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175|回复: 0

[散文随笔] 出租屋的故事 文/杨进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1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租屋的故事


  一月15块钱租金,面积大约8平方米,这是上沙村里的一间老屋子。蓝砖砌的墙,没有粉过的墙面砖碴裸露,村里的很多老屋都裸露着蓝砖。
  进门,一张摇摇晃晃的旧木床占了很多地方,还有一把坐塌了的旧沙发,挨床还放着一张颜色暗黑,同样是摇摇晃晃的小桌子。租屋里一共住了5个人,都是找不到工作的年轻小伙子。其实说5个人也不确切,有时是5个,甚至6个,有时3个。有时,这个人走了,莫名其妙又住进来一个人,住一两天,可能又消失了。晚上睡觉很随意,床上睡三个人,交叉叠放,无法翻身,沙发上睡一个人,可能还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在地上站着。左瞅右瞅,干脆拆了门板,斜搁在门口,一人睡一扇,坡度刚好,睡着还挺舒服。第二天起床,顺手把门板再装上。
  房东是一个颤颤巍巍的七十左右的老头子,带着一副眼镜,眼镜的式样很老旧,用一根绳子系了,绑在胸前的纽扣上。他把房子租出去,却不知道租给谁了,因为房里住的人老变,他也记不清楚,所以常常收不到房租。他说的广东话似乎也很古老,和当地年轻人的语言大相径庭,没人听得懂。于是他每次来收房租时,都带一根半截白粉笔,在墙上写字交谈。不知道他早年读书的状况,他写字是竖写,从右写到左,写字又会写出很多繁体字。笔繁体字画很多,加之他年纪大了,手抖,写得就很慢。蓝色的砖墙也过于粗糙,实在不给力,写了半天,也没人看得明白写的啥。但住在房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是来收房屋的。
  住人家的房子,就得付给人家房租,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于是就凑钱,你一块他两块,能凑几块钱就给老头几块钱。老头估计也实在弄不清楚,上月的房租有没有收明白,这个月的房租他来要过几回,一共要到了多少钱,所以只要给钱,不管几块钱,他都就回去了。但有时老头再来,连几块钱都凑不出来。那时,大家都穷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吃饭都没钱,那里有钱交房租,就好言相劝,让老头先回去。
  但语言不通,就是广东人说的“鸡同鸭讲”,都弄不清楚对方的意思,所以黏黏糊糊要讲很久。幸好,租屋里住的人都没有工作,时间很充足。但黏糊的时间太久,总是年轻人先不耐烦,就不管嘟嘟囔囔的老头子说什么,直接伸手,搀扶着他一直送到巷子口,让他别说了,先回去吃饭,要不饭凉了。那条逼仄的巷子很长,老头子颤颤巍巍走个来回挺不容易,就用很长的时间再走回来,结果还没说话,又被两个小伙子给搀扶到了巷子口,两回三回,老头就不再走回来了。
  还有一回,本想故技重施,先搀走算了。结果老头早有准备,死死把着门框,不肯让人搀,就没人敢强搀了。于是有人顺手拿起桌上吃剩下的半袋白糖,塞到老头子手里。老头子提着糖袋子,凑到眼前,想弄清楚给了个啥,但眼镜在胸前吊着,于是想戴上眼镜看,结果眼镜还没戴好,就又给搀到了巷子口。
  在这间出租屋呆的日子,大家是真穷。开始都是在外面的小排档吃饭,吃最便宜的面条,一天三顿太费钱,改成两顿,过一段时间,两顿都难以为继了。不知道是谁,从外面捡回了一个煤油炉子,这东西在北方早成了文物,不想居然在这里出现了,更神奇的是灯芯捻子还在,可以使用。就用饮料瓶到村边的小商店买一斤煤油,一斤米,一包榨菜,费用加起来还不到在外面小排档吃一餐的花费,自己煮饭,就可以吃一天了。于是大家纷纷效仿,煤油炉子放在门后边,谁饿了谁煮自己的饭,煮好了弄进自己的碗中,应付一天。
  没多久,就有人连买一斤米的钱都拿不出来,就铤而走险,出去“借钱”,居然给他借到了钱。但有一天,那家伙一身泥水跑回来,问他怎么了?他喘着粗气,不说话。第二天才讲,昨天晚上,他乘着月黑风高,在上沙村养鱼的塘边,碰见一对谈恋爱的年轻人。按惯例他先亮出了匕首,然后说自己没饭吃,借点钱吃饭。那小伙子开始有点懵,弄清楚情况后一边在口袋里掏东西,一边走过来。本以为他在掏钱,没想等靠近了,那小伙子左手向上虚晃,右手居然一招空手夺白刃,抢过那把匕首,“啪”的一声,将那柄刨床刀打磨成的匕首在膝盖上磕成了两半。他并没有受到攻击,身上的泥水是逃跑时慌不择路,踩进了鱼塘的排水沟中,摔了一跤弄的,裤子也撕开了一条口子,好在人却无恙。
  那段时间,租屋里所有人的心思一直在为填饱肚子想办法,然后就是出去找工作。找工作一般都是靠运气,因为很多厂子只招廉价、好管理的女工,偶尔招一个两个搬运工,才会招男的。最先找到工作的是武功县的一个叫文安的小伙子,他出去转了一天,从上沙转到下港,又转到沙头,后来在乌沙的一家纸箱厂找到了一份搬运工的工作。下午,他回来取行李,行李很简单,一直丢在床下面:一张凉席,一个塑料脸盆,还有一个刷牙的塑料杯子,杯子里放着一支快秃了毛的牙刷,还有半管两面针牙膏。要走了,他到门外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说,和弟兄们在这破屋里呆了快一个月了,今天不走了,明天再去上班,晚上我给大家搞点吃的。
  晚上,天一黑透,他就出去了,回来时手里提着一只耷拉着脑袋的母鸡。大家面面相觑,这只母鸡是巷口一家当地人家的,在这里住久了,大家都认识这只鸡。它一直住在一个废弃的小院子里,砖墙因为倒塌,只有一米多高。墙上爬满了一种枝节呈三角型的仙人掌科植物,长的很茂盛,花开也开得繁密。花朵硕大洁白,听说可以入药,又可煲汤食用。当地人有煲汤的习惯,常在门前用砖块支一只乌黑的瓦罐,柴火明明灭灭,一直烧着,里面咕咕咚咚地煮着东西。有时就看到有皮肤黝黑的当地妇女,在架起柴禾后,随手在墙边采几朵放入瓦罐,很快,就有香气在空气里弥漫开来。鸡架在墙角,是用一些胳膊粗的木棍七零八落地支起来的,看鸡架的规模,以前鸡应该比较多,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剩下这一只母鸡孤独地住在这里。平时从巷子里进进出出,常看到它在路边的乱石堆中刨食,看到有人经过,就咕咕地叫两声,躲到一边去了。
  大家一直都在半饥半饱中过着日子,看到这只母鸡,虽然觉得不妥,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但母鸡已让文安扭了脖子,断了气,活也活不过来了,就都搭手去拔毛,清洗。等清理好鸡肉,才发现煤油炉子点不着火,拿起来摇摇,一点煤油也没有了。文安站起来,回头给黑糊糊的门外瞅了一眼,说,等着。又出门去了,等他回来,怀里抱着一抱木柴,有的木棍上面还粘着白花花的鸡屎。原来,他又去把人家的鸡架给拆回来了。
  只放了些盐末的鸡肉,吃起来却格外香,等大家喝完锅底的最后一滴汤。文安说,明天我就去上班了。这只鸡的事,如果主人家来找,就都推到我身上,就说是我弄的,下月发了工资,我就赔给他。但一直风平浪静,没人找过这只鸡,好像啥事也没发生过。这只鸡可真冤啊!
  这个又小又旧的出租屋,是什么时候开始没人住的,不得而知。反正是隔了两三年吧,尽管工厂的工人辛苦一月,也挣不了几毛钱,但上沙村人的腰包却越来越硬实了。腰包硬实了的上沙人,就在东湖南边重新建起了新村庄,一溜两行都是锃亮锃亮的五层小别墅。村口有保安看守,入口处竖着一个大牌子,写着:非本村人不得入内。我进去过一次,在保安那儿详细登记了身份信息,押了暂住证才进去的。厂长家金碧辉煌,屋里铺着豪华的地毯,我缩着脑袋,朝里看了看,说,就在院里坐一下算了。厂长拿出一套茶具,泡上茶,一边给杯子里斟茶一边说:三千多块钱一斤的茶呢,你品品看怎么样?她的普通话很蹩脚,但听习惯了,倒不难懂。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苦涩。老实告诉她,我品不来!她脸色不悦,我顾左右而言他,然后起身告辞。
  等上沙本地人全部搬离了那个老村子后,老村就拆了。推土机把蓝砖断瓦,推得一片狼藉。我去看过一回,那天天正下着小雨,站在村口,已找不到那间租屋的大概位置了,只看见一堆烂砖堆上,有一棵虎皮兰侧歪着身子,还在顽强地长着……
  2020年7月24日于扶风

  作者简介:
杨进云,宝鸡市扶风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扶风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