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206|回复: 0

[散文随笔] 沙溪遗梦 文/杨进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1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沙溪遗梦


  一个老旧的渔村——沙溪,静静卧在太阳下,静静地吹着硬挺的海风,静静地,一直,在等我。沙溪,是广东东莞濒海的一个小渔村,距离林则徐禁烟海战的虎门镇不远。一九九三年左右的沙溪,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沙溪村的村民打鱼、种稻、栽蕉,过着朴实的乡村生活。
  我到这个渔村时,是一九九三年九月的一天。南方的九月,天气如炽,太阳发散着无穷无尽的热量,炙烤着大地上所有的东西。从广州火车站换乘一辆蓝颜色的大巴,一路摇晃,路远得好像没有尽头。透过车窗,满眼都是陌生的景象,稻田、香蕉林、河流,还有路边如火如荼花色艳丽的美人蕉。南方的山川润美,风物柔媚,与北方土峁相望,粗犷旷远的印象迥然有异。
  中途,大巴车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的村口停了二十几分钟,权做小憩。村庄古朴,街巷逼仄,房子多是蓝瓦覆顶,蓝砖砌墙,墙壁上能看到墨绿的青苔。村口有一棵很大的榕树,枝叶浓茂,密不透风。枝杆上雨季伸下来的树根,都长成了一枝枝壮硕的树杆,这些树杆像一根根柱子,支撑起一个绿意浓浓的树的大棚。树下,几个白发的老媪坐在残破的水泥墩子上,一边摘着一把通心菜,一边用听不懂的话语,聊着闲天。
  突然到来的清凉,让人从昏昏欲睡中精神起来,就有人下车,想在路边活动一下僵硬的腿脚。我也隔窗对着一间檐下伸出一树繁密花朵的古屋凝神,心想,这么仙气缭绕的一间屋,得住着一位什么样神仙一般的人呢?正寻思着,就有皮肤黝黑的农人,高高地举着几串香蕉到车窗前售卖。那时,香蕉在北方并不常见,而且价格昂贵,不是寻常人可以吃得到的水果。寻问老农价钱,卖得并不如想象的那么贵,便买了几只。香蕉还没有熟透,果肉硬实,吃起来口感不是很好。
  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终于到了目的地。下了车,直扑路边的小吃店,当地人把这种小吃店叫小排档。要了一碗面条,面条热气蒸腾,有几根水煮的绿菜,白绿相间,汤面上还飘着一樶葱花,南方人亦称呼做香葱,面却煮的黏黏糊糊,也不见一星半点的油星辣子。问老板有没有油泼辣子,老板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系着一条脏兮兮的围裙,脸相硬朗,操着一口同样黏黏糊糊的南地口音。他在腰间的围裙上揩揩手上的水渍,指了指桌上的一个白瓷的小罐子,但没听懂他说的话。打开罐子,一堆粉红色的干辣椒面,一片一片,样子粗粝,安静地堆在罐子里。
  工业区在这个懵懂初醒的土地上初具雏形,零零星星的工厂,东一家西一家,还没有连缀成片,工厂里有隆隆的机器声传出。最早的工厂也不多,几乎屈指可数,有鸿图制造厂、朝美模具厂、源和音箱厂、恒昌制衣厂、东兴商标厂、百利丰锁厂,还有一个红盒城工业园区,园区里的有些厂房已经开了工,有些厂房却还正在建设之中。工厂和工厂之间,有一些空地,长着长长的野草,一些快乐的小鸟,在草丛中飞进飞出,吵吵闹闹,还有一些收获庄稼时落下的种子发出的幼苗,不管天时季节,胡乱地长着,看情形也是准备建工厂。
  107国道东西贯穿,把工业区一分为二。国道边有一个铁皮搭成的简易棚,是一家小商店,老板是一对广西夫妻,男的长的眉目周正,但不甚言语,女的微胖,白面团一样的脸,叽里呱啦,嘴巴不肯停歇。里面售卖的东西很杂乱,有被子、凉席、牙膏、脸盆、热水壶之类的生活用品。也有感冒药、创口贴一类的常用药品。如果饿了,也可以在这个简易商店里买到味道奇怪,不知道放置了多久的面包充饥。站在商店门口远看,村庄在南,北多山地,村庄上空,炊烟袅袅,北边的山上,树木森森,一片葱茏。而其时的107国道,也还是一条沙砾铺成的坑坑洼洼的大路,也没有中间的隔离带,像个硕大的停车场。各种运货的车辆一字儿排开,一辆一辆伺跟着,每辆车的车尾都抵着后车的车头,道路前后都远得看不到头。所有的车都停着不动,要等上很久,才会像被什么声响突然惊醒的熟睡的孩子,蠕蠕地向前移动几米,又沉沉地睡去。司机在驾驶室打着瞌睡,有的等饿了,便拿出一个方便面的盒子,变戏法似的泡出一杯方便面来,用筷子一根一根地挑着吃。横穿马路的人从车前车后,盘曲绕行,从容而淡定,不用担心车辆行驶会带来危险。
  十几年后,我要离开这片土地时,还特意到当年初到时下车的地方看了看。上沙工业区,经过十几年几十万打工仔的青春和汗水的浇灌,已快速崛起成一片繁荣之地。此时的107国道宽敞、洁净,道路的中间,有水泥砌成的梯型隔离带,车流如水。为了安全的原因,工业区段每隔一段都建起了一座立交桥,专供行人横过马路。站在桥上看,国道两旁,那年栽植的木棉树,已粗可盈抱,每年春季,火红的木棉花,燃烧成一片英雄花的海洋。树下绿化的灌木,枝叶茂盛,翠绿的叶间,常开一种大如手掌,姿容妖艳的红花,当地人叫它“大红花”,应该只是学名,至今我也不知道经的官名叫什么。据说摘下这种花朵,揉碾成泥,能泻火去毒,可以治疗一种叫丹毒的皮肤病。国道两边的商铺酒店林立,晚上逛街,站在立交桥上,满天满地都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衬着蓝天,闪闪烁烁。
  国道的南面的村庄——沙溪村,水墨画一样的老村。街道、墙壁,都是用一种宽大的蓝砖铺砌而成,进入村庄,就像进入了围棋的棋格。宽窄相同的巷道,式样出奇一致的房舍,让你进出很多次,依然记不住从那条道上能走到你要去的地方。村中散布着一些水井,井水很清很浅,好像一伸手,就能掬出一捧甘甜的水来。井水里能看到一种身材细长的小鱼,动作迅捷地游动着。有时站在井边,你正盯着一条鱼出神,它却一晃,忽然就不见了踪影,让你的思想也突然断线了似的。井壁的青石上,井绳勒出的深槽,就像巨木上的一圈圈年轮,让水井显得古朴和厚重。在这样的水井前站着,让你对岁月的深邃悠远,常常生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来。一眼水井,一盆虎皮兰,或者满墙开黄花的仙人掌,还有一种缀了一树足球一样大小的柚子的柚子树,就成了出入村庄的标志。但有时行走时一分神,就怎么也找不到要找的标志,于是满村乱窜,绕了很多弯路,终于看到了一墙黄花灿烂的仙人掌,但仔细再看,却发现它并不是要找的那个标志,十分费神。
  村边有一条主街道,连着菜市场,却不通村,看村里建筑情形和这条街道的建筑风格,明显不是同一时期的修建,应该是后来在村旁另辟地修建的。街道叫中山街,有一个很高大的牌楼,横额写着“孙中山先生故乡”几个鎏金大字。左右联曰:中所景仰外有景从革命首倡共和肇建,山无不容河无不润故乡追念浩气长存。那时查阅资料不容易,直到后来接触了一些文字,才知道沙溪村,大约八九年前,由捕鱼为生的渔民聚居成村。因为地理位置极好,背山面海,可耕可渔。人口渐渐兴旺,村内有曹、梁、王、蒋、甘等姓氏的人杂居一村。后来孙姓人氏从外地迁入,子孙繁衍众多,遂成大姓,后又迁居香山,就是现在的广东省中山市,是孙中山先生出生的地方。现在沙溪村虽然没有孙姓人居住,但老村的中心位置却有一座孙姓宗祠,巍峨壮观,状如虎踞龙盘。去看过几回,门不常开,没有进去看过,只在朱红色的大门旁,读到一幅对联:莘子姓于家乡,木有本,水有源,五代箕裘开莞岭;妥先灵于寝庙,宗念功,祖念德,三房俎豆贡香山。沙溪村,我生活了十几年的一个看似普通的村落,居然是孙中山先生先代生活居住过的地方,觉得倍有荣光!
  出了村庄再向南,就是鱼塘和香蕉林,鱼塘和香蕉林再向南,就是一往无际的大海了。距村不远,有一条清澈的小河,河水轻轻地流着,河旁有很多野生的芭蕉树,宽大的叶子片片墨绿,生机旺盛。水里有鱼,还有爬速很快的螃蟹,在水草间横行,搅出一串串水花。其实鱼塘、香蕉林、还有清清的河流,对从小在北方长大的我都是十分有吸引力的。因为在我的眼里,它们本身就是一句又一句明澈的诗句,走一步一句诗,走一步一句诗,让人十分快乐。因此,那些年里,一有时间,我就去看当地人养鱼的水塘,塘中心一般都会有一个增氧机,机器开启,打出一圈圈不知疲倦的水花。鱼塘的面积很大,水面有时很平静,看不到一条鱼,有时,水里却浪花乱翻,一条条壮硕的大鱼,矫健地在水里嬉戏打闹,或者抢食。为了看这些鱼,我也常把手里的面包掐碎了丢在水里,看几条敏捷的鱼来抢。
  香蕉是南方产物,来南方之前,我从各种书籍上看到过一些香蕉树和果实的图片。那时,觉得“香蕉林”、“芭蕉林”都是能入诗入文的颇具诗意的事物。等真实地站在延绵不绝的香蕉林的林海里时,心里的欢喜就更加了一层,恨不得自己是一缕风,或者,干脆就是一滴滴清甜的雨水,能溶化进这片绵密的香蕉的绿叶花果之中。虽然经常来这些林转悠,却一直没有见到过有蕉农在林间劳作。只是有一次,在路上碰上一个黝黑精干的汉子,骑着一辆加重自行车,车后驮着一筐香蕉,在高低不平的路上,扭扭歪歪地走着。路不好走,自行车行走的很慢,于是拦下他,想买他筐里的香蕉。汉子的普通话很蹩脚,加杂着一些当地的方言,但我还是通过他连比带画的动作和不甚能懂的语言,弄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说:刚从树上采摘下来的香蕉,还不能吃。
  海边去过几回,只是路有点远,不能常去。一路都是泥土,欲走近海边,土里便欲多沙子,直到走起来软绵绵的,全部成了细细的沙子。站在海边远眺,心情便自然地变得开阔辽远起来,一望无垠的大海,波浪轻起,海水一波又一波地涌过来,舔着海边的岩石,在海滩赤脚行走,可以碰见零零星星的贝壳,但都很小,没有看到过大一点可以捡拾的。沙溪的村民,因为工业区蒸蒸日上的发展,都各自有了稳定的谋生方法,已不再到海里打鱼了。但市场里却并不缺各种鱼虾鳖蟹卖,在渔村生活,这些市场所售的水产品,却疑似人工养殖。
  十年山河巨变,工业区在107国道两旁蓬蓬勃勃,鳞次栉比,一家挨一家地开了工。工厂里人声鼎沸,工人在车间里忙忙碌碌,彻夜灯火通明。工业区的土地也变得紧张起来,每一个缝隙,都塞上了各种各样的店铺,厂房,作坊。街道两旁,洋气的别墅,大商场,大酒店也如雨后春笋般,争先恐后地长了起来,每到晚上,霓虹闪闪,流光溢彩。在沙溪呆了十年几年,我亲眼看着一个小小的渔村,蜕变成了华丽的工业区,而我,居然也在清晨洗脸时,从镜子里看到了额头的丝丝缕缕的白霜。
  但我,却仍会时时想起初到沙溪的第一天!
  2020年9月12日于扶风

  作者简介:
杨进云,宝鸡市扶风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扶风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