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785|回复: 0

[散文随笔] 村庄的守护神 文/杨进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3-16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村庄的守护神


  南官村是扶风县南边的一个大村庄,包括邻近的两个自然村,人口众多。三十多年来,村里人谁有个头疼脑热,那儿不舒服了,都找杨医生。杨医生就是杨智祥。
  杨智祥和我是同学,一个村里长大的娃娃。从上小学一年级时起,我俩就在一个班读书。杨智祥聪明,书读的好,又是班里的文体委员,我们每天出操,都由他指挥。他一喊“集合”,我们都停下手头玩的把戏,老老实实排好队,然后他下指令“稍息、立正”,然后报数,再散开,再做操。或者绕操场跑,他喊口令“一二一、一二一……”。每当这种时候,再调皮的同学都会乖乖听话,按口令把脚步倒换成正确的步子,脚步的声音就很整齐,“沙沙沙……”,一直感觉就是:他怎么啥都懂?和我似乎完全不同。我童年成长的经历,是一个懵懂不醒的经历,所以完全不知道“啥都懂”的境界是怎样炼成的。
  还记得他家院子后边长着一棵老桑树。树皮斑驳,很粗大,枝繁叶茂,每年夏季,桑椹成熟,树上密密麻麻全是黑红的果实,我们就经常去摘。他家离学校近,在我们上学必经的路上,所以那段时间我们上学就比较积极,去的早一些,主要为了摘桑椹。摘了就泡在带去的水杯中,泡了水上课时喝。他的父亲在外地工作,很少见到,他的母亲很慈祥,并不反对我们去摘桑椹,但树高,怕不安全,所以常常亲自动手,给我们一人摘一捧,让我们赶紧上学去,莫迟到。
  杨智祥走上医学道路,应该跟他的父亲有关系。记忆里他的父亲浓眉,中等个头,常笑眯眯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医爱好者,工作之余,常上秦岭山采集中草药。我见过一次,他挑着个麻纱带,从我家门口的土坡上下来,见了在门前收拾土粪的爹,打招呼,说他刚从秦岭山上采药回来。于是停下来,从袋子里取出一样样草药,一样样介绍。说特性,说药效,说药性所行经络,说适应用药病症,头头是道,如数家珍。我小时顽皮,有年冬天和同伴在麦田里摔跤,蹭破了手,当时没在意,后来就化脓了,在医疗站上了多次药,总是不好。爹没办法,带我去找杨智祥的父亲。叔刚好休假在家,看了我的手上的伤,笑着说:我有自配的秘方,上一次保好。我全当他开玩笑,说:三次五次没关系,只要能好了就好。结果上了一次药真没长好,但没化脓了,只是没长好,再上一次药,就真长好了。但伤疤的痕迹留了很久,最终也消失不见了(写这些文字时,我伸开手掌,试图找到当年受伤的位置,但没找到,很多年了,居然忘了当时伤哪儿了)。
  杨智祥高中毕业后上了医学学校,上完后就在村里开了诊所,他的聪明才智和好学精神显然起了很大的作用,而真正让他在安身立命的,一方面是他精湛的医术,另一方在是他的宅心仁厚。“医者父母心”,爱人、仁善,是一个优秀医生必具的条件。古人总说“悬壶济世”,我一直觉得,济世才是医者精神的精髓。在南官村这个普通的乡村,他三十年如一日,为村人除病解疴,我非常佩服他的安于平淡。他明明有实力展翅远飞,却选择了安静地在乡村行诊。九十年代,农村的医疗条件还比较差,这个村庄,因为有了杨智祥医生,村民的生活水准大有提高。村民看病再也不用乘车去镇上或者县城,尤其是一些危急病人,总能得到及时的救助。
  我平时不常在老家,因为有孩子在县上上学,需要管顾,还要挣钱养家,时间就少。但近些年,自从头上的黑发逐渐花白后,就对老家,村庄,田地有了更多的亲切感受,所以只要能抽出时间,就要回村里看看。每回村里,都会去杨智祥大夫的诊所看看,有时时间紧,和他打个招呼也行。但如果碰上他恰好出去出诊,就见不到他。他诊所里常有人,村里的叔伯娘嫂,上年龄的都认识,还有年轻人,小孩子见风就长,长的快,有时见了,就不一定能认得出来。来的人身体不适,头痛脑热,坐在桌前,给杨大夫说说。然后听从大夫探脉、听诊、或都量体温、测血压,再开方给药,叮嘱服药方法,注意事项。虽说是来看病,但大家说说笑笑,亲切自然,就像是一家人相处。大夫对这些事情也熟稔于心,拿捏分寸,显得心有成竹。况且本村本土,很多人的身体状况他都了解,所以要说的事情就更多了。老人平时血压高,日常的饮食,生活习惯要怎么注意?老婶子的膝盖不好,常痛,就不要拿重物,不要过度劳累,做适量有益的运动,他都要一一交待一番。碰上需要上大医院治疗的病人,就交待要及时去治,以免小病拖成大病,去医院了要挂什么科,还要注意些什么?他都耐心解释,没有一点烟火气息。
  杨智祥大夫平日里时间都很紧张,因为他不但要在诊所坐诊,还要出诊上门,忙起来常常顾不上按时吃饭。常有行动不便的病人,年老体弱的老人,一个电话,还管白天晚上,有时即使是半夜,他也立马行动,骑上摩托车,背上药箱,及时到病人家里治疗。三十多年了,他一直这样坚持,风里来雨里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护佑着南官村这片土地上村人的平安。有次和他聊天,他笑说,现在农村的留守老人多,年轻人多的时间都不在家,不光是看病的事情。原来有时他去给村里一些老人看病,挂了吊瓶,家里却没有人看护。他只好在老人身边守着,有时一直守到凌晨两三点,直到老人挂完吊瓶,安静睡下,他才放心离开。这两年,这种情况越来越多。他笑着说,做了几十年医生,村里人的身体健康,觉得就是自己份内的事情。没有一丝厌烦的意思,他倒是对自己能做这些很满意,说是很有成就感。
  不由感叹,离开村庄,在外面跑久了,很多事情都是利益关系,人和人的感情,似乎就淡很多,要找真性真情的朋友,亲人一样的感觉,着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和杨智祥大夫一番聊天,感觉人生的境界都不一样了。为有这么一个朋友感觉很骄傲,同时也为村人感到庆幸。
  杨智祥大夫,虽然身处僻壤,一生安静行医,看似平平淡淡,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的精神却恬淡、安宁、高贵!
  我觉得,他就是这个村庄的守护神!
  2020年03月12日于扶风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