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902|回复: 0

[散文随笔] 写作、打麻将、孔乙己 文/杨进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3-21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作、打麻将、孔乙己


  宅居老家,无所事事,拿手机在村里乱拍,路上遇到村里的嫂子,带着她蹒跚走路的小孙子,在街上遛达——小家伙圆圆的脑袋,亮晶晶的眼睛,很可爱。
  招呼了一声,走过了,她却回头:听说你还是个作家,那么多字,是咋写出来的?
  见我沉吟不语,又说:写那个干啥?有时间了不如腿伸长长地,歇嘎!
  我一时大噎,见她瞪着我,等我回话,只好揶揄道:能挣钱!
  她一听能挣钱,就站住了:怪不得你那么有钱?写一篇能挣多钱?
  见我做沉思状,她有些不满:咋?还不说,怕我抢你饭碗,你看老嫂子抢得成你饭碗吗?我还嫌泼烦!
  我只好如实说:说不来,有时三十块,有时五十块,也不能天天有。
  她浑身的肌肉就明显就放松了:就这点钱,还不如我在建筑队供大工挣的多。
  断而,又满脸狐疑:你没骗我?
  我有些沮丧!村里年轻人一有时间就去打麻将,在我看来,如此无聊的事情,他们却能精神抖擞,一坐就是一整天,似乎也能挣钱。今天赢得三十块钱,心情就好,不料第二天去,又失去五十块,回来就打鸡骂狗,百般不爽。
  和我相处十多年的一位台湾老总,事业算有小成,曾也常常在办公室里豪气满天地说:小赌可以养心怡情,大赌可以发家致富。
  每临月底工人要开工资,他就会说:好好给我盯着,我给你们挣工资去。
  敢情我们一厂工人所领的工资,都是他打麻将给赢来的?
  我写文章,却从来没有把写作和打麻将相互比较过。有时看打麻将的人打得那么愉快,觉得他们的快乐真快乐!而我写字,有时写,有时不写,随心随意,觉得适意就是快乐,也觉得快乐真快乐!
  很多年前,打麻将这事传到我们村里时,我还年轻。看着那一块块玲珑剔透的方块块,觉得很稀罕。因为一副麻将的价格不菲,记得当时村里只有一副,打的人也不熟练,将就着互相学习,我小,挨不着边,只有看的份。
  后来有一段时间在西安的建筑队干活,工友们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副麻将,晚上黑灯瞎火地打。但人手少,常常凑不够一桌。他们有时实在手痒痒,就把我手里的书一抽,强拉着我上桌,拗不过,只好上桌。那段时间,没少陪他们打,但确实不感兴趣,能不打就不打,工友为了凑数,有好吃好喝就拿来孝敬我,做为陪打的酬劳。但我却因此没少受罪!
  在我,觉得打麻将是一件顶没意义的事,只能徒靡时间,却从来没有觉得写文章是浪费光阴!
  写了一本书,取名《时光折叠》,花了精力和时间,却因为囊中干涩,一直未能付梓印刷。只好先印了两本样书,爱之极,常放手边,抽空审读。
  熟人指点说:这种纯文学的东西最是无用,你应写些鼓吹有钱人的文章,就有人能出资印刷。
  怪不得,陕西青年文学协会要提出“绿色文学”的口号,初看到,觉得多余。在我,一直觉得写作是种不染俗尘的事情,“质本洁来还洁去”,何须再去强调“强于污淖陷渠沟”!从小就扎根于我思想里冰清玉洁的事情,要染俗涂粉,怎么做得出来?
  熟人恨铁不成钢,说:就做你的孔乙己吧!
  不肯跟我再说。
  我黯然!
  只好说:只是想纯净一些罢。
  底气并不足!
  他笑,端杯饮茶,仍不语。
  看过一个段子:请大家今后不要叫我“穷人”,太伤自尊。请叫我“价格敏感型消费者”。
  熟人是懂我的:孔乙己赊账喝酒,还要大讲“回”字的四种写法,难道不纯净!
  2020年3月13日于扶风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