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19|回复: 0

[散文随笔] 搅团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10-17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乡采风系列】
搅团

文/刘三省

  搅团,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陕西关中西部农村的一种特色美食,更是普通老百姓家里的家常便饭。
  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在农村老百姓的家里头,搅团几乎是天天吃。它是当年农村的老百姓为了落实毛泽东提出的“忙了吃干,闲了吃稀,不忙不闲,半干半稀”的实际行动。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搅团作为家常便饭,已经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退出了老百姓的餐桌。
  就是偶尔吃一次,也是图个稀罕。
  只是,对于出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年人来说,搅团仍然称得上是一道名副其实的农家美食。
  最起码,我是一直这样认为的。
  每一次吃搅团,我都有一种百吃不厌的感觉。
  留在童年胃蕾中的记忆,最真实,最深刻,刻骨铭心,挥之不去。
  搅团,搅团,顾名思义,它是陕西关中农村妇女运用灵动的身姿、使出浑身的力气,在热锅热灶上用面粉加水搅拌出来的一种特色美食。
  在陕西关中西部农村,就有“搅团要好,七十二搅。搅团要黏,勾子拧圆”的说法。
  可见,在农村,打搅团是个力气活。
  大嫂今年76岁了,看着她日渐花白的头发,日渐下驼的腰身,每一次,想吃搅团的念头刚刚冒头,我就欲言又止。
  没有想到,这次回家乡采风,我在扶风县城新区先后住了五天,竟然接连吃了三次搅团,大大缓解了我对搅团这种美味食品的朝思暮想,日思夜盼。
  到达县城新区的第二天上午,我和妹夫陈省明一起去七星河国家湿地公园游览。没有想到,七星河国家湿地公园的大门就开在县城新区西南面的沟豁边,真正的湿地公园却在县城老区东边那条沟的沟底。
  考虑到我坐电动轮椅下一个大坡不安全,我们只能在玻璃大桥、大转盘和七星小镇转一转,看一看。然后,原路返回,一起去游览县城新区的主要街道。
  路上,陈省明问我:“中午想吃啥?”
  我说:“能不能找一家会做搅团的餐馆,吃一碗热搅团。”
  陈省明说:“吃搅团还用去餐馆?我让巧娥中午在家里给你打搅团吃。”
  我说:“让巧娥打搅团吃,那就再好不过了。”
  巧娥是我二妹,会做一手地地道道的关中面食,打搅团是她的拿手好戏。
  从县城新区观光回来,我直接去了房间,省明回二儿子家(他们平时和二儿子生活在一起)取搅团。不一会儿,省明用食品袋装了一大碗搅团,一盘青椒炒土豆丝,还有一块热锅盔,送到了我临时居住的房间客厅里。
  巧娥不仅会打搅团,更了解搅团的品性。
  搅团虽然好吃,容易胀肚子,也不抗饿。在农村,吃搅团必须搭配锅盔或者蒸馍馍一起吃。
  在陕西关中西部农村,搅团又有“哄上坡”的别称。意思是说,两碗搅团吃下去,肚子又饱又胀。刚刚爬完一个大坡,肚子又饿了。
  巧娥把热搅团、热锅盔、土豆丝搭配在一起吃,可谓珠联璧合,绝妙搭配。
  可以想象,对于一个爱吃搅团的人来说,这顿中午饭的意义,绝不亚于一顿美味佳肴。
  不出所料,这顿饭我吃得津津有味,满头大汗。一边吃饭,一边自言自语地直喊过瘾!
  一顿饭,似乎化解了我离开家乡五十年对搅团这种美味食品的朝思暮想。
  外地人也许不能理解,陕西人为什么会对一碗浆糊状的食品,情有独钟?
  在喜欢吃搅团人的心目中,那绝对不是一碗简简单单的浆糊,那是陕西关中农村的美味佳肴。
  难能可贵的是,搅团里面有文化,有外地人难以想象的高超厨艺。
  比如:如何让一锅搅团既柔软,又均匀,从里到外找不出一粒哪怕是很小的面疙瘩。
  又比如:如何让搅团吃进嘴里,细腻,滑爽,劲道,也大有学问。
  还有,打搅团的面粉如何选择?怎样运用大火煮、小火炖?包括起锅时间的把握、调合汤的配制等,都有一套不为人知、超乎寻常的高超厨艺在里头。
  更不是随便找一个人,就能打出一锅好吃又好看的搅团。
  第二天下午,我去刘秀丽的“福瑞德扶风臊子面馆”采访。这是前一天上午和秀丽约好的时间。
  秀丽的扶风臊子面馆,主要接待去法门寺旅游的外地游客,游客通常集中在中午,下午客人相对较少,我安排的采访时间只能打时间差。
  秀丽的臊子面馆装修得古香古色,有一种关中民俗文化在里头。在对秀丽的女婿采访结束后,我接着又采访秀丽。这时候,秀丽的女婿赵永峰已经去后厨,开始准备我们当天晚上的饭菜了。
  采访一结束,赵永峰端上来一桌子菜,其中有一盘就是凉搅团。
  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一种风味食品。
  所谓凉搅团,就是在搅团起锅以后,用大勺把搅团平摊在案板上,等到搅团凝固放凉,再用刀像切凉粉那样,把凝固后的搅团切成条条或者块块,放上下锅菜,浇上调合汤,挖一点油泼辣子,凉拌着吃。
  特别是到了夏天,农村人尤其是小娃娃最喜欢吃的就是凉搅团。
  当我看见端上来一盘凉搅团,视觉里的搅团一瞬间被无限放大,其他菜品从视野里统统消失。还没有等到动筷子,我已经是口舌生津,胃口大开。
  省明、巧娥和新省知道我爱吃搅团,干脆把一盘凉搅团直接摆放在了我面前。
  我毫无顾忌,风扫残云,几乎全部吃掉了那一盘凉搅团。最后,又吃了一点辣子锅盔。
  这顿饭,我吃得很香,很过瘾。
  只是,人还没有走出餐馆,肚子里已经有了一种胀乎乎的感觉。
  这是一种胃觉回忆,也是一种情绪酝讓。
  让我很快找到了小时候在老家农村吃凉拌搅团的感觉。
  第三天上午,我去刘志强创办的“秦忆浓”餐馆采访。
  这家餐厅刚刚开业不久,营业大厅装饰一新。仔细察看,就会发现餐厅的装修风格,带有浓厚的西周文化元素。
  这位从西周腹地走出来的年轻人,从小耳濡目染,对于西周文化有着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特殊感情。
  我简单地翻了翻菜单,发现“秦忆浓”主要经营扶风一口香、岐山臊子面和陕西关中的各种风味小吃。
  刘志强告诉我,“秦忆浓”也是属于加盟店,公司总部就在与扶风县相毗邻的岐山县城。
  采访结束后,热情好客的刘志强夫妇把“秦忆浓”餐馆的主要看家菜、特色菜,都端上来一些,其中有一道小吃就是“水围城”搅团。
  “水围城”搅团,也是陕西关中农村一种极具特色的吃法,就是在一个碗里盛大半碗搅团,在搅团上面再浇一层油泼辣子调合汤,用油泼辣子调合汤把搅团紧紧地围裹起来,然后,用筷子夹着搅团,蘸着油泼辣子调合汤吃。顾名思义“水围城”。
  这种风味吃法,小时候在农村经常吃。
  当我看见端上来一碗“水围城”搅团,胃蕾里的记忆立即被复活,被唤醒,食欲瞬间被勾起来了。
  顿时,其他菜品在我的眼睛里失去了光彩。
  又是一番风扫残云的架势,我一个人几乎包揽了那一碗“水围城”搅团。要不是当时已经感到肚子里有点发胀,我可能还会再点一碗。
  一个人回到家乡,最经不住的就是美食的诱惑。
  我大惑不解,小时候留在胃蕾里面的那点记忆,为什么竟然如此地刻骨铭心?以至于让我对搅团有了一种近乎偏执的喜爱?!
  只要爱吃,就是美食!
  面对一碗碗百吃不厌的搅团,我终于明白了这样一个朴素而深刻的道理。
  食物再好吃,必须有节制。
  每一次吃搅团,我都会感到非常香,很过瘾。也有一种百吃不厌的感觉。
  只是,三天内连续吃了三顿搅团,如此高的频率,如此密集的节奏,犹如用搅团这种美食对肠胃进行了一番狂轰滥炸,颠覆了我往日的食物结构,打乱了五脏六腑的平衡,我的肠胃终于被“顶”住了。
  出现了轻度的消化不良。
  大哥平时善于观察。两天后,我们一起去法门镇老魏家吃羊肉泡馍时,大哥发现我吃完了羊肉泡馍,竟然忘记了喝汤。而我本人,对此却浑然不觉。
  事后想想,这恰恰就是消化不良引起的反映。
  它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农村老年人经常说的一句话:越软的食物越不容易消化。
  搅团与锅盔,那个硬?那个软?
  毋容置疑,锅盔硬,搅团软。
  只是,搅团并没有锅盔那样好消化。
  这也是千百年来老人们总结出来的饮食规律。
  回到家里,我吃了一天的健胃消食片,“胃积食”的现象才悄然化解。
  尽管如此,在我的心目中,关中搅团,仍然是一种百吃不厌、名至实归的美味佳肴。

  作者简介:刘三省,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人,高级经济师,中央企业退休高管。人生阅历丰富,当过兵,做过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担任过中央企业高管。曾担任总后勤部生产管理部企业管理局副局长、总后勤部经济贸易局局长、中共中央企业工作委员会群工部副部长、国务院派驻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专职监事兼第25办事处主任。退休前为中央企业--新兴际华集团总经理、际华轻工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爱好写作,笔耕不辍。著有报告文学集《一个女兵的梦》、长篇纪实文学《从职业军人到央企老总》《超越平庸》、散文集《岁月心语》《悠悠故乡情》《走进绿水青山》和企业经营管理著作《军队企业改革管理纵横》《国有重点大型企业与监事会工作》《市场、创新、发展、管理—企业做强做优的宝典利剑》《管理成就企业》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