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4468|回复: 0

[散文随笔] 空巢 文/边丽萍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5-18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空巢

文/边丽萍

  夏日午后的太阳,象一个滚烫的大火球,毒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村子里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响动,就连往日里那条爱骚情的大黄狗也懒懒地躺在老槐树下。它四肢侧向一边随意地摆放,脖子无力地紧挨地面,眼睛眯得实实的,连一丝缝也看不到,给人的感觉仿佛没有生命的体征。街道上的水泥路面把太阳的强光白白地反射出来,刺的人睁不开眼,随着一阵风来,身体感觉被一阵一阵热浪包裹,这种包裹让人喘不上气来,也使人烦躁。
  老槐树像一个垂暮的老人,没落地伫立在村口。太阳光灼的枝条和树叶都蔫蔫地耷拉了下来。树上的喜鹊,大概也惧于这天气的炎热,带着刚出窝不久的小喜鹊飞的不见了踪影,树杈上只留下空荡荡的喜鹊窝。
  老槐树虽在村囗,但这里正是南北两条街道的中央,农业社时上工的铃挂在树上,村里的大小会也在树下召开,人们闲暇之余总爱在树下聊天。慢慢的老槐树下便成了村子的人市,特别是到了夏天,男人们就连吃饭也爱把碗端到树下,前三皇,后五帝,左青龙,右白虎的胡侃着。其实心里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无非是想秀秀自家婆娘的厨艺。经常的比较之后,谁家婆娘饹的馍火色匀,谁家婆娘面擀的又长又筋道,谁家婆娘打的搅团光,这些消息便由树下慢慢在村子里传开。这让成天围在锅前的女人脸上增光,心里便也宽慰不少,同时以后做饭也更细详。女人们则不同,她们放下官活是私活,即使来到树下,也带着鞋底或者拨条,每每说话也是在几个人之间小声进行,偶尔也会加入到男人们的调侃中间,但很快又退了出来,生怕村里的长辈骂自己少教。孩子们更是把树当成乐园,爬上爬下,掏鸟窝,捉知了,在树下丢沙包,踢毽子,互相嘻闹,狗窦相追。老槐树渐渐的成了村子的象征。庄稼人没有漂亮的话,也形容不出子丑寅卯,但几天不到树下,就浑身的难受。
  这几年,聚在树下的人越来越少,中青年人纷纷外出打工,十有五六户的大门上挂着厚重的铁锁,工作的繁忙,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整个村子像丢了魂,再也没有以前的生机,热闹。就连这夏日的午后,树下也静的出奇。老槐树仿佛也失望了,它默默地向街道上张望。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街道里终于传来"吱"的铁门开启的声音,然后走出来一个人来,与其说走,还不如说滚更为贴切,因为他坐的是一辆电动轮椅。椅子的扶手上有驱动椅子前进后退的开关,这个开关在小小的孩子摁来可能都是轻轻松松的一件事,但在这位老人来摁,却显得十分地吃力,他须使出整条胳膊的力量才能让哆嗦的手放在开关上驱动椅子前进。脸上的色斑褶皱在纵横,粗糙的皮肤里,稀疏的白发在头上凌乱的像多日没梳理一样,看到这里让人唯一想象出的形容词便是沧桑。随着椅子滚动,他来到树下,他停好椅子后,习惯地哆嗦着手去摸挂在耳朵上的助听器,当确定助听器没有掉下来之后,他才把哆嗦的手缩回胸前,放在椅子的扶手上,漫无目的地望向前方。又过了一会,一位老太太也提着小木凳从家里走了出来,她蹒跚着,一只手拄着拐杖,小木凳的重量对于她来说己是极限,每走十来步,她都会停下来喘息一下,然后放下小木凳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纱布手绢,擦擦挂在眼边的泪珠。从家里到槐树下不足一百米的距离,她足足走了十多分钟。当她来到树下,和坐在椅子上的老头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放下小木凳,一屁股重重地坐了下去,等气匀了一些,她像自语,又像给椅子上的老头说话,"天太热了,把人能热糊涂。"
  "我吃了,娃给我做片片面。"
  "你外聋皮滴耳的,还天天挂个助听器,把外取气扔涝池去,搭瓜外滴做啥呀。"   
  椅子上的老头再也不能从她的口型上判断出她到底说了什么,老太太也知道聊天不能顺利进行,他们却默默地不做声,像两尊石像,注视着远方……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