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617|回复: 0

[散文随笔] 朝霞中的挽手 文/唐晨辉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7-4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朝霞中的挽手

文/唐晨辉

  每天早晨上班,在去班车点的路上,我都要途经黑龙江路的李村桥,在李村桥窄窄的人行道上,每天准能看到一对青年夫妇,他们手挽着手,匆匆忙忙,几乎是小跑着从我身旁经过,朝着南边走去,消失在上班的人群和滚滚车流中。对我印象最深的是,每次见到他们,他们都是紧紧的手挽着手,与路上其他行人形成鲜明对比,也可以说,正是他们手挽手这一细微的动作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使得至少每天早上我都要多看他们几眼。
  不仅是上班时候,下班后在相同的地方,也能看见他们从我对面快速走来,等我想仔细端详他们的时候,像早上一样,他们又是从我身边一闪而过。
  起初,看到这对夫妇,心里也没有太多的关注,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在意,因为毕竟是各自在忙着赶路上班、回家。一般早上7点左右,大家都忙着吃早点赶车上班,急匆匆,忙碌碌,相互见面连个点头的微小动作或者相互一个微笑也没有,互不相识,最多只是面熟而已,相互呈献出的是一张张相似的生冷木然的表情,好像极不情愿去上班,大家对对方的姓名年龄职业等等一切个人信息都不知道,这个并不奇怪,毕竟是行人,不是熟人,其实这已是社会一种常态,大家已经很习以为常了。
  这对夫妇年龄相仿,大约28岁左右,男的1米7左右,瘦瘦的,一头蓬松的头发,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夹克衣,上衣和裤子上零星点缀有白色斑点,女的个头1米62左右,消瘦的身材,清秀的面庞,留着短发,留海勉强遮住上额,穿着也是很普通的服装,和她的丈夫一样,裤脚部位也不时地点缀着白色的斑点,根据我的判断,估计他们夫妇是干装修或者是从事与建筑有关的活计,更像是刮腻子方面的工种。记得刚见到他们时,他们上下班都是穿着工作服,上面斑斑点点,后来,他们可能碍于面子,或者可能想要穿着舒服些,把工作服换下来,在下班的路上就穿着干净的普通装,但是不管他们穿着什么样的服装,依然掩饰不了他们的打工身份。
  我不认识这对夫妻,不知道他们是哪里人,姓啥名谁,只是每天上下班在路边自然性的看上几眼,相互就是路人,好像他们从没有注意到我,我和他们也从没有发生过四目相对的偶视,更不用说打个招呼,每次看到他们几乎是一路小跑,从我身边一阵风似的闪过,从李村桥狭窄的人行道快速穿过,有时候为了避让行人,为了不松开相互的挽着的手,他们只能从只有一个台阶的人行道上下来,在急速绕过行人之后又蹦跳上去,男的紧紧挽着女人的手,女的身手也挺敏捷,紧跟着自己的男人。
  我为他们一次次温馨的手挽手而感动。蓦然间,我记起了古人的一句话:“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莫非我和他们前世见过面?莫非他们两个的姻缘是千年修来的、是命中注定的?我是个平凡的人,针对这一点,我不敢随便下结论,只能当做文人墨客的笔墨文学修饰而已。
  看样子,如果他们有孩子,估计也不到上学的年龄,现在可能正在上幼儿园。也许他们是外地来青的务工人员,为了多挣钱,把孩子放在老家让老人照看,当然啦,孩子也就成了中国千千万万留守儿童中的一员或两员,小两口子离家在外租着廉价的房子打工挣钱,我相信,虽然他们属于打工族,但在他们的心中,同样拥有美好的梦想,他们的梦想可能是多挣钱,让父母过的体面些,给孩子一个好的教育环境,这也许是他们的一个美好愿望,他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他们在哪里干活,具体干的什么活计,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们不管干什么,都是为自己的家庭去打拼。
  我们不奢望他们拥有为国家、为民族贡献力量的很高的境界,毕竟他们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但是他们很务实,就是为了自己的家庭去拼搏、付出,但是,我们从另外的角度来讲,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国家的一个小小的组成单元,所以,从这点讲,他们又何曾不是在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去打拼呢?
  每当他们干活很累的时候,他们就会想起自己年迈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不管生活多么艰难,不管前方是暴风雷电还是雨雪冰霜,他们都要坚定的走下去,因为这是一种责任,一种家庭责任,也是一种社会责任。
  见到这对夫妻已经快两年多了,看来他们工作的地方相对固定,否则我不会每天早上看到他们。每次见到他们,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们紧紧的手挽手,好像担心对方飞走似的,几乎是相互依偎着慢跑,就像热恋中的情侣。其实,现在在大街上,结了婚的,很少看到手挽手的。
  其实,令我最感动的,还是这位女士。在我们的生活中,现代的女性很多过着舒适的居家生活,她们有的有着很体面的工作,有的在家过着家庭主妇的生活,但是很少有女性在高楼林立的工地上从事着跟男人一样的体力劳动,但是这位女士就是从事着体力劳动,她每天跟着自己的丈夫,在工地风吹日晒,干着又脏又累的活计,夏天酷暑难耐,冬天天寒地冻,也许他的丈夫在刮腻子,她就在旁边给和腻子浆,丈夫在砌墙,她就在旁边给和灰和水泥递砖,当丈夫干活很累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劝他休息会,给他递杯水或者帮他擦擦汗,当她干活累的时候,丈夫就替她干,让她在旁边歇息,常年共同劳动的磨练,使得他们相濡以沫的情感坚如磐石。在这个女人的心中,自己的男人是家中的顶梁柱,是家里的天,她也知道,女人需要男人的呵护,但是男人更需要女人来暖心,所以,她冲破传统思想的束缚,告别家乡,离开自己的亲骨肉,在外面不离不弃支持丈夫工作。
  然而,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一些女人,奢于享受,把对家庭的责任全部推给自己的丈夫,认为男人挣钱养家天经地义,有的甚至对丈夫尊敬有欠,在家庭任性自恣,导致家庭产生矛盾,家风不正。但是这位女士则不然,她不怕苦、不怕累,与丈夫一起在外漂泊,风里来雨里去,她不仅是丈夫生活中的贤内助,更是工作中的好帮手,他们俩在人生的旅途中共同经历风雨、同甘共苦,用辛劳的双手经营着自己的家庭,他们承传着中华民族“勤俭持家”的优良传统。我与他们每天早上定时偶遇,朝霞中他们瘦弱的身躯是那么的平凡,那么的普通,但是在我的眼里,他们是伟岸的,他们是值得尊敬的。
  看到他们,不由得使我想起了路遥《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孙少平是一个很平凡的打工仔,他在打工的过程中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他有一个梦想,就是能为自己的父母箍一口砖砌的新窑洞。这对夫妇的经历也许没有孙少平那样悲苦,但是他们肯定也经历了生活的坚辛与磨难,我想,跟孙少平一样,他们也一定有自己的梦想,他们或许想让双方的父母过上好日子,或许想在城里买栋属于自己的楼房,或许让孩子生活的幸福些,并且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憧憬着孩子长大后成为国家和社会的有用之才,他们的梦想渊源于他们的现实生活,渊源于他们对自己生活现状的客观定位。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辛勤劳作,彰显了当代人们的劳动风范,习近平总书记说,撸起袖子加油干,幸福生活是奋斗出来的,我认为,这对夫妇就是总书记讲话的践行者,他们的梦想是朴实无华的,实干兴邦,实干兴家,我坚信,他们的梦想也一定能够实现。
  他们的爱情不一定很浪漫,但是他们的情感一定很真挚,他们的家庭不一定很富裕,但是他们的生活很温馨。今天早上,我在路边的凉亭下练八段锦,透过松树的缝隙,我又看见了他们俩,还是手挽手,轻盈的踏上了李村桥窄窄的人行道,早晨灿烂的霞光从东边照射过来,穿过李村高架桥的空隙,将阳光洒在了整个人行道上,也洒在了这对夫妇身上,有人说劳动最光荣,劳动最美,我觉得霞光中的他们更美。
  2018年11月9日写于青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