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14|回复: 0

[散文随笔] 旺仔、毛豆和七夕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10-17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乡采风系列】
旺仔、毛豆和七夕

文/刘三省

  在我的记忆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的小娃娃特别是男娃娃,穿着打扮和个人卫生都很不讲究。身着不太合体的要么宽松肥大、要么窄小裹身的粗布补丁衣服,两只脚上的粗布鞋被两个大拇指各顶出一个小洞,一张小脸和一双黑黢黢的小手,总是给人一种顽皮淘气、邋里邋遢的感觉。
  1968年,我当兵离开了农村,来到了青藏线部队,发现部队营区的娃娃和农村的娃娃不一样,不仅好看,而且漂亮。我问过一位老兵:“为什么城市的娃娃比农村的娃娃好看?”这位老兵十分认真地回答说:“一是衣服合体,二是干净卫生。”
  虽然,我说不上来这样回答正确与否,只是觉得老兵的话有一定道理。
  这次回家乡采风,我发现,改革开放极大地促进了我国轻纺工业的发展。如今在农村,从大人到孩子已经没有人再穿过去的粗布衣服了,一件衣服“老大穿了老二的穿”的情况已经不复存在。
  如今的农村小娃娃,个个都是买成品衣服、成品鞋子穿,一个个打扮得干净卫生,好看漂亮。与我们的童年时代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和鲜明的对照。
  旺仔,毛豆和七夕,就是我这次回到家乡碰到的三个有代表性的小娃娃。他们不仅漂亮,神气,而且聪明,智慧。
  第一次见到旺仔,是我回到家乡的第二天下午。
  每天午睡起来,我都要到户外走路锻炼。当我离开家门口,朝着村庄城门口走去的时候,突然间,一个穿戴整齐、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蹬着一辆小童车朝我骑了过来。嘴里不停地喊道:“这是我的电动车,请你礼让!”
  听到“礼让”两个字从一个小孩子的嘴里喊出来,我对眼前这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顿生好感。
  我说:“这好像不是电动车,明明是脚踏车嘛!”
  小男孩一本正经地说:“这是电动车,不是脚踏车。”
  我说:“好!好!好!就算是电动车,不是脚踏车。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男孩转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充满自信、十分阳光地大声说:“我叫旺仔!”
  旺仔,一个有些广东特点、又非常好听的名字。时代不同了,孩子们的名字起得也很有特点。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我问。
  旺仔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说:“我爸爸叫刘建虎,在中国电信上班。我妈妈叫刘小燕,在中国平安保险上班。”
  好家伙,一口气把自己爸爸妈妈的名字、工作单位说得一清二楚。只可惜,我常年在外,很少回家,刘建虎、刘小燕我根本就不认识。
  我又问:“那你爷爷叫什么名字?”
  旺仔几乎脱口而出:“我爷爷的大名叫军军,小名叫旺仔爷爷。”
  好家伙,大名、小名都报上来了。
  不过,我终于对上号了。原来是军军的小孙子啊!
  当年我当兵离开老家的时候,军军也是个小孩子,没有想到,岁月如梭,如今连军军都有孙子。而且,军军的孙子长得这么聪明,漂亮,大气。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我接着问:“旺仔,你爸爸妈妈在什么地方工作?”
  旺仔虎头虎脑地回答说:“在西安。”
  “那你怎么回农村啦?”我问。
  旺仔的回答让我出乎意料:“西安有疫情,幼儿园让我们度假啦!”
  好家伙,连西安有疫情都知道。
  更想不到的是,旺仔竟然把“度假”这个词用在了自己身上。
  而且,旺仔在说“幼儿园让我们度假啦!”的时候,完全是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好像正在享受“度假”给他带来的种种快乐!
  这个小家伙,除了穿戴整齐、干净漂亮之外,人也聪明得不得了。
  这时候,旺仔的奶奶走过来说:“西安疫情严重,幼儿园放假了,我带他回到了农村。农村比城市安全!”
  我说:“你的小孙子是个小大人,非常聪明!”
  旺仔奶奶说:“别看他人小,胆子大,不岔生,不管碰见什么人,敢说话。”
  看来旺仔奶奶把小旺仔照管得不错,衣着得体,干净卫生,落落大方。身穿一身非常得体的针织服装,脚穿一双运动鞋,让旺仔更加显得活泼调皮。
  我问:“旺仔,今年几岁啦?”
  旺仔脱口而出:“今年四岁。”
  四岁的小男孩,知道得这么多,说起话来,一点不岔生,不怯场,真是个小人精。
  几天后,我又一次去村庄城门口时,在旺仔的家门口又一次碰见了旺仔。依然是骑着一辆小童车,依然是朝着我喊:“这是我的电动车,请你礼让。”
  我在想,这个小家伙在西安一定有一辆电动车,否则,他怎么会对电动车情有独钟,念念不忘。
  我问道:“旺仔,在农村你有没有好朋友?”
  旺仔说:“当然有。”
  我问:“你的好朋友是谁?”
  旺仔想了想说:“有刘子锐,还有毛豆。”
  我问:“怎么只有两个?还有吗?”
  旺仔不屑一顾地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说完话,骑着小童车就跑开了。
  有一天上午,旺仔一个人晃晃悠悠地来了我大哥的家里。我说:“小旺仔,来我家串门啦?”
  旺仔虎头虎脑地说:“对,串串门。”
  我说:“你还认识我吗?”
  旺仔说:“当然认识,你是北京回来的爷爷。”
  这一天,侄子平安正好开着小车从西安回来了。平安告诉我:“旺仔非常聪明,他可以辨认出每一辆小车的车型。可以这样讲,就没有旺仔不认识的车型。”
  我说:“小旺仔,你真有这个本事?”随后,我指着平安停在院子里的小车说:“那你看看这是一款什么车?”
  旺仔跑到小车跟前,仔细看了看车型标志说:“这辆车是别克。”
  一点没错。旺仔果然能够识别车型。
  平安说:“你再看看,小车的号牌是多少?”
  平安的小车号牌,除去打头的是个“陕”字,号牌里有英文字母,有阿拉伯数字。没有想到,一个四岁的小男孩,从头到尾,用非常流利的语言,把一个一个的汉字、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数字,一字不拉的念了下来,看得我口瞪目呆。
  不简单!了不起!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虎头虎脑、聪明伶俐的小旺仔。
  毛豆的名字,我还是从旺仔的口中听说的。
  毛豆的名字和旺仔的名字一样,很有特点,也比较好记。在我没有正式看见毛豆之前,就已经记住了毛豆这个名字。
  一天下午,新安开着一辆电动三轮车要出去,在经过我大哥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三轮车的车厢里,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衣着得体、干净漂亮的小男孩,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我问新安:“车厢里头坐的是谁?”
  新安停下车说:“我孙子。”
  我说:“你都有孙子啦?!当年我和你银安哥当兵离开老家时,你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孩子。”
  新安笑了笑说:“可不嘛!50多年已经过去了,我可不也到了当爷爷的年龄啦!”
  新安回过头对小男孩说:“快叫爷爷!”
  车厢里的小男孩巴乍巴乍圆溜溜的大眼睛,轻轻地叫了一声:“爷爷!”
  我欣喜不已地回答:“唉!我又多了一个小孙子。”
  我问坐在车厢里的小男孩:“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带有几分羞涩地说:“我叫毛豆。”
  “你就是毛豆啊!在我这里,你已经是大名鼎鼎。旺仔你认识吗?”我带有几分兴奋地说。
  毛豆瞪着两只大眼睛,点点头说:“认识。”
  我问:“你和旺仔是好朋友吗?”
  毛豆再一次点点头。
  我又问:“毛豆,几岁啦?”
  毛豆说:“三岁。”
  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我又认识了小毛豆。
  毛豆穿的衣服很有特点,针织服装,上衣和裤子是四个小口袋全部翻在外面的那种款式,衣服上灰白两色的条纹,让毛豆显得更加灵动调皮。
  又有两次,我看到了依然开着电动三轮车的新安和坐在三轮车车厢里头的小毛豆。看得出,新安非常喜欢这个小孙子,几乎是走到那里,都寸步不离地把小孙子带到那里。
  一天上午,毛豆自己开着一辆“奔驰”玩具车来到我大哥家里。毛豆一点都不岔生,无拘无束地开着玩具车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我发现,小毛豆非常喜欢我的侄孙女美玲,他喜欢把玩具车开到美玲跟前,裂着嘴朝美玲笑。
  美玲说:“毛豆,倒一个车给姐姐看看。”
  毛豆马上调整好自己的坐姿,半侧着身子,眼睛向后看着,一本正经地倒起了自己的玩具车。毛豆的驾驶技术十分娴熟,特别是在倒车过程中,方向盘、刹车、油门的运用,非常熟练。
  一个三岁的小男孩,驾驶技术怎么会如此娴熟呢?!
  由此看来,熟能生巧的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
  一个三岁的小男孩,经常性地开玩具车,竟然把玩具车开得如此熟练。
  美玲说:“能不能把你的小汽车从我家大门口倒出去?”
  毛豆斜侧着半个身子,两只滴溜溜的大眼睛朝后瞅着,缓缓地把玩具车从我大哥家门口带有锯齿状的斜坡上稳稳当当地倒了下去。
  我大哥的家门口,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斜坡,当年家里有手扶拖拉机的时候,为了增加坡道的摩擦力,大哥有意用水泥把斜坡弄成锯齿形的。有几次,我开着电动轮椅从坡道往上爬,由于坡度大,锯齿阻力大,电动轮椅每一次都抖得很厉害,有两次差一点就上不来。
  我担心,毛豆的玩具车有可能从斜坡上倒不下去。
  没有想到,毛豆不仅平平稳稳地把玩具车倒了下去,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大门口的马路上。紧接着,又稳稳当当的把玩具车地开了上来,停在了我大哥家的院子里。
  毛豆似乎发现大门口的斜坡具有挑战性,不一会儿,他又驾驶着玩具车,从大门口稳稳当当的倒出去,最后停在了大门口的水泥马路上。
  我在部队当兵时,曾经给部队首长开过小车,是个老驾驶员。我发现,小毛豆的这一套驾驶动作,特别是方向盘、油门、刹车的配合运用,干脆利落,准确无误,无可挑剔。
  我在想,这个小毛豆,长大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驾驶技术非常好的驾驶员。如果有爱好,可以去参加国内国际的各种汽车拉力赛。
  也许,一颗运动明星正在从我们村冉冉升起。
  七夕是福录的小孙女。
  每天,我都会发现,腼腆羞涩的小七夕更多的时候是和奶奶在一起,奶奶每天都会把小七夕打扮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特别是奶奶别在小七夕额头两侧的两个塑料小发卡,让七夕看上去既清秀,又漂亮。
  自从我知道七夕爸爸发生意外工伤事故后,发自内心的对这位三岁的小姑娘充满了同情,也格外关注七夕平时的一举一动。
  每次在村子里的街道上,或者在北干渠边上,我一旦看见七夕,都会主动地给七夕打招呼,让七夕叫我叫爷爷。大多数情况下,腼腆羞涩的七夕都是脸一红,笑一笑就匆匆离开。只有在少数情况下,七夕用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柔柔弱弱地喊一声:“爷爷!”
  我发现,这个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小姑娘,非常懂事。
  有一天,我去安怀家采访,正赶上安怀一家人在吃西瓜。我的屁股刚刚坐定,安怀的媳妇就给我端上来一块西瓜。我没有客气,接过来就吃。
  正在这个时候,住在隔壁的七夕从大门口悄悄摸摸地走进来了。七夕是来看安怀小孙女的。安怀告诉七夕,他小孙女的爸爸妈妈回来了,他们一家人去了扶风县城,同时招呼七夕快来吃西瓜。
  小七夕站在一边怯怯地说:“我爷爷给我买西瓜去了,一会儿就回来。”硬是不接安怀媳妇端给她的一块西瓜。
  我一边吃西瓜一边劝七夕:“快吃吧,西瓜很甜的。”
  七夕红着小脸,一本正经地说:“我爷爷去法门镇给我买西瓜去了,一会儿我回家吃。”仍然不端那一块西瓜。
  想起我们小的时候,农村的小孩子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一般情况下,像七夕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放在过去,都是走到哪里,就吃到哪里。别人家吃什么,就跟着吃什么。而且,都会吃得狼吞虎咽,津津有味。
  尽管,那个年代物质比较匮乏。只是,朴实善良的家乡人,唯独对邻居的小孩子吃东西,很宽容,很大方,毫不吝啬。
  这样一件放在过去司空见惯的事情,如今在小七夕身上竟然不起作用了。不一会儿,小七夕就像只小花猫一样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安怀家,回自己家去了。
  多懂事、多乖巧、多懂礼貌的一个小姑娘。
  那几天,家乡的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如果是其他男孩子,一块西瓜肯定会接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下去。
  乖巧懂事的七夕就不这样!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经济的不断发展,不仅让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就连吃“百家饭”的习俗也渐渐地淡化了。
  这算不算是一种社会的文明进步呢?!
  几天后,我坐着电动轮椅去了福录家。一进家门,七夕就大大方方地叫了我一声“爷爷”。坐了一会儿,福录让我一定要到他的儿子的新房里看看,小七夕也悄悄地跟了进来,用一只小手指着爸爸妈妈的照片说:“这是我的爸爸,这是我的妈妈!”
  顿时,我泪眼朦胧,潸然泪下。可怜的小七夕,到现在可能还不明白爸爸的事情。
  小七夕,一生快乐!一生平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