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627|回复: 0

[散文随笔] 长江三峡浪尖上的渔夫 文/惠水明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3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信息发布 于 2020-9-23 20:23 编辑

长江三峡浪尖上的渔夫

文/惠水明

  一九八四年七月上旬的一天清晨,天刚破晓,重庆朝天门码头,仍被一团团薄薄的晨雾紧紧地笼罩着。乳白色的雾幔夹带着点点细细的雨丝,不断凉凉地的吻着我的脸。
  当时,正值盛夏,长江沿岸有传染病霍乱流行。部队需要到达的目的地,东海海边奉贤靶场一带,正是霍乱病流行的重疫区。为保证作训部队,每个官兵免受疫情干扰,胜利圆满地完成这次远距离的长途作训任务。军区首长要求卫生防疫部门,派一名在流行病学,和军队卫生方面,有一定实践经验的医务人员,随部队一起去疫区执行这次特殊的长途奔袭作训任务。
202252y2bo05k23quu32dj.jpg
作者在为医务人员讲授传染病的防治措施

  接到任务后,单位委派我去重庆,协助某师卫生部门,开展对此次疫情的指导和防治工作。为部队去上海奉贤靶场实弹训练保驾护航。
  出发那天,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早上,晨雾裹着细雨,紧紧地笼罩着江面的每一处水域。宽阔的江面,看不见波涛汹涌的浪花,只能听到奔流不息的江水,拍打码头时,相互激烈地撞击声。近处,可透过薄薄的一层水雾,能隐隐约约地看见,起航或泊岸的船只,有秩序地不断来回往返。        远处能时时听到,往返的船只,疲惫地拉着长长低沉粗壮的汽笛,间歇性地向附近的船只鸣笛示意,警示过往船只,注意相互间保持安全距离,需减速或避让。
  总之,刚刚苏醒的码头,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到处都是黑压压,一股股川流不息,忙忙碌碌的过往人流。
  大约九时许,码头江面上的雾幔才慢慢消退,整个视野也逐渐地变地清晰起来。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各种军需辎重,各种大小作训车辆,主训火炮,在迷彩色篷布的遮掩下,已全部安装到位固定就绪。
  一艘艘满载各种作训物质的驳船,在朝天门码头的江面上一字儿排开,远远望去,相互保持着安全间距,遥相呼应,蜿蜒连接,庄严威武,气势磅礴,其恢弘场面蔚为壮观。
  万事俱备,只等大风起兮,雾散尽。指挥部会随时命令早已全部武装集结待命的参训大军,浩浩荡荡的随江逐流东去。看浪花撞击,听惊涛拍岸。
  突然,起风了,不大一会儿工夫,风卷雾散去,视野也瞬间开阔了,展现在眼前的几十艘各种参训船只,艘艘清晰可见。大约十时许,指挥部一声令下,在指挥船的有序安排下,便一艘接着一艘,有条不紊的陆续起航了。
  船队经过几天艰难的航行,迎风破浪,驶出了长江三峡最短,最为壮观的瞿塘峡。进入幽深秀丽的巫峡,巫峡奇峰突兀,怪石嶙峋,两岸到处都能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混交植被。陡峭的峭壁,犹如刀砍斧剁般惊险奇异。船只一进巫峡,就宛如驶进了一处迂回曲折的天然迷宫。奇峰怪石数不胜数,嵯峨连绵。船只正行驶间,忽然有人喊道,“快看前面有危岩横江路断”。那人这一喊不要紧,却实实在在的让旁边那些自顾看风景者紧张了起来,人流也齐刷刷的拥向船头,扶栏看远。只见,大船前方危崖横断,只有江水奔涌不息。人们大呼小叫,惊叹不已。更有甚者,已穿好了救生衣,严阵以待。但大船却拉着长长沉重的汽笛,继续毫无顾忌,徐徐地向危岩驶去 。
  待船只慢慢向前靠近,江面却豁然畅通,峰回路转。总之,巫峡水流汹涌遄急,江面虽时有云雾缭绕,但景色多变如画,美不胜收。
  船队又经过一段艰难的航行,平安的驶出了三峡中最长的一段峡谷---西陵峡。
  几十艘船只,一艘接着一艘 ,平安地驶离了狭窄遄急的三峡江面,离开了沿江两岸怪异巍峨的山峦。
  船只一出山峡,视野瞬间开阔,放眼望去,展现在眼前的便是一片渐渐宽阔的江面。两岸陡峭的山峦,也渐渐被高矮起伏的丘陵替代。
  混浊的江水也终于摆脱了两岸山峰峡谷的束缚。欢快的继续滚滚向东流。
  日夜奔流不息的江水,沿途汇纳了万千溪流入伍,声势更加磅礴汹涌,流速更加遄急咆哮。混浊的水流,在这突然宽阔的江面上,刚才还是急急奔跑的股股浊流,一下子似乎都放松了警惕,收敛了汹涌澎湃的脚步,迈着懈怠懒散的步伐,前拥后挤的继续向前缓缓的涌动着。
  它们时而一阵小跑,时而在原地相互追逐转着圈儿。一块儿在那里拥挤嬉戏,仿佛要在那里等候落伍的伴侣或同事。也许它们在默默的蓄积力量,要在那入海的刹那,汇集成一股强大的浊流,气势磅礴的向大海冲击,情真意切的去迎接大海那蔚蓝的洗礼。
  翌日,晨雾还未散尽,远看水天一色,近处的江面上,可见鱼帆点点。小船上的渔夫,忙碌的把一张张扇形的渔网,一次次熟练的撒向江面。在渔网落水的瞬间,把江水分割成一块块暂时的椭圆。大江东去,流掉了多少光阴,送走了多少默默无闻的故事。也记载了长江渔夫们祖祖辈辈的酸甜苦辣。
  这追风逐浪的渔夫们看惯了惊涛拍岸,听惯了浪花撞击。他们能把每一段江面的险峻与危险都铭记在心。他们熟悉每一段江面的礁石与暗流。每一段江面都留有一段他们终生难忘的故事。惆怅时他们只有诅丧的对着江水哭诉。高兴时面对滔滔江水,反复欢快地吼唱着祖辈们,传承给他们的那几首,久唱不衰的渔歌渔谣,世世代代,子承父业,循环不止从未歇息。
  他们也记不清划烂了多少个桂棹楠桨。撒穿了多少个丝织的大小渔网。他们的命运注定要和这大江做伴,注定要随波逐流的生活在这江水之中。只有东去的江水记着他们的辛劳与困苦。没有谁能把他们的冒险与艰辛,雕刻在大江两岸雄伟的峭壁或礁石上。他们一次次向岁月呐喊,一次次的死里逃生,又一次次的诅咒祈祷。但岁月更新,江水如旧。两岸青山如旧。岁月的剑没有砍断他们的身躯和坚硬的骨骼。却把他们磨炼地更加坚强更加无畏。
  早出晚归的渔夫们,你们自豪的称自己为江之子。是江的乳汁哺育了你们。你们就是这大江上永远也开不败的浪花。虽然你们的生活,怎么也跳不出这狭窄的渔舟。因为你们心里装满了那片喧闹不止,奔腾不休的江水。为了生存,你们必须不断的开拓新的水域,用那双富有经验的手,一次次的把希望撒开,再把幻想与失望收回。
  一九八四年七月,于山峡轮渡上。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