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6408|回复: 0

[散文随笔] 古水水沟 文/丛林猫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4-17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水水沟

文/丛林猫

  近日看新闻,其中有一条说,扶风县有四个村被评为国家森林乡村。我重点研究了一下“森林乡村”这个概念,是指绿化美化达到一定国家标准才算。上榜的四个村中,我很熟悉绛帐镇古水村,认为它当之无愧。
  我对古水村有二个半理由的特殊情缘。
  第一个理由是,说古水村,怎么也绕不开我的母校绛帐高中,她就座落在古水村,水沟就在母校西不远,求学时,也许是学业过重需要减压,也许是贪玩,总之每逢周四下午大扫除时,必是三三俩俩,星散游荡于山村之野,水库附近。水库是唯一可圈可点的去处。互相谈过理想,也谈过爱情,最后都浓缩了融藏进那山水风光里。水库天然的带着这份人文色彩,如今虽然已经撤校了,可她深深的印入了众多绛中毕业生的回忆里,我不知道绛中共毕业了多少届多少名学子,但如今天南海北,各行各业的,以自已的情感揣度他人,心里该都藏着这片纯真的小天地。
  有学长曾写了篇《古水沟探源》,一下就挠中我心中的柔软处,正是这地方。我心心念念的古水水库。我问过老乡,说这地方从前叫温泉山,有温泉水流下,已经流淌了上千年了,所以村名叫古水,地貌上是塬和川的过渡地带,平坦坦的土塬,突开一峡,状如深沟,所以又叫“水沟”,后来筑坝蓄水形成水库,所以也有人叫“水库”,非本村人称呼了,最多前面加上前缀的村名:“古水水沟”或“古水水库”。
  另外一个半的特殊理由是,这水库让我有半份惊讶和一份便利。我上学时也像学长一样探过她的源头,只不过我算是故地重游。
  小时候走亲戚,我最爱去姨家,不光是因为姨表弟同我一般大小,互为玩伴,更是因为她们那特别的地貌。姨家在段家镇沟老头村,出门往西上个大坡,再往北走有个大水库(银豆水库),塬下的我见惯了沃野千里大河奔涌却没见过碧波万倾,十分稀奇;出门往南,也是高高的大坡,在坡顶上四顾,天宽地阔,又顺着灌溉的水泥渠道往下滑溜溜,十分刺激畅快,比现在儿童玩的那长多了险多了;往北,是往乡上的大路;往东,却是下坡,地势低陷,多水塘,人养的鸭子嬉水上,鱼肥虾美,风光迤逦。用现代的话讲这地貌叫湿地或沼泽,我们近不到跟前,但水芹菜绿油油的地方眼见了很多泉眼泊泊的鼓泡,往出浸流。并非我们常见的喷泉那么壮观和响亮,一切都轻柔着。
  待我上高中时,从水库溯源而上,到达源头时却是一番似曾相识的景像,我久久不敢确认,这真是我孩童时常玩的姨家的附近?待我看见高高的大高压线铁塔,和长长的滑溜溜的水渠,我确认无疑了。原来那里通这里!有种豁然开朗的惊喜和通透!
  从那刻起,再往姨家走动,我断不肯走常规路线,先从家到站上,再上又长又陡的侯家坡,一直到段家乡,再往南折往姨家。尽管这条路平坦好骑,但是绕远了些。我总是喜欢走上学的道,先骑行,然后将车子停水库下的老乡家,再徒步穿沟越岭而过,最多步行半个小时四十分钟就到,近了很多。我总是先到已经吃了一碗面了,父母舅舅们才到,我很为这条便道窃喜!
  扶风附近能叫上名的水库有,丁童,官务,白家窑,信邑,太川,银窦等。国家对水库大小有分级,水沟水库太小都排不上号!真正的米粒之珠。顶多算个乡里或村里的工程。所以不大为人知道。但小归小,并不影响她的特别,至少在绛帐这方圆不知怎么大的平原地方,她是很独特,地形起伏变化,有山有水有树林。
  清明假期,受疫情影响,往各处的走动虽然恢复但还不是很便捷,仍然要测体温和扫码等,所以没有安排外出。我不愿宅家里,就给同样在家的老校友发出这样的邀请信息:“清明半日游安排,绛帐高中桥头怀古,土坑草皮球场散步畅谈人生,半塬上金池寺礼佛,水沟坝上观夕阳,夜晚车站路边摊烤串。”懂得的人会心一笑,欣然赴约。对的,我从来没想取悦所有人,水沟也一样,她有特定的受众和范围。
  待我们到这时,水沟却改了名字,有人有眼光看中了这风水宝地!取名叫“盘云山庄”,我不好评论这名字,古水,水沟,水库这些叫法,如同乡亲们叫我的小名,猫娃狗蛋一样,亲切直白,简单明了。有了大名还有点不熟悉。
  山庄开一简朴端庄的大门,曾经却是一篱笆柴门。门上挂一幅楹联,横批“盘云山庄”,上联“水流古水古流水”,下联“盘云山盘山云盘”。对仗工整,又巧妙的填进了村名山庄名,就同样的几个字相互倒装了几下,也点睛了山庄的特色,云盘水流,人间仙境呀。我这种憨货只知道吃,要交由那种文思纤细,笔触精深的行家大家,定能以文为媒,以茶会友,斗酒诗篇的好素材,我只会吟一句,“山中何所有,岭上白云多。”
  这山庄实在不大,一进门疏落的几簇细竹,  细细的竹枝疏疏的隔着,疏疏的叶子淡淡的撇着,又点缀几块顽石,实在清隽可亲,君子风骨,虽然板桥的句子引用滥了,可还是得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下青砖铺就的小径三曲两折的延伸,没有水泥路的那种惨白干涩的光,一切都润润的,篱落疏疏竹影婆娑,清风徐来,好不清雅。
  整个山庄是在一个两山夹峙的沟谷里,林萌路过后就是两片方塘,荷尽已无擎雨盖,新荷尚未出,空留几株残枝,草色却是近看新芽嫩绿萌发,遥看却无。塘的对岸有株泡桐,白玉粉沿的花,花期正艳,冠如伞盖,很有气势。
  过了两塘,路的右手边有一两三米高的土崖,一线飞流直跌而下,形成瀑布,也许该叫瀑丝或瀑雨合适,形成了水线却没形成水帘,水量不大,只像上头开了个大水龙头一般,落差也不高,但水势却不小,流速极快,一往无前的跌下来,摔的雪粉玉屑,溅的冰珠晶末,声势也浩大,哗哗地空谷回响,远远都能听见,是山庄的主音阶,以动衬静,愈显清幽。主家又恰到好处的于瀑下建一尺盈的圆潭,水先跌落潭中然后再溢流,就去了些刚强,增了许柔美,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嘈切叮咚声悦耳。又水雾氤氲,烟菲露结,如岚似霰,仙梦一般,若再结一草庐,置一柱香案,有个红袖佳人抚琴弄瑟,清茶一杯,慢饮细酌,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过了瀑布不远,上一大台阶就是大坝,坝面平整,长满了幸运草那样的矮矮植物,茸茸如绿毯,细碎的小黄花星散开放,西望水光滟涟,山色空蒙,一派湖光山色,夕阳如碎金铺就一片粼粼波光,霞飞黛远,顿觉豪情诗意雄浑绵长,好想嚎一嗓子。这就是水库全貌。
  右山,有路可达山顶,人工植的松柏苍翠,小恋人们牵手上攀,途中林内情话绵绵,情浓意浓。
  左山,沿水畔有隐约可见的险径,这就是我当年飞渡的便道捷径。这实在不该称作是路,藤蔓杂树,只算是猿飞兽跃之迹。我那时正是小伙子的年岁,矫健灵活,健步如飞,攀石荡枝,腾挪闪跃,精力旺盛。当初不光去姨家时走这,周末不回家时也携书遁入这险绝无人之境,丛林遮蔽,背崖面水,天光下,如饥似渴的孜孜乐享读书,把正经的课本英语书后面的单词表撕了垫屁股,手里却捧着本《简爱》,当年大好的文青,如今已油腻的不怎么看书,同普通成年人一样,一有空就抱着个手机刷抖音,爱看那丰腴漂亮的女人又唱又扭。
  这水库实在不大,也称不上绝色,顶多算风景秀丽,还可以,差不多,值得一观。我个人十分喜欢是基于自己的感受,因为我总有这样大胆的妄想。心里默念:“狗日的,老子要是哪天彩票中奖了,把这地方买下养老!”却从来没敢想过把其他什么地方买下。
  为什么?因这地方有私密性,隐在一山沟里,不为外人知晓,修个铁门就可以与外界隔绝。还因这地方小而精致,有山有水有树林,咱又不是建旅游景区呢,弄的那么高端大气,富丽堂皇的干什么,就这么简朴山野着好,自然些好,山不在高水不在深,可以垂垂钓,养养鱼,看看书,品品茗足矣,居有竹,有花有瀑,闲云野叟,梅妻鹤子的多好,定位就是一私家后花园,不想为外人道,不宜太大太喧嚣。
  尽管是妄想,可我还是熟悉这就像熟悉自家庭院一样,烂熟于胸,哪有什么,哪可以干什么,怎么点缀好,十分地喜欢来。贪图这的安逸闲适生活,这是真的放松,扶风人旅游往野河山七星河,但断没有能徒步一窥全貌的,免不了急促,免不了人头攒动,观法门寺舍利子,排队匆匆晃过,看清了没我都怀疑。在这,很少有游人来扰,你可以闲庭信步,反正也不大,在荷塘前发半天呆,看鱼嬉莲间;在瀑下卖半天瓷,观瀑听声;竹林下一壶茶能喝一下午,坝上风徐日缓,躺草丛上晒暖暖,浑身酥软泰达。邀友观湖光山色,松涛阵阵,人生乐事。
  对了,溯源上,内里有一小庙,很小,无山门无院落,非常小,仅一间,只三五平米大,乡野村庙,自然寒酸简陋,比不得他处,但干净整洁,供菩萨,慈眉善目,宝相庄严。我想,不管道场大小,各处供的观世音总该是同一尊神吧,她对世人应该不论贵贱,众生平等吧,一样的保平安。我不大信神,却也是走累了,进去虔诚安静的盘坐在蒲团上,平心静气,闭目养神,末了临走时,突然发现这神前的神幡剪纸,幕帐围帘,布艺,草编,都加工的十分精美,这定是虔诚乡妇巧手而为,高手在民间,我又折回去细看了一遍,啧啧赞叹不止。
  古水还是这古水,水沟还是这水沟,流传了上千年了,盘云山庄只是她当下的暂时的叫法,也许哪天换老板了又改个其他叫法,但地仍然是这地,我心里喜欢她的简单清幽, 开发做乡村旅游,无非常见的垂钓烤肉农家乐,自然盼着人流兴旺,不免同我设想的定位冲突,打破了那份宁静雅致。可我也真心盼好,祝好,希望老板是个有品位的人,适当点缀,谨慎建筑,篱落疏疏的好,妥为经营,浓淡得宜,点睛添彩,万不敢大开大合大起大落,可惜了这块璞玉呀!水库湖面上可以置几艘无人自横的舟,西缘处可以设一浮桥,方便两岸往来,大胆点还可置个滑索飞渡,——都只是建议,慎为论证。
  我做个广告,从目前现况来看,山庄还不错的,菜品也行,价格也公道。雇的有两小姑娘做服务员,十八九岁,清新可人,我点了盘香椿鸡蛋,给我上了盘香葱鸡蛋,我并没有要换过的意思,只略微问了一下,其中一个伶牙俐齿的,便驳怪我发音不标准,我笑一笑认了,这无伤大雅的事,何必认真计较呢?真心欢迎大家有暇时来休闲一番。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