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47|回复: 0

[杂文评论] 一位军转干部的情怀——作家郎春印象 文/周向东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20-10-18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信息发布 于 2020-10-18 21:11 编辑

一位军转干部的情怀

——作家郎春印象


(中国散文协会会员)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长篇历史小说《班超传》的作者郎春先生,得知他三十年磨一剑,为东汉时代的扶风籍大英雄树碑立传,史说结合,四十多万字的鸿篇巨著,经陕西省“丝路之魂”重大文学创作出版工程甫一推出,便好评如潮,被称为“一部英雄史诗”,“治边安民的教科书”,一版再版,着实令人起敬。后来读到他发表在《西安日报》的纪实散文《父亲留下的洋铲》,更觉得他是一个有情怀的人。这篇散文不但轮廓地记录了“父亲”七十多年前为解放军带路,在扶眉战役的枪林弹雨中冒死支前的惊鸿一瞥,而且深情地回忆了“父亲”带着解放军赠送的洋铲回乡,率领乡亲投身新农村建设的热情。通篇没有一处爱父亲的直白,但作者对父亲的感情跃然纸上。
210959r87tqnbtvbnd6r3c.jpg

  我是个军迷,对一切军旅之事都饶有兴味。今年“八一”前夕,就在我思忖着传承两代的洋铲背后的故事时,意外接到郎春先生的电话,真是喜出望外。原来先生不久前与几位老战友参观扶眉战役烈士纪念馆,发现馆藏战争遗物较少,忽生一念,想把父亲留下的洋铲捐给馆方,问我要不要跟当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知会一声。他认为父亲留给他的不是一把残旧的洋锹,而是两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一是战争,一是和平,放在纪念馆肯定比放在家里有意义。他的话令我十分感动,顿觉先生不仅有情怀,而且有爱国的大情怀。他语气平实,丝毫不唱高调,似乎在说一件十分细小的家常,所言之是事却是不同俗流,高情远致,充分体现了一位老共产党员怀瑾握瑜的胸怀,彰显着一位军转干部的高风亮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浮躁社会上,这样不图名、不图利、还要自己搭上功夫的人实在太少了。我连夜向市局领导做了汇报,并将市局派员出席捐赠仪式的安排反馈给他。
  当天的捐赠仪式简单而成功,省内外十几家媒体都做了报道。之后,那把锈迹斑斑的洋铲便赫然陈列在扶眉战役纪念馆,成了爱国主义教育的实物见证。之后每有年轻学子参观瞻仰归来,我都会有一些激动。感谢缘分,让我认识了一位具有家国情怀的老兵。
211000cirorinowji65gxy.jpg

  郎春是先生使用了几十年的笔名。他真名李周琳,扶风县午井镇人,是个地道的农家子弟,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参军到喀喇昆仑北麓的边防部队服役。这是一支“高原劲旅”,著名的“进藏先遣连”就是其属下一个分队,不少老兵参加过19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作战,更有“战斗英雄”司马义买买提、“滚雷英雄”罗光燮等,是整支部队的楷模。他在工兵分队做过一年多文书兼军械员,参加1978年全国统一高考获得喀什地区南三县考区理科第一名,后因故未上,接着放了一年电影,更多的时间则是在政治机关做宣传教育工作。这期间,他目睹了师长(后升任少将)在投弹考核现场舍身护新兵的壮举,将其编成文艺节目参加大军区调演获奖;他熟悉的一位四川籍团长,逢年过节就给远在湖南的烈士父母寄钱;他感慨于一位杨姓科长,转业离队前请求与军旗合影的“出格”;他也曾亲手将一位前几日还一起喝酒的牺牲战友,掩埋到喀喇昆仑山下的叶城烈士陵园……在这样一种充满英雄气概的氛围里,他觉得自己不单单是自我,而是军队和祖国大家庭的一份子,所谓“无我之我”,“无家之家”。他的家国情怀,就始于那十年军旅生活的养成。
  我曾很不理解,郎春先生作为一个热爱部队的年轻军官,为何当年不顾首长的一再劝阻,在事业刚刚起步阶段就匆匆申请转业离队。后从他的几位战友处了解到,他的缺点也很突出:不喜欢出操,不喜欢掏厕所、种菜,不喜欢基层的某些潜规则,而调到大军区机关那种相对宽松环境的努力最终功亏一篑,所以才那么决然。这一点,从他的中短篇小说集《西陲兵事》的自序里,也多少能窥见一些。
211002pz7tfcscbtsne5um.jpg

  转业到地方工作后,郎春先生继续发扬“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传统,始终将个人命运与国家的改革和发展连在一起。在做宣传工作时,他在中国船舶行业厂长党委书记大会提出《我的企业思想政治工作观》(哈船院出版社结集出版),在行业内引起较大反响;他发现机关公务用车的浪费很大,几经调研,撰写了《机关公务用车应改革为社会化服务》的论文,发表在1991年第11期《求是》杂志《内部文稿》(今《红旗文稿》)上,是公车改革最初的呐喊者之一;负责共青团工作时,他力主“学雷锋”不搞形式主义,获“陕西省优秀厅局团委书记”称号,还被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青年学组选为理事长;他编著的《企业青年工作概论》,出版后不但发行到全国许多大企业,而且被陕西、天津、吉林等团校(青年干部学院)作为选修教材使用,时任陕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巨才欣然为之作序;他应邀为《南方周末》撰写的《发照,还是卖报?》,为《机电产品市场》杂志撰写的《观念创新:西部振兴必须跨越的门槛》等文章,则是对时弊一针见血的剖析批判。
  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中国社会改革的“经济时代”,许多人主动或被动卷入“经济”的潮流,郎春先生亦不例外。起先,他被派去新疆做边贸,但受不了不被信任的尴尬,断然放弃,哪怕被误解、被冠以“只想当总经理”的恶名,受到长时间的不公正待遇,甚至被“举报”,遭“协助调查”一个星期。事后屡次外调遭阻,错失很多机会,他也没有悲观厌世。他觉得自己是一名经历过生死的共产党员,工作不是给哪个人干的。于是在后来做机电产品营销、负责高精度导航仪器的开发、组织军品外协、主持研发大型料仓管理系统和水下地形观测系统等产品时,仍然保持了饱满的热情,不断出彩。2008年,他还牵头为北京公安部门研发了一款奥运安保系统的部件。在退休前十年,他主要负责项目管理,先后成功策划省级大型项目数个,国家级重大项目一个,且都得到政府的资金支持,还因此获得单位“特殊贡献奖”和“第四届中国IPMP国际项目经理大奖”。
210959s5p7779zcezoc77c.jpg
小说《班超传》的作者郎春(左)给笔者赠书

  在四十年的职业生涯里,郎春先生“只是用心做事,绝不投机钻营”。也许是长期研究班超的缘故,从他身上或多或少体现出一些“扶风豪士”的精神。他干一行,钻一行,专一行,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服输,“不干则已,干就干出点名堂。”二十五六岁时,他在部队首长的支持下,一个人办起了一个野战师的干部文化学校,从校舍选址到教学大纲制定,从教员选调、培训到招生计划下达,安排得有条不紊,其经验被大军区肯定并推广。三十六七岁时,他销给新疆一家上市公司的柴油发电机组被举报噪音扰民,用户要求退货且赔偿损失。他一个学文的,硬是靠着一份执着,分析出机房设计的缺陷,自己画图,提出整改方案,经与设计单位及用户反复沟通,很快解决了问题,还应邀作为嘉宾在电台做专业讲解,为该公司挽回了声誉。据他的同事介绍,有一次在北京向专家组汇报一个投资数亿元的军转民项目,他基本脱稿,从项目意义、投资预算、建设工期、设备购置讲到经济及社会效益,一气呵成,其专业和熟悉程度语惊四座,规定25分钟发言时间,他在提示钟响前几秒说完最后的“谢谢”。经过答辩,当期项目成功立项,项目报告还被列为“模板”。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郎春先生这些硬本领,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通过不断的学习——实践——再学习的努力取得的。他十分推崇古雅典政治家索伦“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几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学习。他曾在长沙的军校和陕西师大、西北政法以及西北大学等院校修习教育、中文、法律和工商管理等专业,也曾拜导航研究所专家、西工大项目管理教授和西安交大计算机教授为师,学习跨学科的前沿技术。他没有刻意追求硕士、博士的学位,“也的确懂得了一些知识”,先后成功考取高级经济师、注册高级商务策划师、IPMP高级国际项目经理和(注册)投资咨询工程师等资质,多次为国内高级商务策划师讲授策划务实课程,以专家身份参与机电建设项目评审,还参与过国家行业规划和省级规划的编写。在长篇历史小说《班超传》出版后,原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种发有少将这样评价:“我的老部下郎春,喜读书,善作文,才华横溢,博古通今,他从当代审美的角度透视两千年前的边治得失,浓墨重彩地推出这部《班超传》,具有很高的现实主义价值和艺术感染力。”
211000p3bsjefzc83q4h15.jpg

  我很欣赏种将军这段话,也已经成了《班超传》的粉丝。我还看到原国家国防科工委研究中心党委书记袁和平在《回荡着历史拷问的班超故事》里写道:“他(郎春)这个人不谙官场套路,也不屑逢迎拍马,几十年碰撞摔打,到底也没学得圆滑,但他勤于学习,善于思考,是个具有独立意识的人。”这种独立意识,正是扶风豪士“做人不倚将军势,饮酒岂顾尚书期”的现实写照,它能使人淡泊名利,宠辱不惊。郎春先生的不少战友在部队都到了师级甚至正军级,与他同期的团干部有的也当了省部级高官,他为之高兴并祝贺,但从不羡慕嫉妒,也不找他们办私事。后来有人出事被查,他唏嘘遗憾,却从不落井下石,当有人问起,还述说其优点长处,指出有些事属于制度问题。由此看来,他自小生在周原,深受周文化的影响,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人”。
  传统的人讲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治国平天下,与常人只是一种理念,犹如《班超传》,作用在于教化。修身齐家,才是普通人的道德遵循,也容易身体力行。郎春先生认为,“一个连家都不爱的人遑论爱国”。作为养长子,他孝敬父母如亲生,主动分担了许多父亲的责任,凡麻烦的事都主动承担,凡掏钱的事都主动拿大头,因而深得敬重。他牵头为老人修建宅院,安排老人的赡养事宜,并数次接老人到西安看病;他关怀五个弟妹,不图回报,在他们人生的关键节点,总是倾力相助,或资助上大学,或帮助联系工作,或为其看病,或资助买房置业。乡邻多夸赞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甚至有人说他犯傻。
  “傻就傻吧,过于精明的人难得幸福。”郎春先生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的最多的是感恩,感恩家乡父老,感恩社会,感恩一切与他有交往的人。他直言从刨土拉架子车到坐飞机开轿车,现在的日子是做梦都没想到的,值得格外珍惜。写了几部书,在业界小有名气,便被抬举为“著名作家”,真是诚惶诚恐,实不敢当。他说自己在担任西安船舶研究院书记的五年间,看到年轻人心高气盛,常常开导他们要知足,要感恩,在职场要步步为营,要有高山仰止的心理准备,接受命运的安排,不要把人生的目标定得过高,以免自寻烦恼,曾被讥为“胸无大志”、“幸福点很低的老头”。
  正是这样一个“幸福点很低的老头”,给了我许多感动,让我觉得情怀的境界,不是刻意的追求,而是要用一生去实践的。

  2020年10月18日写于扶风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