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43|回复: 0

[散文随笔] 从阿雄的命运开始说 文/杨进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10-15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阿雄的命运开始说


  阿雄是我的散文《阿雄》里的一个人物,他也是在我的生命里曾经真实地出现过的一个人。在和我相识的那十几年里,他命运的曲线一直向下,向下,直至坠落、离队。他非但无法完成他要生五个孩子,要养一大群羊的伟大人生构想,甚至,他在这个竞争的社会里,连衣食住行的问题都无法解决了。他被残酷的现实踢出了局,被家人领回了广西老家,从此再没见过面。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应该说是比较大的,有时想,也许,这就是生活!
  生活的本意,就是好好地活着,岁月静好,风轻云淡。生活,虽然不是铁血战火的战场,但有经历过生活的人都知道,这看似简简单单地活着,其实和打仗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努力、勇敢,奋勇向前,就能做个生活的强者,懦弱畏怯,不和命运抗争,最终就只能成为匆匆流年的看客,被生活边缘化。“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我常对我的孩子说的一句话,和生活打遭遇战,必须有强悍的战斗力。我只所以这样说,是担心他们畏难、胆怯、不努力。虽然,他们可能因为从小有父母周全的庇佑,衣食无缺,所以很难听进去。“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里我所理解的勇者,当然不是单纯地指勇武。这里的勇,相对来说,其意指可能稍嫌复杂,我的意思是这里的勇,除了指个人的际遇,诸如天时、地利和人和、还可能更多地包含了个人的顽韧、天份和素养。
  阿雄和我相识时,还是一个顽皮、阳光、快乐,皮肤黝黑的小伙子,他来自广西梧州某个偏僻的小山村。十几年的打工生涯,日子看似静止不动,但这种静止不动的筛选,让他渐落生活的下风。有时,我觉得对一个人来说,可怕的并不是面前无法解决的突兀和困难,而是那种缓慢、自然,不为人所察觉的筛选。这种筛选,让深浸其中的人犹如温水中的青蛙,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生活的落败者。阿雄可能就算其一,十几年后,生活还是那个生活,人还是那个人,当年力大无穷的阿雄,却苍老了许多,也不再孔武有力,亦渐渐无法胜任手头的工作了。因为当他终于觉醒时,身边的同事、朋友几乎都通过自身坚持不懈过努力,在人生的版图中,或者进步,或者在本职工作中占得了无可取代的一席之地,阿雄却悲哀地发现,他出局了!
  以我和阿雄多年的相处来看,他当然不算一个脆弱的人,但眼前的景像,确乎已不复当年,尴尬的处境也令得他非常沮丧。努力的人都还在好好地生活着,他却终因没能干过生活,承受不了这份沉重的心理压力,神经开始紊乱,最终发展为行为乖张,胡言乱语,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了。在现实中,没有谁能代替谁,更没有谁能替谁担责,非但朋友不能,就算亲如父母,亦不能。阿雄的经历,无疑是可怜的,但这又是什么造成的呢?也许,这只能归咎于他在该努力的年纪不努力,该奋斗的年纪没有奋斗,或者,干脆归咎于他的迟笨,天资愚钝,但,这又能怎么样呢?当年的景像还历历在目,时光却如白驹过隙,一晃眼,又已过了十几年,阿雄憨厚黝黑的面容,也渐渐淡出了我的记忆。但有时静坐,还是会想起他,想起他败落的人生,他的结局,也依然犹如一根尖利的刺,刺痛着我的神经。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谁要故意丢下谁,一般都是自己放弃了自己,自己把自己遗弃的。
  没有自觉的努力,没有强悍的心理,生活真的会不动声色地淘汰你,真的会,看惯了太多的例子。平日里,我常听到有年轻人抱怨生活的辛苦,有时觉得,我们只所以觉得自己眼目脚下的生活辛苦,也许只是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更苦的苦。现在的年轻人(不是也不敢指全部,这不科学),真的很可怜,可惜,甚至可憎。正是努力奋斗的大好年华,你凭什么选择安逸,终日躺在父母日渐衰微的怀抱中,你能安逸多久呢?生活懒散,没有目标,没有责任心,浑浑噩噩,整天凭靠着手机上碎片式的快乐麻醉自己,经不起风,经不起雨,柔弱得听不得一声呵斥。还觉得自己不快乐,觉得生活慢待了自己。“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你真正地用心,用生命去拼过,去努力过吗?
  据说,鱼的记忆只有三分钟,初听,觉得很有意思,其实,人的记忆也何其短暂。我们的上一代才从衣衫褴褛,食不果腹里挣扎出来,我们这一代人,才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黄土地里走出来,我们的下一代,才得以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走在绿树成荫光洁漂亮的大街上,可怎么就忘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了呢?好像那些苦难的岁月跟他们无缘了似的。最近,台湾地区的“草莓兵”成了热词,台湾的年轻官兵被形象地称作“草莓兵”,他们彻底失去了吃苦耐劳精神,体能差、抗压性差,娇嫩如新采摘的草莓。指望这群外表光鲜,内心却极度脆弱的年轻人,当然无异于画饼充饥。一代人的堕落,对战火和苦难的失忆,多快,多彻底!
  严复的《天演论》里有一句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自然界的法则本身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所以,我只想告诫我的孩子,还有现在的年轻人:你得努力,你得坚强,你得奋斗。人生是一趟没有回程的旅行,你得在你年老了的时候回首,不会因为曾经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一生碌碌无为,而感到羞耻,总之,你得对得起这趟旅行。仅此而已!
  阿雄回了遥远的广西老家,也没能记下他生活着的地方的具体地名,昔时一别,也许成了永决,唯愿他现在生活平静,祥和,衣食无缺。而我,蜗居北方这座小城,也早已满头霜雪,一鬓风烟,只是为了掩人眼目,在街角的理发店花三十块钱,染了一头黑发,摇头摆尾,日日黄昏,招摇走过闹市。
  夜已深,临窗而坐,想起阿雄,思绪扯长,逐成此文!
  2020年10月10日于饮风居

  作者简介:
杨进云,宝鸡市扶风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扶风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数百篇(首) 散文、诗歌发表于《乡镇论坛》《延河》《长安报》《佛山文艺》《东莞文艺》《宝鸡日报》《陕西农村报》《陕西市政》《秦岭文学》《秦岭印象》《渭河文化》《海虹之声》《八九点钟》《扶风文化》《扶风文艺》等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2012年陕西青年文学选》《美丽陕西》《宝鸡生态美》《恭贺扶风》等文集,获省、市、县各类文学奖项三十余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