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084|回复: 0

[散文随笔] 想念你啊——云科战友 文/王应祥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8-1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念你啊——云科战友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少年从军报国志,每年我在武装部送兵时都会被那感动的场面,惹得自己的眼睛跟着新兵的父母亲而潮湿。在鞭炮声声中,这些雅气未消的面容,一个个挥手在父母亲和兄妹的泪花中,怀揣着从小当兵,去保家卫国的梦乡,去实现他们的壮志豪情。去了戈壁荒漠,去了了长满荆棘的无人边关,去了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进了军营他们就会一下子长大了,变得成熟了。
  当兵的人都是要放哨站岗,都是要爬冰卧雪。遇上了战事,他们没有过多的想法,也不曾想什么,个个都义无反顾的冲上阵地,那个能没有流过血,负过伤,那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然而,当一场战事过后,留给活下来的人和烈士的家庭,那只有伤心的痛楚和泪水。那些躺在烈士陵园的烈士们,上战场时,大都是没有结婚的青年娃娃,在那燃烧的战事时期,受煎熬的则是一个个参战军人家庭的父母,战事把一个个烈士的父母的头发从黑色变成白色。
  我的家乡在关中的周原扶风,那里,就有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的贾云科烈士的父母。

(一)

  2008年我在部里编纂《扶风县军事志》一书搜集资料时,对他和另外三名战友的牺牲更加注意。搜集到了这个昔日战友的详细情况,得到村组干部和一个朋友的帮助。我和贾云科认识是定兵后发军装的那一天。他的穿着很朴素,想想穿上军装以后都在一起了,大家高兴地都在县武装部院子里活奔乱跳。我们是同在扶风县八一路武装部院子里领穿的军衣;同是在县服务搂一搂大餐厅享用的县政府给我们的欢送晩餐,三菜一汤加白米饭;那天晚上,也同是在县北大街广场上观看的打仗影片《英雄儿女》;也同是被5辆大卡车拉送到了杨凌火车站上的军列,可惜的是,不知在什么时候,闷罐车在半路上却把我们分开了。
  我一直埋怨当时在发新兵衣服时,我们没有完成共同的承诺,我们是最后领衣服的新兵,都在一起提前商量好的,穿新军装后要照个合影像片,相互留念的。可惜时间紧了,八一路没有照相馆,像没照成,成了遗憾,这一别就是多年。
  贾云科在武装部院子里领新兵衣服时,他跟我站的是一排,只有纵向两路队形,他在我身边站着,时不时问我这,又问那,他问我的年龄和村子那里呢?我也问他的年龄,住那个村。我俩都十七岁,我比他生月大。他有姊妹四个,我也有姊妹四个,他的父亲在铁路上工作,而我的父亲在农机站上班,同是农村娃娃,父母亲都是一头沉的劳动家庭,多有相同点,我们俩话不投机,很是聊得来。那时没电话,从此一别,等我从部队回来,知道的,不是他被提干的消息,而是,他和三个战友早就被长眠在南国的疆土里,这成了父母亲和姊妹们心中永远的痛楚。

(二)

  详细的了解贾云科牺牲,是在一个战友那里知道他的详细事迹。那一年,新兵下连队不久,他们的团被军委安排轮战换房,开拔到了前线,强行训练了三个多月后被送上了前线……
  春天来了,鲜花也开了,可家里的父母亲一直收不到儿子的来信,有一天,父母亲终于从同儿子一块入伍的另一个村子的军属那里,有了儿子爆炸性的消息:扶风县那年去的新兵,一部分也被开拔去了前线打仗了。
  得到了儿子在那里的确切消息,父母亲却得不到儿子现时的情况咋样呢,好着呢?受伤了?还是……父母亲不敢再多想了,终于他们都失眠了……
  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椿树上,有一只被西府人称作为“黑老娃”的鸟鸟,天天上午就飞过来,立在树枝上“嘎嘎!嘎嘎嘎!”地叫个不停。云科的父亲说:“这鸟儿叫怕兆头不好,怎么天天跑来叫呢?”他的母亲则说:“这是喜鸟,你胡说啥呢呀!你这胡说,惹得我心里慌慌的”。
  儿去异乡母担忧,儿子都去了战场,父母亲更是寑食难安。半月过去了,一月过去了,第二个月时,一天,村长一行几个人来到云科家里的院子,云科的母亲正在洗衣服,她一时的激动,但是,当她看几个人中有一个穿军装的人,却没有自己的儿子时,她心里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两条腿立马显得软弱无力,脸上的神色也立马忧伤起来了,而云科父亲的神色更显得紧张。这时候,村长发话了,说道:“姨,叔,镇上书记和县上领导看您来了,说云科是英雄,还立了功!”这时候,县武装部李玉堂政委拿过来立功喜报和一个红色小长方形的奖章盒子,恭恭敬敬送到云科母亲的双手里,李政委抬起右手恭敬的向云科父母亲敬了个军礼,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
  父母亲把来的几个人让进厦房里坐下,而李政委,镇上书记,民政局长却不自在了。他们带来云科不幸牺牲了的消息,怎么给两个老人直面告白呢?这时,云科的母亲变得却很喜容,转过身给李政委递茶水,说:“您是和云科一个部队的吧,我儿怎么没回来呢?”李政委站起来说:“嫂子呀!我是咱县武装部的政委李玉堂,来看您来了,您养育了一个好儿子呀!…”李政委喉咙又像是受东西卡住一样,再说不出别的什么话来。村长则直接一点,说:“姨,叔,云科在部队受重伤,出事了。”云科的母亲定了定神,朝着李政委说:“你们几个领导说吧,儿子怎么样了,我们俩口挺得住,你们一来我就感觉了一些。”
  李政委稍停片刻就“唉!"了一声,说“云科他不让其他战士倒下,一个人肩扛火箭筒打敌人据点,被敌人子弹打成重伤,送到医院没救过来,嫂子,你们俩口有啥话,啥困难,啥要求就提出来,我们帮助家里一块解决!”这时,大家都看到云科的母亲两眼泪水涮涮直流,父亲则蹲下大哭出声来。停了一会儿,云科母亲说:“你们一进到院子里,我就有预感了,他是为国家死的,你们回吧,我们俩口能挺得住。"这时,李政委从民政局长的手中,接过一个白色的小包袱,恭恭敬敬的送到云科母亲的手中,然后又抬起右手,又慢慢的恭恭敬敬的向云科父母亲敬了军礼,慢慢的又转过身,大家在村上的引领下出了院子。

(三)

  云科的父母亲倒头睡了两天两晚上,看望的人很多,有本村的,外村的,镇上领导,县上领导,当第三天她被大女儿扶下坑时,人们却发现她的头发大部成了淡白色。女儿看着母亲一夜间白了的头发,越发伤心落泪。后来在门分子族人帮助下,在院子为云科烈士搭了个灵堂,母亲则把白色包袱遗物打开看了看,放在灵前。白色包袱里面有一身的确良绿色军衣外罩和一身衬衣,一双绿色单胶鞋,一顶军帽。打开军衣,在右侧里面印有个人信息方格内,用蓝色油笔写的儿子的名字:贾云科,年龄:17岁,血型:O型,身高:175cm,籍贯:陕西省扶风县。从此,这些遗物,伴随着云科父母亲30多年。每当夜深时,云科母亲就会思绪不断的想念着儿子,在她的思念里,老是参军走时,穿着新军装那个雅嫩嫩的儿子的笑脸,这个时候,她会整夜的睡不着,会不由自主的哭,会不自禁的流泪水,一流枕头就湿一大片。
  后来时间不长,中共扶风县委,县人民政府,县武装部为贾云科和另一个部队牺牲的三名扶风籍烈士隆重的开了追悼会,千余名干部群众前来参加了追悼会,来铭记这四个还是娃娃脸的遗容。
  贾云科是118团8连4班火箭筒射手,1984年4月初,在八里河战役中,他在56高地用火箭筒打掉两个敌火力点,部队不能发射火箭炮弹打开通道进攻时,他要求首长让他用火箭筒打雷区,为部队打开通道,当他再次用火箭筒打掉另一个敌人火力点时,对面敌人子弹飞来击中了他的头部,当场牺牲。贾云科烈士安埋在麻栗坡烈士陵园,从山顶到山脚下共安放21排墓区,共有937名烈士遗体安埋这里。
  云科呀!在我的脑海里,还常常忆想起,你我一起穿新兵军衣时,你的那个娃娃笑脸。曾在陵园看过你的战友说,你当年倒下去的地方,生长出了一棵山茶树,很茂盛,树长大了,长高了,可谁能知道那可是用你的鲜血浇灌的。
  当年硝烟战火的这里,早已经变成绿色一片,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出入学堂的孩子们高高兴兴,嬉嬉玩耍,而在这里,你每走一段路程,就会有一个肃穆的烈士陵园。
  当年的战事,已经翻过30多个年轮,如今,祖国的军威在一天天壮大,祖国的人民在慢慢的富裕,祖国的大地到处都开放着鲜花,家乡的周原大地也变得比你参军走时,更加的美丽富饶,而你却在边关的红土里任凭风吹雨打,任凭被雪封冰冻。每每想起你,战友们就有了如雨的泪水。有时候,战友聚会了,首先想到的是与你们在异地的四个烈士战友,来同饮一杯家乡的美酒,同诉一场思念的泪水,同唱一首“再见吧,妈妈"那个当年的歌曲。当年,你走向了陵园,而我们个个都早已经解甲归田,享受天伦之乐。
  虽然,我们都脱下了军装,但是,却永久褪不去军人的本色,在我们每个人身体的血液里,始终流淌着军人的军魂。
  当一场战事过去后,身后就会有一个烈士陵园诞生,于是,这些烈士陵园就会变成了祖国坚强的基石,这基石铸就了民族直挺的脊梁,这是我们乃至后辈们崇拜的图腾。烈士陵园是战友和烈士父母心中永远的痛楚。
  陵园是一个肃穆寂静庄严的地方,当摧人泪下的祭文,誓词和诗文,“烈士忠魂干秋在,英雄浩气万古存!"在这个无声的地方,任何有声的语言都显得是多余的。每座墓碑都是隐藏着一个感动人的故事,每个故事都牵动着千千万万颗赤诚的心。云科和另一个参战部队里牺牲的三个扶风籍烈士的英名将与日同辉,与江河同存,流芳百世,功垂千古。安息吧!扶风籍的四位烈士!我的同龄战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