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22|回复: 0

[散文随笔] 抗美援朝老战士冯宝文的战场经历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10-16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信息发布 于 2020-10-16 21:10 编辑

抗美援朝老战士冯宝文的战场经历

口述:冯宝文 记述:强宏斌 周向东


(一)

  1951年5-6月间,时值盛夏,骄阳似火,大地蒸腾,人们以炽热的心情,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又一次掀起声势浩大的参军运动。从城市到农村,“参军光荣!”、“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锣鼓喧天,载歌载舞的宣传队一波一波,鲜红的大标语,闪亮视野,这一切都激荡着人们的心弦,充分显示着党和政府对中华儿女的召唤。
210850rz8ge55sc88z29sx.jpg

  冯宝文当年21岁,时值风华正茂之年,要弃农从戎,自身面对的是传统观念的破除,农民旧意识的改变和家中亲情的割舍。对此,是经过一番刻骨铭心的思想斗争。

破除传统观念

  我们国家是一个连年战乱、长期被外敌欺凌、残杀、受辱、多灾多难的国家,人民受尽了难、吃尽了苦。国民党的多年统治,是以抓丁拉夫来充军的,强迫人民替四大家族(蒋、宋、孔、陈)当炮灰,挑起内战,镇压人民,以维持其反动政权。所以,在社会上一直流传着“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说法。在传统观念中,吃粮当兵,是迫不得已的求生之路。

改变农民旧意识

  农民翻身解放,当家作主,分到田产,喜不自禁。精神得到施放,赶上好时代,挺起腰杆,鼓足干劲,总想大干一番,过上幸福美满的好光景。所以,当时社会上,很能反映农民心愿而又很流行的一种提法“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尤其是传统的小农经济,局限着人们的政治视野。以农为本,世代为农,农田的耕耘,人畜是主要生产力。当时冯宝文正是主要劳力,是生活来源的依靠,抽掉家庭至关重要的楔子,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家人难以承受,这个坎,也是不易越过的。
210851e7d3ygdcy074ymcm.jpg

情感的割舍

  “儿行千里母担忧”,此话反映了人们情感的真实,流行几千年于民间。
  旧社会,家中曾被国民党派过壮丁,刺痛过冯宝文母亲的心。而今,一提到当兵的事,慌恐思绪涌现心头,神情不安。冯宝文兄长曾支前扶眉战役,亲自经受并看到战争惨烈的一面,思想留下阴影,听说我要参军,顷生怜悯,甚至握拳挺胸与我相争,留他在家操持。当年,冯宝文已成家,传统的养家糊口,重任在肩。所以,要参军远离家乡,面对的是母子情、兄弟义、夫妻爱的羁拌和割舍。这是一次很现实而无法回避的思想考验。作出抉择,是经过一番复杂曲折权衡而又刻骨铭心的思想斗争。在这里,特别要提到外因的作用。冯宝文很感激和怀念具有代表性受尊敬的两位亲邻。一位是冯家村北庄组久经考验的党的地下工作者他叔冯俊安,一位是冯家村南场组在解放战争中起义的军官三哥冯得功,在参军过程中,深受他们的关爱和启发,从他们的社会经历中,受益非浅,对认识的提高和观念的转变,起到了重要作用。从而振奋精神,转变观念,决然报名参军。
210851r0jrnnbz0u337q0y.jpg

(二)

  1951年6月,冯宝文以依恋不舍的心情,离乡别亲,步入人民军队的大门,以革命战士的一员,正式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汽车学校学习技术。
  在毕业的当年,经学校动员、个人表态、整装编组,几经转折,坐上闷罐火车(货车),于深夜到达祖国边境安东市(今丹东市)火车站。可出现在眼前的一幕着实令人头晕目眩,不知所措,耳畔飞机轰鸣,眼前炮弹穿梭,大地如同白昼,夜空胜似火海。大家神情紧张,竟有同志提出不要大声说话的“警告”,瞬间下车,席地隐蔽。这次,原是敌机凌空盘旋,寻找目标,企图炸毁与朝鲜一江之隔的鸭绿江大桥,截断我军后勤供应运输线。在我守桥炮兵部队强大火力压制下,弹弹频发,给敌机以迎头痛击,敌机夹着尾巴逃窜了。这一课,对他们上的很实际又及时。
  在安东市作短暂停留,即乘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后派的汽车,于夜晚入朝,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沿途一路连连遇险。其中最惊人的两次,曾遭敌机俯冲投弹,虽未打中车辆,但被掷下路旁的炸弹震得他们滚下车。漆黑的夜晚,不少同志被周边的铁丝网挂破衣裤,仅受皮肉之伤,幸免于难。在险境下,经过一夜颠簸,到达部队驻地--山沟里十分隐蔽的、自挖的防空洞。将他们十人分配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暂编汽车八团。该团系独立团编制,政委兼团长邓旭初(战争后期被调上海交通大学任党委书记,军级待遇)以下连、排、班干部,相当一部分是解放战争中从国民党弃暗投明的技术人员,有的在抗日战争中曾赴缅甸、印度的远征军中服过役的。经过党的培养教育,成为部队的基层领导和技术骨干。连队担负驾驶任务的,主要是从上海、北京、青岛、潘阳支前的无军籍人员。他们在旧社会,都有多年的行车经验,具有精湛驾驶操作技术。他们响应党的号召,放弃平顺的生存环境和优越的求生工作技能,毅然报名支前,参加抗美援朝。在当时历史背景下,具有驾驶汽车的技能,那可是金饭碗,社会上有以下描述:“油门一响,黄金万两,方向盘一转,给个县长都不干”,可他们弃私求公,无私奉献,其精神和情操难能可贵。溶入这样的集体中,与他们肩并肩执行运输任务,经受磨炼,感到欣慰。
210851kpyepa662rzuz96d.jpg

  执行运输任务,面对的时局和自然环境,是十分惨烈而又惊人地艰巨。在夜幕下,向前沿阵地不失时机地运送弹药和军需,以保障战争的取胜。可制空权在敌方手中,不分昼夜,敌机凌空盘旋、侦察,那怕是单个军民身影,都是射杀的目标,畜禽无影。更严酷的是在各个路段,敌人以具有特大破坏杀伤力的设置,以其封锁扼杀阻断我交通运输线,妄图达到取胜的目的。夜晚,飞机在沿途上空普洒照明弹,照得大地如同白昼,闪光刺眼,盘旋追寻射杀目标;地面被炸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车辆颠簸,常断钢板,伤损机件;投向路面的三角铁钉,尖刺锋利,刺破轮胎。对此,有如下描述:“天上的灯,地上的坑,路上的钉。”这一切,都以其达到伤人毁车、阻断交通的目的。不仅如此,还向地面丢下触风即爆的风雷弹,捎触即炸的连环子母弹。更有甚者,敌人对交通要道和秃岭山梁的必经之路,夜晚从海岸用大炮集中火力轰击封锁,造成立体式的击打封锁局面。
  从朝鲜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来讲,有利于我军作战的一面,但对汽车部队来讲,面临重重困难和险阻,山多、岭多、沟道多,弯道、险路多,加之是仅错过一车的土基路面,紧急任务的战争情况下,事故频频,车容车貌,难持完整,刮掉叶子板,戏称“瞪眼撞”。气候甚似我国东北,漫漫寒冬,常常雪花飞扬,冰封四野,道路溜滑,担惊担险。
210851ni3wufmif7237f9e.jpg

  行驶在这样一条严酷而惊险的运输线上,身处枪林弹雨之下,可以说,不具备舍得命、不怕死的英雄胆识,不具备熟练灵巧的操作技能,缺乏机智灵活对敌活动规律的判断并应对,是难以园满完成任务的。
  尽管敌人伎俩种种,自然条件艰难险阻,但在强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还是开辟了一条“打不烂、阻不断、挠不乱”的钢铁运输线。
  在付出了巨大流血牺牲代价的同时,涌现出了巧斗机的“飞机大王”和排除重大险情的“钢铁斗士”,其业绩已载入抗美援朝的史册。以下,冯宝文仅回顾个人几例。

排险

  在夜幕下,担负任务,与敌搏斗,经受艰险,已是常态。1952年春末,冯宝文与班长同车,满载炮弹,送往前沿炮阵地。行车中途,当翻越一道山梁时,视线中发现前方路面有一障碍物。富有经验的班长迅速提醒我,放慢车速,谨慎驾驶。近前,才是一颗定时炸弹,横倒路中。危在旦夕,不容迟疑,冯宝文立即跳下车,将炸弹贴身抱起,决然用力掷向山沟,片刻,只听爆声如雷,道路畅通,尾随车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同将炮弹送往前沿阵地,园满完成了任务。深知在战火纷飞的时局下,容不得平顺思绪的存在,只有常怀忧患,心存藐视,临危不惧,坦然面对,机智处置,才有可能作到尽职尽责,所以,对以上之举,冯宝文觉得平平常常,很少提及。

抢救战友

  时至隆冬,朔风劲吹,雪花飞舞,夜色茫茫,视线模糊,可重任在肩,运送军需物资不容怠慢。在途中,当翻越被敌人重炮封锁的一道山梁时,突遭大炮轰击,战友臂部中弹,我立即取出常备急救包,作简单包扎处理,调换驾驶位置,开车至山沟中人民军医院。说是医院,其实是临时设置的急救医疗机构。此时,战友臂膀已顺身搭拉,神志昏迷,流血不止,命悬一线,危在旦夕,急需输血抢救。医院简陋的设备,没有血源,面对战友的惨状,救命要紧。经检查,我的血型正好与他的血型相符,我随即让抽自己的血,输入战友的血管,战友缓缓清醒过来,抬起头,睁开眼,神志有所清醒,从而延缓并争取进一步救治战友和康复的宝贵时间,后来由部队将战友送回祖国医治。

入火海,抢救战备物资和机密文件

  有南韩北朝之称。二次世界大战划分势力范围,南北分界,同一民族,背景各异。战争期间,敌情错综复杂,危机四伏,部队移动,常遭敌机尾随轰炸。
  夜幕下,移防住地外坪里山沟,立足未稳,战备军需物资堆放待整,天已破晓,太阳喷薄而出,晴空万里。同志们大都整修车辆或挖原子弹防空洞(美帝扬言要丢原子弹)。驻地突遭十多架敌机狂轰滥炸,刹时大地欲裂、火焰熊熊、浓烟滚滚,眼前一幕,令人吃惊。刻不容缓,一股血气涌上心头,在敌机翻番轰炸扫荡下,我跳入火海,抢救出重要战备物资和机密文件。虽然烧伤,付出了代价,但是,避免了一次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
  这次,突遭敌机大型重点轰炸,看来敌人是有情报指引,目标在胸,击点很准,对部队和邻近的民众,毁伤十分惨烈。民众依山蜇居的简易防空棚,都被炸掉并燃烧殆尽,人员死伤众多,活命者,两手空空,衣食无着,他们竟将部队主食高粱米,经炸被烈火浇熏过具有焦糊刺鼻味的凝块都捡了去,面向深山蹒跚移动,惨状令人痛惜。可我们自身的装备极简,也是在零下30多度,仅以一方雨布,四斤重的棉被,一双解放鞋为枕,不定点地露宿山林、草坡或寒洞(自挖的潮湿滴水的防空洞),在严寒的冬季渡过。可同志们还是不以为苦地戏称“天为被,地为床”的宿营生活。以东北高粱米为主食,未见蔬菜,少许干末付食,也是以惯常饱腹为欣。所以对民众在战争中带来的流离失所的惨状,只能深表同情与怜悯。顺此,特别要提到,朝鲜人民对志愿军的热情和表达的爱意,是十分感动而记忆犹新的。

智对敌机

  接受急送文件的任务,要求按时安全送达,不能贻误战机。时近黄昏,太阳的余晖铺洒大地,四野空旷,心存警觉,急急起程,匆匆赶路。耳畔隐隐传来飞机轰隆声,抬头了望,敌机正向我身后方向飞来,判断似有向下俯冲之势,我瞬间卧倒。只见频频射下的子弹,在阳光的反射下,金光闪烁,雨点般的洒落在我身前大地上,激起土尘扑扑冒起,眼前烟雾笼罩,视线一片模糊,可我神志还清醒,急速爬起,将文件及时无损地送达。躲过这一劫,体会甚深,因我在行进中,敌机是以动态目标实施射杀的,我应对及时,利用了时间差,顷刻卧倒,才免一难。

逢险致残

  东方欲晓,晨雾缭绕,受领任务,去上级军务部门领了四枝美式卡宾枪,四枝加拿大汤姆式冲锋枪,急急向驻地返回,刹那间,敌机黑压压一片,凌空盘旋,情况危急,无处隐蔽,我瞬间卧倒,敌机连连掷弹,狂轰滥炸,火光四起,大地蒸腾,震得人头疼欲裂,眼前发黑,怎的失去知觉。这中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从朦胧中只感到胸闷气短,好像全身被沉重物体堆压,用力推动,才从土沙石中挣脱出来,眯开双腿,吃惊的发现,自己爬卧在足有二、三米深、直径四、五米,炸弹炸的深坑边缘,枪枝还算完整,只是我的耳窍出血,听力受损,留下残病。与同志间语言交流受到严重影响。差之毫厘,定会血肉横飞,丧命异邦。
  说起这次遇险,我还念及在汽车学校同班学习的老班长(1947年入伍,首长的警卫员),他当听到飞机轰炸时,想出防空洞看看,可巧,刚迈出一脚,就被飞弹将右脚从脚腕处炸掉,成为终身残疾。由此可见,在朝鲜,时刻都会有战友流血牺牲,为胜利付出高昂的生命代价。
  在这里,我特别要提到部队为配合停战协定签订的前夕,超常的担负任务的艰巨,惊心动魄的一面。为了将战线向美李集团一方阵地推进延伸,扩大战果,进行了一场激烈而残酷的乔岩山争夺战。据讲,前沿炮阵地,一个起发,就需要数万发炮弹提供,射向敌方阵地,用火力压住敌势,以利我军前进。汽车部队面临的任务十分繁重而艰巨,所以,一场近距离、惊心动魄的与敌搏杀,破天荒地展开了。一反常态,白天出车,不避艰险,迎着敌机的狂轰滥炸,向前沿炮阵地运送炮弹,不失时机的连续熬战了几个昼夜。这中间,值得回味而不寻常的是给每个人发了一个熟鸡蛋,入朝以来从来未有过,据说是朝鲜领袖金日成特送。讲到此,不能不提协同对敌的高射炮部队,在高炮阵地上,面对敌机的轰炸,他们真是气炸了胆,打红了眼,个个战士扔掉衣服,光膀赤膊,扛抬炮弹,集中火力,弹无虚发,打得敌机连连坠落山坳。这些,都共同有力地配合了停战协定的签订。
  在震惊世界的抗美援朝战争中,身处枪林弹雨之中下,历经艰险,坎坷曲折,经受磨砺。
  我因表现突出,先后两次记功。
  评为学习模范一次;
  受祖国赴朝慰问团奖励一次;
  具有深意的获得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军功章两枚。
  回顾往昔,34年的军旅生活,历经艰险,道路曲折坎坷。经过战争洗礼,闻过道道生死关,而今带病寿突90岁,可以说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珍惜。
  2020年10月15日写于扶风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