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165|回复: 0

[散文随笔] 逝者如斯夫 文/成诺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3-16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逝者如斯夫

文/成诺

  玉兰飘香,樱花烂漫,正是春光明媚的时节,倘在往年,估摸着应该是踏青赏春,游人纷至的景象。
  疫情沉重的阴霾里间或有一丝亮光在闪烁,但突兀地依然还会有太多令人意料之外的事令人难以安心。
  常常想,人间的很多变故常常在不经意间,有时只一转身就是悲与喜的变化,有时只一瞬间便是生与死的距离。
  与人,与事,莫不如此。
  身边一位文友猝不及防地离世,还有一位年轻的抗疫战士倒在一线,还有一个个藏在口罩后面警惕的眼眸,徒然地感觉这个春天很遥远,很陌生,料峭的春寒还是固执徘徊着久久地不愿意远走。
  往年,对于春天的印象大抵是春和景明,醺染如画,或者是童稚迎门,笑颜如花。
  前日,路遇一朋友,多日不见,欣喜之余,我还是习惯性地伸出手想和往常一样握握手,朋友极力的回避着。我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理解,就讪讪地说着客气的话。形势紧迫,多日宅家拒疫,好歹可以走进春天的希望里,我还是习惯像往日一样迎着笑容,揣着单纯示人。
  不过,这个春天,令一切变得陌生起来。
  攥在手掌里的光影,竟然有了落寞的影子。
  春天蹉跎的光阴里,我只能凭着往年的印象看窗棂上起起落落的影子。玉兰花馥郁地香味飘进来,樱花细碎地花影借着东风摇曳着。这个春天已经变得支离破碎,春色如潮的感触只能在渐渐远去的光影里去寻觅。
  满树玉兰,洁白地令人心醉。一愣神,猛然记起,这样的春天已经四年了,婆娑的花影里有残缺的记忆。父亲去世时恰是春天,前三年每到初春总要祭奠一番,再好的春色看在眼里也是恹恹地,并不像旁人一样可以肆无忌惮,即便是带着孩子出门,但总有若即若离的愁绪始终萦绕着。
  而今年,又加上这突如其来的疫情,就更加令人难以开心,纵然身边有许多温暖地充满情怀的人和事在不断发生。
  前几日写了几篇抗疫日记,算是鼓舞后方抗疫士气,后来看到网上有人斥责文艺抗疫太矫情不如医务抗疫来的实在,加之太忙索性就搁下笔。再后来,陆续的在新老单位和几家协会团体捐了款,心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如此,却也就懊恼自己是一个缺少大格局和大胸襟的人,身边点点滴滴的人和事总能引发感触。
  猝然离世的文友,严格来讲是陌生的。未曾谋面,便是陌生。但因为文学的缘故,又仿佛近在咫尺,心有所牵。噩耗令人不忍,伤感之余,便是感叹物是人非,人情冷暖。
  其实,像这样未曾谋面的、甚至隔了千里的文友很多。但因为文学的爱好和牵挂,时不时总会送来关切的问候。
  于是,在我想来,熟稔与陌生并不在于距离,有的人走着走着从陌生就成了朋友,有的人走着走着从熟悉就成了陌路,最温暖的莫过于走了很久,一路无言,回过头那人也在回眸,而最心痛的莫过于,一路欢颜,回过头那人已不知所踪。
  平淡如水的的朋友很多,不过还是喟叹淡泊之交,不忍淡出记忆,同样是淡,一个淡泊,一个淡远。
  这应该是一个别样的春天,尽管依然是春色斑斓。
  往年写了很多咏春的文章,翻捡出来,还会有旧日的记忆烙印,里面还会有隐约的人和往事充盈着,不经意间就会记起,或喜、或悲、或浓、或淡。
  往年的春天一列地春光煦煦,春花灼灼,还会有踏春寻花不尽时,待得明日还复来的缠绵,常常不自觉地就会轻叹浅唱,或歌、或咏、或诗、或赋。
  但分明地逝者如斯夫!
  街头的樱花渐次缀满枝头,阴霾的日子终将过去,不过还是有点可惜,毕竟蹉跎了春光,就是不知道明年的春天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转眼一想,渭水滔滔,春光易逝,何不韶华不负,且行且珍惜!
  如此,可好?

  作者简介:成诺,笔名。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人。多年笔耕不辍,以文写心,坚持写作,尤喜散文。
  作品在《陕西日报》《齐鲁晚报》《文化艺术报》《宝鸡日报》及“陕西文明网”“华夏慈孝网”“微文学网”等多家报刊网站刊登。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