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8807|回复: 0

[散文随笔] 清明节寄思 文/隽春玲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4-28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明节寄思

文/隽春玲

  清明节,父母在世时,是我的探亲节,或者是我的收拾家务的休息日。父母去世后,清明节成了我思念亲人的日子。
  自从父母离世后,每每节令,他们就会走进我的梦中,抚平我思念已久的心情。我知道,他们虽然去了另一个世界,但他们并未远离我们,或许他们就在天堂的一隅,默默注视着世间的亲人,他们也常常牵挂着我们吧。
  今年清明节前,梦中的母亲如生前一般与我说着话,我看见了母亲身后不远处父亲清晰又模糊的面孔,但他未给我说话。梦中醒来,思维异常的清醒,全无睡意,细想了一下日子,应该后天就是清明了。
  今年清明节,我突然想回老家看看,看看生我养我的地方,看看我父母曾经居住的庭院。夫君说:咱陕西有些地方出嫁的姑娘不回娘家上坟,你扶风有没有这讲究,不要乱了风俗传统。自从母亲三周年后,我近三年没有回老家了,经常“思乡情更怯,不忍回家看”,但今年我鼓足劲要回去看看。我说不管那么多,不管有无讲究了。并在清明节前一天就与大哥电话约好:清明节当天一大早,开车回家。
  一路和夫君闲聊,看着熟悉的村庄和路景,感叹自从走出家门,这条熟悉的西宝高速公路,我们坐大巴走北线;自驾上高速,多少趟的来回路;尤其父母生病后的那几年,常常一月几次的奔波在这条路上,只是终点常常不是老家村子,而是县医院的病房。
  感叹时光的流逝,岁月的更替。
  快到县城附近,哥哥电话说,他已经从县上回到老家了,先准备些祭品。我答应着我们半小时就到了。
  村口的车站并没有因为新冠的肆虐而冷清,仍如往日一样平静,店面门口有等闲的老人,玩耍的孩子,卸货的面包车。多少次,我与父母、与故乡在这里分离,又在这里聚合。外出求学时,母亲送我到这里,我不走,母亲不回;工作安家后,母亲送我到这里,车不走,母亲不离。这条由村口通向南边的道路,带我走进繁华城市,带我走入纷繁人生。
  车站附近有大小的各种经营店铺,我走进一家花纸店铺买到了祭祀用品。这些祭品在我年轻时经常不屑,认为是迷信。但今天我格外虔诚,叮咛店主给我配好所有祭品种类,分三份装好。
  村子里很寂静,偶有两个邻居出来,彼此认出,热情寒暄。家门前的石凳上空落落的,没有母亲的身影;进院去,屋檐下的椅凳上也没有爹爹欢喜招呼我的声音!我只听见我自己的脚步声。大哥或许也听到有脚步声了,突然从厨房门里伸出头高兴的招呼我。我的心,仿佛从坠落的窨井中提升上来,感受到了些许的温暖和阳光。
  一起收拾了祭品,我们相伴去祖坟。
  走往坟地的路上,阳光温暖,桃花满园,麦苗起身返青;蓝天白云,不远处的乔山墨黛间几片白色凹陷处,我知道那是父亲和二哥曾挑肩生活、挥落血汗的石窠。远处传来阵阵呜咽的鸣笛声,我知道那是国祭的声音,是对新冠疫情中失去生命的祭祀,是对这场战疫中牺牲的白衣天使的告慰和祭奠。鸣笛声飘荡在坟地里,与苍柏间透过的阳光交汇,肃穆、宁静中透出点点跳动的光辉。
  我与哥哥在每一个亲人坟前祭祀、行礼,祝愿他们不再有病痛和磨难。我默读着一个个石碑上的纪念文字,想着他们曾经的音容笑貌,许多的陈年旧事,仿佛了却了我心头的一桩心思,有一些心灵上的轻松。
  回家道上,看见家家红漆大门,瓷砖瓦房,半掩的院门能看到院子里干净有序。记忆里的村子已随着时间消失了,眼前的村落更显其生机和文明。
  我突然感悟,清明,其实也是一个开启希望的节令,是一个播种未来的季节,是一个继往开来的季节。

作者简介:隽春玲,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华北工学院,现在西安工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