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732|回复: 0

[散文随笔] 大门紧锁的乡村小学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4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乡采风系列】
大门紧锁的乡村小学

文/刘三省

  在庄白村村部的北边,冯家山水库的北干渠的南侧,有一座规模不是很大,却非常漂亮的乡村学校。
  学校中央迎面耸立着一栋浅灰色的三层大楼,据说这是学校过去的教学楼。小学一年级到高小六年级的教室,都在这栋教学楼里头。
  教学楼的后面,是一个大操场,学生娃娃们的课余活动场地,都在这个操场上。
  在操场的两侧,有几栋平房,据说是学校图书馆、会议室和老师们的办公室和宿舍。
  这座学校就是庄白学校。是法门镇庄白村下属10个自然村共同拥有的唯一一所学校。
  十多年前,我曾来过这所学校。
  那时候,我还在解放军总后勤部机关工作。有一次,我从兰州军区出差返回北京途中,顺路回家看望大哥大嫂。
  上午到的家,下午就要走。当时很想见一见两个在庄白学校上学的孙子刘国栋和孙女刘美玲。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庄白学校,通过一位男老师,把国栋、美玲从教学楼里叫了出来,简单问了几句话,给他们每人二百元钱,同时鼓励他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次来庄白学校,留下的印象特别深。
  其实,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的高小阶段也是在庄白学校度过的。不过,当时的庄白学校不在这个地方,是在任家村的西边、召陈村的南边、李家村的东北角的一个三角地带。印象中,当年的学校也不叫庄白学校,而是叫召陈学校。
  当年学校的面积很大,比现在的庄白学校的面积都要大。
  当年召陈学校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我是从刘家庵小学考入召陈学校的,在学校渡过了两年高小时光。
  两年后,又从召陈学校考入了法门中学。
  召陈学校何年何月从那个三角地带搬到了庄白村,正式改名庄白学校,我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听村里人讲,现在的庄白学校,就是过去的召陈学校。
  有这样一层历史渊源在里头,我从骨子里对庄白学校自然就有一种亲切感,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次回家乡采风,我一直觉得庄白村有两个地方,我必须去看一看。
  一个是村级医疗站。它涉及庄白村下面十个自然村、四五千口人的医疗健康问题。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基层农村的医疗站,如今建设得这么好,宽敞静谧的小院,焕然一新的医疗设施,彬彬有礼的医务人员,留给我的印象很深。
  一个是村办学校。它更是涉及庄白村下面十个自然村娃娃们的学习成长问题。万万没有想到,情况与医疗站截然相反,让人大失所望。
  学校的大门紧锁,透过缕空的钢管大门,看见的是空荡荡的学校院落,静悄悄的教学大楼。
  学校里面,看不到一个老师,看不到一个学生。
  诺大的一个庄白学校,怎么能大门紧锁?怎么能没有一个老师、学生?
  我想找人打听一下情况,左看右看,在学校旁边很难找到一个人。我站在学校门口,深情的凝视着这座空荡荡的学校,看了好久,最后怀着沉甸甸的心情,黯然离开。
  回到村子里,我采取迂回策略,试图从外围先了解一些情况。
  我先是来到了甲寅哥家里。
  甲寅哥一辈子从事农村教育,担任过黄堆中学校长。我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提出问题。
  “庄白学校为什么停办了?”我问。
  甲寅哥笑了笑说:“生源不足,办不下去。”
  “庄白村下面十个自然村,怎么会生源不足?”我紧追不舍。
  甲寅哥胸有成竹地说:“计划生育造成适龄儿童大幅度减少。”
  “情况有这么严重?”
  甲寅哥说:“情况挺严重的,不仅仅是咱们庄白学校,整个扶风县的乡村学校都面临这个问题。一个学校如果没有学生,教师队伍就不稳定,教学质量就难以提高。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撤并。庄白学校就属于被撤并的一所乡村学校。”
  “那适龄娃娃们上学怎么办?”我问。
  “去法门镇、去县城上学。”甲寅哥说。
  “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小学,多不方便?”我说。
  “没有办法,许多家长只好在法门镇、扶风县城买房子或者租房子,陪着孩子上学。”甲寅哥说。
  “还有没有其他原因?”我问。
  甲寅哥说:“对‘知识改变命运’的高度认同,也是原因之一。现在,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开始重视孩子的学习,他们坚信,知识能够改变一个农村孩子的命运。许多家长不想让孩子就近读书,却愿意把孩子送到法门镇和县城去上学。毕竟,法门镇和县城学校的教学质量,比乡村学校要高。”
  “还有,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也是原因之一。在扶风县,一方面农村学校在撤并,一方面,县城的学校在扩招。孩子想去县城上学,就得在县城买商品房或者租房子。从而拉动了农村的城镇化建设步伐。扶风县城新区为什么这些年发展这么快,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就这样,乡村孩子越来越少,生源严重不足。县城学生越来越多,后备队伍源源不断。这也是城镇化建设的必然结果。”
  甲寅哥不愧是当过中学校长的人,说起话来,条理清晰,有根有据。
  两天后,我打算去新平哥家里,再聊一聊这个话题。
  新平哥从凤翔师范毕业以后,长期从事农村学校教育。听说他曾在庄白学校当过老师。
  那天非常巧,新平哥正坐在家门口劈柴,我就坐在电动轮椅上,围绕农村学校生源不足,无拘无束的和他聊了起来。
  “庄白学校被撤并,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问。
  新平哥胸有成竹地说:“计划生育造成农村学生娃娃减少,是主要原因。”
  “计划生育的结果这么严重?”我问。
  “一开始,这个问题并不突出。越是往后,问题越明显,每个学校的每一个班几乎都招不满人,许多班级连一半的学生都招不到。没有学生,老师怎么上课。时间长了,老师队伍就不稳定。一些有能耐、有办法的老师陆陆续续调走了,造成老师队伍人心惶惶。最后的结果,只有撤并学校。”新平哥介绍说。
  “孩子无法就近入学,多不方便?村民能够接受这个现实吗?”我问。
  “农民不接受有什么办法。农村地广人稀,孩子无法就近入学确实不方便。只是,眼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旧体制下建设起来的学校,容量大。实行计划生育后,农村娃娃数量大幅减少,学校之间的撤并也是大势所趋。”
  “就这一条原因吗?”我问。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部分去城市打工的人把孩子带走了,分流了一部分学生。还有,许多家长把送孩子送到县城、法门镇的学校上学,也分流了一部分学生。”
  “听说你在庄白学校当过老师?”我问。
  新平哥满怀深情地说:“是的,我在这个学校工作过几年。当年为了建设这个学校,庄白村想了不少办法。当时要求各个自然村出钱建校,农村集体经济底子薄,各自然村拿不出多少钱。最后上面给了个政策,允许各个自然村在批宅基地过程中适当收点款,专门用于筹建这所学校。庄白学校当年建设得不错,被撤并确实有些可惜了。”
  新平哥毕竟长期从事农村教育,对乡村学校撤并的原因比较清楚,分析问题也是入情入理。
  几天后,我在北干渠北面的一片玉米地头碰到了庄白村党支部副书记刘文昌,过去他是庄白村村委会主任,因为年龄原因刚刚缷任村委会主任。
  我问文昌:“庄白学校建设得不错,为什么要撤并?”
  文昌说:“学校停办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关键是学校生源严重不足,没有学生,教师队伍就稳不住。最严重的时候,庄白学校只剩下三个学生,四个老师,怎么能办下去。”
  “学生到法门镇或者扶风县城上学,多不方便?”我说。
  “现在人的思想观念变了,舍得为孩子上学的事情花钱了。为了孩子今后有一个好前程,许多家长宁愿到县城和法门镇买房子、租房子,也要让孩子去县城或法门镇上学。这两个地方学校的教学质量,确实比咱们乡村学校好。”
  “还有一点,关中环线和法门寺高速公路修通以后,大大拉进了农村与法门镇和县城的距离。有些人甚至采取早晨送、晚上接的办法让孩子去法门镇和县城上学。”文昌的一番分析,很有道理。
  一个星期以后,我去扶风县城采访村里几位在县城创业的青年人的创业经历,住在我二妹巧娥家里。那天下午刚刚到县城,碰上了在法门中学当老师的巧娥的小儿媳一米阳光。
  一米阳光是一位已经有18年教龄的青年老师。我正发愁能不能找一位中学老师聊一聊,如此难得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
  我问一米阳光:“法门镇现在还有几所中学?”
  一米阳光说:“有四所中学:法门一中、二中,黄堆中学和建和中学。”
  “学校生源怎么样?”我问。
  “学校生源不足,是普遍性的问题,师资力量也高度分散。听说今年九月,有可能要合并为法门镇九年制义务教育学校。”
  “法门镇现在有几所小学?”我问。
  “目前,法门镇的小学主要有:宝塔小学、美阳小学、黄堆中心小学、云塘小学、均宜小学,还有建和中心小学。”
  “剩下的小学没几个,生源情况怎么样?”我问。
  一米阳光说:“随着农村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小学生上学读书的途径很多:一些在城市打工的人把孩子接到了城市去上学;扶风县城教学条件好,交通又方便,许多人干脆在县城买房子,把孩子送到县城去上学;这两年,通过在宝鸡市买房子,把孩子送到宝鸡市上学的人也不少。”
  “再加上一些城市学校对孩子去城市入学读书,没有什么限制条件,为了让孩子日后有一个好前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去附近的城市上学。尽管法门镇目前剩下的小学已经不多,仍然面临生源不足的问题。小学实行进一步合并,也是大势所趋。下一步,听说这些小学有可能全部合并到法门镇。”
  “你对农村学校撤并怎么看?”我问。
  “这是中国实施计划生育、加快推进城镇化步伐的必然结果。与其每个学校都吃不饱,饿肚子,不如采取适当合并措施,优化教学资源配置,优化农村教师队伍,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当然,这是个过程很痛苦,涉及停办学校教师的妥善安置,也会造成农村一些困难家庭孩子的弃学、辍学,需要稳妥操作。”一米阳光胸有成竹地说。
  “当前农村学校教育存在哪些薄弱环节?”我问。
  一米阳光想了想说:“主要存在三个问题,一是农村学校硬件设施跟不上,和城市学校的硬件设施根本没法比。要想提高农村学校的教学质量,学校的硬件设施必须进一步改善。二是教师队伍老化,缺乏新生力量。现在师范学院毕业的大学生,都愿意去城市就业,没有几个愿意到农村学校工作。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引进和鼓励年轻大学生到农村学校来工作。否则,再过几年,农村学校教师队伍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问题将非常突出。三是农村学校生源不足,造成一些生活条件好的学生去了县城、外地,留下来学生越来越少,素质也参差不齐。”
  “当然,第三个问题的根源在前两个问题。前两个问题解决了,后一个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一米阳光不愧是当中学老师的,说起话来温文尔雅,落落大方,很有年轻老师的风范。
  从县城回到村庄的一个双休日上午,我在城门口碰到了省文的孙子阳阳,一个只有十四五岁,说起话来有点腼腆羞涩的小伙子,我问了问他这些年的上学经历。
  阳阳告诉我:“一年级我是在庄白学校上学的,到了上二年级的时候,庄白学校停办了,我转到了建和上二年级。这所学校是个私立学校,每个星期一早晨学校派车接学生过去,星期五下午再派车把学生送回来。在建和学校,我一直读完了六年级,直接考进了扶风中学。”
  听到这里,我大吃一惊,现在农村的孩子上学太不容易了吧!一个刚刚上二年级的小娃娃,就要远离父母,去建和住校上学,那可是有十六七里路的路程。
  “扶风中学分几个年级?每个年级有几个班?”我问阳阳。
  阳阳带着几分羞涩说:“扶风中学分一二三年级,每个年级有24个班。一部分学生住校,一部分学生走读。走读的学生大多数是父母亲或者爷爷奶奶在县城有房,或者是家长在县城租了房子。我们这些住校学生家都在农村,平时吃住都在学校。”
  “一个年级24个班,那你们学校有多少老师?”我问。
  “我们扶风中学有二三百个老师。”阳阳说。
  学生都去了县城上学,教学资源高度集中,农村的中学还能办得下去吗?结论不言自明。
  随着中国西部农村城镇化步伐的加快,改革开放给中国的教育体制带来了活力,同时也引发出不少问题。甚至给农村传统的教育体制造成很大冲击。
  于是,一轮接一轮的教育资源大洗牌、大重组开始了。
  正像一米阳光说的那样,“这个过程很痛苦,”也让许多家长感到困惑,感到迷茫。
  化解这些问题,需要智慧,需要勇气,需要锲而不舍的探索与改革。
  特别是,如何在优化教学资源的基础上,一方面要妥善安置好撤并学校的老师,一方面要保证每一个适龄儿童都有学上,不辍学,就成为摆在农村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面前的一项现实任务。
  中国西部农村的九年义务教育,任重而道远!

  作者简介:刘三省,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人,高级经济师,中央企业退休高管。人生阅历丰富,当过兵,做过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担任过中央企业高管。曾担任总后勤部生产管理部企业管理局副局长、总后勤部经济贸易局局长、中共中央企业工作委员会群工部副部长、国务院派驻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专职监事兼第25办事处主任。退休前为中央企业--新兴际华集团总经理、际华轻工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爱好写作,笔耕不辍。著有报告文学集《一个女兵的梦》、长篇纪实文学《从职业军人到央企老总》《超越平庸》、散文集《岁月心语》《悠悠故乡情》《走进绿水青山》和企业经营管理著作《军队企业改革管理纵横》《国有重点大型企业与监事会工作》《市场、创新、发展、管理—企业做强做优的宝典利剑》《管理成就企业》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