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224|回复: 0

[散文随笔] 返老还童 文/边丽萍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7-30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返老还童

文/边丽萍

  屋外的雨,滴滴哒哒的均匀地敲打着店前的老槐树,空气清新、凉爽地让人怀疑季节正值盛夏。我独自坐在店中,无聊地刷着抖音。一阵紧急刹车,随后是凌乱的脚步声,走进来两个人,简单地讨价还价之后,他们以三十元钱买走了一个折叠小花圈。
  “这两个人来干什么?”母亲竟从上房的卧室来到门前的店中,我赶紧递过一个小板凳扶母亲坐稳。“妈,让你下雨天静静呆在房间,别乱走动,怎么又跑出来了,摔倒怎么办。”下雨天,最怕母亲在这光滑的水泥地面上走来走去不安全,我的语气有点急促。“不怕,不怕。”母亲连连的说着,“这两个人来干什么?”母亲又好奇地重复着刚才的问话。“买了个小花圈。”我相信,刚才这两个人走时,母亲是看到他们手中的花圈的。同时意识到自己对母亲的失态,我取来一个小板凳,坐在母亲旁边。
  “他们是那里人?”
  “估计是南边村子的吧,车从南边开上来的。
  “他们去那里?”
  “好像说去鲁马。”
  “去鲁马那一个村?”
  “没问”
  “死的是老汉还是老婆?”
  “我没问么。”
  母亲干瘪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再问,又像没有找到合适的话语,她终于不再言语。我抚摸着母亲树皮一样的手背,和她开玩笑“妈,你真像壮壮一样,把人问的都没办法回答你了。”母亲听了我的话,痴痴地笑了起来,其实我话一点也不可笑,母亲就是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怕她继续笑,我赶紧岔开话题。“妈,天晴了,我开车带你去看舅舅。”听到要去舅舅家,母亲立即止住了笑,并且再三询问我给舅舅买什么礼物。望着双鬓斑白的母亲,心里莫名地难过,现在的母亲,言行无异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每每见到家里有人来买东西,她都会像刚才一样问我,给她说话,须得耐心解释半天。家里来人或者我陪她小坐,她都会把小时候的事讲给我们听,每次讲,她都以为第一次讲。每次讲,她都要流泪。每次讲,她都要重复几遍她太小太傻。
  母亲出生在鲁家村大户人家,兄妹三人。由于家道中落,母亲和两个舅舅在很小时就跟着外公外婆住在野河山中。那时正值解放战争,土匪和国民党散兵经常骚扰,抢粮食。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人是不敢睡在家里的,大多数时间,外公外婆带着母亲和两个舅舅躲在涯畔的草丛中过夜。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使外公和大舅染上了心脏病,由于医疗条件落后,外公和大舅相继去世,母亲那时还很小,家里的顶梁柱倒下,孤儿寡母的凄惨生活是常人难以想像的,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深有体会。这段生活对母亲影响太过深刻,耄耋之年的母亲越来越胆小。特别是到了晚上,那怕屋外一个小小响动,母亲都会惊觉地侧耳听半天。然后就彻夜难眠,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量服用镇定药。我给她收拾的房间,她不敢一个人去睡,她非要挤在我和儿子的大床上。更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每天下午五点多钟,村口送牛奶的车刚一走,母亲便催促着我把家里所有的门关起来,即使门前纸花店的门也不能例外。我关的门母亲是一点也不放心,我前面关,她跟在我身后,蹒跚着搬来椅子,扛来锄头须在门后重重顶起。
  母亲的孩子气和倔强有时气的我欲发作时,脑海中便回想起我们小时候气母亲的情景来。那时父亲常年在外奔波,家里没有父亲的镇守,我和两个哥哥特像山中无老虎的猴子,母亲的话在我们耳中似一阵轻风。有时和别人家孩子打架,母亲说一下我们,便和母亲对着干,特别是村子里的长辈故意鼓动时,更是给我们助力,我们站在人多的地方,大声叫着母亲的名字。村子里和母亲相好的婶婶指责母亲过于娇惯我们时,母亲总以我们小,不懂事为借口替我们辩护。母亲并非孔圣,也有生气的时候,但无论怎样生气,都不会打骂我们,大不了,自己哭着跑到井边,摇动辘辘,抖动绳索,说着不活了,要跳井一类的话吓吓我们,当我们真的吓哭时,母亲又马上跑过来抱着我们哄起来,仿佛自己干了天大的坏事,对不起我们似的。白天,母亲要参加生产队劳动,晚上才忙自己家里的活。让我记忆最深的是母亲晚上经常要纺线到深夜。每每母亲纺线时,两个哥哥会听话地在炕另一头睡觉,我则不同,我一定要母亲搂着我哄着我才睡。见母亲纺线,我不是用脚碰断线,就是把脑袋挤在母亲怀中。怕錠尖扎到我脚上或者怕线拧到我的头发,母亲只好停下手中的活,哄我睡觉。等我睡着了,母亲才又爬起来继续纺线。
   "你怎么了,不说话。"母亲的问话打断了我,我再一次望着母亲,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返老还童是人类生存过程中最美好的愿望,上到帝王将相,下到庶民百姓,谁不希望自己延年益寿呢。可现实中的母亲现在经历这一生理期时,我却是万般痛苦,妈,我不是华佗再世,我也不是李时珍重生,对于你的病(这种病有一个洋气的外国名字叫阿尔茨海默症)我束手无策,无力回天,我唯一能做的是,像妈妈一样给你呵护给你关爱,我紧紧握住母亲的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