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690|回复: 0

[散文随笔] 农村大龄男青年现象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15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乡采风系列】
农村大龄男青年现象

文/刘三省

  任何事情,只要做过头了,都会带来相应的后果。
  万万没有想到,因为男女比例失调,大龄男青年现象如今在陕西关中西部农村已经出现。
  记忆中,解放前陕西关中农村也存在大龄男青年现象,甚至出现了一辈子没有结过婚的农村老人。那是因为贫穷落后引起的一种社会现象,与现在农村大龄男青年现象的性质完全不同。
  在采风过程中,我问过许多乡亲:“改革开放后,农村究竟出现了哪些新情况?新问题?”
  多数人认为:“大龄男青年现象,是当今农村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之一。”
  “情况有这么严重?”我问。
  有的乡亲们告诉我:“情况虽然说不上严重,只是这种发展趋势令人非常担忧。”
  特别是一些当事人的家长,对自己的男孩子迟迟找不到对象非常着急。
  听乡亲们讲,放在过去,男孩子、女孩子长到十四五岁,也就是在传统习俗中“赎身”以后,家长就开始托媒人、找朋友帮忙,悄悄摸摸地开始给儿子、女儿物色对象。等到把亲事一订,彩礼钱一给,到了二十岁左右,就等着迎取新媳妇和护送姑娘出嫁了。
  一两年后,大多数家庭就抱上孙子、外孙女。
  如今,许多男孩子长到二十八岁了,迟迟没有人上门提亲。有的已经过了三十岁,仍然找不到对象。愁得家长们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做父母的托人到处提亲,也看不见有什么效果。
  许多人对此大惑不解:“如今的社会到底是怎么啦?人们丰衣足食,有吃有穿,儿子的婚姻大事,咋就这么让人不随心呢?!”
  听村里的乡亲们说,在我们家乡那一带,有三个比较有名的中年妇女,过去专门给年轻人的婚事做媒拉牵,这几年基本上无事可做。
  有的干脆金盆洗手。
  据说北坡有个中年妇女特别厉害,过去每年通过做媒拉牵,怎么也能促成好几对婚姻。
  如今门庭冷落,生意惨淡。
  这位中年妇女亲口对人讲,如今适龄的女孩子越来越少,适龄的男孩子越来越多,到处都是托我给儿子提亲的,没有人托我给女儿找对象的。
  男女比例不协调,不搭配,婚姻好事就做不成。
  有一天,几个村庄的熟人碰到了一起,大家情不自禁地谈到了这件事。正好我在场。他们掐着指头算了算说:附近几个村庄,每个村庄差不多都有十几个、二十个超过了三十岁,仍然找不到对象的年轻人。
  有些人把农村大龄男青年现象,归结为在国家实行计划生育和独生子女政策的大背景下,农村人“重男轻女”的思想行为造成的后果。
  有些人说,实行计划生育之前,男娃娃、女娃娃的比例基本平衡,孩子们的婚姻用不着家长操太多的心。家里有个男娃娃、女娃娃,一旦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用不了一两年,孩子们的亲事都定下来了。
  改革开放以后,政府对独生子女政策抓得紧,要求严,农村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又严重,小娃娃生下来一看,是个男孩子,就留下来继续养。是个女孩子,马上做掉。
  导致农村男女娃娃比例逐渐失衡。
  有的说,咱们村在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后,许多家庭冒着被处分、被罚款的危险,坚持生两个娃娃,一个男娃娃,一个女娃娃。如果不是顶风冒险这么做,现在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更严重。
  有一次,谈起农村大龄青年现象,甲元哥动情地说:1938年,国民党军队为了抵抗日本人的机械化进攻,按照蒋介石的命令,炸开了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造成中原上千亩土地被淹,切断了日军进入洛阳的通道,使日本人无法从洛阳南下占领武汉,打击了日本人的嚣张气焰。
  与此同时,黄河大堤被炸,也给中原老百姓带来了巨大灾难,造成三百多万人流离失所,近百万人死亡,大量的男人在这次水灾和战争中被夺去了生命。
  一时间,大量的河南妇女逃荒要饭到了陕西,为了生存,不少妇女在逃荒要饭中,自愿改嫁到了陕西农村。
  那一次水灾和战争,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调,经过好几代人的努力才慢慢调整过来。
  如今计划生育政策背景下,“重男轻女”的思想造成农村男女比例失衡问题,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代人才能调整过来。
  聊天中,一些乡亲们认为:现在,许多农村女孩子外出打工,碰到了合适的对象,直接嫁到了外地,也是造成农村大龄男青年增多的原因之一。
  对于这种观点,我开始有点半信半疑。没过多久,事情就得到了证实。
  一天上午,我从庄前的地头转回来,在老年活动中心的东侧,见到了一位抱着小孩子的女孩子和她的母亲在主动给我打招呼。
  我坐下来一聊,原来是宽敞的女儿和媳妇。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孩子告诉我,她在外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位安康的小伙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两个人情投意合,就嫁给了这位小伙子,如今已经在安康成家立业。
  后来,我又断断续续地听说,这些年,村子里通过外出打工,嫁给外地情投意合的男孩子的不仅仅是宽敞的女儿一个人,还有其他四个女孩子,其中有三个嫁给了省内的淳化、凤翔和凤县。有一个嫁得更远,嫁到了千里之外的河北邢台。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一方面,陕西关中西部农村男女青年比例失调,让一些大龄男青年找不到合适对象。另一方面,本来就比较稀缺的女孩子,通过打工又嫁到了外地,让本地男女青年比例失衡的问题更加突出。  
  恋爱自由,婚姻自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基本宗旨和准则。
  明明知道,这种情况和动向不利于解决当前农村大龄男青年问题,政府部门、妇联组织也不好出面提倡和干预。
  我非常奇怪,为什么刘家的女孩子在外出打工期间,一个个地嫁给了外地的男孩子?为什么刘家的男孩子就不能带回来几个情投意合的外地女孩子?!
  进生告诉我:“咱们村的男孩子老实,本分,害羞,不善于表达感情。”
  同让说:“农村的男孩子封闭惯了,到了城里思想放不开。”
  我在想,农村大龄男青年现象越来越突出,男孩子们咋还能这么四平八稳,沉得住气。在女孩子面前,老实、本分、害羞有什么用?!女孩子喜欢的是男孩子的成熟稳重,大胆表白。
  借此机会,我想说:刘家在外打工的小伙子们,在外打工期间,一旦遇到情投意合、两情相悦的外地女孩子,就主动点,学会大胆表白,想方设法把外地姑娘们领回来,给你们的父母和乡亲们看看。
  实事求是地讲,刘家的小伙子身体、思想素质和劳动技能一点不比外地的男孩子差!怎么就领不回来几个两情相悦、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就在一些家长为儿子迟迟找不到对象,发愁苦闷的时候,村里两个大龄男青年宝宝、贝贝意外地娶到了媳妇,让许多家长非常高兴,也羡慕不已。
  宝宝、贝贝的母亲过去参加了一种民间社会组织,外出多年没回过家,宝宝、贝贝的父亲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地拉扯着两个儿子。
  有一年,宝宝、贝贝的父亲去官务托熟人带着儿子一道外出打工,返回村子的路上,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公路上,被临村的一个熟人发现,马上送到了县医院,经过抢救无效死亡。
  由此留下了两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儿子。
  农村人去世,门族的人都要随礼。一般情况是每人二十元,门族的人感到这两个孩子无依无靠,特别可怜。大家一合计,每人随礼一百元,总共凑够了几千元钱。委托专人保管,准备留给这两个孩子长大以后结婚娶媳妇用。
  多年后,宝宝、贝贝的母亲从外面回来了,给大儿子宝宝带回来一个媳妇。
  媳妇是宝鸡人,很能干,蹦蹦车、三轮车、摩托车,无所不会。村里人为宝宝能娶到这样一位年轻能干的媳妇而高兴。
  过了几年,宝宝、贝贝的媳妇又给小儿子贝贝带回一个媳妇。
  据村里人说,这两个儿媳妇都是宝宝、贝贝的母亲在外认识的朋友、同事的女儿。
  就这样,村里让人最担心、最犯愁的两个大龄男青年的婚姻问题,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动作之快,效率之高,出乎意料。
  村里许多人为之感到高兴,也让一些大龄青年的家长们羡慕不已。
  同样是男女比例失衡问题,在城市,矛盾相对容易解决。男女自由恋爱,婚姻自由,只要男女双方同意,即便在年龄上相差个七八岁、十来岁,父母就是有点想法,也不好过多干预。
  婚姻大事,都是由男女双方自己做主。
  在农村,解决这一问题的难度就比较大。
  在农村,男女青年的婚姻,基本上还是“父母之命,媒婆之言”,年龄相差太大,女孩子家长这一关就过不去。
  长此以往,大龄男青年问题就会越积越多,矛盾就会越来越大。
  还有,一些封闭的思想观念,也在制约着农村大龄男青年现象的化解。比如能不能倒插门,通过做上门女婿解决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能不能找一个年龄相当的离异和丧夫的妇女做伴侣等。
  一个值得关注、又让人觉得一时无从下手的问题。
  我觉得,面对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还是要用改革开放的思路、方法解决问题。
  我依然从外出打工和转变观念中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和出路。
  外出打工,一个非常难得的自由恋爱机会,一个十分难得的自由恋爱空间。
  就看在外打工的农村男孩子能不能抓住机遇,对两情相悦、情投意合的女孩子敢于主动接触,大胆表白,勇敢示爱。
  我觉得,做父母的在安排儿子外出打工的时候,也要明确提出要求:打工赚钱不是唯一目的,在农村寻找对象困难的情况下,一旦碰到了情投意合的对象,要以诚相待,主动接触,大胆表白,实现打工赚钱和寻找女友两不误。
  还有,面对农村大龄男青年现象,要继续解放思想,破除陈规陋习。解放思想,黄金万两。
  曙光就在黎明!希望就在前头!

  作者简介:刘三省,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人,高级经济师,中央企业退休高管。人生阅历丰富,当过兵,做过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担任过中央企业高管。曾担任总后勤部生产管理部企业管理局副局长、总后勤部经济贸易局局长、中共中央企业工作委员会群工部副部长、国务院派驻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专职监事兼第25办事处主任。退休前为中央企业--新兴际华集团总经理、际华轻工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爱好写作,笔耕不辍。著有报告文学集《一个女兵的梦》、长篇纪实文学《从职业军人到央企老总》《超越平庸》、散文集《岁月心语》《悠悠故乡情》《走进绿水青山》和企业经营管理著作《军队企业改革管理纵横》《国有重点大型企业与监事会工作》《市场、创新、发展、管理—企业做强做优的宝典利剑》《管理成就企业》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