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276|回复: 0

[散文随笔] 摩梭人的走婚习俗 文/赵文焕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5-12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摩梭人的走婚习俗

文/赵文焕

  这里有最美的水、最美的草、最美的摩梭风情。世界太多的目光,聚焦到这个有着秀丽风景和独特的风情的摩梭人聚集区,其中,泸沽湖摩梭人的走婚风俗最能引发世人的探秘之心。
  我怀着好奇和向往,在游览完泸沽湖后,我们一行几人朝着座落于泸沽湖畔的摩梭人村寨走去…….。
  在泸沽湖畔,遗留着人类早已丢失的母系的最后一粒种子,它就像是一册人人都想读,却又读不懂的孤本。在人类经历长久的衍化和变迁后,社会大都是以男性为主宰,但居住在泸沽湖畔的摩梭人仍保留着母权制家庭形式,也是世界最后的母系社会。被人称之为“神秘的女儿国”,这也是大家最感神秘、最感兴趣的摩梭文化现象之一。
  从泸沽湖岸出发,走出没多远,摩梭人居住的村寨轮廓已大致在显。在接近村寨的小河岸边,有一处平坦的场地,这里摆放着十几辆排列有序的旅游大巴。我专门看了一下,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当然四川、云南的居多。当我从车牌号上回过神来时,发现停车场上整齐排列着三对人马。我们一行几人刚一走近,一位年轻的摩梭女人热情地迎上来,将我们几个纳入她带领的队列之中。她讲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真没想到在这异地一隅,她的汉语普通话说得如此标准。她自我介绍说,她的名字叫桑娜,为了便于大家记忆,她又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个名字:刘敏。叫大家直呼她“刘敏”就行。刘敏介绍完,就带我们去往她家里做实际参观探访。原来她的身份类似于“旅游接待专业户”。
  刘敏一边带我们走,一边向我们做着相关介绍,在将要通过一座小桥时,她突然停了下来,向我们详细介绍起这座名曰“走婚桥”的由来……。关于走婚桥,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很久以前,一对相爱的男女分别住在草海两岸,一到晚上,男子就划着猪槽船到对岸与自己心爱的女子约会,第二天天亮后又划着猪槽船返回家中。不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男子从未间断过。看着心爱的人每天辛苦地划船往返于草海两岸,女子十分心疼,便萌生了在草海上搭起一座桥的想法。两人商定完,便开始在草海上修建一座木桥,后人称之为“走婚桥”。走婚桥横跨草海,连接两岸村庄,为男女们提供了约会的通道,被誉为“天下第一鹊桥”。
  听着她绘声绘色的讲述,我即刻变的兴趣盎然。原来摩梭人同胞,也是一个多情多义的种族,我期待会有更多的精彩与我不期而遇。
  走了没多大功夫,她带领我们走进一个仅有十几户人家的摩梭山寨。也许是毗邻的山太过巍峨了,将小小村寨衬托的愈加逼仄。十几户人家散落在山的皱褶里,看不到耕田,房屋大都是过去那种老式的木屋,显得陈旧但并非没落。
  当主人领我们走进她家的院落时,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幢板壁木质结构的房屋。这幢建筑从外表看,已有些年头了,估摸最晚也是上世纪80年代以前所建。房屋虽旧,但却掩饰不住这其实是一个殷实之家。这一点完全从房屋所用的物料以及院子的陈设布局就可看出。主人将我们领向正中一间类似于正殿的房间,她向我们介绍说,这是她祖母的处所。在摩梭人家里祖母就是权利的象征,她掌管着家中的一切,地位显赫,备受全家男女老幼的敬重。祖木屋是由两根柱支撑,分别为“男柱”和“女柱”,男柱和女柱必须出自同一棵树,女柱为根,男柱为干,象征“女本男末”。经她这么一说,我由衷地对其祖母产生了一种敬畏的心理,门是虚掩着的,主人轻轻的推开门,大家尾随她鱼贯而入。还没等我看清里面的陈设,两扇大门就又关闭上了,门闭合的严丝合缝,即便是在大白天,屋里也是黑咕隆咚的,只有供奉神像的牌位处的小蜡烛放射出微弱的光照,显得屋内影影绰绰。刚一进屋子,人一时还不适应屋里这半明半暗的环境,待了一会儿,人才慢慢适应了。在暗淡的光线下,我逐渐看清在靠大门的那边,有一个高出地面许多的像床,但更像是一个木柜子的物件,上面端坐着一位老妇,看她那挺拔的坐姿,就知晓老人精神矍铄。她很威仪地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看她坐的那床榻,一般人不纵身一跃怕是上不去的。除非你是一米八九以上的大个子。我私下里正为此狐疑,方听到讲解者说祖母是靠踩着下面的小凳子方可上得去的。听她这么解释,虽对上床的疑问有所释然,但又疑窦丛生;不是说祖母在家庭里德高望重,是倍受人敬仰的老祖宗吗,咋又用这近似虐待的方式对待老人呢……..?正当我云里、雾里瞎乱猜想时,讲解员的一席话彻底驱散了聚焦在我心头的迷雾……..。
  原来在摩梭人家族里,祖母享有崇高威望不假,但在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外,祖母活到一定时段,就要禁性欲,过一种无异性伴侣的孤清寡淡的寂寞生活。具体时间为家中一旦增添了孙子时,祖母从此就断绝了与异性的来往,包括自己的丈夫,祖母睡这种仅容一人之身的,既窄又高的条状柜子,无疑起的就是惩戒的作用,这一条虽然无法可循,但无疑等同于“法定的戒律”。
  我自打进了门,思想本来一直都在开小差,当听到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事情时,才真正思想回归本位,我们注意力完全被讲述者吸引了过去。随着她引人入胜的讲述,我开始全身贯注地倾听摩梭人走婚的有关习俗。她那标准的普通话,加上像银铃似的嗓音,极富感染力,闻所未闻的摩梭人的这些习俗,更能唤起听众的共鸣…..桑娜(也就是刘敏)绘声绘色、维妙维肖的讲述,使听众听得出神入化,思绪完全进入她所描绘的那神妙的境地……..
  经过桑娜大半天的讲述,我对摩梭人走婚这一习俗的始末有了一个客观全面的了解,一幅摩梭人走婚的图景清晰的浮现在我面前:摩梭人是母系社会,基本上没有婚姻制度。摩梭人在白天,男女很少单独相处,只有在聚会上以唱歌、跳舞的方式对意中人表达心意,男子若是对女子倾心的话,当双方拉手跳舞时,男子就用手指抠女方的手心,女子如果愿意就反扣三下示意。离别时,如果双方都回头对望对方,事情就可就此展开。男子当日的半夜时分到女子花楼去与其幽会。摩梭成年女性的房间,独立于家庭其他成员,即“家屋外”的二楼归女子独住。但男子不能从正门进入花楼,而要爬窗,再把帽子等具有代表性的物品挂在门外,表明两人正在约会,叫他人不要干扰。“花楼”是男女表达情爱的特有场地。两人在花楼耳鬓厮磨,卿卿我我、一番云雨情之后,如果双方都感觉满意,两人会以物相赠,也可看作是定情物,一般男子送女子一把银篦子,女子赠送男子一把带手柄的钢刀,便于男子下次来上楼时就可利用刀子帮助他蹭上去。不过男女幽会时要把握好时间,在天未亮的时候男子就必须离开,这时可以由正门离开,若于天亮之后或女方家长辈起床之后再离开,则会被视为无礼。
  走婚并非易事,要过三关,一是翻院墙,二是防止狗咬(带狗爱吃的食物),三是爬上花楼开门闩,女子所在花楼木屋的门闩又长又粗,男子需用随身佩戴的长刀砍断门闩,方可进入。
  走婚在摩梭语中叫“色色”,意为“走来走去”,说明白点,走婚是一种夜合晨离的婚姻方式,男女双方没有婚姻关系,只有在晚上男方会到女方家留宿,白天仍在各自家中生活与劳动。一到晚上,男子会用独特的暗号敲开女子房门,走婚的男女,维系关系的要素是感情,一旦发生感情转移或性格不合,可以随时切断关系。因此,感情自由度较高,在性事方面也是女方占主要地位,女方一旦不再为男方开门,走婚关系就宣告结束。
  走婚是母系家庭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成年男子走婚,是传宗接代繁衍后裔的一条重要途径。只是不同于其他民族夫妇长久生活在一起,他们是日暮而聚,晨晓而归,暮来晨去。
  在这个素有“女儿国”之称的摩梭人家中。一切都由女性支配,由于母系社会中由女性当家,因此所生下的小孩归母亲生养,生父在满月时会举办宴席,承认彼此的血缘关系,男性称女情人为“阿夏”,女性称男情人为“阿注”。
  摩梭人走婚有两种方式,一种叫“阿注”定居婚,一种叫“阿夏”异居婚,不管哪种婚俗都得举行一个古老的仪式,叫“藏巴拉”,意思是敬灶神菩萨和拜祖宗。仪式在女方家举行,时间一般在半夜,不请客、不送礼,朋友也不参加。这个礼仪是男方请证人把求婚者领到女方家,不存在媒妁之言,母舅之命,是基于男女青年早已有了感情,母亲及舅舅只有默认的份。男方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把带来的礼品按规矩放在火塘上方锅桩的平台上,以及经堂里的神台上,向祖宗行礼,向长辈及母亲、舅舅、姐姐行礼。然后接受长辈及姐妹的祝福,送去的礼品按照尊长、老少各一份。你的心上人阿夏必须按摩梭人装饰,从头到脚精心打扮。男方会得到女方精心用摩梭麻布亲手织成有摩梭特色的花腰带。女方决不会向男方家摊派钱物,她们认为,男女相爱是平等的,感情是摩梭人走婚的重要因素。当证人向阿夏的母亲、舅舅们交代完后,从此男女双方就会开化了。阿夏走婚不请客、不操办,这种古老的风俗又俭朴、又省事,整个仪式一个小时即可完成。
  一旦阿夏怀孕。表示走婚有了结晶。在孩子出生前一个月要举行两项仪式,一是求石和树保佑孕妇平安,孩子顺利出世;二是请巴达(族长)进行驱鬼。两项仪式阿柱都要参加。孩子出生后两天,由女方向男方道喜,举行命名和拜太阳仪式,男方家到女方祝贺,并送上猪、牛、鸡、糖之类物品。孩子满月时由男方出资举行满月酒;算是对婚事的一种补偿。孩子在13岁时要举行“成丁礼”,乡邻亲友和生父家庭成员参加。后由母亲领到生父家,敬拜父亲家的祖先,成丁礼后就表明其将要长大成人。
  摩梭人走婚所生子女由女方抚养,随母姓,生活在女方家。家中没有父亲,但有舅舅、母系成员是亲人,包括母亲、女儿、儿子和舅舅;父亲、妻子都是外人,摩梭人“知父不亲父”,双方没有一个共同的家庭模式,没有共同的财产。白天各自在自己家忙自己的活计,晚上才一同回到花楼共居。
  如果感情破裂,任何一方不愿意再保持走婚关系,便女方闭门不纳,男子不再登门,关系即解除。解除后男女不能马上又开始走婚,要间隔两个月后才开始下一次走婚。一般一生可以走婚两至三次。男女一生中可以结交多个“阿夏”或“阿注”。但不能同时拥有两个以上的阿夏和阿注。虽然不受法律制约,但受道德观念的约束,女儿国的道德礼仪是非常纯朴高尚的。
  总之,他们结合是自由的,两厢情愿的,离异更是无什么瓜葛,不会发生任何纠纷。男女双方都有主动权,社会家庭不干预,即便发生纠纷,双方母亲、舅舅们也会妥善处理。结合并不是以谋生为目的,离异也不会危及谁的生存。摩梭人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规矩,更不存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男人、女人各住各家,你不靠我养,我不靠你活,天下男子到处有,东方“女儿国的女子”。任我求。摩梭人根本不存在离婚、寡妇、子女无人抚养,财产继承、流浪儿等社会问题,他们有自己的性爱观念与道德标准。在这个氏族中,大多数“阿夏”、“阿注”们都能相敬如宾,相互负责。但在某些村寨和某种宗教的家庭结构及婚姻现实中,不同程度存在这样的现象,男性们即不是名正言顺的丈夫,又不是名副其实的父亲。对妻子负责任,对儿女尽义务,他们一股脑丢进泸沽湖里去了,一生中,男人想去就去,想回就回,落个两手清风,一旦他的女朋友关门拒绝,或男人喜新厌旧,往日情意便烟消云散,只留得一场春梦。
  每当夜幕悄悄降临后,摩梭人居住的地方就会出现这样有趣的场景,家庭中成年男人们都出去了,他们当中有各位舅舅、哥哥、弟弟各奔东西南北。去自己的“阿夏”家,对方的姐妹们在家中等候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的到来。对于女人们来说,他们晚间特别忙,当家长的母亲更是肩挑双担,既要打点舅舅和兄弟出门,又要照料家中老母,姐妹和小孩们,还要接待自己的“阿注(丈夫)”来幽会。
  摩梭人“母系”大家庭的夜间生活,你若细心观察,不难发现其中是有一些规矩的,对于那些在外面敲门的男人或者客人,年老的舅舅们是决不会去开门的,也不问是谁,主妇也不予以理睬,除非你在门外吆喝几声,说明你是外来的客人,家中老人和小孩儿才会给你开门。家中成年姐妹众多,来约会的“阿注”也多,但各有各的幽会暗号和传情方式,如果不是自己的“阿注”,就不会让他进自己的闺房,姑娘的闺门一定要对好暗号,她才会轻轻打开。大木摞、平房木屋里住着年老的妇女与儿童,她们一概不管院中之事。
  黄昏时分,随着夜幕的降临,芳龄女子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家等候“阿柱”的到来。当然,在他们性爱的天地里,也不是每个女子都可以去爱,每个男子都可以去求。他们求爱的方式是在生产劳动、工作学习、走村串户和走亲访友等活动中进行的。等相互了解,具有了一定感情基础后,就会相互交换一些礼物,如手镯、项链、戒指、手表以及衣物等为定情的信物。这些东西只有当事人两人和母亲才知道,对其他人一概保密,随着男女之间感情的逐步加深,走婚幽会,相聚的次数就越多,有的情侣关系就稳定下来,直到终生。如果你花言巧语、不诚实、游手好闲,时间一长就得扫兴回娘家了。实行自由“走婚”其奥秘就在于母子们无后顾之忧。
  摩梭人的走婚离奇而神秘,规范而自约,几百年来在泸沽湖畔传承和延续着,因此成为吸引世界的目光。撩拨得外面的男女们心花怒放,他们瘦马单骑走泸沽,也想尝试一下走婚的个中况味,只是看你有没有那个缘分.......
  屋子里的讲解还在持续,我借上厕所的间隙在摩梭人居住的街上溜达了一下,路上遇见他们,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只知道摩梭人至今以生产队集体的形式从事生产劳动,大伙儿在一块儿依靠强大的集体力量谋生存,他们一直没有包产到户、或分田单干,这在中国农村是少有的现象。
  摩梭人信奉的达巴教是藏传佛教,据此,摩梭人死后跟藏民一样实行天葬,将尸体用裹尸布包裹,然后拖上对面的山梁,等待苍鹰啄食。
  走着走着。偶日见到一块不大的耕田,大概不足一亩吧,看样子像是去年种过包谷和高梁类的田块,因为地面残留有玉米和高粱的秸秆,现在闲置待耕。耕田如此稀缺,我惊讶摩梭人靠什么生存?带着疑问,我又回到了那家旅游接待户的家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