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010|回复: 0

[散文随笔] 父母亲这辈人 文/稻草人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

发表于 2020-3-23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母亲这辈人

文/稻草人

  安置好一家人的琐事后,父母两人躺坐在沙发的两头看着他们百看不厌的家庭剧,我和大丫头两人在小房间里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丫头整理着今天的物理笔记,我构思着自己的文章。
  不一会儿,父母回到自己的房间,安静的入睡,我知道他们一定是累了。
  前些日子,搭乘堂哥的车,父母终于如愿可以回到乡下老家,他们也终于可以去干农活了,这在他们看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似乎比我们即将复工的心情还要开心。因为疫情,今年一家人早早的回到县城,同大家一样,过着自我宅家的日子,每天一家人一起聊聊天,做做各种小吃,看看电视剧,这原本相对安好的日子也挺好。
  后来几日母亲打电话给乡里的叔婶们,了解到大家陆陆续续开始农忙了,本就急性子的母亲,再也不能安心同我做美食,不能安心看电视,不能安心躺坐在沙发上了,想要立刻回家给田里的果树浇水、施肥、除草。疫情期间,城际班车不通车,我和丫头们找各种理由劝说母亲,不要回去,等疫情过去再一同回去。母亲听不进劝,表面上答应我们疫情之后一同回去,心却早已飞到田地里,甚至有几次夜里两点多起床收拾好行李,打算走回去。我知道,劝不住母亲了,只好为他们联系车辆,送他们回去。
  回去的那天早上,父母收拾好东西,早早等车来接,终于车来了,看着他们急忙而又满足的样子,我心里酸酸的。
  父母回去了大概二十天,这些天我一直回忆这些年,父母所做的一切,从小时候到现在,仿若自己也回到了过去。
  印象最深的是小学那几年,家里经济不好,父母常常要去山上拾柴火。夜里三点多起床,准备好干粮,带好斧子、镰刀,拉着人力架子车,和村里的叔婶们一起抹黑上山。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座山,又从哪座山回来,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一座山一座山的找寻柴火,又是怎样一车一车的拉回来,每次等到回来的时候已是夜里十一二点。那一架子车的柴火,我知道一定是他们费了好大的辛苦才拉回来的,所以每次在用柴火的时候,都是格外的节省。
  拾柴火没有几年,大家不去山里拾柴火了。每到桃子、杏子、李子这些果子的落果的时候,母亲又跟着大家去山里拾桃核、杏核、山桃核、山杏核。父亲要跟着匠工师傅做苦力工,所以不能再同母亲去。母亲有时候一去就是几天,每次去的时候带几件衣物、带着几个大馒头、一壶白开水、辣椒酱,还有几个大麻袋和架子车,就这样又一次上山了。到了山上,如果可以找到小茅屋,几个人凑合着住几日,没有没有的话,可能就是在某个角落里落脚。几日后,便是满载而归,每个同去的人都是灰头土脸的,衣服上全是各种杏皮、桃皮或者酸酸的杏味、桃子味。自家院子里晒着满院子的杏核、桃核,还没等到晒干,这么一批人又相继去山上了。错过果子落果的时期,再去就没有多少果子可以拾了,大家都是抓住关键时期,不辞劳苦的一遍又一遍的往山里跑,没过一段时日,山里的这些野果子也被拾的不剩几粒了。
  后来上初中了,日子似乎还有些清苦,家里除了麦田,还种了几亩果子,父母亲的心思开始转移到果园里,一年四季还是不停的忙碌,不曾停歇。春季里给果树浇水、施肥、除草、打农药、剪花、剪果子、套袋子,哪一样都是细活,哪一样都不可缺少。夏季里忙着收麦子、种玉米、给果子打农药。秋季里玉米成熟了,急急忙忙收完玉米,园子里的果子要开始撕掉袋子、铺上反光膜、待到果子红彤彤的时候,他们才能心里乐呵呵。这时候还是家里的架子车,装好筐子、爬梯,一趟一趟的跟着买家卖苹果。等到整个园子的苹果红了,各处找买家、看果子、谈价格,谈拢价格,各家各户,互帮互助摘果子,这才是真正的卖苹果了,也是父母亲真正能够安心的时候了,总算一年的辛苦开始有了收获。深秋初冬时节,开始扫园子里的落叶、给果树修剪枝干、再次施肥、翻新土地,这样才能在来年的时候,果树接的果子又大又红。这样的一年在农田了过去了,身体虽辛苦,心里却安心踏实,这是他们的劳动成果,是他们个人价值的体现,更是他们为儿女积攒的未来。
  果园里的果子一直种植着,闲不下来的父母,又开始养猪,最多的时候家里的猪圈里有二十来头猪。每天四五点起来,拉着装有大油桶的架子车到村里的面粉厂外排长队,购买厂里流出的面粉水,酸酸臭臭的,确是喂猪的好食材,价格便宜,去晚了就没有了,所以大家都会早早的排队购买。其他季节还好,到了冬季,天气太冷,猪圈要用塑料纸整个包围起来,外面再盖上茅草,深怕冻坏了猪圈里的猪仔。有时候去拉面粉水,由于天气冷,路面会结冰,尽管面粉水也是结着厚厚的一层冰,大家依然会早早的排队,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拉着架子车艰难的往家走,面粉水还是会从油桶口溢出来,弄得全身湿湿的,冰冷中夹杂着酸臭味,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养猪的生活到了上大学才结束,但父母亲总是停不下来,总是要为儿女奔波劳累。
  父亲依然跟着匠工师傅做苦力,母亲也一如既往照顾着自己的果园。母亲是个节省的人,为了省钱,不愿意请人帮忙,一个人能够忙忙碌碌个好几天也不愿意中途休息,时常为了田里的农活,简简单单吃个便饭,又急忙去了田间。有时候甚至不吃饭也要把田里的农活干完,这样她才能够安心的给自己做顿热饭热菜,也只是简简单单的青菜煮面条。忙完自家的农活不算事,心里总是想着去给别人家帮忙,这样一天可以赚个几十块钱,一个星期可能有个小几百,前前后后帮几家人,能有个小收入,这样也是能让母亲心中欢喜。似乎农忙或者做其他活的时候,忘记了劳累,忘记了辛苦,忘记了自己那单薄的身子,已不再年轻,也是需要休息的。
  终于熬出来了,儿女毕业了,陆续工作了,父母也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到了该享福的时候了。谁曾想,农忙的事情依旧,他们又开始为儿女的未来考虑,儿子该结婚了,结婚后该有个孩子了,这样好在自己还可以帮着带带孩子,给儿子减轻一部分的生活压力;女儿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要好好找个对象,对方不一定要有多少钱财,一定要对女儿好,一定要有个好婆家,这样才可以放心把女儿嫁出去,女儿以后才能有个好日子过。
  现如今,儿女工作安好,生活安好,是否可以安心休息、享福呢?无论是跟着儿子还是跟着女儿,都是可以的,都不需要再去田地了。是否可以放下田地,安享晚年呢?显然,还是不能,老两口知道现在的生活,不比当年,收入虽然高了,同样消费更高了,儿女们各自的房贷、车贷,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贷款。在他们心中,那一亩三分地是不舍得放弃的,还是要年年种,一直种,想为儿女们继续做点什么,哪怕一年的收入没有多少,也是自己的收入,也是自己的一份工作,自己的老年尊严......
  父母亲这辈人,吃了一辈子的苦,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了,还是不愿意停歇,很多事情明明力不从心,却不愿放下手中的农具。我知道他们突然不去做了,反而不习惯;我知道他们心里其实害怕不干农活了,是不是就老了,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老去这件事实;我知道他们也是在争取自己最后的尊严。但我更想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一定可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家人;更想他们能够坦然面对,不再害怕老去;更想他们一辈子能够为自己活一次;更想我们互相有更多地时间陪伴彼此。
  我们的余生,需要父母亲的陪伴,因为他们才是我们努力的动力和前进的方向。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