,激动得想从床上坐起来。老尚忙握着公来的双手,老泪纵横地说:“我能活过来,多亏你兄弟。要不是你救我,我怕是已经见了马克思了!”
  老尚住院的二十多天里,公来搭车去看了五次,连老尚同病房的人都说:“晁留人好,杨公来好!公来这样的好人值得大家学习啊!”
  老尚出院要回驻马店了,老尚的老婆孩子带着礼品专程到公来家道谢。全家人连声称好:“陕西人好,晁留人好!杨公来好啊!”
  在晁留村,令人难忘的一件事已成“口碑”:也是一个秋天,晁留村一个年过六旬患抑郁症的老人,不幸掉进荒僻的井里身亡,公安、消防人员查看后束手无策,几个小时过去竟无人下井打捞。公来知道后,把衣服一脱,下井把人打捞上来。从那时起,“公来救人”的事成为乡亲们的美谈:“公来、公来,为公而来;有啥难事,就找公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