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474|回复: 0

[散文随笔] 麦收时节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9-26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乡采风系列】
麦收时节

文/刘三省

  再过几天,就是“芒种”节气了。
  在北方,“芒种”是小麦收割的季节。在南方,“芒种”是水稻插秧的季节。自古以来,民间就有“芒种芒种,有芒的小麦快收,有芒的水稻快种”和“芒种不种,种了无用”的说法。
  到了“芒种”,北方忙着收割小麦,紧接着要种玉米。南方忙着水稻插秧,预示着一年一度夏收夏播季节的全面到来。
  这几天,家乡的天空格外晴朗,艳阳高照,风轻云淡。每天到小麦地头上察看黄情的人越来越多。
  每天上午,我坐上电动轮椅,来到庄前那一大片庄稼地的地头,总能看到一些人去自己的承包地查看小麦黄情。
  上午,我碰见了刚刚从何家庵地头上查看小麦黄情回来的林科媳妇,她告诉我,小麦已经黄了,这两天该把在外打工的儿子长庆叫回来了。
  在去张家崖的那条路上,又碰见了村民组长乃兴的母亲在儿子的小麦地头察看黄情。她告诉我:“麦子已经黄了,再过一两天就能收割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一个91岁的老人,仍然时刻牵挂着儿女们的事情。
  大哥大嫂这两天也有点坐不住了,时不时地到自家的几块小麦地头去转转,以便把握好小麦收割的最佳时机。   
  侄子平安,已经提前两天从西安赶了回来。
  平时住在扶风县城的录儿哥、录勤哥也带着老伴,从县城回到了村子里,着手小麦收割前的各项准备。
  就连只有到了夏收大忙季节才能听到的“算黄算割!”“算黄算割!”的杜鹃鸟,也格外的善解人意.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就飞上天空,不厌其烦、尽职尽责地在空中飞来飞去,用清翠明亮的声音,反复告诫人们:“算黄算割!”
  其实,早在几天前,夏收的序幕已经悄然拉开。
  大哥先是把种在路边上的油菜籽和银介收了回来,用电动三轮车拉到了“大庙”前面的小广场,晒干,掸净,装袋,入仓。今年的油菜籽长势非常好,杆杆粗,堆垛大,角角繁,产量高。
  二哥同省把种在六弟新省家门口的一片大麦也收割了。
  记忆中,小时候在农村,每年的夏收就是从油菜籽和大麦收割开始的。这两种夏粮作物在成熟期上,往往比小麦要早几天。
  昨天,大哥大嫂又开上电动三轮车,带上镰刀,说杨家地的小麦地头上,有一些边边角角的小麦,收割机开到地里也收割不了,打算用人工收割的办法,把那一点小麦割回来。
  这几天,我每天上午坐上电动轮椅,也在随时随地观察着小麦黄情。我发现,凡是地势高的地方,通风好,不保墒,小麦基本上全黄了。
  站在小麦地头上,我被眼前的金黄色所震撼、所感染。我似乎觉得,小麦地里金灿灿、黄澄澄的颜色达到了鼎盛,金色王国的城门大开,鼓乐高奏,金色的音符一路飙升,直指音域的最高端。
  唯有东壕和西壕的小麦,由于地势低凹,通风不好,地气潮湿,麦杆麦穗还有点青。
  今天,家乡的天气格外晴朗,有些人已经沉不住气了。省福在杨家地的小麦地率先收割了,成为全村请收割机的第一家。
  站在省福已经收割的小麦地头上,映入眼帘的,是小麦收割以后留在麦地里的高高的麦茬。
  第二天上午,明权种在杨家地的一块小麦地也收割了。
  大哥今年好像格外能沉住气。眼看着明天就是“芒种”,仍然没有叫收割机的意思。
  上午,我从庄前地头转回来,发现大哥和全良站在东壕边上,正在讨论东壕的小麦什么时候收割最合适!?
  全良胸有成竹地劝大哥:东壕的麦杆有点青,一定要沉住气,过两天再说。
  中午,当收割机开进了村子里,宁录种在庄前的小麦收割了,长庆种在张家崖的小麦也收割了。
  终于,有人把收割机带进了东壕里,打算收割东壕里多多少少还有点青的小麦。
  午睡起来,大嫂告诉我:“收割机已经开到了东壕里,有人开始收割东壕的小麦了。”
  我坐上电动轮椅,立即赶到了东壕的小麦地头,亲眼目睹了收割机在安军、同安、常福承包地里收割小麦的全部过程。
  此情此景,我完全理解了毛泽东当年提出的“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正确性。
  如今的收割机实在是太厉害了,实施收割、脱粒和麦草粉碎一体化作业。
  轰隆隆!轰隆隆!收割机一路开过去。收割机的上空腾起漫天的灰尘,一大片小麦顿时被活生生地吞进收割机的肚子里,脱粒后的麦子哗啦啦地流进了麦兜里,粉碎后的麦草被拦腰切断,变成了十多公分长的麦草,顺便撒在了麦地里。
  轰隆隆!轰隆隆!收割机又开回来。收割机的上空又一次腾起漫天的灰尘。仅仅一个来回,一大片小麦就收割了一半。
  轰隆隆!轰隆隆!收割机又开了过去,收割机的上空再一次腾起漫天的灰尘。等收割机调过头,再一路收割回来,一个家庭的一大片小麦已经全部收割完毕。
  这时候,收割机专业户带过来的电动三轮车,马上停靠在了收割机的麦兜旁边,打开麦兜,哗啦啦!哗啦啦!收割后的麦子全部流进了电动三轮的车箱里,一块小麦地的收割流程全部结束。
  太厉害了!太震撼了!
  面对如此高效的收割流程,我有点口瞪目呆。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农村人工收割小麦的全过程。一个精壮劳动力,每天能割二亩小麦就不错,没有十天半个月,全村的小麦根本割不完。再加上拉麦、摞摞、碾场、扬场、凉晒,前前后后得持续两个月时间。
  那里像现在,二亩地的小麦,也就十分钟的功夫,从收割到脱粒,全部结束。
  面对一大片、一大片小麦田被收割,昨天还奉劝我大哥一定要沉住气的全良,也沉不住气了。
  等把其他几个人的小麦收割完毕,全良直接把收割机带到了自己的小麦地,呼呼啦啦一会儿,全良在东壕的小麦也全部收割完毕。
  趁此机会,我站在地头,和收割机专业户随便聊了起来。没有想到,这台收割机的专业户是庄白村村委会的一位副主任。这位副主任是召陈人,收割机一旦开进麦田,父子俩是轮流作业,轮换休息。
  这位陈副主任告诉我,购买这样一台收割机,搞得好一年多就能收回本钱。只是一旦到了收割大忙季节,太熬人,非常累,有时候连吃饭时间都没有。
  由此看来,如今在农村,干什么都不容易。都需要辛苦,需要付出。
  今年夏收,大哥格外能沉住气。
  当全良把东壕收割后的麦子用电动三轮车拉回村里,大哥抓了一把麦子摸了摸,感到麦子比较湿。当场决定,东壕的小麦再放一天,明天下午再叫收割机。
  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天,这一天也是“芒种”。金扣、国栋和美玲也从西安回来了,准备参加小麦收割。
  大哥确定东壕的三块小麦地,今天先收割相对较黄的两个地块。
  等到我午睡起来,大哥叫来收割机,已经把东壕条锈病重的那块地和靠北头一块小麦地全部收购完毕了。兑换万良的那块小麦地,还有的青,大哥打算再拖一天,放在明天下午再叫收割机。
  紧接着,大哥把收割机直接带到了杨家地,准备收割杨家地的那块小麦地。这时候,我坐着电动轮椅也赶到了杨家地的地头。
  今天进村的收割机非常少,就是这样一台开开停停、毛病不断的收割机,地头上也是站满了人,同乾、西军、同怀、同让、同乐,还有林冲等都在地头上排起了队,准备带收割机收割自己承包地里的小麦。
  收割机开进大哥的小麦地后,刚刚割了一趟,又出毛病了。收割机师傅捣鼓了好长时间,总算把收割机修好了。
  收割机在小麦地里“轰轰隆隆”地连续打了两个来回,大哥在杨家地的小麦就全部收割完毕。大哥把电动三轮车开到收割机跟前,打开麦兜,把脱粒的麦子装在电动三轮车里,直接拉回了家。
  今天村子里的收割机少,比较稀缺。就是这样一台老出毛病的收割机,马上又被人带到了自己的小麦地。
  不一会儿,从张家崖那边小麦地里又开过来一台收割机,这让庄前、杨家地、何家庵地的小麦收割速度大大加快。天黑前,这三大块地上各家各户的小麦基本收割完毕。
  大哥的四块小麦地,一个下午收割了三块。收割回来的麦子,凉满了家里的水泥院子,就连家门口的水泥路面上,也凉晒上了麦子。
  就在当天晚上,陕西省气象台预报:今明两天,宝鸡一带有雨。
  天气阴得越来越重。
  村子里没有收割小麦的人有点急了,一个个心事重重,担心一旦下雨,成熟的小麦收不回来。大哥只剩下东壕的一块小麦地没有收割,一家人非常担心,这个时候会不会真的下雨。
  同时,全家出动,把凉晒在院子里的麦子赶紧收起来。
  第二天上午,天气仍然阴沉沉的。
  村子里没有开进来一台收割机,据说由于陕西省气象台预报有雨,东边村庄的村民把收割机全部拦在了东边的村子里。
  好在老天爷没有下雨,这让没有来得及收割小麦的人,终于出了一口气。
  到了中午,天随人愿,天气突然由阴转晴。许多人悬了一天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当我和大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中午饭的时候,院子外面的马路上突然响起了“轰隆隆!轰隆隆!”声音。大家眼巴巴等了一个上午的收割机,终于进村了。
  平安立即放下碗筷,跑到门外。一打听,原来是军军请来的收割机。平安跟收割机师傅商量,让收割机先帮忙把就在旁边的东壕一块小麦收割了,他负责去村子里找军军。
  两个人一拍即合。
  等平安喊来军军,大哥在东壕的最后一块小麦地已经收割完毕。一家人刚刚放下碗筷,平安就开着电动三轮车,把刚刚收割完毕的麦子拉到了院子里,一家人一齐出动,把刚刚拉回来的麦子凉晒在了院子里。
  没有想到,一家人苦苦盼望了大半天的收割机,就在一顿饭的功夫里,把剩下最后一块小麦地收割完毕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也就是在这个下午,西壕里没有来得及收割的小麦也全部收割完毕。
  等到第二天上午,我再一次坐上电动轮椅,围绕村子里的几块地头转了一圈后。发现村里除去东壕省科在外出打工后转租给张家人种植的一块小麦地还没有收割以外,全村的小麦全部收割完毕。
  也就三天时间,在农业机械化的带动下,全村三百亩小麦,全部收割完毕。
  记忆里,小时候每到夏收大忙季节,前前后后需要两个月时间才能结束,那可真叫“三夏大忙”季节啊!
  如今,农业机械化大大提高了小麦收割效率。不经意间,一年一度最为忙碌的夏收大忙季节,就这样在三四天之内圆满结束了。
  接下来的几天,小麦进入了全面凉晒阶段。
  那两天,村子里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家门口的水泥路面上,晒满了金灿灿、黄澄澄的麦子。
  明眼人一看,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大哥家的四块小麦地,有三块地的小麦亩产都在1000斤以上,大哥最为担心的条锈病比较重的那块地,由于小满之前的一场大雨,冲刷掉了麦杆麦叶上的部分条锈病,亩产也达到了900斤,可谓虚惊一场。
  大哥大嫂一家人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收获的季节,也是金色的季节。
  乡亲们收获的是金灿灿的麦子,也是金灿灿的财富。

  作者简介:刘三省,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人,高级经济师,中央企业退休高管。人生阅历丰富,当过兵,做过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担任过中央企业高管。曾担任总后勤部生产管理部企业管理局副局长、总后勤部经济贸易局局长、中共中央企业工作委员会群工部副部长、国务院派驻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专职监事兼第25办事处主任。退休前为中央企业--新兴际华集团总经理、际华轻工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爱好写作,笔耕不辍。著有报告文学集《一个女兵的梦》、长篇纪实文学《从职业军人到央企老总》《超越平庸》、散文集《岁月心语》《悠悠故乡情》《走进绿水青山》和企业经营管理著作《军队企业改革管理纵横》《国有重点大型企业与监事会工作》《市场、创新、发展、管理—企业做强做优的宝典利剑》《管理成就企业》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