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842|回复: 0

[散文随笔] 我的故乡 我的乔山 文/张永宁 张凤利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5-9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故乡 我的乔山

文/张永宁 张凤利

1

  小时候不知道乔山叫“乔山”,因为它位于村落北边,所以我们叫它“北山”,翻过北山就离开了扶风境。
  北山缺水,庄稼全靠雨水灌溉,雨水充沛了就是丰收年,干旱的年份,地里打不下粮食。所以,那时候县城“南乡”的人家不愿意把姑娘嫁到这里,怕挨饿。
  但是听父辈人说,更早些时候,“南乡”地里也浇不上水时,“南乡”的人家争着抢着要把姑娘嫁到北山。因为山上有野味,有药材,有食物,靠山吃山,孩子有了靠山,就不怕挨饿。
  父亲说,那时候,北山是他们的靠山。北山养育了他们,靠着北山,他们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
  父亲说,那些年,没有粮食,甚至没有柴烧,每年入冬前他们要去北山砍干柴,攒够一个冬天的柴火,供全家人烧锅烧炕。
  我问:没有路灯,你们怎么上山?这么长的路要走多久?
  父亲解释,每次约3、5户村民一起,凌晨2、3点出发,太阳升起时才能到山顶。没有路灯,我们看月亮、看星星,没有星星时,山路也是亮的,还有前面领路的老人的烟火也是亮的。
  给我讲述这些往事时,父亲正站在北山的主峰“瓦罐岭”上――那个他们年轻时砍柴背柴的地方。那时候山上是荒芜的,植物结束生长后又要去为乡亲们的生计服务。植物的价值被用到了极致。
  听着父母激动的讲述,看着现如今满目青翠的北山和如洗的蓝天,闻着甜甜的槐花香,一股温馨的感觉渐渐席卷全身。因劳动而辛苦的日子像茶,苦涩后是淡淡的甘甜。无论苦与乐,都是生命中值得珍惜和回味的经历。

2

  北山是石头山,相较于南山秦岭,它矮小且贫穷。然而,它用它并不丰腴的身体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庄稼人。父辈们砍柴的时代是上世纪60年代,那个时代大多数的中国农民正被饥饿所困扰。在未解决温饱问题时,生态、环境还有其它无从谈起。
  80年代,经济大发展的年代,人们开始鼓足干劲去致富。很多人随着打工大潮进了城,不愿意进城的人,想起了北山的青石。石头是建筑的宝藏,北山是宝库。
  那个时候,我还小,只记得村里家家户户门前放着一个大石头墩,一个大榔头,还有一个铁皮做的箍,旁边堆着青石。每天吃完饭,干完农活,大家就坐在各家门前,边说着闲话,边用铁箍套住一块大石块,用榔头将它敲碎,然后运走。
  砸石头的日子有几年,我已记不清。砸碎的石子铺了路,盖了楼。北山因为人们的需要做出了牺牲,它牺牲的不是干枯的柴草,而是它的身体。
  一包包炸药放置在山体中,随着一声声巨响,北山被炸的千疮百孔,伤痕累累。没有人关心北山会不会疼,会不会难过。而北山,有没有责怪这些它养育大的孩子?人们不知道,也从不会去想。那个时候,大家一门心思赚钱,致富。
  青石是水泥的原材料,北山底下于是新起了很多小规模工厂:水泥厂,石灰窑,砖瓦窑。人们前赴后继走进北山,然后带着北山破碎的肢体离开,去为自己获取财富。
  写到砸石头的往事,我的心没有感受到回忆带来的快乐,而是一阵阵的心疼和纠结。要去责怪那些炸山的人吗?似乎罪责不该由他们独自承担。那是一个时代的印记。

3

  瓦罐岭、野河山、西观山是北山的三座主要山峰。上世纪60年代,野河山建起林场,人工种植林木,因为林场丰富的植被,野河山已跻身省级自然保护区。对于北山来说,这是莫大的安慰,再不会有人去肆意伤害它。
  瓦罐岭的疮痍还在,但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政府围绕乔山生态保护做了大量禁采禁伐、植绿护绿工作,整个北山已然旧貌换了新颜。无论站在哪座山顶极目望去,重峦叠嶂,绿波荡漾,苍翠欲滴。那些疮痍也正在慢慢恢复。
  5月的山上,槐花开得正好。进山后淡淡甜甜的槐花香便一直伴随着我们,沁人心脾。城市呆久后心里筑起的钢筋水泥壁垒,被眼前这绿,鼻间这香渐渐剥离,只剩下清爽怡然。
  瓦罐岭上有一道铁焊的楼梯,可以由此登到山体更高处,看更美的景色。据说,这里原本要开发成生态景区,但被扶风县政府开展的系列生态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行动叫停。
  未完成的瓦罐岭景区就成了另样的原生态风景,一切都恢复到大自然赋予它的最初的模样。再不会有无序的建设,更不会有肆意的破坏。奉献了一生的北山,可以安然享受它的孩子回馈给它的爱:生态保护!在被保护中,它将已最快的速度恢复旺盛的体力和美丽的容颜。
  野河山早几年前已建成生态旅游景区,这是由人工建立起来的生态系统,森林覆盖率达90%以上,山里有700多种植物,160多种动物,18万亩槐花林,是动植物的乐园,蜜蜂的天堂。
  父亲当年参与了野河山申请省级自然保护区的全过程。父亲说,北山养育了他们那一代人,如今有能力为北山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能以一己之力保护北山,他由衷地开心。
  这,也是反哺!
  2020年5月7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