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903|回复: 0

[散文随笔] 家乡的野菜 文/郭方正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3-21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的野菜

文/郭方正

  我的家乡在关中平原扶风县,南依秦岭,北靠乔山,有渭河穿插其中,塬上塬下,有良田沃土,盛产小麦,名副其实的农业大县。
  扶风,属古周原,乃周礼教化的文民之地,农业发达。除大宗作物以外,这里还有零星的野菜,为这片古老的土地披上了多彩多姿的奇妙世界。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每年阳春三月,气温回升,万物复苏,惠风和畅。人们相邀去郊外游玩,一些人却嗜爱剜野菜。今年由于持久的疫情,阻止了人们去野外的闲情逸致。
  虽说疫情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较前期有了很大改观,但是热衷生活的有心人早已就蠢蠢欲动,直接到田边地头采摘野菜,此时新鲜肥硕的荠儿菜,被拍成视频,在朋友圈一发,瞬间就燃爆了素人的春心,柔心,美心,她们的内心世界就成了植物的向往,深陷其中,欲罢不能,城市乡村都有它们的身影,尤其在城市的农贸市场,荠菜就是能卖上价的野菜宠儿,可谓物以稀为贵。
  家乡野菜很多,在不同的季节,据我了解,大致有十几种吧。如荠菜、马齿苋、鱼腥草、刺儿菜、灰灰菜、苜蓿、白蒿、地软、野小蒜、野葱、野韭莱,艾、香椿,蒲公英等品种,它们中的叶子,根茎大多都能吃,能炒菜、能用叶子凉拌、做汤,有的还可以做为火锅烫菜,有的还是中药,几乎都能清热解毒,消肿消炎,有的还能沏茶喝。
  出生在农村,对于野菜的了解,还是集于农家生活的观察。农民家里养着牛呀、羊呀,猪呀,鸡呀等不同的畜禽,我们小时候就帮父母干活,其中割草是硬性任务。那时放学回家,作业少,天还尚早,我们男孩三五成群,有的牵着羊,有的取出襻笼,拿着铲铲,去麦地,沟边,塄上去割草。
  春天里,绿油油的田野一望无际,天空白云飘荡,花儿朵朵艳丽,耳边有风儿轻轻摇曳,小鸟啾啾,天大地大,视野开阔,我们这些小屁孩,无忧无虑,在乡间的田野尽情撒野玩耍,等玩够了,才想起割草任务还没完成呢,三月的草儿开始跃跃欲试,我们就急里慌忙乱铲,直到塞满笼笼就算达到目的。
  等回到家,交给大人,我记得我婆就逐个分类,在成长过程中,春夏秋冬的野菜也就慢慢能分辨了,像春天最多的是荠菜,香椿,野葱,野小蒜,还有苜蓿等,有一次回家,我婆特别兴奋,对我说“方方,你今个剜的荠儿菜多,荠儿菜你知道吗?你看荠儿菜根根是白颜色,身身直立,像菩萨坐的莲花座,明个包鸡蛋荠菜饺子,”我听后很高兴,就拿起一看,果真像个莲座状,我一下子就认识了荠儿菜,第二天荠菜饺子,吃了个肚皮滚圆,那时日子清贫,却吃出了风度,荠菜就长在我的脑海里。
  小时候,零食很少,只有馍馍或死面锅盔,有一次,我看见发小伟强站在他家门口,吃苜蓿锅盔,让我涎水直流,伟强掰了一半给我,我狼吞虎咽,一骨噜就下肚了,原来他家里养牛,就在地里种了一小片苜蓿草,那些开着紫色星儿的花朵,牛特别爱吃,人也爱吃嫩苜蓿,每当在三月,妇女们就爱掐苜蓿尖儿,用水一淘洗,然后用面粉做死面馍馍,或者做苜蓿麦饭。那也盖冒地香,当时村子里养牛的人多,但种苜蓿草的人很少,要想吃苜蓿馍还是不容易的,乡里乡亲的,你只要给主人打声招呼,他也大方着呢,但主人最生气的是偷苜蓿的人。乡间常有人去偷苜蓿,在自己家悄悄地吃。偶尔听到主人指桑骂槐,说“偷了他家苜蓿”的愤愤不语,现在想起来只有会心的大笑。“少年不知愁滋味,人心若初似等闲”。
  在青年时期,禁不起美食诱惑,我们和玩伴集结,一同去北边的乔山挖小野蒜,野韭菜,回家做菜盒子,韭饼的点点滴滴,家乡的野菜有我们的不羁放纵和美好的回忆。
  现在的人白米细面,变着化样吃,却吃的不不带劲,荡不起一丝生活情趣,家庭主妇也陷入不知道吃什么的索然尴尬。超市的大棚蔬菜价钱昂贵,供不应求,可家人们怎么也咂摸不出幸福的滋味。可爱的主妇耐着性子等待春天的莅临,春天来了野菜香。比如青青的白蒿,在过去都是自生自灭上不了餐桌,如今的主妇兴致勃勃,在田垅,崖边,野地采摘白蒿,白白嫩嫩能掐出绿水来,有一股清香味。拿回家,捡拾干净,切碎和面,使菜面充分融合醒起,然后锅里蒸,二十分钟出笼,白白生生飘着奇香,拌调合,白糖,蜂蜜等你随性吃,原来白蒿经过自然蒸熟就芳香四溢,沁人心田。而后五月的槐花麦饭又成为初夏的一道接地气吃食。
  在八月的田野里,麦茬地里生长着大量的灰灰菜,刺儿菜正当其时,肥美新鲜,有心人采回去,做刺儿菜绿皮面,用灰灰菜下锅,绿意生然,意味深长,无不体现父老乡亲的生活智慧。
  往事说不完,家乡的野菜道不尽,我只是简略说了春季的一些野菜,现在野菜是少了,是因为乡亲在地里时常打一些除草剂,虽说野菜适应能力强,但数量在慢慢减少。儿时荠儿菜王国只有在遥远的旧梦里。除非一些懒散粗略种地的人,如果给地里不打药,还能挖一些荠菜的。当然在家乡城乡结合带,有些生意人种植一些时令野菜大棚,会供城里人尝个鲜。
  捕捉回味旧时挖野菜的天真,艰苦岁月已悠悠我心,如今的心绪,离儿时的欢乐越来越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