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457|回复: 0

[散文随笔] 农村养老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4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乡采风系列】
农村养老

文/刘三省

  老龄化社会,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老年人人口,达到或者超过一定比例而形成的一种人口结构模型。
  联合国为此先后颁发过两个标准:传统标准为一个国家或者地区60岁以上的老年人达到总人口的10%,最新标准为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7%,即可视为进入了老龄化社会。
  2000年6月,中国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为:我国65岁以上老人已达到8811万人,占总人口的6.9%,60岁以上的人口达到1.3亿人,占总人口的10.2%。
  毋容置疑,从2000年起,中国老龄化社会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
  农村的养老情况又怎么样呢?
  在中国农村,从来就没有男人60岁、女人55岁就可以退休的规定。经济发达地区如此,经济欠发达地区更是如此。
  这次回家乡采风期间,我发现,在陕西关中西部农村,年龄在60岁—70岁的老年人,仍然坚持在农业生产第一线,继续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在付出。
  小时候和我一起长大的林生、录成、同乾、文安、全录、新福、福录等,今年都是69岁左右的人了。如果放在城市,他们早就退休养老,安享晚年了。在农村,他们仍然是庄稼地、果树园里头个顶个的顶梁柱,至今仍然无怨无悔地坚持在农业生产第一线。
  他们全盘继承了老一代农民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优秀品质,又用实际行动将这些宝贵品质发扬光大。
  在农村,真正退下来,不再从事经常性的体力劳动,要视每个老年人的身体状况而定。这次回到村里,我发现大部分老年人真正地闲下来,通常是在80岁前后。
  也有例外,鳖蛋哥今年84岁了,仍然一副勤勤恳恳做事的样子,根本歇不下来。甲元哥今年82岁了,也是时不时地去地里头找些事情做。
  在刘家村80岁以上的老人里,女性年龄最大的是文昌的母亲和乃兴的母亲,文昌的母亲今年94岁了,乃兴的母亲也是91岁了,是大名鼎鼎的“不老松”“老寿星”。
  80岁以上的妇女,我知道的还有永科母亲、安军母亲、宗让母亲、全良母亲、智劳母亲、林安母亲。她们几个人的老伴已经去世,属于丧偶老人。
  80岁以上的老汉里,在两个“老寿星”登科哥和申录哥相继离世后(登科活了93岁,申录活了91岁),目前宗成叔的年龄最大,今年86岁。宗银叔和鳖蛋哥紧随其后,84岁。82岁的有两个,一个是甲元哥,一个是丑娃哥。还有进生,今年79岁,眼看也要进入80岁老人的行列。
  这六个男性老年人里头,丑娃哥的老伴还健在,其他人的老伴相继去世,也属于丧偶老人。
  这些80岁以上的老人,目前都采取居家养老的方式,跟着自己的一个儿子一起生活。
  文昌的母亲跟着大儿子文昌过,乃兴的母亲跟着小儿子乃安过,永科的母亲跟着大儿子永科过,安军的母亲跟着二儿子西军过,宗让的母亲跟着小儿子宗良过,智劳的母亲跟着儿子智劳过,林安的母亲跟着小儿子林海过。
  宗成叔跟着大儿子永福过,宗银叔跟着儿子省福过,鳖蛋哥跟着小儿子玉强过,丑娃哥跟着小儿子怀生过,甲元哥跟着小儿子乃军过,进生跟着小儿子全利过。
  老人跟着儿子一起生活,是关中农村最古老、最传统的养老模式,也就是农村老年人挂在嘴边的“养儿防老,养老送终”的具体体现。
  在陕西关中西部农村,养儿防老,养老送终,有着深厚的思想基础和历史渊源。这种最古老、最传统的养老模式,在农村人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模式中,坚如磐石,牢不可破。
  陕西关中西部农村有一个风俗,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一旦出嫁,既不参与父母亲的遗产分配,也不承担父母亲养老送终的义务。
  养老送终,铁板钉钉,就是儿子们的责任和义务。
  这种风俗,虽然不符合现代社会伦理道德,也不符合《婚姻法》有关规定,但是人们发自内心地认可这种从先辈那里流传下来的古老规矩。
  既然是从先辈那里流传下来的老规矩,就是一种约定俗成。
  约定俗成的东西,就无可厚非,人人必须遵守。
  还有一种风俗习惯,就是家里儿子多的,为了调动儿子、儿媳妇当家理财的积极性,大多数老年人对儿子们采取了“结婚一个,分出去一个”的办法,让儿子、儿媳妇从成家立业那一天起,开始过自己的小日子。
  这样做的结果,是小儿子最后一个结婚,一般情况下老人都是跟着小儿子一起过。
  在关中西部农村,这种风俗习惯大家普遍认可。
  普遍认可,也是一种约定俗成。
  当然也有例外。每个家庭的情况不同,老人最终跟着其他儿子生活的也有,具体视家庭的实际情况而定。
  一般情况下,在外面工作的儿子经济状况相对好一些,理应多承担一些责任。只是老年人故土难离,也过不惯城市生活,大多数老年人依然选择和农村的儿子一起生活。
  以上现象,在我前面的叙述中,人们可以感受到这一点。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
  在农村,虽然“养儿防老,养老送终”的思想基础没有变,传统习俗没有变。只是,事物的发展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规矩,有些做法,也在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在悄然地发生变化。
  有一天上午,我从庄前地头上转回来,在通往张家村的公路边,碰到了彦芳姨,就是村民组长乃兴的母亲。老太太主动告诉我,她的几个儿子很孝顺,虽然都在农村,但是几个儿子每年都会交钱养活她,交上来的钱由大儿子乃兴统一掌管。
  我分析,村子里的老年人里头,虽然大都跟着小儿子或者生活在农村的儿子一起过。但儿子多的,无论他们是在外面工作,还是在家种地,每年都会像乃兴兄弟几个一样,由儿子们各尽所能的给父母亲上交一部分钱,尽好自己做儿子的孝道与责任。
  这样做,无论是老人,还是和老人生活在一起的儿子、儿媳妇,心理都会平衡一些。
  道理很简单,哪一个儿子,不是父母亲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为父母亲养老送终,是做儿子的共同责任。
  也是人心所向。
  当然,乃兴兄弟几个共同抚养老母亲的做法,在农村到底有没有普遍性,我没有进行具体调查,我不得而知,也不敢肯定?!
  但是,于情于理,都应该这样做。
  应该说,陕西关中农村现行的养老模式,是一种与“黄土地”密切相关的养老模式。儿子们只要不离开黄土地,老人的养老问题就能得到保障。
  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农村的年轻人离开农村自主创业或者进城打工以后,就把在农村流传了上千年之久的、与“黄土地”密切相关的传统养老模式渐渐地打破了,由此引发出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一是故土难离。宗成叔的大儿子永福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创办了建筑公司以后,常年奔波在各个建筑工地上,基本顾不上家。后来,他离开了农村,把家也搬到了县城新区。小儿子永怀也在县城经营了一家店铺,同时把家也搬到了县城里。
  宗成叔曾随着儿子来到了县城生活。人生地不熟,让他过不惯县城的生活。
  只有回到农村,他的心才是踏实的,浑身才是舒坦的。
  问题来了,两个儿子把家都搬进了县城新区,宗成叔如果能够适应县城的生活,传统的养老模式就可以延续下去。
  问题是,他不适应县城的生活,只有回到农村,他才心安理得,浑身舒坦。
  怎么办?一个86岁的老人回到老家,老伴已经过世,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做饭,一个人整天守着一个空空荡荡的家,多寂寞!多无聊!
  还有,陕西关中西部农村的男人大都不会做饭,一日三餐吃不到嘴里,怎么能够让儿子们放心?安心?
  市场经济条件下出现的问题,只能采取市场经济的办法来解决。
  很快,他们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宗银叔是宗成叔的弟弟,老伴也已去世,儿子省福和儿媳妇每天下地干活以后,他也是一个人呆在家里。
  宗银叔索性把铺盖一卷,搬到宗成叔家里住,一方面去陪伴哥哥,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儿子下地干活后,自己也需要人陪伴的问题。
  我去过他们兄弟俩住的房间,一个客厅连接着两个房间,半夜三更,一旦有事情,两个人只要招呼一声,就能得到相互照应。
  宗成叔的大儿子永福,每个月给自己的叔伯弟弟省福(宗银叔的儿子)的媳妇1500元,由省福媳妇负责父亲一日三餐的制作。
  就这样,一个在儿子们自主创业、离开农村后引发的养老问题,一方面靠着亲情关系,一方面采用经济手段,最终得到了妥善解决。
  毋容置疑,这是一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解决问题的好思路、好办法。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亲兄弟,明算账”。弟媳妇帮助解决了父亲的一日三餐制作,这里面有辛苦付出,理应得到相应的报酬和补偿。
  在家乡期间,每天上午九点、下午三点左右,我都能看到宗成叔、宗银叔哥儿俩,一个人推着一把轮椅(两个人的腿都不好),从宗成叔的家里走出来,一起走到北干渠,然后一直往西走,走到北干渠通往礼村的岔路口,再转回来,然后在水渠边上找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来,谈天,说地,聊天气。
  我时常为宗成叔、宗银叔兄弟俩晚年相依相伴、相互关照的生活方式感到高兴,感到欣慰。
  难得一见的兄弟深情情。
  老伴在靠老伴,老伴不在了,兄弟俩个相互陪伴,相互照顾,在眼下身体没有大毛病的前提下,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基于感动,有时候,我也会坐着电动轮椅来到他们中间,陪伴他们在树荫下坐下来,漫无边际地说笑聊天。
  二是一日三餐。当前,农村的年轻人外出打工,几乎成为普遍现象。相对来说,儿女们外出打工以后,老年妇女的生活问题相对好解决,最起码一日三餐自己能做,饭能吃到嘴里头。
  可怜的是那些过去从来不管家务、不做饭的老年男人们,儿女们外出打工之后,除了寂寞,一日三餐就成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年轻人为了勤劳致富,改变生活,总得进城打工吧!?
  对于这一点农村的老人们非常理解,义无反顾地支持儿子、儿媳妇外出去打工。也希望他们趁着年轻,出去闯一闯,给自己赚点钱。
  问题来了,儿子、儿媳妇进城打工以后,他们的养老生活就发生了变化。一是没有了人陪伴,从早到晚,家里空荡荡、静悄悄的,让他们再一次感受到了老伴去世后的寂寞。二是每天的一日三餐遇到了问题,要吃饭,只能得自己做。
  不要小看这一日三餐。
  在陕西关中西部农村,男人是从来不插手家务活的。到了庄稼地里,男人就是一头牛,再苦再累,毫无怨言。回到家里,男人就是大爷,家里的家务活特别是锅灶上的活,很少插手。
  关中西部农村的女人们也喜欢这样娇惯、放纵自己的男人。
  久而久之,儿子们一旦外出打工,寂寞和做饭,就成为孤寡老人遇到的两个最大的坎。
  不过,关中西部农村的男人们,都是趟过大江大河、经过大风大浪的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他们的的一日三餐,可以吃得精细,也可以吃得简单。
  听说前两年庄白村为了解决年轻人外出打工后,农村孤寡老人的吃饭问题,曾经在白家村开办过一个老年餐厅,每顿饭象征性地交五块钱,就能吃饱饭。
  这是农村基层党组织,在年轻人外出打工以后,帮助孤寡老年人排忧解难的仁义之举!
  问题是,庄白村下面有十个自然村,每个自然村距离庄白村都有一二里路,为了一顿饭,跑那么远路,特别是赶上刮风下雨,很不方便。
  就这样,去老年餐厅吃饭的人越来越少,最后餐厅维持不下去,只好关门大吉。
  一个设身处替孤寡老人考虑的思路和办法,因为距离、天气原因,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关门大吉了,让人觉得有些遗憾。
  怎么办呢?
  办法有两个:一是儿子多的,由儿子们之间协商解决问题的办法,保证老人一日三餐有饭吃。二是丧偶老人多的村庄,由村民小组牵头创办老年人餐厅,采取费用自理和集体适当资助的办法,来化解这个问题。
  从目前情况看,以上两个办法似乎都没有凑效。
  人们似乎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一些丧偶的老年男人们也是硬撑着,每天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对付着做,对付着吃。
  我们有理由相信,市场经济给陕西关中西部农村带来了强大活力,也一定会催生出各种奇思妙想和思路办法来。
  年轻人外出创业、打工以后,孤寡老人们的一日三餐问题,包括涉及农村老年人养老中遇到的其他问题,经过不断的摸索实践,特别是采用经济手段来化解,最终都能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
  让农村居家养老的模式越来越完善,越来越配套,越来越顺心。
  也希望社会养老等其他模式,能够在农村养老中崭露头角。

  作者简介:刘三省,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人,高级经济师,中央企业退休高管。人生阅历丰富,当过兵,做过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担任过中央企业高管。曾担任总后勤部生产管理部企业管理局副局长、总后勤部经济贸易局局长、中共中央企业工作委员会群工部副部长、国务院派驻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专职监事兼第25办事处主任。退休前为中央企业--新兴际华集团总经理、际华轻工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爱好写作,笔耕不辍。著有报告文学集《一个女兵的梦》、长篇纪实文学《从职业军人到央企老总》《超越平庸》、散文集《岁月心语》《悠悠故乡情》《走进绿水青山》和企业经营管理著作《军队企业改革管理纵横》《国有重点大型企业与监事会工作》《市场、创新、发展、管理—企业做强做优的宝典利剑》《管理成就企业》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