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7700|回复: 0

[散文随笔] 有一种思念叫永远 文/邓伟锋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6-25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一种思念叫永远

文/邓伟锋

  截止今天,婆已经走了126天。说快吧,的确也快。她走时,正是疫情肆意横行之季。而如今,疫情已在可控范围之内。至今依稀记得,正月十三安埋那天,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夹杂着丝丝残雪,那种落地即化的雪儿,多了几分对尘世的绝诀。遗憾的是我没能见婆最后一面(最后一次见婆是腊月二十九晚)。听妈妈说,正月那几天,婆的身体状况时好时坏。她常常忧伤地坐在轮椅上,让妈妈推着她穿梭于村里的小径上,田野里。追忆往昔,一次次回忆年轻时她干活的地方。好几次,婆一直催问,伟锋怎么还不回来呢?一次次地唠叨,一次次地想念......,最终却等来了阴阳两相隔。
  我死了以后,一定要请洋鼓洋号,大班乐人,婆不止一次对爸爸和妈妈叮嘱。她不知道那时节,疫情已经相当严重了。正月初七晚,我在县上陪俩个儿子。那晚,莫名其妙的魂不守舍。总觉的自己吃不饱,喝不够(白酒,啤酒,干红换着喝)。八点左右,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询问婆的情况,也打算第二天回老家看望她。初八早晨六点多,我还在睡梦中,手机突然响了。爸爸电话里交代让我快起床做点饭吃,他一会儿过来接我回老家。七点四十分左右,他来到了福兴苑,“伟锋,你婆没了,昨晚凌晨一点左右。”我连问几遍,真的吗?真的吗?爸爸悲伤地点头。后来才知道,那晚十点左右爸爸对婆说,伟锋打电话了,说他明天回来看你。凌晨一点左右,爸爸醒来上卫生间,无意当中触摸婆的时侯,她已经走了。他据计,婆应该是凌晨零点至一点左右走的。听妈妈说,她和爸爸给婆穿寿衣时,身体很柔软。婆走的时候没有一点痛苦,她走的那么干脆,绝诀。犹如她的一生: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为人处事光明磊落。估计她也是担心家里人操心受累,因而选择在凌晨大家熟睡时静静地走了。走的那么深明大义,顾全家人。
  回家的路怎么那么漫长,我一直催爸爸骑车快点。他说,速度已到极限了,不能再快。半个小时后,总算到老家了。我疾步奔向大厅,家人和两个姑姑早已守侯在灵床前。婆静静地躺着,嘴巴没有合上,似乎想诉说什么?我忍不住失声痛哭,两个姑姑连忙上前劝住我。大姑说道,你婆念佛一辈子,让她静静地走吧,往生西方,别让哭声惊扰了她。我伸手触摸婆的心口,倘有丝丝余热,两只手也很柔软,也能掰开。都怪自己一时估计太乐观,总认为婆会熬过正月十五。突然间回想起最后一次见婆,腊月二十九晚。她语气深长地说:伟锋,在寺院好好发心,听师父的话,活要抢着干,任劳任怨。为两个娃培福报,别操心我了。婆也知道活不久了,也活够了,不能再拖累你们了。
  人生呀,就是这样的平淡无奇。生来赤条条,走时一场空。回想起小时侯,从我一岁多跟婆睡,村里的人都笑我是婆的娃。那时候,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晨上学很早,尤其是冬季,学校经常停电。婆会早早为我和妹妹备好煤油灯,同时,她四点多起床做早功课时,顺便在炕眼里烤上两个大红薯。待我和妹妹上学时,拿在手里,既能暖手,又是美味的早餐。忆起上小学二年级时,有次晚上和婆去贤山寺赶庙会。凑巧去晚了,恰逢天降大雨,寺里寮房住满了,房檐下又无法睡觉。婆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个大麦草垛子,她不顾雨水的浇淋,用双手掏出了一个洞,仅容我和她躺下。那晚,婆搂着我,我安祥地睡着了。早晨起来,她的胳膊被我压得抬不起来,又酸又疼,婆却笑着说,么事,么事。
  人世间,思念无解药,神仙也挡不住人想人。婆走了,一度时期,我的天空彻底地塌了。好几次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她坟前,长跪不起,失声痛哭。但是,生活还得继续下去……愿婆乘愿再来,我,还做她的孙子。有一种思念叫永远,叫永远。以后的日子里,善待家人,好好工作,这,也正是婆最希望看到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